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11-22 19:17:25

等待的快感,還有嗎?

時裝世界愈來愈喧鬧浮燥,很多本以為可以細水長流的清泉漸漸受到污染,就像food waste、膠污染令人無所釋從。一直認為低調的人,儘管言辭不多,甚至愛好神隱,但只要一出聲就是至理名言,好似神一般的Martin Margiela在兩個月前得到比利時時裝大獎的認可,罕有以一封信向外發表感言,同時解釋脫離自己品牌的原因:「我覺得我無法應對全球日益增長的壓力和貿易需求的過度增長,我也對社交媒體過多的信息感到遺憾,這摧毀了『等待的快感』,隨之消磨的還有一切驚喜的效果,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買衫有時候講的是情感,說穿了,就是刷卡的那一刻快感,然而像Margiela說的「等待的快感」,現在還存在嗎?

等待,從來都是痛苦的,好比寫了一封情書等待心上人回覆般焦急;但時裝原本好玩之處,是一年只有既定數量的時裝騷,要等待四至六個月才可以選購,這種望穿秋水等到茶飯不思的痛苦,其實是先苦後甜的趣味,亦令時裝的話題性得到時間上的延長。如今高峰的快感,剎那之後又是另一個快感的出現,全因時尚的權利幾乎歸還於消費者所擁有。後知後覺的我最近才發現instagram可以統計你一周內使用的時間,一天閒閒地一小時,如果加上Facebook、微博等等,其實都佔掉好幾小時,好得人驚!Google大神提供的研究指英國年輕人平均的上網時間高達三小時八分鐘,天下烏鴉一樣黑,大家都是有鋪上網癮。品牌與網民共存地球村,但問題是後者的力量愈來愈厲害,以D&G為例,面對千軍萬馬的負面網評,足以令一個時裝騷取消舉行,全線內地網購網站亦已經全面下架。

 

先承認我們在網絡上都是寂寞的一群吧,盼望有更多新事物注入自己的生活中。時裝品牌不斷演變,與不同單位聯乘、推出膠囊系列、開設不同支線,動用KOL,無非是要抓緊我們貪新鮮的心。Riccardo Tisci自從上任Burberry設計總監之後,先宣布與Vivienne Westwood合作推出膠囊系列,又大搞B Series系列,在每個月的17日推出全新商品,一個月一次的高潮,成功滿足大家的慾望。又如時尚話題者Hedi Slimane加盟CELINE後,幾乎每隔三天便有新動向,先表明推出品牌首個獨立男裝品牌,最近又宣布在來年一月舉行巴黎秋冬男裝時裝騷,成功製造不少noise。以前常聽人說「留一些白,有時才是最好的模樣。」在今時今日已經不管用,話題,已經是讓人輕易得到滿足的快感。

(Hedi在未舉行時裝騷前,先讓Lady Gaga拿上最新的「16」袋款,令網民在當時更期待他在CELINE的首場大騷。)

TEXT AS 

PHOTO INTERNET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22 14:12:46
GIVENCHY 對照記

十月初的巴黎,Palais de Justice外,天一黑便秋風颯颯,風猛得叫人無法駐足欣賞掛在場館上的GIVENCHY閃亮大字。趕緊竄進場館內,漆黑一片,一條仿如滿佈星塵的光柱,從鏡子的折射中牽引嘉賓進場,同時呼應著是次2019春夏系列的主題“I Am Your Mirror”——Givenchy首次結合男女服的時裝展。

TEXT : NOEL / PHOTO : GIVENCHY、NOEL

迷倒雄與雌


概念帶點抽象,藝術總監Clare Waight Keller要創造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男女對照系列,踏在模糊性別界線之上。她的設計藍本,是一名生於1908年的瑞士女作家Annemarie Schwarzenbach,她同時是一位攝影師及旅遊家,從小便作中性或男生打扮。這個裝朿,在那個年代來說,確是前衞舉動,亦帶一種解放自由的況味。谷歌所示,Annemarie一頭爽直短髮,配上恤衫毛衣西裝褸,果然英姿颯颯,還有幾分Cate Blanchett的冷傲味道,難怪可同時迷倒雄與雌。有了這個上佳人辦,撩動了設計師的思緒,於是乎,兩性交融的服飾便穿梭於整個春夏騷內。


橫空而降一魚鰭


第一位上陣的模特兒Karolin Wolter可以說是一頭定音,完美示範「本小姐愛男仔頭亦好女性打扮」的率性,那一襲軟硬兼施的褶襇長裙,那一幅橫空而降的「魚鰭」,顛覆了我對柔弱褶襇的單一觀感。往後間或登場的曳地褶襇長裙與魚鰭,彩藍的芒果黃的奶白的碎花的,皆精采展現出設計師的遊刃有餘、品牌工作室的精巧手工。


接著上場的,是展現中性美的重要一環——一系列帥氣褲裝與粗腰帶。在高腰褲子又或軍褲上,一律左塞右攝大V外套、中空緊身上衣、軍衣、皮褸(!)……加條粗腰帶,瀟灑性感兼好玩,個人很喜歡這個「乜都塞一餐入褲襠」的造型。如影隨形的,是同根生的粗腰帶男孩們,配無袖恤、摺袖短恤、軍褸與皮衣,又或橄欖綠皮製乾濕褸,均帶出一點點safari時尚粗獷味。


萬花筒之戀


跌進滿佈鏡子的萬花筒,花卉幻化成漩渦式的碎花圖案,幾何排列,以刺繡又或印花之態,貫穿於曳地長裙及男裝的恤衫上,在黑暗中綻放品牌的優雅DNA。


點題的鏡子及bling-bling元素散落於整個系列內,女士搖曳生姿的閃石絮,遙遙呼應著門外引路的光柱;釘於晚裝裙的閃飾、塗上銀色光漆的蕾絲連身裙,對照著滿身精細金屬片的男士。當然,最搶眼的,還要數綴以閃石的大眼鏡和實際上手頗輕巧的華麗垂墜式巨型耳環。


這是一場自己跟自己對話的時裝展,在Givenchy的鏡內鏡外,多少個巴仙的男或女,悉隨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