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5 17:36:08

實驗之作 BALLY

一成不變從來是最乏味的生活形式,貪新鮮貪有趣的時裝迷更加視之為無物。近年很多時裝老牌不再安於現狀,享受自我的comfort zone,反之銳意革新,面對新環環和顧客,這份毫無保留向前衝的勇氣其實相當動人。擁有一百六十七年歷史的Bally,新搞作是向大玩「X-ray」而著名的英國藝術家SHOK-1合作,推出全新限量版聯乘系列,為品牌注入暗黑力量,與另一英國塗鴉藝術家Banksy「自毀」千萬畫作《手持氣球的女孩》(Girl With Balloon)同樣震撼。


SHOK-1的X光畫作並非簡單地借助膠紙或模板,而是徒手在牆壁上繪畫,同時展現微妙細節與層次。格林美得獎音樂製作人Swizz Beatz今次擔當媒人一角,將Bally與SHOK-1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單位促成這次的藝術企劃,帶來多款街頭風格的款式Bally從SHOK-1舊作中挑選出三款經典X光塗鴉,包括手勢、蒼蠅及「The Consumer」,融合在黑、白和粉色的衛衣、長褲、外套和球鞋等單品之上,唯妙唯肖的效果宣示這次實驗成功。

Text : AS / photo : COURTESY OF BALLY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3 20:17:59
從Edison見我們的時裝快樂時代

今年中,我們告別黃子華,假如你視楝篤笑為香港的流行文化,當然是感慨無限。而我,非感慨其沒落,而是感慨那些完完全全由一個人撐起的潮流文化。再見黃子華,楝篤笑好像就此沒落,只因風格太強烈,強烈到無可取替。特別記得子華騷末說的一句話:放過陳冠希。撇除個人私生活本就沒甚麼對與錯的理智與情感,我早就放過了陳冠希。站在潮流文化的角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天姿有能力跟影響力,去撐起一種潮流文化。黃子華跟陳冠希都一樣,這些人,值得被珍惜。而且終有一日你會發現,人們忘記了陳冠希,可到頭來還是捨不得HEAD PORTER




1998年誕生的HEAD PORTER ,由藤原浩與YOSHIDA & CO.LTD共同合作創立,20年後的今天宣布將於SS 2019系列後正式結業。日本四間實體店和online shop將從明年8月起正式停止運營。包括盛極一時的HEAD PORTER大阪店。



20年來HEAD PORTER的設計為大家帶來不少街頭時尚與青春回憶,好像木村在《戀愛世紀》中用過的Tanker 3-way公事包,當年劇集一出,立即成為經典的潮流之物。





HEAD PORTER更曾經推出雜誌。


除了黑色,MA-1 jacket的軍綠色也是經典。

而後來品牌再推出的高級版Black Beauty系列,獨有的全黑PORTER標籤及 BLACKBEAUTY by HEAD PORTER的字樣,加上陳冠希當時力撐的水玉波點款 ,那大概是不少老年青人回憶中的夢幻品吧。




還記得當年Edison腰間總掛著的HEAD PORTER pouch waist bag吧。

HEAD PORTER跟Edison自家品牌Clot於2000年代間多次推出聯乘設計。



NIGO於日本雜誌的開袋分享也常見HEAD PORTER。

陳冠希隱退、藤原浩破產、木村走樣,同樣有能力去撐起一種潮流文化的三位傳奇男子,先後遇上人生低潮。時尚從來殘酷,人去袋難留,HEAD PORTER難復當年勇,它的唯一出路就是置之死地。每一個經典的時尚風格或設計,雖說情感上是一種文化,可理智上終歸還是一盤生意。就像Phoebe Philo揮下的CÉLINE

去年Phoebe Philo在CÉLINE SS18系列騷末以品牌設計總監的身分作最後一次天橋謝幕。

有說LVMH集團希望CÉLINE再上一層樓,望其定位突出形象更高調,又希望她推出男裝,更賺錢更商業,這些Phoebe統統都不賣賬。結果與老闆方向不同一言不合,10年關係忍痛割裂。今季CÉLINE by Phoebe Philo臨別秋波,與品牌內部人士閒談起來,才想起大中華區除了王菲這個人人皆知的形象大使,另一位時尚圈中的大客和非正式形象大使就是Edison。朋友透露:「Edison極愛Phoebe,私下常穿CÉLINE,店裏一返新款恤衫,或者中性鞋袋,都會先為他留下通知他來看......」

機場造型中的logo大tote bag正是CÉLINE出品。

到巴黎男裝周看Louis Vuitton的騷也是穿著CÉLINE的拖鞋。



平日出外也背著CÉLINE的Cabas tote bag。

 

更經常到門店購物。

就連太太秦舒培也是一樣是CÉLINE的支持者。 

有人說時尚是一場輪迴,可事實是,在循環當中,有些人和事會自然的流失,永遠都回不來。大多數人都不是從一而終義無反顧的去追隨一個設計師或品牌,可從再見Helmut Lang,再見Maison Martin Margiela,再見Alexander McQueen再見CÉLINE,到再見HEAD PORTER,一路告別著所有一個人撐起一種風格一種時尚文化的傳奇設計師跟品牌,這一切都提醒著我們,自己珍惜的一塊,管她紅不紅,還是要守住,才不負對時尚的熱愛。有時真希望間停留在風格自由、品牌爭艷、紙媒多姿,感受最深刻的80-2000年代,不過,誰不是在無止盡的再見與現實當中,見證著時尚那讓人又愛又恨及妙不可言的生命力與吸引力呢?

SOURCE: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