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5 VOL: 159
2015-11-13 15:00:00

Georg Jensen × Marc Newson 設計融和
為工作到過北京好多次,卻沒有一次去過四合院,今次多得Georg Jensen,在北京城內繁華地段買下一間舊式四合院,改建成品牌旗艦店Georg Jensen Hus,才終於第一次走進四合院。出奇是品牌充滿現代感的銀器放在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建築之中,居然毫無違和感,證明了品牌設計確實是不受時間空間限制。除了品牌之家剛落成,Georg Jensen亦在這裡發佈與Marc Newson合作設計的限量茶具套裝,那新與舊、經典與摩登的對比融合,跟品牌旗艦店是一樣共融得剛好。

品牌之家
品牌在北京開設旗艦店本來是尋常事沒甚麼好說,但Georg Jensen可以在北京市內買下一間舊式四合院再改建成品牌旗艦店,就是另一回事。在這之前,品牌在北京有兩家專門店,全在最繁華的商貿區,而這家四合院旗艦店卻座落北京市中的文藝小區,還不算在大街之上,要特意繞進路口才看到,若非真正認識而又真心喜愛品牌的人,是很難會無端白事走進去的,可一旦走入去,那氛圍只會令人更欣賞更喜愛Georg Jensen。

這家旗艦店名為Georg Jensen Hus,Hus在丹麥文是House的意思,名副其實是品牌之家。開幕之時正值北京設計周,於是在四合院內以「Jensen's Garden」為題展出品牌110年以來的經典銀器。外面是傳統四合院建築,裡面卻是鋪滿草地,再以紫藤、黃金葛、桂花及青竹等植物點綴,中間的幾張木檯上展示了品牌的銀器擺設,這新與舊、大自然與工業設計的對比卻是融和得剛好,讓品牌銀器看來更簡潔雅致,所謂品味就是由此而來。「Georg Jensen的設計就是如此,配合適當的地方和佈置,整體感覺一致,設計看來會更美,因此才有這個Georg Jensen Hus。」品牌行政總裁兼創意總監David Chu說:「Georg Jensen進駐中國市場的日子不長,這個Georg Jensen Hus就是要讓人明白品牌理念和深度,來到這裡,就自然會感受到Georg Jensen所代表的生活方式,那是很直接的感覺。」

Georg Jensen Hus作為旗艦店,除了最基本展示品牌百多年來的銀器、珠寶、腕表外,更開設餐廳The Georg,呈現品牌一整套生活方式。「Georg Jensen來自哥本哈根,賣的是北歐設計,我就想Georg Jensen Hus怎能沒有北歐餐廳?尤其哥本哈根的餐飲業在這幾年發展得很快,有二十二個米芝蓮廚師,所以就想到將北歐餐飲體驗帶到這裡,將品牌風格延續至生活層面。」David Chu說。而這北歐風格還伸延至室內設計及家具,品牌特地找來哥本哈根的設計工作室SPACE合作,室內裝潢以至窗框、桌椅等細節均是兩者共同設計:「Georg Jensen在1950年代曾經推出過椅子,Georg Jensen Hus既然是品牌之家,當中每項家具也必須是品牌出品,就連窗框也是設計好再送到上海訂造的。還有牆壁上的灰色不均勻,其實是特地用了北京老房子的髹油方法,髹了三層不同質地的油後,再塗上一層銅油,要幾個月才會乾透,不過這方法通常用在房子外層,我們卻用在室內。」就是這些對細節的執著,構成整體一致的北歐氣息,讓人置身其中就能感受到品牌的設計風格。
Marc Newson手捶茶具
就如David Chu所說,整體佈局一致,是會提升品牌設計,令銀器看來再美多幾倍,因此選擇在此發佈Georg Jensen與Marc Newson共同合作設計的限量茶具系列,是配合得天衣無縫。品牌是造銀器起家,除了自家設計,過往亦不時與當代設計師及藝術家造銀器,每次出品均成為品牌經典。今次與Marc Newson合作造銀器,卻是品牌自1988年與丹麥設計師Verner Panton合作後首次再與當代設計師合作。事隔二十七年才再找設計師合作,David Chu同意中間是隔了太長時間:「無可否認品牌後來轉而發展生活家品、鐘表首飾,忽略了銀器。之前的管理層可能認為造銀是一個手工很難、成本又貴的市場,所以不再注重銀器,但我認為這是Georg Jensen的DNA,現在很少品牌可以手造銀器而又造得好,我夠膽說Georg Jensen是頭三位,所以我要再bring back這傳統工藝。」

他與Marc Newson的淵源始於三年前的一場為全球愛滋病基金籌款的RED慈善拍賣,當時Georg Jensen提供銀器拍賣,David Chu跟Marc Newson說起品牌銀器時才發現Marc Newson成為設計師之前曾受過銀器工匠的訓練,因為這個共通點而有了這次合作。「Marc Newson是因八、九十年代的設計而成名,他的作品總是摩登又貼合時代,是這個世代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Georg Jensen隔了27年再造銀器,Marc Newson無疑是最好的人選。」David Chu說。

而對Marc Newson來說,當初做銀器工匠的時候,已經非常欣賞Georg Jensen這位銀匠大師,今次與品牌合作是個人情意結。「我想造一套銀器茶具,因為喝茶是享受生活的一部分,我經常用家裡的老舊日本茶具喝茶,那是我靜下來的時候。一套線條比例完美兼好用的茶具,是會提升喝茶禮儀的。」他說。整套茶具包括茶壺、咖啡壺、奶盅、糖盅和托盤,每件均全人手捶擊而成,需時逾三個月。「看來最簡單的東西往往最難,茶壺面是由一片平面純銀拉扯而成,上面凹凸不平的效果是人手捶擊出來,在這個世代,這種手工已很少見到,Georg Jensen給予我機會和工匠合作,是很難得的體驗,設計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他說。

精緻手工之外,茶壺的手柄用上手工雕刻的猛獁骨化石,茶壺底圍以天然藤蔓,用作隔熱之餘,對比的材質融合亦令外形更富現代感。Marc Newson的設計用心還不只於此,他的設計總是一氣呵成,茶壺蓋以滑動壺口代替,壺嘴與茶壺之間連接得如無縫:「我很怕喝茶時茶蓋會跌出來,所以造了這個藏於壺頂的滑動茶蓋。這些看來線條流暢,用機器造很容易,但手造卻是另一回事,尤其摸上手那感覺、茶蓋滑動的聲音,摸過聽過就知道,是很難做到如此完美精準的。」而那貫徹整套茶具的流線設計,居然又隱隱流露了品牌的北歐簡潔風格,不得不承認Georg Jensen今次是選對了人,Marc Newson保留品牌傳統之餘亦為銀器賦予新意。


text  |  Lisa   photo  |  Georg Jensen & Lisa
issue NOV 2015 VOL: 159
2015-11-09 17:00:00
愛慾 生死
一踏入展廳,就被一雙深邃的眼睛緊緊盯住,似笑非笑,讓人不能迴避,卻也不敢直視,這雙彷彿要穿透你身體與靈魂的眼睛屬於三島由紀夫,把這眼神凝固在一剎那變成永恆的是細江英公。

一個瘋狂追求肉體美的傳奇作家,一個以戲劇化手法探討愛慾生死的攝影師,造就了一件經典的藝術作品:《薔薇刑》。1961年,年僅28歲的細江英公獲得當時已經名噪文壇的三島由紀夫親自邀請,拍攝了一系列作品,1963年結集出版,由三島由紀夫親自命名各章節,作品中對肉體、愛慾、絕望、生死的探索被認為是驚世駭俗,最近在香港舉行的一個日本愛慾攝影作品展覽中,有兩幅當時的作品,其中一幅的三島由紀夫手拿一朵玫瑰,面部大特寫下深邃的輪廓與灼熱的眼神極具挑逗,雖然沒有出現他的裸體,但性慾的含意卻更為強烈。三島於1970年11月在日本自衞隊總部切腹自殺,震驚日本社會,寫真集在翌年再版,千金難求,替以驚世駭俗方式結束生命的三島由紀夫留下令人了美麗而殘酷的印記。

細江英公是日本前衞當代攝影的先驅人物,也是戰後第一代的日本攝影大師,作品透過探索肉體表達慾望,利用粗微粒相片的高對比來強調個體經驗的戲劇性,影像效果強烈,影響到曾是他學生的森山大道,展覽另一位大師是荒木經惟,在表現性愛、生死、裸體比其他兩位更為激烈,鏡頭下盡是女性裸體以及接近性虐待的場景,有人認為與AV無異。森山大道是當今日本攝影界將紀實攝影傳統打破的大師級人物,作品多取材自日常生活,看似零碎的片段以質感度高、反差強烈的影像表達,展品中的取材對象有百貨公司展櫃的人偶,也有演員、夜總會演員。「網襪」系列集中呈現女性穿了網襪的腿部與臀部,惹人遐想,彷彿走進了色慾橫流的東京夜晚。三人中,對女性胴體和性行為描述最露骨的是荒木經惟,他大膽呈現與妻子的關係,兩人的愛情故事曾經被搬上銀幕。他鏡頭下的女主角有AV女郎,擺出各種姿勢,極盡誘惑但同時極為憂傷。為了逃避日本淫穢法律的審查(不容許出版刊物出現人體陰部毛髮),他曾經把照片顯示的「重要部位」塗上白油,但效果卻被破壞,後來他改用黑墨,影像效果更為突出,照片中的女性扭曲身體,眼神空洞,重要部位被誇張的墨水塗掉,置身於一個荒誕、極端的世界,既寫實亦抽象,逼著觀看者思想女性本位、性與暴力、社會幽暗面等問題。

性文化與日本社會有著多層次的關係。在生活各方面都含蓄嚴謹、諸多禁忌的日本社會,性文化及其衍生的各種現象與產業卻比其他國家更為蓬勃、更為「出位」,確是令人迷惑。有人批評這類作品不過是以藝術之名包裝的色情變態,不過在日本傳統藝術裡,性文化與當代藝術發展明顯拉上關係的年代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紀的江戶時代「春畫」。其實早在日本的平安時代,描述兩性歡愉的畫作已經流行,當時稱為「偃息圖」,以細膩的筆觸大膽描述魚水之歡,閨房之樂,不過當時只限於在富裕的上層階級之間欣賞。隨著印刷技術的發展,到了江戶時代,春畫才逐漸普遍,民間也可以看得到。

全文請參閱159期《JET》。
text : 蘇媛 / PHOTO : 由HOCA Contemporary Art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