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9 VOL: 203
2019-07-04 14:29:38

做一個後616男人

616之後,我跟大多數香港人一樣,都在思考一件事,在這天之後,在這個城市,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男人。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做一個會道歉的男人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大姑媽Elton John說的。這陣子,很想向我的一位表嫂說對不起。在外國唸書的時候,曾寄居在表哥表嫂家。雖然不是跟表嫂超熟,仍感激她的照顧。尤其在我還未有車牌時會開車送我到商場透透氣,那是跟時尚世界唯一的窗口,逛Gap逛Polo Ralph Lauren,時裝啟蒙應該就是那個時侯開始的吧。為此我心存感謝,我回港時候剛好正值回歸,表嫂問我:「九七之後,(英國人的)規矩消失了,會亂吧,你怕不怕?」坦白說,對她的話我心內是有點不滿。因為我覺得,那不是不相信新阿媽新老細,而是相信我們香港人,至少,起碼,不會跪到或獻媚,蠢到去破壞自己的規矩,或笨到去拆自己的牆吧。結果今天活著有幸見到拆牆或撼頭埋牆的,永遠都是香港人啊。大家都是在這個地方生活長大,那會有人自己毀掉自己?

結果,我錯了。表嫂,對不起,你是對的,家暴中打得最用力的往往是家人。原來毀掉之前有效規矩的,也是自己人。表嫂在前年因癌病往生了。最後沒機會跟你分享這份歉意,對不起。到了今天,我學懂了說一句Sorry真的對事情有幫助,至少令人血壓上升的機會減少,也算在錯誤中減少更多傷亡吧。


做一個唔好賴件衫的男人

我和朋友都為了遊行去買新的黑衣服。我家滿屋都是黑色衣物,但不想太flashy,況且又不是拍街拍。而且為了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應該要有一份儀式感。在這個城市,吃喝玩樂打機等放假的大多數人,為了去一個京都短trip會買新衫,去見同學聚舊或KOL上身都會置一件新裝。為表隆重其事,縱然沒有gear沒有pad沒面罩,為跟二百幾萬人一齊自由hello一下,買一件新黑衫以示尊重,我會當作是個人一場良心見證禮成的畢業袍。

當然我也立志以後做人不要「賴件衫」。例如那位高薪的局長說「制服設計上沒空位」,將大家都知道你如何自轉都不能自圓其說的別有用心,硬賴在服裝設計上。煩請看看現在流行於各大時裝品牌店內那大大隻字大大隻logo的服飾,有甚麼地方設計師是不可以放上任何標題字母數字的?我真的替那位設計師不值­,明明英姿煥發的設計忽然「被冇空位」。其實退一步想,不如索性叫時尚單位或設計界來個公開制服設計比賽,既透視你的初心又促進設計之都的形象,多好。做人同著衫一樣,無端端解開幾顆鈕扣拉低條邊或放少幾樣細節,大家都會看得出,就算不認,也不好意思「賴」designer,對吧。


不想做一個像周芷若的男人

看見暴力的場面,叫我更加相信,我們身邊有很多《倚天屠龍記》的周芷若。但其實,你也可以不當周芷若。


我明白,假如你有個慈母師父叫滅絕師太,死都說對方是魔教,要你肩負責任硬塞你鐵指環。但其實,你之後可以偷偷地鬆開指環吧。我明白,師父慈母對你有養育之恩,但當她一直仇視男人,你總有在心裡懷疑過吧。何況見師父死都要撞牆拒被救,難道你就願意三番四次跟他跳入火海?記得當日在師姐妹間生存時都懂得做戲低調,現在交一下戲,應該難不到你。我又明白,你手上有九陰真經,又練成了九陰白骨爪,有點忘形是可以理解。見旁邊武當一句「武你老當呀」,再見少林唸經煩人一句「叫你佛祖來見我啦」就當正自己是練功走火入魔,練好武藝前請先調整好身心吧。

我真的明白,明明從前跟無忌哥哥好好,無端給富二代小三趙敏搶去,梗係眼火爆啦,但記得嗎?當日就是因為你無私的餵飯照顧,加上你自帶英氣我們才喜歡你,所以芷若,可以找回最true、最pure的你嗎?那件掌門袍穿上後,的確好型好像很有魔力,但其實,衣服下的你,是可以Say Yes或No的。■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3 14:41:26
羨慕令和東京的男人

從平成一路走向令和的我們,也終於到了由歲月做見證的東京人生新一頁。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我們年輕的時候,每次看到日本年號跟某一樣職業連結在一起的時候,像甚麼「平成歌姬」都會覺得是很武俠小說很浪漫。那時候只會想到天下太平,哪會想到短短幾廿年會親眼見證歷史轉變或者人競折腰,例如有新一代人是沒用過CD、或未看過鄭少秋、趙雅芝、汪明荃版《倚天屠龍記》。我不敢說他們日後不會得到更偉大的成就,但肯定不會像我們這班老海鮮們擁有過掩咀偷笑的。

尤其是我最近踏入剛好進入新令和年度的東京,這種把世事開始有一點點看透的感覺更加強烈。

如果你是昭和平成年代早就在銀座涉谷留下腳毛的熟客,你也許都跟我一樣很羨慕他們名店的sales。尢其是那家Yohji Yamamoto的男店長,會是你曾經仰慕的「素人」時尚偶像嗎?傳說經大師嚴格把關的「格式化」長蓄鬚、高大身形、穿起店舖內的系列時,每位都是像唱〈石頭記〉的黃耀明。













上星期在GINZASIX內的Ground Y也遇見過新生代的sales,明顯的青澀,還未懂以9秒9的反應,將合適混搭的單品以車輪戰式向你推薦。直到我們再去阪急Men's的Yohji,那褢的Yohji sales才重拾「正印」主線的風華絕代。當然大場的段數不同,他們比較「cool」、「晚娘/後底乸臉」,反而慶幸有一種幸好招牌還在的小性格。小時候會想像來東京生活,當一位有型的Yohji sales,放工在中目黑喝很多杯咖啡、在新宿某丁目掉下很多眼淚。有一晚我們在擠擁的JR列車上看見一位有型鬍鬚男子,我就跟旅伴打賭他會否是Y系男子,結果看到他轉身後的Yohji背色和掛飾,就猜他是剛在新宿下班的Y系男。我馬上明白,就算未來再改甚麼年號字頭,只要有Yohji sales,甚麼都不會變,超越潮流的型格永遠都在,阿門。

還有一種東京男士,叫人羨慕。從前做小朋友經驗淺,從來買乜買物都必須是新的,是東京暴買的主旋律。直到踏入令和年代,我體內欣賞中古時尚的DNA才開始覺醒起來。如果你今天有得選上涉谷朝拜Supreme抑或到吉祥寺Ragtag狩獵Garçons,你會挑選後者的話,就說明你已經有走過昭和平成令和風光的氣質。話說那天平日周四,我們隨便進入在銀座的RT;在平常很少潮客會趨之若鶩的一層「OLD GENTLEMEN」,我們就發現擺得像古董店的中古紳士服,由一整套Broni、Ermenegildo Zegna到Hermès都有。還有每次都叫我看得目瞪口呆的一面牆櫃的中古皮鞋,而且絕大部份都是Church's的中古皮鞋。如果熟悉東京熟男風的朋友都知道,146多年的Church's鞋是他們gentlemen wear的瑰寶,長年有《Men's Club》、《UOMO》、《Brutus》等雜誌供奉;曾經何時,我們伯爺會教育我們入學進入職場,會去英皇道老鞋店買來佬Church's鞋,是有點像男人要擁有一枚陀飛輪般的成人式。日本人很愛Church's 吧?所以當天Checkers或苦柿隊之類穿Penny Loafer白襪造型,我到今天如果有能力都想Re-create一次。話說在那個下午,剛好有一位叔叔,頭戴畫家帽穿上輕便西服,施施然在我們身旁翻翻架上單品在尋寶。那種悠然自得,那種我早超越了新與舊、我早練成了欣賞中古器物的故事氣質,就有一點令狐冲隨便拿一條柳枝就跟你寶劍切磋的味道。我好羨慕他,如果有一天到了這個年紀,能有他這份由昭和走到令和的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