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6 16:24:26

SOMEWHERE NOWHERE 稀奇古怪的粉色世界

Text.Calvin Wong

設計反映個人喜好和內心世界,但有時卻很矛盾,兩者可有極大反差。兩年前已開始留意Somewhere Nowhere。瀏覽品牌的Instagram時,像進入充滿少女情懷的粉色世界。然而,背後的兩位設計師,卻是一對從不穿鮮色造型的宅宅情侶。


Somewhere Nowhere設計師Elly和Rex
(Instagram @somewherexnowhere)

我們相約在Somewhere Nowhere的工作室進行訪問,當日Rex穿著家居衫,一旁的電腦正播放著動漫,Elly為凌亂的工作室表示歉意。Rex和Elly相識於英國著名時裝學府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已在倫敦發展的香港設計師Robert Wun更是他們的同學。2011年畢業後,二人在倫敦實習過一段日子,某天突發奇想,決定創立個人品牌。初期只是造些小飾物,並放上網售賣,卻意料地收到不少訂單。後來決定回港營運,貪香港成本較低,入手物料亦較方便。因此拿著從倫敦帶來的布料和深水埗買的材料,便開始著手製作簡單的街頭服飾。「當時發覺市面上的衣服很無趣,而我們也一向只穿深色造型,倒不如設計一些彩色的衣服吧」,Rex接著說:「認識我們的人都知道,我們的作品跟私下生活是截然不同的。」品牌一直以家庭式營運,量產的就交給內地廠商,而一些小飾物或訂製作品則親自完成。

品牌名字Somewhere Nowhere像是精心考量過的,但實際上卻是某次飯後的突發奇想。Elly說:「名字其實很無聊,當年很愛看Susie Bubble的blog,其中一篇文章標題就是Somewhere Nowhere,我一直記在心裡。」Rex解釋:「一種模稜兩可的感覺,既是這裡,又是那裡,似乎不屬於任何地方,代表自由和開放的態度。」二人的工作模式亦是如此,除了設計外,他們會接不同的工作,例如攝影、造型,甚至做過家具。恰巧的是,當年Susie Bubble曾買過他們的衣服,後來還穿去時裝週,更寫了一篇文章介紹品牌,獲得不少關注,後來他們更主動送衣服給Susie Bubble。「Susie Bubble的風格很適合我們,我們找最合適的人合作,對方亦會真心推介。在社交媒體仍未盛行的年代,這種合作反而令我更印象深刻,不像現今找KOL出個帖文便了事。」除了早期的Susie Bubble,香港電音歌手Merry Lamb Lamb成為品牌近年最常合作的對象。「當時看Instagram覺得這女孩很有趣,便私訊詢問合作。我們一直很有默契,似乎所有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很完美」,Elly說。後來為Merry的〈圓舞曲〉MV訂製衣服,而Rex更負責部分拍攝。去年5月,Gucci邀請Merry參與眼鏡企劃Gucci Gig,更推薦二人擔任藝術指導和拍攝。Rex很享受各種形式的合作,因此他非常欣賞Supreme的營運方式。

Somewhere Nowhere營造了一個帶點稀奇古怪、特立獨行、忠於自我的粉色世界,這已成為品牌的標誌性設計。有趣的是,Rex和Elly私下卻與品牌形象格格不入,Rex從不穿自己設計的衣服,造型非黑即白,而Elly則是一位不穿粉色的女孩。二人與品牌形象形成強烈對比,Elly說:「我們會創造自己的內心世界,已存在的東西不叫創作,只有做不同的東西才叫創作。」

品牌初期之所以運用大量粉色,原來靈感來自於香港屋邨。不過,如今粉色已少有出現,反而一直在探索尚未使用的顏色。對於衣著保守的香港來說,Somewhere Nowhere不容易受本地人接受,怪不得穿的大多來自歐美國家。「悶囉,香港人不會將個人情緒展現在衣著上。」Rex認為,若以一種顏色形容香港,他會選擇黑色。「目前我想不到其他顏色。若廿年前問我,我或者會答白色,因為香港是一個能接納任何事物的地方。雖然是個商業社會,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此發生。就像光譜,當所有顏色的光投射上去時,會變成白光。」如今,這道白光漸漸染黑,Rex解釋:「黑色同樣代表香港,像油畫,將所有顏色混合,便成為黑色。這也很香港,只是時代不同,顏色也不同。」於他而言,香港非黑即白,反正不會是彩色。

Rex邊喝著Apple Cider,邊接受訪問,而Elly則是一位沉默寡言的女孩,大部分問題都由Rex代答。二人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工作室,即使週末亦少有出街,活動派對更是可免則免。「我們都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不喜歡見人,非去不可的派對也可能呆15分鐘就離開。不過現在好點了,會跟Merry去聽音樂。」Elly自認自小沒有甚麼興趣,但很喜歡去茶樓飲茶,Rex接著說:「我會去看模型,或去香港公園看小鳥。」聽起來像一對老夫婦的退休生活,「我們都喜歡旅行,但不會去購物,只去遊山玩水,吸收靈感,當作短暫脫離香港,回一口氣。」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6 16:05:33
LOVE IS IN THE SCARVES

男與女,撇除生物之說,就靈魂愛慾,其實無別;時裝世界裡頭也一樣,他和她,一心雖然不能二用,但一巾就絕對可以。今個二月,就非男也非女同時也是男女皆宜的中性圍巾,為大家帶來一點愛的溫度。

TEXT SUM CHAN AND CALVIN WONG
PHOTO SHEK PO KWAN
model KARINA AND JAKUB T. AT. ELITE

圍巾對於男人來說,是一段老土肉麻,卻最青澀單純的愛情故事。圍巾對於男人來說,是一段老土肉麻,卻最青澀單純的愛情故事。


青春期賀爾蒙過剩,初嘗暗戀或戀愛的滋味。那時的青蔥歲月,總想親手製作禮物博取對方歡心。而男生收過最窩心溫暖的禮物,莫過於那條對方不知花了多少個不眠不休的夜晚,一針一線親手織的圍巾,沒有任何品牌標籤,但不約而同稱之為「溫暖牌」。長大後,肯再花心思的手作禮物買少見少,但圍巾依然像是情侶之間的定情信物。圍巾之所以總與愛情沾邊,只因頸部是感受溫度最敏感的部位,這貼身的飾物,像對方的體溫,充滿溫暖和安全感。


收禮的回憶總是美好。圍巾對於女人來說,卻可能是一段不堪回首,早就煙消雲散的可怕經歷。
對於「溫暖牌」,記憶裡頭只有一個印象:高中年代一位外形可觀的男同學,在情人節當天於校門收到久候多時的可愛學妹,送上誠意滿滿的手織圍巾,結果他眼尾也沒瞄一瞄就直接繞路走人;另外,大學時期的一位男性友人,在飯桌上分享他對於女友通宵達旦送上的頸項溫暖,非但毫不欣賞,更覺是情人間一種既愚蠢又無謂的錯誤投放。他大條道理,可憐席間幾位女生聽著百般滋味。可幸作為不解溫柔的女生,從來就沒有送過「溫暖牌」,需知道「浪漫」與「浪費」,只是一字之差。

回首舊情懷的同時也緊貼時尚,一向支持無性別規範的設計,精選幾款可男裝女戴、女裝男戴的圍巾,好處有二:其一,情侶可交換使用;其二,對方不領情大可自用。回首舊情懷的同時也緊貼時尚,一向支持無性別規範的設計,精選幾款可男裝女戴、女裝男戴的圍巾,好處有二:其一,情侶可交換使用;其二,對方不領情大可自用。


女生總能從男友衣櫃中,隨手拿起一件衣物穿上身,就如boyfriend shirt便是這樣得來。某程度上boyfriend shirt代表著親密,既然女生能大條道理穿上男友衣物,甚至演變成女裝單品,為何男生卻沒有girlfriend items?Louis Vuitton的monogram男女裝圍巾,不說也分不清性別。男生可將其掛在頸上,低調地藏於大衣領子內;女生則能作披肩使用,是春季的最佳配飾。


Hermès、Prada、Celine的男裝同樣推出了新款圍巾,就中性設計作最佳示範。Hermès的彩色方巾清新可人,女生可裝飾手袋或組合作為腰飾;飾有金屬logo的Prada nylon方巾,可作型格的tube top;而Celine的男裝女相水晶絲巾,相信女生用的機會一定比男生多。

 

不過說到底,手織圍巾的意義始終在另一層次,當中承載著學習、嘗試、失誤與瑕疵,這過程所投入的情感和精神絕對是無可取替。只是今天的時代男女,已再難花時間心力,但不少專注於圍巾或絲巾的品牌,卻會花上數個月去製作一件產品,工藝令人驚嘆,而且每幅圖案背後都隱藏著不同的含義,一條絲巾就仿如一段愛情故事。不過說到底,手織圍巾的意義始終在另一層次,當中承載著學習、嘗試、失誤與瑕疵,這過程所投入的情感和精神絕對是無可取替。只是今天的時代男女,已再難花時間心力,但不少專注於圍巾或絲巾的品牌,卻會花上數個月去製作一件產品,工藝令人驚嘆,而且每幅圖案背後都隱藏著不同的含義,一條絲巾就仿如一段愛情故事。


Hermès的手繪絲巾向來堪稱藝術品,有些款式的製作工時就需花上一年半。續以往浪漫,今年情人節再推出心形絲巾系列。圖案看似簡單,實際上要用人手準確地縫製出完美的心形,是頗有難度。設計小巧,女士可繫於手腕,男士則可當作西裝的袋巾,用途無限,任意發揮。不得不提,精緻的迷你心形絲巾禮盒,像戒指盒一樣,叫人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