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5 VOL: 158
2015-10-05 14:00:00

MENU 文明的距離
跟一個台灣朋友談天,發覺自己洞悉了一個絕望的真相!
 
對話提及台灣畢竟是OEM代工聖地(其實香港未墮落時何嘗不是?),老早就製作過不少國際品牌。何解現在見得人,一手設計兼製造的自家品牌仍然是鳳毛麟角?
 
在喝過好奇幻的普洱奶茶及吃過名義上是日本進口,不過麵不彈牙湯底都是半冷不熱﹙不過仍然好多人幫襯﹚的烏冬之後,得出一個結論:代工歸代工,負責設計主意的仍然是歐美日西方國家。台灣在所有製作上的知識技術學到足,不過社會實在離文明仍然有幾光年的距離。一般人收入仍然低終日為口奔馳,表面先進內裡落後民智未開。衡量一件事,不會從主觀又純粹兼且形而上的美麗出發,反而停留在物質層面:防唔防水?耐唔耐磨?要做幾多次加工?原料是否值錢?大家不會計較靚唔靚,只著眼CP值。
 
所以,當OEM代工聖地要自己設計時,就會這樣:本來想造個手袋。靚就幾靚,不過它好像不防水,騎機車不方便,換成耐磨尼龍啦。如果可以裝得落電腦,就可以吸引其他宅男毒男?不如改到變電腦袋啦。現在山系大熱,不如加多條背帶孭?這樣將無盡賣點六神合體後,成品變了怪物:歐風藥膳麻辣波霸爆漿瀨尿咖哩牛丸!這樣說不是對台灣不敬,反而台灣仍有製造商、設計業﹙香港已死﹚,愛之深責之切。仍然有人好努力有品味,見到蔡英文個點亮台灣logo,就拉近了文明的距離。不過一見洪秀柱張海報,美學wise我們又變回東亞病夫。

Menu是丹麥品牌,非常適合量度文明的距離。首先,它本來是深入尋常百姓家的品牌。生產開瓶器刀叉蠟燭臺起家,面對環球金融危機,卻成功轉型成為以設計為主的家具品牌,瘋狂跟環球設計 / 建築師合作﹙包括台灣人﹚,用最簡潔最純粹的設計,生產最文明的北歐家具。文明在於它極簡之餘,卻暗藏心思。而且外觀與潮流區隔,希望你不用理會潮流更替,安心用過世。

由餐檯到全屋
品牌叫Menu,本來一盤生意真的與菜牌有關。品牌現任老闆兼創作總監Bjarne Hansen的老父在79年成立Danish Steel House,主要生產不銹鋼餐桌用具,服務大眾市場。Bjarne Hansen接手後,公司不斷轉型,現在已經成為一所以設計為主導的設計品牌。本來公司的開瓶器刀叉蠟燭臺這些不銹鋼餐桌用具已經賣到街知巷聞,不過公司還是選擇變身。尤其在08年金融風暴之後,生意難做。再面對百貨公司、連鎖店內數之不盡的競爭對手,代理商又要脅他們經常要減價頂爛市,公司除了荷包不爽,想到如此打泥漿摔角實在無意思。於是,品牌重新自省,觀察市場再問問自己,究竟還有甚麼生意可為?

有人會放下身段,Menu卻選擇跳出泥漿摔角場向上流:以設計為主。今日,Menu的開瓶器刀叉蠟燭臺生意繼續做,不過梳化餐檯書檯椅子燈具同樣大賣。Menu之所以成功,因為懂得揀朋友。他跟其他正在發展的公司一樣,瘋狂跟環球設計 / 建築師合作。不過公司上下一直堅持自己的主張:就是傳統北歐的極簡線條與外觀。堅持到底,就會呈現自己風格。

Soft Minimalism
Menu現任設計總監Norm Architects指出,品牌堅持的原則是soft minimalism。他們認為簡約不是某個特定時期的一種潮流,反而是從不同文化中,都見證如何在生活上去蕪存菁:經過反覆觀察、使用,多餘的枝節自自然然會消失。所以,Menu的設計希望用最簡潔的外觀,蘊含最多設計心思。例如它們自己設計的Flip Around Chair,表面是一張平實大方的三腳茶几、床頭几。外觀上已經夠簡單,不過它可以一分為二,跟木腳分體就成為一個托盤,而且有手抽位有弧形設計,就手得來你杯咖啡或茶加倍安全。再將這這托盤反轉套入木腳,Flip Around Chair又成為一張實用三腳!外觀上減無可減,不過功能多過人!

Norm Architects除了迷戀這種隱藏智慧,他們更著力令到每件極簡設計「軟化」。因為好多人眼中的極簡都是硬崩崩冷酷尖峭,一味扮cool不夠入屋,他們就透過稍為圓潤的線條,或者物料的質感,令每件已經充滿智慧的簡約家具,增添幾分女性特質,更溫暖更人性化更入屋。

全文請參閱158期《JET》。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8-31 06:00:00
宜家 Hacker
編輯收到這個欄目的照片後,用LINE傳來:
「又Ikea?早兩期先講過。」
「No No,佢哋係Hack Ikea,挑戰Ikea,絕對唔係Ikea。」
「Oic,I'm so leung……」
「So leung is ok, cy leung is suck 」
當然,對話中夾雜大量無聊貼圖……

Hacker其實是國際大潮流,不過這裡說的,是善良的Hack:將固有家具拆散重組,或者改變用途。昔日我們不會煞有介事經常提「設計」時,其實人人都是designer,個個都係家具Hacker。那張會夾到背脊的實木「梳化」床,既是床又是梳化又是衣櫃又是小童書檯。飯檯又係書檯、衣車又係書檯﹙以前真好學啊!﹚廚房是浴室更是可以養雞養魚養雀的農場。上格床可以用來收納,可以玩亡命遊戲,成為高臺直接飛落地……

兒時生活物質貧乏,不過個個創意無限,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不認命:在豆腐潤的空間內,瘋狂用盡家具改裝家具,成就自己生活。

現在口麻,個個有如一舊木頭,跟足指引電視櫃就電視櫃衣櫃就衣櫃書檯就書檯。幸好外國有大量家具Hacker,瘋狂將家具拆散重組。當中以Ikea Hackers最多,因為平靚正多選擇。

最後,我們終於等到有設計公司開宗名義要Hack Ikea!更鬼馬的是請來星級建築師做Hackers!亦有年輕設計師透過設計挑戰Ikea價格,成功在網上集資推出自家品牌。

凡是玩鬼巨人、挑戰遊戲規則、改變固有制度的,一定支持。

Reform 宜家骨架 建築師外衣
剛剛在8月舉行(敝刊真係超貼市,簡直世界同步)的哥本哈根Northmodern設計展上,兩個年輕人Jeppe Christensen及Michael Andersen帶著幾套廚櫃參展,成功吸引世人目光。廚櫃設計師大有來頭,計有BIG(丹麥最成功年輕設計團隊,已完成大量既大膽不過又有point的建築)、Norm Architects(設計風格低調淡雅有型有款卻毫不扮嘢又實用)及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丹麥著名建築團隊,全球七國包括香港都有辦事處)。

廚櫃是測試你對生活有多堅持,設計發燒度究竟多火燙的重要指標:它是必需品,卻鮮有機會可以拿來炫耀。廚櫃收入廚房每日煮食才會見一見,靚廚櫃可以上百萬!買得起的港人煮食當然假手姐姐甚至御廚,十指不沾陽春水。不過Reform最平的一套廚櫃索價大概是€2,000!參觀者全部驚為天人!原來Reform賣的,只是廚櫃的外衣。他們是帶著世界著名建築師去Hack Ikea!你只要到Ikea買最平實的廚櫃框架,再將尺寸交予Reform,他們就可以為你製作這件建築師外衣,有齊面板、門及手柄。將Reform一套組件裝上Ikea廚櫃框架後,就可以在外觀上以幾何級數upgrade。實現金玉其外,宜家其中。

其實這個「造外殼」概念不是新事,例如某國品味獨特的車主,會花幾萬銀為自己靚車訂購一套metallic色澤的貼紙包裹全車,令它變成極速金銀元寶,表達慎終追遠的傳統文化。其實外國早有公司,提供Ikea變身服務,不過只有Reform,有能力請來丹麥著名建築設計一起Hack Ikea。其中以Norm Architects設計的Norm系列最搶眼:表面有粗獷的水泥檯面,櫃門就煙熏質感的深色橡木面板,所有額外的把手門柄悉數飛走……令廚櫃硬朗得來粗中帶幼,令人覺得煮碗麵都好artistic。負責為這組廚櫃styling的人員,在這組廚櫃上放一支Aesop,成件事立即襯到絕:我不名貴,只是愛設計。

至於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設計的HLA系列,用傳統北歐風木皮包裹廚櫃,點睛位就是一塊塊金屬片。這塊金屬片一來可以作為扶手,減少直接接觸令木皮磨損,更重要的是金屬片有風化效果,跟木皮組成反差,有如牛仔褲愈舊愈有個性。這些niche到爆炸的設計細節,好難會在大眾品牌出現。

最後是BIG的廚櫃:他們是頑童,所以鬼馬地用安全帶物料充當櫃門手柄。除了搞鬼,眾所皆知安全帶物料有幾耐磨。板面則是深色鋼板,跟他們設計的建築一樣,非常modern……

外國媒體猜度,Reform是否跟Ikea打龍通?借助建築師Hacker,將Ikea帶到Hi End世界?兩位老闆指自己跟Ikea完全無任何關係,只是想用一個最相宜的價錢,能夠將建築師的美學修為帶到廚房。要買最廉價、最易買的廚櫃框架,自然是Ikea。Reform單單賣外皮,就是個最折衷的方法,消費者不用為高價廚櫃分身家,一樣有最漂亮外觀。要Hack,就跟當紅建築師Hack。

全文請參閱15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