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15 17:21:08

最瘋狂的新一代style icon:EZRA MILLER

Harry Styles爆紅之後,終於有人留意到Ezra Miller。

近日Ezra接連兩個電影首映禮造型一曝光,就佔據了全球時尚媒體的版面,以大眾審美眼光來看,Ezra近八成的穿著造型都是脫軌的,甚至可說是帶點反美學主義。若以媽媽輩的口吻講即是「鬼五馬六」。不過個人認為時裝界總要有一班夠膽死的「癲人」存在至好玩。行紅地氈次次都著tuxe你唔悶人都悶,有Ezra來個黑白無常神化look旺一旺場,娛樂性與話題性,新鮮感跟時裝感,當堂倍增。

總結新一代style icon Ezra Miller的十大穿著元素,以半百張造型照告訴大家這位時尚「癲人」的穿搭瘋狂史。

1)FURY MAN 


英國首映禮身穿Givenchy的白色羽毛Haute Couture,加上前衛妝頭,非常new age。

其實毛毛在Ezra身上出現的頻率一向極高。











2)THE 70'S 

復古造型是Ezra從小到大的打扮風格之一。









3)DIRTY LOOK

Ezra也特別鍾情不修邊幅的爛撻撻造型。










《Another Man》的時裝照也是為其度身訂造。





4) GLAM JACKET 

令人意想不到的有浮誇外套。








5)TANG SUIT 

同樣令人意想不到的還有唐裝造型......









6)RED IS A MUST 

紅色紅色紅色,Ezra是個紅色迷。




就算沒有全紅上陣,也總會為造型添上一點紅。







就連時裝雜誌也常見一大片紅。





7)MR. BLACK

驚人的Moncler Genius by Pierpaolo Piccioli全黑造型。


隨性的all black造型。

Ezra也特別愛穿著長短不一的各款黑色西裝。










《Interview》2017年的一輯中性黑白照。



較早期於2012年《L'Uomo Vogue》的造型照。

8)CARTOON NETWORK

卡通人物身上才會出現的顏色,少一分膽量與自信都搞唔掂。








Ezra其實玩cosplay都有一手。

9)DRAG QUEEN 

身形纖瘦的他扮起女人來入型入格。











10)NAKED LOOK

最後,變裝之外,還有一系列裸上身造型。











1992年出生的Erza擁有一半猶太及1/4德國和荷蘭血統。Ezra父親是出版公司老闆,母親為現代舞蹈家,為改善語言障礙,6歲時開始進行歌劇演唱家的訓練。2008由《Afterschool》後開始電影生涯,2011年前憑跟女神Tilda Swinton合演的《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一躍成名,當年19歲的Ezra Miller正式成為幕前人物。現時除了演員也是一名鼓手。

回看Ezra Miller幾齣經典電影,五官獨特且笑容帶點邪氣的他,育成今日的攝人魅力與個人風格實不無道理。

Afterschool (2008)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2011)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2012)

Madame Bovary (2014)



Suicide Squad (2016)


Justice League (2017) / The Flash (2020)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2018)



SOURCE:INTERNET

2018-11-07 19:02:37
打破續集比首集差的命運! DIOR MEN 、BERLUTI的新時代

《紙牌屋》(House of Cards)無聲無息推出第六季,沒有皇牌Kevin Spacey,卻變成西方版《如懿傳》,幾乎全是女人戲,但難得追了這麼多年,還是堅持到尾聲。又,一個時代的終結。彷彿是一場打不破的定律,續集永遠不及首集好;又或者換掉主角、班底,像是拿了特許經營而有名無實的店鋪,偏離了「正宗」的軌跡。時裝世界也有這樣耳熟能詳的案例,正如我們仍然想念old Celineold Lanvinold Ann Demeulemeester 一樣,不過,凡事總有例外,說的是Dior MenBerluti

如果真的要談時尚界的命運,總有數不盡又分叉的感情線,一直蔓延以及糾纏。Kim Jones Louis Vuitton加盟到Dior MenKris Van Assche又從Dior Homme走到Berluti,難得是兩位不同風格的時裝設計師在新主場主動出擊,改變品牌原有的形象,這種藝高人膽大的勇氣,稍有不慎隨時讓自己名聲粉身碎骨,偏偏他們(幾乎)清一色得到好評。談命運,其實也要講求緣份,就好似黃偉文先生早前說過《奇洛李維斯回信》原版是《畢彼特回信》,到了第二集《拒絕畢彼特》明明他本人很喜歡,但遠不及第一集受歡迎,八字,真的很重要,隨時一出即衰。

(DIOR HOMME SPRING 2008)

(DIOR MEN 2019SS )

來到Dior男裝的第三集,Hedi Slimane首集執導的slim cut風潮固然最為經典,Van Assche的第二部曲花了長達十一年時間,都不過是延續這個金漆招牌。很多設計師在轉會的首季,往往打出安全牌,先掌握民情再融入自己的創作理念,例如Clare Waight KellerGivenchy都是一季比一季做得出色,更令人興奮。猶記得Van AsscheDior Homme 08SS,只能看到他想衝破Hedi的枷鎖,又不敢拋棄其設計的兩頭唔到岸;但Kim Jones高招的地方,他並不是大刀闊斧剪走Dior的風格,就算換上粉色系的衣裳,但你看到天橋上的花漾男孩依然好Dior,沒有讓人要離場的感覺。

他的夏季男裝形象廣告由美國攝影師 Steven Meisel掌鏡,同樣延續這種能量豐沛且浪漫的美感。丹麥王子Nikolai以及一眾男模特兒,襯著紐約藝術家KAWS所設計、以粉色與黑色花朵打造的BFF大型公仔,BFF公仔穿上印著Christian Dior的西裝,好fresh!粉色調從來不是我杯茶,但Jones的魅力就是可以令人神魂顛倒,單看廣告的潛台詞已經仿佛是「任何人都可以做DIOR MEN」般吸引,但據說迷你版BFF公仔要兩萬幾,一條尼龍CD logo belt都要七千幾大銀起跳,真的要有做足破產的心理準備。

 

另一方面,比起2008年時擔正做Dior Homme創意總監的Kris Van Assche,他來到Berluti後,至少對於品牌本身而言,絕對掀起全新革命。Haider AckermannBerluti短短三季突然收場,大家對他呈現男人應有的瀟灑品味有目共睹,而Van Assche帶來的是他在Dior  Homme的招牌年輕運動風。Van Assche除了一改品牌logo之外,在剛剛發佈的2019 春夏膠囊目錄系列,選址於意大利Ferrera Berluti 皮革工廠,由 Alessio Bolzoni 掌鏡拍攝,不用細看已見得出我們對他最熟悉的設計和想法:雙排扣西裝外套、機車外套、字母外套、運動衛衣和運動褲,並以「Berluti 1895 Paris」標誌鐫繡在不同的單品上;經典「Alessandro」牛津鞋化成全新加厚鞋,這種重拖故技的做法到底是好與不好,反正身邊向來對Berluti無感的朋友突然話新系列好靚,此時此刻有noise才是王道,不是嗎?

TEXT  SIMON AU 

PHOTO COURTESY OF DIOR MENBERLUTI AND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