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01 15:58:24

穿得像奇洛李維斯的男人

那天看《John Wick》(捍衛任務〉忽然醒覺,曾經,每個男孩像我,都很想成為奇洛李維斯。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讀書時剛巧在夏威夷,初出道的奇哥也在夏威夷,所以感覺他總是帶著一份莫名的親切,尤其對於我們華人學生。奇哥有夏威夷mix華人的血統,據他說孩提時代常居祖母家中,在中式家具和中菜中長大,我因此總一廂情願的認定這位荷李活新小生是半個自己人。本來演「喪戲」《Bill and Ted's Excellent Adventure》 的語無論次青年,然後又忽然變成《Point Break》中臥底滑浪警探,這位正氣上進的小鮮肉很快令大家刮目相看。記得同學們說得很到位:因販毒坐監的夏威夷父親,自他兩歲起便拋下一家不顅,而做得最對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給他起了一個夏威夷語的名字—Keanu,意指從海邊吹來的風。嘩,多浪漫啊。長大後再下一城,在《Speed》(生死時速),以寸頭加龜背背心配灰tee和軍佬褲顛倒眾生,我們都跟Sandra Bullock (她在訪問中坦承過)一樣,給他電得死去活來。

 





在那美好的香港九十年代,我們全不避嫌奮力跟風,絕不怕跟人撞衫,總之你我都全力練好二頭肌三頭肌,相信沾上三分奇哥的英氣,便能橫行天下了。最記得奇哥這《生死時速》的造型,除了素人變得可觀,也令港星「重生」。當年古天樂先生以一身奇哥造型拍無綫劇集《寵物情緣》,自己再外加一道太陽燈日曬膚色,成功從那位白淨唇紅的楊過完全蛻變成為今期流行的剛陽古佬了。這應該是香港娛樂圈史上首宗靠荷李活巨星風格而非醫學美容成功轉型的成功案例吧。至少我從未聽過香港有藉瑪利蓮夢露造型而成功的女星,可見奇哥風格的影響力是何其強大。



但在荷李活,靚仔明星多過交通燈,如果奇哥一味向前衝只不過是另一個高8cm的湯告魯斯。而他奇妙在多年來不斷地演完全不同類型的戲,雖然演技並非影帝級,卻偏偏能成為經典。我們永遠不會忘記在Gus Van Sant的《My Own Private Idaho》(不羈的天空)中,早逝的River Phoneix於柴火旁向奇哥表白的一幕,尤其River在戲內倚著騎電單車的奇哥,那黑色Biker皮褸配灰帽Hoodie的造型,直到今天依然是型男配搭的經典。我有一位女生朋友曾分析,奇哥有一雙俗稱Preppy Dog Eyes的大眼晴,那可愛小狗眼神帶一絲楚楚可憐,令人特別愛他。也許這也跟他的成長經歷有關吧。童年在加拿大生活,母親先後再婚了五次,可幸英國人母親自幼教會了他紳士之道,據聞與後父們也相處不錯,他中學未畢業便駕車到洛杉磯投靠其中一位後父開展演藝事業。顛簸的人生並沒有趕他到又酒又毒的窮巷,他反而用温情與愛心去面對人生。多年前他的女友車禍喪生,還懷著他未出生的孩子,全世界都替他傷心難過,到近年有人拍到他獨坐公園吃三文治,被大家冠名為「Sad  Keanu」成網上熱話,叫我們怎不對他額外多放幾分憐惜?甚至有人發起定每年6月1日為「Sad Keanu Day」,又製作「傷心奇洛」figure公仔。我看照片中他那「素人」的衣妝,跟其他星級名牌不同,滿有「世界予我不過是浮雲」的氣質之餘,更有一種其他男星沒有的down to earth性情。一個男人的經歷,原來比擁有奧斯卡小金人更具魅力。還懷著他未出生的孩子,全世界都替他傷心難過,到近年有人拍到他獨坐公園吃三文治,被大家冠名為「Sad  Keanu」成網上熱話,叫我們怎不對他額外多放幾分憐惜?甚至有人發起定每年6月1日為「Sad Keanu Day」,又製作「傷心奇洛」figure公仔。我看照片中他那「素人」的衣妝,跟其他星級名牌不同,滿有「世界予我不過是浮雲」的氣質之餘,更有一種其他男星沒有的down to earth性情。一個男人的經歷,原來比擁有奧斯卡小金人更具魅力。





影迷都知道,Keanu捐了許多錢給慈善團體,曾經有一個urban legend說他在《Matrix》三集電影中的大部份收入分了給特效和化妝工作人員;而肯定的是他曾自減酬金好讓片商請得起阿爾柏仙奴一起共演《Devil's Advocate》。奇哥跟其他荷李活一哥男星最大的分別,在於那種工作不為名利只為興趣的灑脫有型。假如你心水清算一算,奇哥也是有史以來演得最多「救世主」角色的男演員,也許大家都潛意識地放大了他的life-giving特質吧。(大概古天樂先生也承襲了奇哥的樂善好施,真是可喜可賀。)



當最近Keanu的《John Wick》系列電影再創經典,慶幸救世主仍在替我們這群追隨他風格的男人帶來新的啓示。過盡千帆但老馬仍有火的中佬,可以以一套三件頭的黑色西裝重出江湖。看過電影服指Tailor的訪問,才知這套MTM(Made to measure)的西裝行頭絕不可能是名牌出品,因為每項細節均要具備動作拍攝的功能。他還解答我這個電影迷的疑惑:為甚麼殺手老是穿黑色?因為他要做一個「影子」。





世界上有很多有型的男人值得學習,但願當你我成熟得像電影中的奇洛李維斯一樣之時,都能如他一般乾凈俐落,行事不奢言,獨行卻不孤獨,有情人帶無情槍,例不虛發。

2019-01-25 16:45:05
巴黎2019秋冬男裝周  | 精選大騷 PART1

短短六天的巴黎2019秋冬男裝周日前已經結束,這幾天的巴黎沒有下雪,偶然下著大雨,據說今年的天氣比去年寒冷,還遇上黃背心抗議示威行動,當天的幾場騷不是時間改前就是改期,明明本應熱鬧的城市變得有點冷清。對於初來報到的我還是有點說不出口的興奮,畢竟今年男裝周多了很多焦點,像CELINEJonathan Anderson主理的兩個品牌都在這裡舉行首個男裝騷……又聽說今年男裝周行程很緊密,這樣久違了的盛況不是很值得歡喜嗎?

DIOR MEN 濃厚藝術感

Kim Jones加入Dior Men的第三個系列(包括早前在東京舉行的早秋系列)沒有頭兩次的濃厚街頭風,反而更有高級時裝的質感今次伸展台化成傳送帶,一個個Dior Men如流水般自動向前,特別有趣好看。Kim Jones更今次更加與當代藝術家Raymond Pettibon合作,將他的畫作轉化為印花、針織、緹花織及手工刺繡,看似《蒙羅麗莎》的圖案令人印象深刻。另一方面,Kim Jones再次以Dior先生的昔日素材來化成新作,像1947年首個系列出現的女裝豹紋設計,在今次FW19亦可以見到其動物紋路。當然亦不得不提由Yoon Ahn設計的首飾則以紀念品及吊飾等當作護身符及吊飾手鏈,CD標誌變成扣針的扣位,含蓄點出龐克文化以及Raymond Pettibon的當代藝術。

VALENTINO 耳目一新

 

Valentino這場騷,是幾乎所有香港行家都讚口不絕的一場騷。Pierpaolo Piccioli自從與搭檔Maria Grazia Chiuri分開合作之後,Valentino的設計多是大玩流行元素,即是熱賣款,但又未至於令人感到驚天動地。不這今次與UNDERCOVER合作之後,所有的氣勢都一次過回來了,兩個品牌用美國作家、詩人Edgar Allan Poe作為主要人物,以刺繡,提花和印花等技術融入一系列大褸、西裝款、恤衫、毛衣,賣相出奇地。加上又用了《發條橙》的電影元素,鮮豔的連帽長袍、流蘇披肩、手術雨靴、針織手套異常搶眼,就連UNDERCOVER常用的大U亦變成大V,太空船、飛碟以及貝多芬的人臉像作為印花被大量運用在衣服上,每一件都值得入手!

LOEWE  品味的延伸

很多人說Phoebe Philo離開Céline之後,反而轉營到Loewe身上,但又老實說,Jonathan Anderson本身的功力已經深得一眾時裝迷多年來的歡心,如我。Loewe創意總監 Jonathan Anderson 在巴黎舉行首個男裝大騷,自然備受期待。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樓舉行,擺置了德國藝術家 Franz Erhard Walther 的帆布雕塑作品《Gelbe Modellierung 》,以他的行為藝術做概念,組成鮮黃色墻身,並劃分格,形成一個時裝與藝術對話的時。Joanthan主打的中長外套成為主打,除了名人肖像印花之外,撞色拼接設計以及不同款或的混合搭配,是今年秋冬的一個重要fashion ternd,而寬鬆而碩大的靴子連接到腰帶造型,同樣搶眼。

JIL SANDER 簡約時尚

設計師 Lucie Luke MeierFW19男裝從簡約風格加入新元素,明朗的線條和柔和顏色配合得天衣無縫,多套服裝運用左右不一的顏色或圖案設計,從奶油色到黑色,由灰色、藍色、酒紅色以及淺褐色,色彩配搭十分準確;而手工縫製的帆布結構應用在大衣、外套和襯衫中; 超輕夾棉絲綢和針織材質加印花成為亮點;光滑小牛皮襯衫和褲裝配搭日式羊毛粗呢,半邊大褸跌膊穿法亦顯得年輕而有活力。

CELINE 忠於自我

Hedi Slimane去年的首個CELINE女裝系列評價兩極,但無疑忠於自我風格本應便是個人的穿衣應度。Hedi首個男裝騷一如所料充滿搖滾風,靈感來自英國年輕人,加拿大音樂組合Crack Cloud特地創作的歌曲《Philosopher's Calling》作為背景樂,都是Hedi一向將音樂與時裝融合的風格。開場的黑色雙排釦西裝、白色襯衫、黑色幼身領帶,還有搖滾味濃的皮褸、千島格狀大褸同樣經典。值得一提的是,Hedi除了設計一系列窄身褲之外,他部分設計的外套和褲子版型相對寬鬆,可以適合不同男士穿著及配搭,並不是一味遵循舊有設計。

TEXT SIMON AU | PHOTO INTERN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