*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4 VOL: 140
2014-04-01 10:00:00

Roderick Vos 荷蘭大想頭
Hong Kongese跟Hongkonger同時出現在《牛津英語詞典》中,不知注解會寫甚麼,就由地道港仔扮《編舟記》(字裡人間),為Hongkonger解字。
Hongkonger:
沒有能力行入地鐵車廂較入位置,行車時不會緊握扶手,只會緊握電話及iPad。
出幾多億想打破市場壟斷都好,最終都係走投無路。
擁有一人一票投票權,不過無權選擇。
不會買唱片,卻愛看歌唱比賽。
置業前想樓市大跌,買樓後都想樓市急升。
到哪裡消費,跟產品及服務質素無關,而是取決於有否免費停車場,及信用卡
優惠。
.生兒育女後,忽然會講大量英語。
對於設計發燒友而言,要解讀Dutchman這個字就易得多。三個字:好大想頭。
設計師Roderick Vos是一本活字典、用他的產品以至事業、甚至他的工作室,示範甚麼是荷蘭大想頭。
 
Willy Wonka Willy Wonka
 
設計師Roderick Vos剛有喬遷之喜。自己在燕豪芬Design Academy畢業,新工作室亦回歸舊地。Roderick Vos將一幢1908年的兩層舊建築,改裝成自己的studio、陳列室以至零售店。踏入studio,見到那個巨型電錶,任何人心裡都會自動響起《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的Willy Wonka!Willy Wonka!查實那個巨型電錶是真的用得著,這個夢幻場景內的一事一物,並非電影道具,而是由Roderick Vos設計,早就由熟口熟面品牌正式生產的熱賣貨品。

Roderick Vos由那條白色旋轉樓梯下來,無戴高帽無著紫色長袍,只是一個整整潔潔的熟男。原來區區一個巨型電錶,以至這裡每個角落,都演繹了Roderick Vos的設計取向。那個電錶好fancy,沒有讀過甚麼設計,不用獨具慧眼的素人,單單睇見電錶都會開心。不過它不只好玩過癮,而是真的用得著,又配合到現場氣氛。所以Roderick Vos希望,用這個夢幻工作室兼studio兼店面,令消費者更明白自己的設計風格。參觀時見到設計師,可以搭兩句咀,增加溝通。有幸見到設計團隊工作時,更可瞭解每件設計怎樣由無到有。不過最重要的是,每件家品都是買來融入家中,見到Roderick Vos怎麼處理空間,大概都明白彼此是否同道中人。比起每件設計只像一件貨寄居在百貨公司,肯定更吸引。
 
無定向性格分裂
除了自己的設計基地,Roderick Vos本身的性格,亦見證了當代設計師應該如何自處。外觀沒啥特別,沒有穿得像Willy Wonka。不過在他的網店內,自己跟太太一樣有cutie漫畫造型,catalogue內亦有粉墨登場,仲幾有戲!可見Roderick Vos保持了荷蘭人的好玩個性。Roderick Vos的風格多變無定向,自小設計DNA已經入心入肺,經常夢想整出古靈精怪東西。長大讀完設計後,又到過印尼工作,熟悉傳統印尼籐織手藝,又跟多個品牌合作過,明瞭行業生態,最喜歡到工廠見識不同
技術......全文請參閱《JET140

text  |  袓慧  |  photo courtesy of  |  Roderick Vos
studio photo by  |  Rene van der Hulst  |  art direction by  |  Petra Janssen
issue FEB 2014 VOL: 138
2014-01-30 10:00:00
Sancal 成家快樂
買家具買設計,講到尾都是求開心。(亦有人要威要豪要炫要cool,不過他們從來不在我們討論之列。)
 
看西班牙的Sancal就夠開心,他們的東西優雅得來圓滾滾、顏色繽紛而不「娘」,實用之餘,又流露出點點精緻、少少女性化。將Sancal的精神面貌擬人,她絕對不是倒模出來的電影花瓶式大陸女星:有齊長腿大胸,用電腦畫出來都無咁精準的眼耳口鼻,再在全身像布置聖誕樹一樣掛滿名牌。反之,Sancal絕不bling bling,卻是個穿戴別致的女子,心口扣了個鬼馬扣針,你覺得她穿得好看時,亦想主動跟她講過笑話。叫人開心又舒服。
 
再深入認識一下Sancal,天啊!她的家(即是工廠)快樂指數肯定高過ISO 9002,在這種環境工作,剪線頭都應該會笑到合唔埋口。你甚至會懷疑,員工吃的飯盒,會有一隻隻識開口笑的章魚排好,配以用雞蛋砌成太陽花。到Sancal的老闆出場,是一個傳統家庭,家族故事沒有中國人最愛看的闔家爭產宮廷勾心鬥角……故事反而是:老父白手創業,老來就召回仔女重組家族生意,公司的出品愈出愈靚,完。
 
瑪麗皇后到伊東豐雄
 
40年前,20出頭的Santiago Castaño在自己家鄉一個爛車房,開公司造家具。所謂公司,都是設計搵料製作銷售one man band。Santiago爸爸當時靠造歐洲宮廷式的精緻椅子起家,完全瑪麗皇后style。手功精緻交貨準時,公司生意漸趨穩定。到了七十年代,西班牙佛朗哥獨裁政權結束,連帶Sancal的設計都民主化起來:爸爸的口味轉了,從以往的豪華宮廷椅子,變成家家合用的百姓梳化當代設計。當時Sancal已經推出模組化,可以自由組合的梳化。這個轉變令Sancal可以成家搬到近郊的工廠。邊造梳化,Santiago的囡囡就在工廠內踩roller飛滑板,在衣車之間追逐,有時用淨下的布碎當玩具,有時負責餵雞餵羊。Sancal這個家族工業就慢慢成長,工廠由one man band變到有70人。當初Santiago自己畫,現在會跟不同設計師合作。西班牙經濟差失業率高到嚇死人,這個中小企仍然穩陣。
 
老父從未想過,當年幾個在工廠裡搞搞震的小毛頭,日後會接掌家族生意。不過到07年時,爸爸還是跟唸社會學、人類學、早就離家工作當社會學家的大女講:「阿女不如返屋企?你唔做,我就另外請人啦。」大女Esther回想自己跟妹妹Elena那段在工廠飛滑板玩布碎的日子確實不錯,自己就算未讀過一日設計......全文請參閱《JET138

text  |  袓慧  |  photo courtesy of  |  Sanc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