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17 12:55:42

DON’T BLOCK THE COLOUR

沒有六十年代紅透一時的荷蘭藝術畫家Piet Mondrian,世上可能沒有Colour Blocking這回事。當年Mondrian的作品利用垂直和水平線,交錯而成各種長方形和正方形,同時在方塊中填上鮮艷的色彩,從他設計的七彩連身裙起,時裝,從此愈來愈sharp,也愈來愈多碰撞,不講運氣,只求撞彩。靠著色彩的碰撞而製造亮眼的視覺效果,在炎夏固然是打出最穩陣的安全牌,不過設計師又豈會甘心於此,這季的用色更為大膽,亦配上不同的搶眼圖紋,沒有包袱的設計,才是Colour Blocking的真正意義。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7 18:56:46
【MET Gala 2019】甚麼是「Camp」?難以駕馭的男裝迷思

今年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以「Camp: Notes on Fashion」為主題,考起一眾明星,甚至連時尚歌后Celine Dion也在訪問中坦言:「我根本不知道甚麼是Camp,當初還以為是露營風呢!」究竟所謂「Camp」的定義何為,紅地氈上又有哪些明星最貼題/最跑題?誰又知道,原來「Camp」曾經與貴族男性風格息息相關?首先我們必須上一堂「酷兒文化(Queer Culture)課」,才能確實了解。

Text Simon Au
Photo Internet


文學評論家Susan Sontag,「Notes on ‘Camp’」作者。

「Camp」不等於同志!
「Camp」一詞在文化研究層面被廣泛討論,全因著名文化評論人及作家Susan Sontag在《Parisian Review》中刊登的論文「Notes on ‘Camp’」。而曾幾何時在香港(大概是八、九十年代),「Camp」是帶有貶義的形容詞,用以描述較為女性化的男生(「Camp Camp哋」、「好Camp」),只是他們將這詞的廣大含義抽取了其中一部分並加以醜化而已。


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


著名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

Sontag在論文中開宗明義,指「Camp」是一種「感覺」(sensibility),一種難以筆墨形容卻一看便懂的感覺。總括而言,「Camp」是「對非自然、誇張人造物的熱情,且艱澀難懂——帶有某種個別的象徵,甚至身分。」在MET的宣傳短片中,「Camp」的始祖是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他鍾情華麗的長袍、紅色高跟鞋及緊身白褲襪,極盡奢靡浮誇之能事。而後於維多利亞時期(Victorian Era)的英國,著名易服癖者Federick Park被拘捕,並以「Camp」來形容他的易服行為,這才將有關性別模糊的元素加諸其中;十九世紀末,著名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的唯美主義小說作品亦被視為「Camp」的象徵,而同時他亦是當時著名的同志文人。當然,香港流行文化中,至「Camp」的時裝icon,當然非羅文、梅豔芳和張國榮莫屬,妖豔與華麗俱備,前後二十年都未必能找到這樣的人物。時至近代,「Camp」的文化含義包羅萬有,但千萬個意思卻有一個共通點——「Camp」的美學理應挑戰既有文化定義,不受限制,同時在所謂「好」與「壞」的品味中尋找別樹一格的自我和熱情。


羅文、梅豔芳、張國榮,香港流行文化的「Camp界」代表。

要貼題,最緊要好玩
因此,在今年MET Gala的紅地氈中,看起來時尚型格並非首要條件,好玩、夠浮誇、夠底線才是正經事!看到這裡,大概大部分的男讀者都「Camp」風格敬謝不敏。但正如李安導演所言「每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其實每個男人心中都會有想過「Camp吓」的時候,也不妨在你略顯古板沉悶的日常穿搭中,稍微參考一下MET Gala紅地氈的男明星,在服裝細節和選料中偷偷加入「Camp味濃」的元素。

近年最「Camp」的品牌當然非Gucci莫屬,今年MET Gala的聯合主席Harry Styles與品牌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一同現身,示範如何在服裝選材上取得「Camp」的精髓。前者一身黑色薄紗連身服裝透視出紋身,型格之餘更帶出以往Harry Styles並不常見的妖嬈;後者一身紅色亮面褲裝配荷葉滾邊和公主袖,極盡華麗優雅。

同樣身穿Gucci晚裝的Jared Leto則以大紅色絲質應對MET Gala主題,並在晚裝上綴以閃爍晶石,手上以自己樣貌的人頭作為配飾,詭祕、浮誇同時帶點古典味,也是另外一種「Camp」的路線。

著名同志演員Billy Porter上回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紅地氈上以西裝傘裙贏盡口碑,今回在MET Gala他身穿美國品牌The Blonds的訂造晚裝,以埃及艷后造型被六個猛男抬轎現身紅地氈——世俗時裝圈子所謂好看與否已不重要,最重要是他的隆重登場。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男星Ezra Miller可謂近年的「King of Camp」,經典兔女郎造型和透視裙裝讓他成為時尚界炙手可熱的icon之一。今年MET Gala他以Burberry跩地裙擺西裝配復古「奧米加」髮型及「七眼」妝容示人,妖異得讓人心驚膽顫。

帥氣男星Cole Sprouse一身Ferragamo粉色釘花西裝配復古曲髮造型,相比其他男星雖較為保守安全,卻也符合他年輕活力的個性和形象,不失為一幕陽光的風景。

著名時裝記者Hamish Bowles身穿訂製彩繪斗篷現身,綴以充滿動感的羽毛縫邊,輕鬆拿捏「more is more」的浮誇時尚風格,絕不會跟其他男明星比下去,果然薑越老越辣。

美國《Ugly Betty》演員Michael Urie以一身雌雄同體的上面有造型現身MET Gala紅地氈,粉紅色紗裙配閃爍條子西裝,可有讓你想起當年張國榮《鴛鴦舞王》的精彩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