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4 VOL: 143
2014-06-30 10:00:00

Ontwerpduo 實用童話
由電腦Mon前臉書之上到政府總部,滿是衝突;這個城市風雨飄搖,日日有交嗌。歸根究柢一句到尾,都是我們記性差!

當差的,大概忘記當初睇完《新紮師兄》,有過一刻想成為正義的朋友,可惜最後忘記了。現在為了份工,變成嘰嘰兵;返到屋企拎起支Gatsby,都懷疑它會否有胡椒味。做律師,為人民服務還是為人民幣服務?撈政治的,向上忘記怎樣say no向下忘記怎樣say yes;用剷泥車拆你祠堂要老人家臨老唔過得世,提供機會讓財閥分豬肉就是發展;對於想開度玻璃門的,就叫暴力。他們記性當然最差,馬同鹿都唔識分。

Ontwerpduo是荷蘭設計夫妻檔,兩口子在Design Academy of Eindhoven未畢業已經成立公司要推出自己設計。十多年後,兩口子除了成家立室屋企添了兩個小魔怪,Tineke Beunders及Nathan Wierink都沒有忘記他們的童年。觀乎Ontwerpduo的設計,都是將童年時聽落的fairy tale化成實物。最過癮是每件東西,由童心出發卻以實用為終點。他們的故事正在告訴我們,不要以為陰險奸狡就叫成長,對童年莫失莫忘,才算是大人。


實用童年

先不說設計,你我都知道荷蘭是一個甚麼都比人行前一步的國度,可以光明正大去買春、抽大麻、安樂死,甚至捐精義士可以提出親身上陣不用試管代行……這一切都跟他們享負盛名的設計:公眾露出尿兜一樣,回應人性本質,拋開所有吃人禮教。如果世界其他民族都是假道學的惡死校長,荷蘭在地球的角色真像一個頑童。在這個土地孕育的設計,難怪自由奔放,甚至過了頭變成唔等使。

Tineke Beunders及Nathan Wierink兩口子到燕豪芬讀書,本來計畫畢業後就歸家。想不到現在落地生根有自己studio Ontwerpduo,有家庭兼有下一代……全文請參閱143期JET
issue JUN 2014 VOL: 142
2014-06-01 10:00:00
Glas Italia 透明奇談
我們的感官胃口多大,終歸會有食滯一日。尤其每年經歷米蘭設計展一役,更是睇到怕。好像發條橙惡棍被人撐住雙眼睇A片一樣。而且,全球經濟低迷之下,家具世界更難撈。各大小廠商都不願冒險,投資新產品。不如穩穩陣陣拿舊設計,改過顏色當新品出賣好了。家具又不像(名義上)藝術品,經濟愈低迷行程愈看漲。買張畫升值潛力原來高過買磚頭買股票,槓桿勁過華爾街隻狼。新設計的家具,哪有咁高回報?所以,近年的米蘭展,是悶出鳥來。

不過,物極到了最後,總有人會反一反。正如意大利的Glas Italia。近幾年,那些本來好retro的物料例如雲石、玻璃都悉數回歸。我們抱獵奇心態看米蘭展,玻璃製家具本來是古老技法,現在卻最滿足到我們貪新好奇的慾望。塑膠都模仿到玻璃,造出各種形狀,不過玻璃的Class暫時無可取代。玻璃椅玻璃檯玻璃櫃不是新事,但落到Glas Italia手,每個設計師都突然祖師爺上身成個醒晒,設計出一件件好奇妙又有wonder的新品。我們看看每個設計師怎樣將玻璃把玩,幫我們的感官消滯。


極簡透明  人性玻璃

意大利有悠久玻璃歷史,玻璃工廠及小工房,甚至上百年的口吹手製玻璃老牌都多的是,要幾精細要幾刁鑽都有。不過Arosio家族在七十年代於Brianza創立玻璃家具品牌Glas Italia,卻拋開歷史包袱,造的都是風格極簡的家具,容不下一點多餘支節。今日品牌已經是玻璃專家,強項是剛強又通透的crystal glass,可以輕輕鬆鬆造一張三座位的透明梳化。在無比通透的crystal glass上面放上傳統梳化用的咕,令整張梳化好像懸浮在半空一樣。看看Glas Italia的廠房,除了表面貫徹品牌的極簡傳統,生產過程更非常科幻,有如高科技無菌實驗室。

不過,高科技不等如外觀一定科幻,極簡更不等於沉悶。所以品牌長久以來,都會找設計師用盡他們的高科技玻璃。由本土神檯級的Ettore Sottsass開始,直至深澤直人、Jasper Morrison,到今時今日大熱的Patricia Urquiola、吉岡德仁及Nendo等合作。正如Ronan & Erwan Bouroullec兄弟,今年第一次跟品牌合作的Dispositive系列,就成功搶奪目光……全文請參閱142期《J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