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1 VOL: 107
2011-06-29 11:00:00

時裝如戲?
隨著減價開始,秋冬廣告逐漸曝光迎接新貨來臨,可惜今季荷里活明星似有再被重視之勢。St. John搵來Kate Winslet取替Angelina Jolie、Coach有Gwyneth Paltrow座陣,那邊廂Gerard Darel和Pringle of Scotland就分別繼續Robin Wright和Tilda Swinton穩穩陣陣。以上的都可說是「有需要」用星罷,但今季有其他再拍星級廣告的來湊熱鬧。先有偏愛怪星的Marc Jacobs來一記「當Juergen Teller遇上Helena Bonham Carter」;曾用金城武、Norman Reedus和Tim Roth的Prada來冬請來男星Tobey Maguire,可能看中其明年大片《The Great Gatsby》上演罷。時裝以外,YSL Beaute新香水L'homme Libre那邊請來《黑天鵝》法裔芭蕾舞員Benjamin Millepied(兼妮妲尼寶雯未婚夫) 於紐約街頭跳舞......全文請參閱《JET》107期
 
text  |  林鎧湛 (www.stylepov.com)
issue JUL 2011 VOL: 107
2011-06-29 11:00:00
支流成衣
過去數月,本欄論盡華人購買力、e-commerce分析、資料與時裝的關係、美國男裝設計師的冒起等題目。當世界不斷全球化、統一化,整盤零售生意業績都跟 demography(人口學)關鍵趨勢甚有關係。編輯一直不建議太多英文字出現本欄,但有時有一定難度。就如當試圖翻譯demography而得到的回答是人口學,好像流於籠統,但又不完全錯。聖經記載「五餅二魚」的故事顯示主體恤我們的缺乏和需要,願意供應我們的不足;但假若物資過剩還不住追求,又會如何呢?
 
兩餅易餘
Demography在時裝零售中意義甚廣,性別、年齡層、消費能力、國籍、客類(新客熟客、VIP還是遊客?)等等都是統計市場分佈和覆蓋,這自然關乎人口了。刻下衣飾零售世界中,由下到上、從高街到名店,高、中、低品牌之多是歷史紀錄。人才、創意和品味很難在這情況底下醞釀出來,時裝求新求變是定律,但市場真的消化得了?我們作為消費者真的需要這麼多選擇?雙方有無關心過衍生的wastage問題呢?我相信設計師應該無怎樣考慮過,又或者在逃避。
 
把diffusion line譯作二線或副線的傳媒也有,前者像是形容次要、次檔市場,筆者偏向後者,帶有spin off出來的感覺,比較貼切。1989年後政經動盪,90s初全球經濟蕭條,營生環境困難,當時仍以歐美為主的時裝零售業大受打擊。同時隨著消費能力和世界追求生活的態度起了變化,80s紅男綠女吹捧的紙醉金迷可一不可再;當從前花錢的人勒緊褲頭,dress down文化冒起時,設計師想辦法將焦點人口從一向主攻的目標轉移到另一班中下階層......全文請參閱《JET》107期

text  |  林鎧湛 (www.stylepo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