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4 VOL: 145
2014-09-08 10:00:00

izzue x 清華 延續時裝夢
去過很多次北京,幾乎每次都是品牌迎合中國市場選在北京舉行時裝展或發佈會,還未試過像今次,去北京是為了看一場時裝設計比賽那麼有教育意義。izzue去年首次跟清華大學合辦時裝設計大賽,找來世界各地時裝設計院校的學生同場競技。今年再接再厲,人和衫當然都不同了,唯一不變的大抵是學生們對時裝的熱情。

今次「izzue x 清華大學時裝設計大賞」找來世界各地以時裝聞名的學府學生參與比賽,包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香港理工大學、美國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英國倫敦時裝學院(London College of Design)、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英國索爾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Salford Manchester)及法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erieure des Arts Decoratifs) 七間院校。除香港區有選拔賽,其他各個院校均自行選出代表學生參賽,總共有12強。他們到達北京後,第一天先在izzue舊衣堆中選出製衣材料和甄選模特兒,之後兩天進行設計工作兼造好參賽作品,再用一天拍攝模特兒硬照,整個過程非常緊湊。到比賽當天,由十二人評判團選出「最佳設計獎」,以及前三天由公眾網上投票選出的「最佳人氣獎」。

要選出具潛質的設計師,評判團當然不馬虎,當中包括來自巴黎的時尚評論家Diane Pernet,她是第一個時裝blogger,早於2005年已設立個人時尚網誌《A Shaded View on Fashion》,也致力發展時裝電影。早在比賽之前她已見過入圍學生的作品,她坦言今次比賽對學生們是個挑戰,因為他們不是傳統地憑空想像想設計甚麼就畫甚麼,而是如何在現存的衣服上作變化,那是比憑空設計更加難。怎樣才算是成功在舊衣上作新演繹?她說要不像它原來的樣子,而且有personal statement:「要讓我由衣服中看到你想表達的情緒思想,跟其他人是不同的,但同時也要為平凡人設計,要平日穿得來的。我不喜歡fantasy,我要衣服美之餘也穿得到。我問每一個設計學生,他們會穿自己做的衣服嗎?有些說不,那麼你怎麼期望別人會穿呢?」她的心水是來自法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的Gilles Baudoux,他將izzue幾件舊T恤剪成條狀再手織成一件新衣服,Diane Pernet認為設計簡單卻很有趣。她覺得年輕設計師常見的問題是只著重設計意念,卻忽略了衣服的剪裁和線條,衣服實際穿出來時未必美…全文請參閱145期《JET》

text  |  Lisa
issue SEP 2014 VOL: 145
2014-08-30 10:00:00
抹一記涼快
年輕時在麥當勞上班,在一百五十度爐溫煎漢堡包,也是沒有幾滴汗,別人以為我消遙,實際每分每秒幾乎想暈倒。尤其今年夏天,懲罰性酷熱。

中午時分,從地鐵站步行約八九分鐘路程到公司,途中人多食肆多油煙多,陽光必定普照,加上一條不長不短三十度中距離斜路,也算考驗對上班對公司的忠誠度。有時撞著跟Ringo一起行回公司,看他總是滿額滿背濕透,回看沒怎麼出汗的我,他隨便說句「你就好喇」。唉,少汗的人其實就是缺了一個散熱渠道,一切熱力都在身體內像壓力煲般翻滾再翻滾,最後關頭滾無可滾滲出來的便是油,少汗或沒汗的人和動物其實比常人熱得更要命。

還有兩種動物,因為在大熱天時沒機會發汗,分分鐘中暑。其一是我們熟悉的狗,牠們沒有毛細孔,每到夏天或作激烈運動時,只能伸出長舌頭散熱,汗線不發達的人可以效法牠們。另一種是羊,牠們的毛細孔長在腳底,熱氣都從腳底散,一旦下雨滿地濕泥,牠們務必設法逃避,免得腳蹄下的毛細孔被濕泥阻塞,會因此生病或監生熱死。

今年熱的程度,是必須隨身帶備小毛巾。是那種純棉製的索汗小毛巾,而不是那種出席宴會插在西裝口袋裝酷的絲巾。小毛巾抹汗效果固然遠勝紙巾,就算Tempo也望塵莫及。就是明明出不了汗也好,在後頸上抹一記,毛孔經磨擦生熱張開,莫名奇妙會生出一道乾爽涼意,原理和那些酒精紙巾相同。不介意麻甩一點,在沒人注目的瞬間,讓小毛巾伸進把胸口幾滴汗油抹掉,有同樣舒爽效果。

可惡是市面原來沒有太多精美小毛巾選擇,朋友說日本百貨有大量供應,再次證明日本關注個人護理的細緻度天下無雙。在香港只有倚靠無印良品,由二十五元至四十八元不等。無印以外,還喜歡西灣河太安樓車仔檔二十元三條的格仔小毛巾,算不上非常精美,可愛在襟洗襟抹。當天氣熱到太欺負人,跟你最貼身的朋友就是這些小毛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