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4 VOL: 147
2014-11-05 10:00:00

2014 STYLE FACILITATOR 時尚啟導
今年有一名句至今百思不得其解,真要看完再看才確定自己沒看錯。Kanye West一向多謬論,這一句可算當中之最––他兜過彎撐/讚其妻D-listed騷貨Kim Kardashian為現今首席時裝寵兒fashion plate。講真,假如Kardashian也算是時裝寵兒的話,碧咸嫂Victoria就是仙女了,而且對以下十位就非常不尊重了。

2014年接近終結,選出年度時尚啟導,一如過往,除了熟悉的名人、設計師、模特兒外,也有不為人知但潛力無限的美藝人榜上有名,但要在算是沉悶寂靜的一年中挑選具備風格繼而啟發靈感的單位並不容易,當中令這十位共列入席的原因不外乎一點,就是其個人力量;說穿了,時裝寵兒不是講就係的。

Suzanne Koller ── 時裝總監
近年時裝編輯自我膨脹搖身一變成街拍明星的趨向,說實話已開到荼靡,唯獨真彰的才會繼續被人景仰,當中包括打不死但近年睇頭大減的巴黎時尚《Vogue Paris》黨員。自Emmanuelle Alt上任總編後,雜誌內容和氣勢也不比Carine Roitfeld在任時強烈,Alt和編輯黨員在騷外被拍下的風格同樣不比當年勇,所以今年四月突然請來《Self Service》雜誌創辦人之一的Suzanne Koller坐上時裝總監一職的消息宣佈後,登時帶來一線生機,偏愛七十年代低調奢華巴黎中產美學的她,自八月號起交出來面世的功課沒有大作調整,但就是含蓄低調的滲出高級味,這是非筆墨能夠形容的品味和視野,金髮Koller在芸芸棕髮同儕中,十分突出,低調多年的她零秒破格出位。新官上任,難怪之前在混的冗員Capucine Safyurtlu成為棄將跑到Maje出任風格及形象監督了。

Geraldine Saglio ── 時裝編輯/造像師
有人事變動,但不代表內部會地震的。在《Vogue Paris》由Alt一手提攜的Geraldine Saglio不住默默耕耘,本來已屬上佳的造像造詣,2014年的功架更見成熟進步。覺得近季Isabel Marant的造像沒有四、五年前那麼懶型懶酷?也是全因Saglio接Alt的棒上任幫Marant天橋造像所至。Saglio的個人風格一直風靡不少女生臨摹,全球街拍鏡頭多年來也瞄準這巴黎風格佼佼者,早兩年生仔減少曝光,近年再現巴黎騷外,得天獨厚的她纖瘦依然,是難得的衣架子;個人打扮和氣質更勝Alt,青出於藍成為鏡頭蜜糖兒。

Teo van den Broeke ── 時裝編輯
兩個女編輯造像後,來個男的。時裝騷門外等街拍的不只屬女生玩 意,雄性孔雀群對鏡頭的敏感和渴求不下於其雌性同伴。無奈不少被視為街拍磁石人的也不會出現在這名單上,因為不懂得欣賞那些刻意營造的男性魅力。要選終極高手,我們永遠有《Dazed》的Jefferson Hack,但後起新秀中筆者則看好英國編輯Teo van den Broeke。於利斯大學純美術畢業,英荷混血的Teo於2008年,在《Wallpaper》以客席寫手起步,現任《Esquire》雜誌的副主編。雖為英國仔,自言品味偏向崇尚黑和藍的法式纖薄輪廓,簡煉雅緻的。一副孩子臉稚氣未脫,典型好家庭出身的特徵,官仔骨骨的Teo散發翩翩公子氣度,不是那些wannabe能夠相提並論。愈過分想要就愈停留在期盼的地步,往往就是這類不著?、不造作的勝出。

Ora Ito ── 設計師
雖然今年Marc Newson被蘋果挖角,但還是比較欣賞Ora Ito。摩登現代,流麗簡潔線條中帶有嬉戲玩味元素,這些都是叫人欣賞的點子。原名Ito Morabito,1977年出生於馬賽,設計產品外,也做室內設計,其哲學是Simplexity。1990s冒起,跟蘋果、Nike、Bic等合作後自立門戶。簽名式便是品牌DNA,近年染指精品酒店後,推出名為"Ora Ito Mobility"系列,用上同樣注重推動美學、科技和藝術的歐洲現代布藝單位Kvadrat為Mobility設計的主要物料,打造出一系列數碼生活相關配件如iPhone和iPad套、USB手指、耳筒、耳塞、插頭等,酷型十足,夠格非常,而且價格合理,可說是今年Made In France的最佳產品。

全文請參閱147期《JET》。
issue NOV 2014 VOL: 147
2014-10-31 10:00:00
男人暖物
身邊姿整男不少,卻沒多少個明白毛衣的好。
只管說毛衣令他們想起小時候媽媽手織那件老土俾人笑的溫暖牌,抑或中學時代那件跟其他同學一式一樣埋沒自我的oversize套頭冷衫,
又抑或再大個點拍拖時女朋友織極都織唔完所以從沒擁有過的毛衣(又或頸巾),
又又抑或純粹覺得毛衣又厚重又拮肉,所以寧願凍到震,仍然T恤襯大褸。

縱使陪著我們成長,但關於毛衣的記憶卻是如此疏離淡漠。
只因從未認識它的好,又或,總遇上了錯的它。
毛衣,跟選特首一樣,最緊要有得揀,亦最緊要識揀。
揀得好,自不會嫌它核突老土無自我侷身又拮肉,
一件靚毛衣,柔軟溫暖貼身舒服,能伴你走過許多難捱寒冬。

毛衣毛衣,說的是甚麼毛?

是羊毛。早於公元前10,000年,北歐的遊牧民族已懂得利用羊毛編織。羊對於古時人們來說是很好的「資源」,可以擠羊奶、吃羊肉、穿羊毛。他們定期替羊隻剃毛,清洗曬乾後捲成紗線,再編織成衣。沒有其他動物的毛像羊毛般舒服有彈性,它能保暖同時吸汗,不易燃,還可循環再用。亦因為羊容易飼養,古人就算要遷徙也會帶著羊群同行,逐漸將羊毛技術傳揚開去。

時至今日,羊的品種愈來愈多,科技愈來愈進步,造出來的羊毛亦愈來愈細緻,不少時裝品牌更是以羊毛作招牌。如Ermenegildo Zegna在意大利有自己的羊毛紡織廠,從世界各地搜羅上佳羊毛,全部加工步驟在紡織廠完成,而且不斷研發新科技令羊毛更精密柔軟,造出來的羊毛更多次獲獎。Pringle of Scotland由1815年成立至今都是主打羊毛針織物,早於1870年代開始造cashmere毛衣,連溫莎公爵都穿過。就算是本地品牌,雞仔嘜的羊毛衣也是由細穿到大的品質保證,在1980年代便首創可機洗、防縮水、防蟲蛀的羊毛內衣。

全文請參閱14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