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21 16:01:03

老是常在GYM出現的男人

我很喜歡到健身室運動。雖然身材至今跟理想仍有一定距離,但因為去「做Gym」是一項可以完全屬於個人的私人時間,讓我能思考一些工作上或無聊的事情:例如,老是常在gym出現的男人是甚麼一回事?又或者他們的健身室風格是甚麼一回事?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曾經在遠古之前,有一個形容常在Gym出現常客的詞彙叫「Gym Rat」。那是一很糟糕的字,為甚麼一堆男人在運動就是邋遢的動物?澎湃的男性荷爾蒙可以有,但可以帥氣一點嗎?況且坦白說,在健身室努力的人大多是為了雕琢出一副好皮相來,除了露肉外你應該總可以擠出一點穿戴的時尚來吧。

在九十年代尊特拉華特先生的《週末狂熱》續集《Staying Alive》,他頭戴Headbanner和緊身Latax衣的造型率先替Gym男時尚戰場開了第一槍。那時候似足健康舞裝呢,一般東方男士生怕人家會誤會他選健美小姐,所以流行度不大。







幸好有同志們加入健身室大軍,我們的Gym Wear開始有了花花碌碌的Abercombie & Fitch: 大大英文字Logo、鮮艷的顏色、緊身——非常非常的緊身。那時候的世界比較簡單,A&F像男士評分制度一樣,你一穿馬上為掃瞄器照射出你的肌肉度、品味和流行度。當然,大家都在買一個夢,看我穿起A&F Tee舉8磅小啞鈴會馬上變身A&F模特小鮮肉……至少沾上幾分氣質都好吖……當然,時間來到2019年,若你仍然在Gym內流連忘返,兼身穿一件A&F的露肩Tee,那只會暴露你身處的年齡層,我有一位健身朋友很Mean,說這是一種很「流行經典五十年」的Sadness;看到少不免投下一些曾經盛夏光年的唏噓。Vintage在健身室是行不通的,親。





當然,健身室有更多行不通又想不通的時尚令人大開眼界,例如那些穿「非運動鞋」來運動的男人。還記得從前在某健身室有穿運動鞋的規矩,他們有一個很專業的理由,就是怕啞鈴會跌在腳上受傷之類的。而從前最膽大的違規者都只是穿人字拖而已——雖然我覺得穿拖鞋做weight training是一件很性感的事。但今天你會見到有人穿Crocs來做運動,我是有點不能接受的。但有時見到年輕人穿白襪加Nike拖鞋來運動,我又覺得on-trend。有朋友戲說是因為年輕大哂的鮮肉美學效應,但前提必須是白色或黑色襪子,有Streer-wear影子,否則鄉下味濃,變成街坊小毒男。曾經見過最奇怪的,是有男士穿上全身健身室提供的運動服和短褲,但腳踏一對黑色皮鞋。OMG!那雙甚至不是Wing Tip或Baroque,它只是一雙在街坊老鞋店常見的黑色人造皮Slip-on。這種星際奇遇令人十分懊惱,並讓我似福爾摩斯上身不斷推敲究竟這位仁兄為甚麼要這麼穿?明顯他是突然決定來,又或者萬事俱備卻忘了帶運動鞋。但最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你是有多渴望在gym做運動以至穿上殘缺不全的造型也甘心情願出現?另外我見過(暫時)最匪夷所思的,是穿著厚重爬山鞋來運動。









別以為時尚門只在同志Gym民出現,現在男士也跟女士一樣追捧名牌。緊身衣要穿Under Armour的才夠Man夠Pro,好像老遠見到你有UC Logo你的肌肉必定有線條一般。再洋氣一點的,就會來一套LuLulemon,除了價位奇高外,穿者彷彿會鍍上層叫ABC的金漆。尤其當Gym成為你9:00pm後的社交陣地,未見輸人但先不輸陣,是必須的。





但最最令人感到不安的Trend,是見到那些非常貼肉的One Piece Legging,而且沒加穿短褲,更沒打底。若隱若現的雄風我絕不能理解。如果是青春少艾還好,最怕是有穿那緊身Top,但中年肚腩大如六個月身孕的,我實在看不出「緊身」的作用在那裡。而且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是「公園客」,到那部機這部機坐坐玩手機又是一天,又何苦呢。■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19 18:18:26
LOUIS VUITTON VIRGIL 仙蹤

 眨下眼,原來這欄目是上一個豬年開始,寫了十二年,男裝天橋已是另一個世界。以往,很難想像頂級品牌會由一位沒有經過正統時裝訓練,只有hip-hop及街頭背景的設計師領導。但,世界變了,今時今日,只要夠紅,得到網絡世代追捧,誰都有機會,正如今次的主角,去年上任Louis Vuitton男裝藝術總監的Virgil Abloh。

Text : 冰汪


Virgil在美國出生,父母是加納移民,一如其他追逐美國夢的移民,他的父母同樣望子成龍,因此Virgil乖乖在大學主修土木工程,畢業後再完成建築碩士課程。偏偏,性格總是決定命運,得到專業資格,前途一片光明,奈何他心繫街頭,醉心DJ與滑板等街頭文化,並開始他的時裝部落。輾轉之間,有人把他推薦給hip-hop天王Kanye West,二人一拍即合,Virgil順利加入天王團隊,很快便成為團隊創作總監。

累積了名氣,在2012年,Virgil創立了個人品牌Pyrex Vision,有Kanye West及A$AP Rocky等潮流巨星力捧,爆紅易如反掌。Virgil乘勝追擊,翌年正式成立更具規模更有視野的Off-White。短短五年,憑著混合街頭與工業的風格,Off-White氣勢一時無兩,品牌身價直逼街頭霸王Supreme。終於,在Kim Jones離開LV之時,品牌石破天驚地邀請Virgil Abloh,消息震撼界線逐漸模糊的高級時裝與街頭時裝界。



視Raf Simons為偶像的Virgil,設計哲學亦帶點Raf的實驗風格,不按高級時裝章法出招。去年六月首場時裝騷,他在巴黎第一區的Palais Royale公園內,藍天白雲下,鋪設了一條彩虹天橋發表LV男裝系列。

系列以《We Are The World》為題,重燃八十年代Michael Jackson 、Lionel Richie的黑人火炬,聰明地套用互聯網的世界觀,以時裝呈現四海之內皆兄弟。率先出場的十七套衫,黑人男模清一色全白,這畫面,令我想起九十年代紅爆的黑人靚聲王組合Boyz II Men。白衣之後,紅橙黃綠青藍紫及各式圖案排隊出場。衣服輪廓方面,Virgil算是攻守兼備,既有四四正正的西裝大褸,同場不停穿插他的招牌工業系設計,在衣服及長褲僭建了不同形狀的口袋,甚至製作了幾件多袋式腰帶與疑似槍袋的配件小物。他在完騷後盡訴心中情,從白到七彩的色調,源自白光經過稜鏡折射出彩虹的光學現象,個人認為他在隱喻人類膚色同根生的概念。系列中,他又借用《綠野仙蹤》的故事,創作了幾幅主題圖案,似乎是以文學自喻,他就似故事中來自另一個世界的Dorothy,在上天安排下闖入奧茲國,協助幾位同伴追尋夢想。不同的是,他闖進的是LV。







LV的世界,是accessory的世界,他身懷發光發熱的本錢。彩虹天橋上,他設計了數之不盡的袋款及小物,最吸睛是那個PVC幻彩旅行袋,完全不是過去百多年的貴族款式,卻是今時今日千禧世代直豎拇指的LV。生意頭腦爆燈的Virgil,當然明白客人的需要,所以他亦以最傳統的monogram設計產品,僅僅改變一下形狀,或者變成monotone,再加入工業風的鐵鏈style裝飾,這正是他在show note所說的3% twist,就可以將經典改頭換面,得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