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4 VOL: 138
2014-01-30 10:00:00

保衞上環
本來是去上環文武廟還太歲,順道參觀舊同事Ellen在太平山街開的歐式傢俬店amelie & tulips。想起來有段長時間沒在上環逛街,敝集團另一本由鄙人負責的腕表月刊《游絲腕表雜誌》,還未收納星島集團之時,約十年前正好在上環差館上街創刊。那時候租金可真便宜,不到二萬元竟可租了地舖連二樓位置,地方寬敞得嚇人。當年工作也比較游閒,我和《武剛車紀》的梁老總閒來無事,便喜歡走上去找Simon或Eric聊天,好不寫意。在那裡,我們親眼見證梁老總成為中醫神人的過程,可以說,我們有份用拚了賤命來成全他。幾位在行內薄有名氣的總編輯,都不約而同迫不得已地曾經試過脫掉衫褲讓梁生練習針灸,楊天命好像試過當場暈針,我們幾人當年沒有死於非命已算鴻福齊天。
 
說遠了,其實想說上環真是塊好地方。在這裡,你仍然會找到香港的靈魂。因為地理環境或舊建築物林立之故,沒有超級奢華名牌進駐,同時也沒有被內地同胞包圍,忽然發現在鬧市中,舒適和寧靜原來值千金。上環荷里活道一帶以小店為主,有街坊開的豬扒飯,有地道的茶餐廳,有小型意大利餐館,有補鞋的鞋匠,有古董白玉店,有品味雅致的畫廊,中西混雜渾然天成並存著,一切依然忠於香港人口味。只要你有創意有頭腦有眼光,上環仍然是一處可供獨立戶生存發奮的地方,頓感保衞上環有責。記起在本刊曾介紹過收藏品專門店Konzepp,專門從歐亞美日各地入口各式精品,有點類近Kapok,不經不覺原來開了三年。入門先搶眼睛是日本製Crown Coin Case,是看過最有型最聰明最精緻的碎錢包,原價一千現售八百;有些皮革斜孭袋約售三千餘元,小眾品牌來說算抵買。看中一雙Vibram底的意大利波鞋Youfootwear,號稱襟蝕防滑減震抓地乜都齊,鞋面設計很斯文用料也特別,有全皮製也有皮夾布款式,鞋身比例顏色配襯都相當漂亮,仲話係手造就更冇得頂。順便多口,近年時裝品牌爭相推出波鞋,沒有一對特別出色,看得出他們沒有捉準做波鞋的神髓。以後有時間還不如多點走走上環。

text  |  金成  |  photo  |   Ming Chan
issue JAN 2014 VOL: 137
2014-01-20 10:00:00
這一年,本土設計迸發
故事的起點好簡單,某天起來醒覺,怎麼時尚界多了幾個香港名字?

當然,對歐美媒體來說,香港名字跟其他中國名字是沒分別的,中國當上時尚大戶經年,以中國速度而言,由完全陌生到成為專家,該也是時候。的確,國內對時尚的熱情,已慢慢由狂買變成品味再進化至設計,反正歐美學府是那麼地喜愛我們的留學生。然後,海歸派回國,將視野技術帶回去,中國設計師開始現身國際舞台。連Alexander Wang出任Balenciaga設計總監,都有說是跟他的華人面孔有關。這是一股趨勢,香港時裝設計是借勢而起?還是有其他原因?
 
就在籌備這故事的當兒,收到Fashion Farm Foundation的邀請,他們位於荔枝角的基地終於落成,逐舉辦一系列時裝展、展覽、展銷、workshop,一看名單不得了,參與的香港年輕設計單位竟有七十多個﹗
 
不止我,Kain都說這許多名字讓他嚇一跳。Kain與Fiona是ffiXXed的設計師,去年他們擊敗其他亞洲設計團隊,贏得Woolmark Prize亞洲區預賽,將在下月出戰米蘭時裝周,與來自美國的Altuzarra等其他地區代表較勁。比賽令更多人認識他們,此前,他們的市場一直在日本,亦在澳洲、德國、紐約亦有銷售點。香港,就只在Kapok見過。我想了解他們從柏林到香港創立品牌的原因,他們就邀請我到深圳梧桐山村中的工作室去。談得累了,他們帶我去看村後的河,河上的山。這山明水秀的村子也在變化,路口豎起了梧桐藝術小鎮的牌子,河畔博物館即將落成,已是這裡第四家。「這裡很有趣,是世界的中心。」他們說。

ffiXXed
這裡是世界中心
 
ffiXXed搬去梧桐山快兩年,四層村屋,地下是倉庫也是展示空間。二樓是工坊,共有七位師父。三樓是家。四樓是工作間,有位在芝加哥讀時裝回來的中國實習生。
 
Kain與Fiona是夫妻檔,Fiona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她唸時裝,認識了唸藝術的Kain。她們去柏林,Fiona當BLESS實習生,Kain繼續藝術創作,柏林紐約兩地走。二人想自立門戶,首件設計,一件連背心袋的恤衫被BLESS相中,以交叉名義投產。08年,二人來港為自立品牌做準備,一開始只想見見這裡的面料供應商,結果來了就沒離開。然而香港的貴租令他們不得不打工,無法全心投入創作。一年後,二人把心一橫搬去深圳,建立起一個設計連生產連家的地方。
 
他們的設計走寬身舒適、中性路線,設計語言成熟到位,從生活取材卻不囿於地域,用料用色溫婉天然,中價定位貨真價實。喜愛忽爾搞鬼,把不相干的東西結合。除了手套連袋、袋連恤衫、帽連蚊帳、又試過用水松木、的士司機木珠坐墊造衫。他們亦繼續藝術創作,定期參與澳洲、柏林的藝術聯展,維繫國際人脈。
 
為何會去香港?
那時正值京奧,身邊朋友包括我們對中國都很嚮往,都說這裡機會多,東西平質量好。過去深圳只做低技術低成本製作,現在全遷移去更便宜的內陸,留下來的都是較高端的大廠商,又或小本經營的本地工坊,即是新科技與手工都集中在這裡。且現實是你去哪裡都一樣,有些設計師朋友堅持把製作留在意大利、紐約,但那些工坊的工人都是來自中國、越南的亞洲人。
 
現在都以深圳為中心?
兩邊走,貪這裡夠靜,環境開闊,屋頂亦高點,始終創作是需要空間的。當想要城市生活,見朋友、傾生意就去香港。我們買布亦在香港,深水埗有幾家專賣日本、意大利布的,平時你不會知道他們有那樣的好布,因未上架就已被熟客,即是我們買了。
 
談談這裡的製作模式?
所有工序都在樓下工坊做,除了需要專業機器像digital printing的。初時我們想在香港生產,但太貴,唯有透過代理找深圳工廠。我們還特地去看,想確保那不是血汗工廠。但最後因訂量太少,工廠把訂單外判,結果還是不知道衣服是在哪裡是誰造。我討厭這種作業方式,把設計交出去就完,衣服製作與你無關。現在,工人的工作環境、待遇、成品質素、貨期都在掌握中,有人訂一件都可照造。師父又知道自己造甚麼,會在製作上俾意見。只有這裡可以讓我們在這種成本下以這種模式去做。
 
這中間有沒有甚麼困難?
最難是請人,大陸都是流水作業,負責縫袖的就只懂縫袖。我們最後找來的全都是版模師父......全文請參閱《JET137



text  |  Joanne  |  photo  |  Ka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