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13 15:12:49

Saint Laurent 搖滾二代Upcycling

要介紹今年秋冬的聖羅蘭,可以有幾個切入點。最貼題是Anthony Vaccarello星光熠熠活化八十年代rockstar,最有睇頭是完騷前全場漆黑玩螢光catwalk,最具娛樂性是Oasis主音Liam Gallagher 公子Lennon(左面穿黑西裝那位粗眉男模)再次為聖羅蘭行騷,以及Keanu Reeves同《Stranger Things》阿Mike分別成為秋冬廣告主角。不過,最直接的切入點,今季是比利時創意總監加盟以來,最靚的一季。

 Text : 冰汪

自從三年前加入聖羅蘭,Anthony Vaccarello的女裝一直有聲有色,只是男裝稍稍有點落後,彷彿仍未發力,還在摸索。直至去年六月,終於遠赴紐約舉行首場男裝騷,發布今年的春夏系列。來到秋冬,返回巴黎主場舉行這場男女同騷,依然陰盛陽衰,總共一百零三套衫,男裝只佔二十一。但,量與質,質永遠比量重要。這廿一套男裝,夠rock,亦夠貴氣,大概是street fashion泛濫地當道,物極必反,看到真正用心做luxury的設計師與衣服,總會額外加分。

以衣服類型及剪裁來歸納,秋冬系列抽取了六十年代的mod、七十年代的glam、八十年代的new wave,再加以華麗化,變成2019年名副其實高級的時裝。看看rock二代Lennon Gallagher一身造型,那件黑色西裝,衫身以大量draping製成,就連恤衫布料都是metallic混紡,這種創新與矜貴,為男裝tailoring帶來久違了的升級刺激,達至一點upcycling的感覺。然而,這場男女同騷,女裝打頭陣那幾個大膊大褸look,好似Mark哥咁有型,剪裁功架比男裝有過之而無不及,假如各位有興趣,反正是oversized,不妨
試試。

系列中,slim cut是剪裁骨幹,千變萬化的條紋主導,由西裝到西褲,皮草頸巾到皮鞋,各自配上不同形態的條子,縱橫交錯,視覺上很豐富。假如喜歡條子,這個聖羅蘭系列是超級盛宴,明間暗間,皮革皮草,橫紋直紋斜紋,大家想像到的,都應該可以找到。我最欣賞一件黑白皮革blouson,黑白色皮革構成寬闊直間,反領設計亦比品牌最熱賣的teddy jacket不同凡響。另一件紅色皮褸同樣有型,bomber jacket配西裝尖領,隱約有點Michael Jackson,是好是壞,視乎閣下對他的印象吧。

回到時裝騷,在finale部分,Anthony Vaccarello把現場射燈全關,漆黑之中,亮起紫光燈,將八十年代discotheque移師天橋進行。在紫光燈下,白色變作螢光,螢光的光上加光,雖然衣服不會看得清楚,天橋效果一百分,值得大讚。整場騷,整個系列,設計水平與處理都是Anthony Vaccarello的YSL代表作,唯一要挑剔,都係女裝靚啲囉。■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13 15:07:20
背後有慈母的男人

香港衝突,看到很多慈母畫面,令人思考良多。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有妙論常說有外國勢力,我反而看到各種年輕、中年、老人背後的勢力,應該是來自慈母,叫「慈母勢力」倒是十分恰當。

第一次衝突出來向警方喊收手,大叫︰「夠喇!唔好再打!」是來自一位平凡的師奶母親。很多人包括我,到今天都不會忘記她那平凡的粟米頭曲髮和平常的街坊裝,當時的她義無反顧就衝上前了。她完全是我們家中煮飯煲湯等我們回家吃飯的街坊媽媽。我有朋友說,自從看到了她這一幕,他從此都不會再嘲笑、再看不起電師奶頭、穿師奶街坊裝的媽媽。

另一位令我看到心酸一幕的媽媽,就是在衝擊立法會之際,在門外苦口婆心勸退年輕人的毛孟靜議員毛姨姨,她哭著地勸年輕人要想清楚衝進去的牢獄刑責。我了解毛姨姨也許在今天的年輕人心中,可能是代表和理非非,沒有很大的力量,像是舊家電般的存在。但看到她臉貼向親近如同自己孩子的真情,簡直就像我們從前看粵語長片中「白燕」余麗珍臉貼馮寶寶要保護她一樣。我明白這都是一種超越政治的母親本能。許多許多年前,曾在灣仔成衣出口店中偶然碰上毛姨姨帶著兩位小兒子逛街。兩位公子年紀尚小,活潑好動呱呱吵開心停不了。她就在一堆衣服上尋寶,一邊耐心用標準英倫腔英語應付兩位百壓星,就是你跟我每天都會遇上的平凡媽媽。我感激那時的香港,你在「七記」店外會遇到有British accents的媽媽。那時候她的神情跟我在當天看電視新聞上的一模一樣,也許很多年之後,那位準備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身存何地,想過曾經有一位別人的母親,曾經這樣勸過自己;就算時機不對、作用不大,但這「著多件衫、飲番碗湯」的一片善意溫柔,都會為此感激,都會想在這個城市承傳下去吧。

還有一種慈母,拼命想穿起一種衣服,又有另一種想換下衣服。看過李鵬的訪問,他老人家心水清,眼底下見到林鄭特首有一段時間開始由穿西式套裝轉為多穿旗袍……野心由1.0逐漸升級為2.0的司馬昭style早已成型。令我更要好好思考,女士們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穿衣風格。原來旗袍在今天已默認成為強化愛國裝甲,這跟法國路易十六大玩假髮化妝,令群臣死跟的歷史步伐一致。我倒是好奇,家中的親人,忽然有一天見證一向西化的媽媽轉了風格,會曾經拋出一個疑惑的眼神麼?我又想起另一個急於穿衣的故事。想當年1915年,袁世凱復辟稱帝,那件京城瑞蚨祥刺繡的龍袍,做了一次嫌袍上金龍欠氣勢,再做一件但登基時又生怕鋒頭太勁不敢穿,最終都沒有穿得上弘揚天下。後世有很多花邊說法,如袁世凱兒子大做假新聞紙、假民意谷他老爸上橋、又有鏽金龍師傅為報仇故意將金線浸特製藥水過久,令日後五爪金龍線斷散開云云。我唔係好識政治㗎,但會知道一個人愈恨著一件衫,無論是龍袍抑或是限量版,個天通常都不會輕易給你。

有人恨穿某些衫,又有人瀟灑脫下。看到有報道說在某區連儂牆的年輕人分享,有一位穿日常便服的媽媽帶了6歲小孩來參觀支持,並說她是一位警察。我很敬佩這一位媽媽,雖然沒看過照片,但會感受到她是一位非常懂得穿衣服的女性。穿衣服也是穿上一層身份和心境,可以穿得有氣勢和野心,也可以披上一件素人的理解及溫柔。重點不在於死命full gear保存威望,而在於我可以隨時瀟灑地做回一位母親的原相。很慶幸香港總有男孩男人,背後有這樣的慈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