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03 18:00:46

羽絨

設計最難的不在於創造新的事物,而是如何改造原有的事物,並注入新意。特別是羽絨服,回望十多年前,時尚界從來不把羽絨當作一回事,因為這種強調禦寒的衣物,臃腫且毫無剪裁和美感可言,寧願捱凍,基本上對它可免則免。

TEXT Calvin Wong
PHOTO Bowy Chan, 網絡圖片

Maison Martin Margiela於1999年推出的Duvet Coat可算是經典,純白潔淨的羽絨大衣長及小腿,平鋪後像一張被子,後來與H&M的聯乘系列亦特意來一次復刻,20年後的今天依然感覺前衛。Junya Watanabe的2009秋冬系列同樣讓人印象深刻,當年整個系列以羽絨作為主物料,設計師巧妙利用羽絨的蓬鬆效果,設計出猶如愛德華時代的華麗晚裝,完全顛覆了羽絨的既定款式。當然,那純粹是概念性設計,Watanabe也絕非從實用角度出發。


Duvet Coat from Maison Margiela


Junya Watanabe FW2009

真正令羽絨在時尚界普及化的,必定是Moncler。2003年,意大利企業家Remo Ruffini收購了這個瀕臨破產的法國羽絨品牌,並決定轉型為奢侈品牌。當年曾找來Comme des Garçons和Junya Watanabe合作,2006年則開設女裝系列Moncler Gamme Rouge,請來Alessandra Facchinetti擔任創意總監,後來交由Giambattista Valli接手。2009年更找來Thom Browne推出Moncler Gamme Blue男裝系列,令Moncler在時尚界成功穩佔一席。雖然兩大支線於2017年結束,但隔年隨即宣佈大型企劃Moncler Genius正式誕生。每季與多個炙手可熱的品牌合作,由藤原浩主理的Fragment Design便是其一,今季一件紅色外套利用掩眼法,外型看似普通格紋恤衫,實質卻是羽絨外套。


MONCLER 7 FRAGMENT HIROSHI FUJIWARA $10,600

緊隨Moncler的羽絨熱潮,同樣是傳統戶外品牌的Canada Goose和The North Face近年亦強勢回歸。Canada Goose從不違背品牌名字,由始至終都堅持加拿大製造,無論是布料、做工和技術都受到嚴格控制,價錢亦較為高昂。相比Moncler,Canada Goose對穿著體驗的考慮更加周到,例如內附雙肩帶方便背上外套、特別的縫線防止羽絨移位、衣帽上的反光細節提高夜間的可見度等等。品牌之所以名聲大噪,除了因為考察隊提供禦寒工作服之外,部份更來自於明星效應,而近年與Juun.J或Vetements合作,亦令品牌走出禦寒服飾的領域。美國戶外品牌The North Face不用多作介紹,品牌於2015年開設的支線Urban Exploration更值得留意,開宗明義以城市探索為概念,於機能性外加入更適合日常穿著的剪裁和細節。今季推出的Kazuki系列,包括可雙面穿著的羽絨外套,以經典的黃色Nuptse Jacket為基礎,在下身加入防風尼龍布料,增加層次感,反轉穿則變成簡約易搭的黑色羽絨。


CANADA GOOSE $6,400


THE NORTH FACE $5,990

一件優質的羽絨動輒數千甚至過萬元,在眾多品牌中,Uniqlo絕對最物超所值。今年的Hybrid羽絨系列一千有找,但絕不馬虎。設計以貼合人體的剪裁提升舒適度,更特意在易出汗的位置採用合成物料,保暖位置則採用羽絨。對於冬天越來越短的香港來說,Uniqlo無疑是最值得入手的。若較注重款式,Kent & Curwen的條紋羽絨既時尚又百搭,充滿英倫校園氣息,更重要的是款式永不過時。Alexander Wang今季的黑色羽絨看似普通,但在輪廓上下功夫。短身且加闊的剪裁,顯得更為型格。1997年,Prada首次將科技物料帶入運動服飾中,推出Linea Rossa系列。去年品牌宣佈該象徵性系列重新回歸,帶來一系列螢光色調的羽絨和機能性外套。Linea Rossa系列採用高科技材質,包括具有高導電能力的納米技術織物,可調節體溫,再加上石墨烯和再生聚酯合成的襯墊、Gore-Tex Pro防水微纖維,以及耐磨的超輕尼龍3L,可謂今季最為矚目的羽絨款式。


UNIQLO $799


KENT & CURWEN $10,900


ALEXANDER WANG $2,999(from I.T)


PRADA Linea Rossa puffer jacket $24,950 (left) $20,400 (right)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03 17:48:54
與PONDER.ER設計師談男子氣概

「我們對Masculinity(男子氣概)這個字有點抗拒」,Alex Po說道。有趣的是,他與拍檔Derek Cheng一起創立的時裝品牌PONDER.ER,首個系列主題便是「Liquid Masculinity」。「男子氣概必定是高大、強壯、充滿力量嗎?對我們品牌來說並非如此。」

TEXT Calvin Wong
PHOTO Ponder.er‚ Bowy Chan (Portrait)


Ponder.er設計師Derek Cheng和Alex Po

男子氣概不是與生俱來,而是自小的灌輸教育。母親告訴你,男孩應用黑藍綠,女孩則用紅黃紫。父親要兒子加入足球隊,女兒則學芭蕾舞。電影中的打鬥場面以男性居多,他們頭爆青筋,氣喘呼呼,被放大的二頭肌在鏡頭下抖動,媒體總悄悄地為我們定義男子氣概。總而言之,原來男子氣概是從外型上裝出來的。Alex和Derek對此頗有微詞,「如果一位穿著粉紅色的男士,因旁人取笑他而放棄粉紅色,我覺得這個行為反而不夠man,因為他不忠於自己,被社會和旁人限制了自己的選擇、衣著或自我表達。Masculinity其實很stereotype,亦很矛盾。」正因如此,二人決定利用時裝去改變性別的刻板印象。

Derek和Alex相識於英國著名時裝學府Central Saint Martins,2016年畢業後回港。在上海時裝周期間,見識到中國設計師的才華,佩服他們的獨到想法。當時心想,作為香港人希望香港也有這種另類的時裝作品,而且對男裝仍然有期望,因此決定共同創立品牌PONDER.ER。Ponder英文解作「沉思」,但於法文中則有「平衡」之意。Alex說:「我們想透過時裝探討性別和衣著之間的平衡,看看大眾對男裝的接受程度,或女性對男裝的接受能力。」品牌首個系列「Liquid Masculinity」確實做到這一點,例如不少款式運用了通常用於女裝的smocking工藝,半透視的絲質,佈滿皺摺且富有彈性,卻處處可見男裝細節,例如牛仔或大衣。還有一些在處理了smocking後印上充滿香港元素的照片,當拉扯布料時會出現猶如撕裂的效果。他們愛用女裝布料和工藝,去表達男裝款式和細節,這些作品絕非大眾認知中的男裝。人們甚至會單憑衣著的款式、顏色、剪裁或配搭,去判斷對方的性取向。Derek說:「七八十年代穿得最瘋狂,當年的男裝根本不會考慮gay不gay,而是喜歡穿什麼就穿什麼。」Alex舉例:「他們會穿著一整套天藍色西裝去disco,因為搶眼才能在夜場中成為焦點,他們的衣著目的是為了開心和焦點。」Derek補充:「現今大家只會選擇T-shirt牛仔褲,因為不想太突出,只要不被評價太多就最好了。」事實就是諷刺,我們都活在2020年了,卻仍在為男裝的款式和顏色而爭論不休。PONDER.ER還有一件針織背心泳衣讓人摸不著頭腦,Alex解說:「這是三十年代的男裝泳衣,當年未有科技製造泳衣布料,所以會用針織。」以現今的眼光來看,男士穿連身泳衣可能會視為易服癖或變態,但在二三十年代卻是充滿男子氣概的男裝泳衣。

PONDER.ER的作品探討男裝和性別,嘗試改變刻板印象,並加入香港特色。二人早於學生時代已對此議題充滿興趣,當年的畢業系列正是融入這些元素,作品更被《Vogue》和《Highsnobiety》報導過。他們懂得如何將強項放大,Alex認為,這與教育有關。「在英國讀設計,教授希望你能展示強項,而非強迫你做不擅長的事。香港學校會叫你什麼都要做好,很公式化,到頭來卻忽略了自己的強項。」香港常常口說支持創意工業,發展時裝,投放的資源甚至多過其他時裝發展成熟的國家,但依然不見起色。為何Derek和Alex畢業於名校,卻選擇回港創立品牌,Derek說:「雖然創作和生產設於亞洲,但重心仍會放在歐洲。香港資源也不見得那麼差,因為購買材料方便便宜,質量亦可媲美歐洲貨。」他補充:「問題在於,香港很多時裝機構不夠團結,各有各做,因此減低了凝聚力,而英國只有一個British Fashion Council支持整個行業。」



事實上,品牌首個概念性系列「Liquid Masculinity」是為2020年1月的商業系列作預告,到時會在巴黎正式發佈,款式會更具實用性。最近更與香港芭蕾舞團合作,設計舞者服飾。「這個項目很適合PONDER.ER,因為品牌就是希望懂得欣賞男性身體,而芭蕾舞正是如此,利用舞姿展示男性的優美。」作為設計組合,意見不合在所難免,但二人在訪問中多次表現出難得的默契,「很多人問過這個問題」,Alex說道:「我們太了解對方了,知道大家喜歡或討厭甚麼。」Derek認為,爭論反而是好事,「因為一個人設計很容易跌入深淵,沒有抽離出來,以第三者角度去審視,但兩個人看一個設計就有兩個不同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