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11-07 19:02:37

打破續集比首集差的命運! DIOR MEN 、BERLUTI的新時代

《紙牌屋》(House of Cards)無聲無息推出第六季,沒有皇牌Kevin Spacey,卻變成西方版《如懿傳》,幾乎全是女人戲,但難得追了這麼多年,還是堅持到尾聲。又,一個時代的終結。彷彿是一場打不破的定律,續集永遠不及首集好;又或者換掉主角、班底,像是拿了特許經營而有名無實的店鋪,偏離了「正宗」的軌跡。時裝世界也有這樣耳熟能詳的案例,正如我們仍然想念old Celineold Lanvinold Ann Demeulemeester 一樣,不過,凡事總有例外,說的是Dior MenBerluti

如果真的要談時尚界的命運,總有數不盡又分叉的感情線,一直蔓延以及糾纏。Kim Jones Louis Vuitton加盟到Dior MenKris Van Assche又從Dior Homme走到Berluti,難得是兩位不同風格的時裝設計師在新主場主動出擊,改變品牌原有的形象,這種藝高人膽大的勇氣,稍有不慎隨時讓自己名聲粉身碎骨,偏偏他們(幾乎)清一色得到好評。談命運,其實也要講求緣份,就好似黃偉文先生早前說過《奇洛李維斯回信》原版是《畢彼特回信》,到了第二集《拒絕畢彼特》明明他本人很喜歡,但遠不及第一集受歡迎,八字,真的很重要,隨時一出即衰。

(DIOR HOMME SPRING 2008)

(DIOR MEN 2019SS )

來到Dior男裝的第三集,Hedi Slimane首集執導的slim cut風潮固然最為經典,Van Assche的第二部曲花了長達十一年時間,都不過是延續這個金漆招牌。很多設計師在轉會的首季,往往打出安全牌,先掌握民情再融入自己的創作理念,例如Clare Waight KellerGivenchy都是一季比一季做得出色,更令人興奮。猶記得Van AsscheDior Homme 08SS,只能看到他想衝破Hedi的枷鎖,又不敢拋棄其設計的兩頭唔到岸;但Kim Jones高招的地方,他並不是大刀闊斧剪走Dior的風格,就算換上粉色系的衣裳,但你看到天橋上的花漾男孩依然好Dior,沒有讓人要離場的感覺。

他的夏季男裝形象廣告由美國攝影師 Steven Meisel掌鏡,同樣延續這種能量豐沛且浪漫的美感。丹麥王子Nikolai以及一眾男模特兒,襯著紐約藝術家KAWS所設計、以粉色與黑色花朵打造的BFF大型公仔,BFF公仔穿上印著Christian Dior的西裝,好fresh!粉色調從來不是我杯茶,但Jones的魅力就是可以令人神魂顛倒,單看廣告的潛台詞已經仿佛是「任何人都可以做DIOR MEN」般吸引,但據說迷你版BFF公仔要兩萬幾,一條尼龍CD logo belt都要七千幾大銀起跳,真的要有做足破產的心理準備。

 

另一方面,比起2008年時擔正做Dior Homme創意總監的Kris Van Assche,他來到Berluti後,至少對於品牌本身而言,絕對掀起全新革命。Haider AckermannBerluti短短三季突然收場,大家對他呈現男人應有的瀟灑品味有目共睹,而Van Assche帶來的是他在Dior  Homme的招牌年輕運動風。Van Assche除了一改品牌logo之外,在剛剛發佈的2019 春夏膠囊目錄系列,選址於意大利Ferrera Berluti 皮革工廠,由 Alessio Bolzoni 掌鏡拍攝,不用細看已見得出我們對他最熟悉的設計和想法:雙排扣西裝外套、機車外套、字母外套、運動衛衣和運動褲,並以「Berluti 1895 Paris」標誌鐫繡在不同的單品上;經典「Alessandro」牛津鞋化成全新加厚鞋,這種重拖故技的做法到底是好與不好,反正身邊向來對Berluti無感的朋友突然話新系列好靚,此時此刻有noise才是王道,不是嗎?

TEXT  SIMON AU 

PHOTO COURTESY OF DIOR MENBERLUTI AND INTERNET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5 16:19:59
東京男子Sales圖鑑

我一直不明白,那些金呀銀呀閃令令封面和各式各樣散策導遊攻略,全東京甚麼景點美食秘境潮店都介紹過,偏偏有一道好風景未有好好報道,真是奇哉怪也。明明我們每次「回鄕」去東京,除了將目光牢牢鎖定在街上的型男型女外,最留心留意的,其實是大小時裝店的同事,尤其讓我們男生攝取時尚養分的男子sales們。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不是嗎?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樣,時尚啓蒙之初都是來自東京店內的sales哥哥。跟路上的素人不同,男sales的裝扮搭配多了許多錢肉緊。當然他們為了銷售,自然要穿上店內的單品,但正如我的時裝團友指:日本男子sales組很少會像歐美的同行般,「死咕咕」的將當季目錄「硬著陸」穿上身,而是必然有一些變化和個性的優化處理在內。因此,你溜店時總會覺得他身上那件單品永遠和其他東西混搭得好看,至少我很多時候都是先問他們身上的單品放在那?而完全跳過看櫥窗這個環節的。而且我發覺東京店內的男子sales一般都是高矮肥瘦各有不同。從前歐美流行的那一套,像Abercrombie & Fitch同樣格式的鎮店之寶男神鮮肉sales,到了日本人手中就變得幼細,如此一來就可看到跟我外形差不多的穿戴啓發。



不過每次最令人驚嘆的,是男子sales對衣服的熱情總大過銷售本身。例如他們在店內總是看起來充滿熱情,熱情不單在推銷,而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穿出店品和自己的個性。我尤其欣賞賣Beams系或United Arrow系品牌店的男子sales,尤其是BEAMS F般高端一點的男裝西服類店長和店員,我不止一次去留意,他們多是自己四萬咁口笑面去左弄右搬架上單品,而不是晚娘臉的尾盯顧客更正他們摸過的東西。他們會花時間互相研究搭配,而非兩個八婆在閒話家常。我傾向相信這是他們對穿戴出自真心的熱愛,而非企業訓練。我最愛閒時瀏覽一下時裝名所同事的Ingstram造型,覺得是全世界最有說服力的風格指南,至少比現在一般時裝雜誌編輯死命駐扎在表參道拍攝「所謂素人」的街拍真實得多。況且Beams每間店都有IG,每日都會出一張店員look相,每日都能讓粉絲學到一、兩招。近期心水是Beams F同事的西裝look IG,碰上好事之徒如我,更會唔覺意地留心他究竟一個月內如何recycle同一件意大利西裝外套,和數一數某條領帶出現過的次數。令我又上了一堂人生風格課:奢侈的每日一look難,但環保的每日一look更難!



東京的男子sales還有一樣有趣的地方,就是他們玩團隊精神玩得很開心。記得有次去了已經很多年沒踏足的Comme Ça,還記得Comme Ça嗎?多年前,在那些Beams呀Hare未發跡前,它是平民潮店名所。到後來成為過氣小生花旦,你可以想像我們(遊客)登場時,店長是多笑逐顏開。店長店員服務殷勤自然不在話下,難得的是店長更是手段高明的公關,努力在我們身上發掘搭訕的話題。當他發現我腳上一雙NB球鞋,便誇張得立刻吹雞叫齊全店有穿同品牌球鞋的同事集合,說難得有緣,要一起拍一張球鞋合照云云。我的朋友後來說,有能力的店長已不單是銷售社交高手這麽簡單,而是有如綜藝節目主持人,可以很entertaining……但孤掌難鳴,也需要有整個團隊都配合你才有騷開。於是,我每次逛店都會用心欣賞這種和顧客打成一片的祥和境象,下次遊日不妨留意一下。後話:當然我們是在開心的氛圍剌激下買了多年未開齋的Comme Ça啦。



當然還有一類男子sales像是來拍電影多過做sales的。他們的服務態度同樣一流,但他的存在卻會令你覺得,自己如果不把握機會跟明日紅星先合照便會後悔。個人推介一些氣質品牌,例如Ground Y。我明白店方的司馬昭之心,店長簡直是品牌look book海報的模特。我好記得在表參道的那一家店長,長髮飄飄的店長有如唱《石頭記》的明哥。我是親眼看見個子不高的平凡顧客,迷迷懵懵地來回更衣室,安多酚上腦地想像穿上單品後就會拉長變成小田切讓般的店長……阿媽教落,別要叫醒夢遊的人,其實我們都想走進仙境,至少生擒氣質店長來張合照吧。順便分享一個由本人發明,為免尷尬的合照藉口:「啊,蘇咪媽些,我有一位朋友長得跟你十分像,可以跟你合照騷給他看嗎?」信我,萬試萬靈,我有不少癡漢癡女朋友都是這樣加相入他們的心水sales圖鑑。



東京sales永遠都是一道好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