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4 15:55

Vetements 爆紅之謎



Text : 冰汪

Vetements主要做女裝,正路不應該在這男裝欄目出現。不過,當一個暫時只做女裝的品牌,竟然得到男子組翻牆追捧,短短兩年,男女通殺,成為巴黎最渴市的品牌,那便值得破例介紹下。

Vetements,法文解衣服,讀作「vet 芒」,兩年前寂寂無名的Demna Gvasalia與弟弟Guram,以及幾位對時裝現況不滿的朋友創立。在前蘇聯國家格魯吉亞(Georgia)出生的Gvasalia兄弟,因為戰亂成為半個難民,最後在德國定居,可能是這段經歷,形成Demna的反建制思維。



由於背後沒有父幹,又想讀時裝,於是跑到比利時安特衞普,申請學費比較親民的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碰上Walter Van Beirendonck。畢業後,先被Walter收歸旗下,過了一段時間,他覺得只做男裝不夠滿足,於是開始搵工,最後踏入還有Martin Margiele坐鎮的MMM,正式開竅。後來,Margiela隱退江湖,Demna心思思想嘗試做很矜貴高級那種時裝,機緣巧合之下,加入財雄勢大的Louis Vuitton,先後跟隨Marc Jacobs及Nicolas Ghesquière,吸收了前者三個星期完成一個系列的爆發力,以及後者完美主義的創作方式。在短短的時裝路上,幸運地遇上一個又一個伯樂,但他並不快樂,他覺得時裝界步伐愈行愈急,一年做四至六個系列,品牌只把設計師當成創作搾汁機,過度生產奢華到無人問津的衣服,很不對路,經常跟同行集體訴苦。訴訴下,更以玩票方式做了一批他們認為啱數的衣服,Guram認為有市場,正式自立門戶。

全文請參閱164期《JET》。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3 15:49
六把 細語炫音


Text : 林鎧湛

沒受正統教育培訓?沒長年當興趣浸淫?沒破格概念原創?有手有腳有成本搞市場推廣就夠了,現在誰跟誰不是設計師?有市就有價有人買就有生存空間,真品味和真標準蕩然無存,這是個甚麼世界呢?結果,讀商業的阿貓阿狗又話搞時裝,品牌從未如此泛濫過,加上網上資訊同步澎湃,繁音收集後其實真正有價值的少之又少。作為觀眾、讀者、消費者的你在這情況底下怎樣做購物的選擇?有繁音自然也有炫音,一些自視或被視為局外人的在默默耕耘,無獨有偶,都是十分著重個人情感創作的設計師。


MELINDA GLOSS
近年巴黎出現了不少輕奢中價的男裝品牌,數年下來,露出真章,初時看好十分chic的Ami明顯利字當頭,出賣了靈魂,設計每下愈況,一季比一季荒謬,叫人可惜。相反,初出道不甚了了的Officine Générale和Melinda Gloss卻慢慢嗒落有味,愈見養眼。本欄也不是第一次介紹Melinda Gloss這個徹頭徹尾的法國品牌。
名字來自旅居上海的友人,Remi de Laquintane和Mathieu de Menonville這兩位孩提好友於2008年輟學巴黎索邦大學哲學系,共同成立了Melinda Gloss輕奢男裝品牌。品牌概念的啟發地在上海,眼見外國人普遍對法國品牌的認識限於LV、Dior、Chanel等,二人有感自己是十分法國的法國人,但根本不認同那些品牌可以代表法國這諗法,繼而自問甚麼是真法國的頭緒來。Remi和Mathieu出身上佳,修養優雅,作品散發出與別不同的翩翩公子氣度。隨性的設計與剪裁配合天然用料,加上法國人需求甚殷的歐洲原料製造:夾克、大衣在法國Limoges縫製、呢絨來自蘇格蘭Harris Tweed、羊皮是葡萄牙的、還有出自意大利Bagioli工房的安哥拉及羊駝毛織物等。優質簡單的創作融入雅緻藝術味,Melinda Gloss那份書卷氣就這樣散發出來了,見勢他們慢慢凝聚出巴黎版Paul Smith的跡象;年初發佈秋冬系列前宣佈將於下季正式改名為Éditions M.R,為品牌翻開新的一頁。
www.melindagloss.com / www.editionsmr.fr

 

DELPHINE DELAFON
繼梯形袋後,近年差不多所有品牌也一窩蜂的出水桶包,因為流行。很多人也一廂情願地認為是紐約簡約水桶包Mansur Gavriel冒起的牽動,但真正實情可以追溯到2009年夏天美國《Vogue》一篇由Lauren Santo Domingo所寫的文章,and the rest is history。但要選水桶包繁音中的炫音,筆者還是欣賞別具設計味的Delphine Delafon。
Delphine Delafon在美國洛杉磯Santa Monica法籍家庭出生,父親從事金融,母親是畫家,排行最大。六歲時一家搬回巴黎,一直感覺格格不入的。長大後考慮修文學不喜歡,先後轉投時裝學校Atelier Chardon Savard和Studio Berçots又不滿意,決定輟學投身社會。她在當時仍然死寂的Carven六個月後,Michel Klein聘她為studio assistant,不知不覺很快便負責副線系列,不停的畫畫畫,染指不同範疇事宜,獲益良多。三年間服務Klein和Irié後決定自立,2007年跟在Klein認識、志趣相投的Alix Petit合作創立品牌Heimstone,至2009年二人出現分歧,她決定退出做freelance。翌年,Delafon懷孕在家閒著,找不到理想手袋,忽發奇想自製一個水桶包,朋友見到話想要,朋友的朋友又話要,一傳十、十傳百,那些巴黎妹坐在她家廚房討論€400-€1,800一只的訂造設計,她便知道這是個商機。產後一手拿奶樽、一手在衣車縫縫縫。翌年Delphine Delafon品牌水桶包正式面世,除了常用的牛皮和羊皮外,還有珍貴的蜥蜴、短吻鱷、鯊魚皮或形形色色不同的仿動物紋理,相配流蘇、柳釘、毛毛球等點綴,設計感覺往往充斥著波希米亞和搖滾反叛的元素,自然地成了Delafon的巴黎簽名式,旋即受到當地媒體及巴黎女生擁戴。除了現成系列外,現在Delafon在巴黎10區的工作室依然依照客人個性、喜好創作獨一無二的手作訂造,需時約六周。
www.delphinedelafon.com

 

NEHERA BY SAMUEL DRIRA
小眾時裝雜誌《ENCENS》編輯Samuel Drira這些年來一直也是替人作嫁衣裳當造型顧問,無論是Bruno Pieters的Hugo Boss和HonestBy、Damir Doma、Christophe Lemaire自家以及其Hermès女裝,還有The Row和Matthew Ames等品牌,這些設計師與Drira合作期間也深受其參考1975-1983的歐、日強烈美學風格所影響,效果變得到出塵脫俗的濃濃禪味,其實也估到早晚會有完全屬於他的平台。來自捷克老牌Nehera 2014年宣佈委任他為品牌創作總監,Nehera這不知名品牌由Jan Nehera於1923年創立,三十年代曾一度風光,在歐美也設店,並作男、女、童裝全線發展,創辦人離世後品牌開始衰落。經歷兩次錯配後,2014年Nehera請來Drira當總帥復甦品牌,在巴黎和Bratislava設工作室。短短數季內,Drira靈氣迫人的冷酷恬靜式簡約吸引目標觀眾和零售商。三季下來風格雖然一致,但他今季把體積和輪廓推往更高層次,顏色、圖案和諧融洽絕對是眼高、手也要高方會得到的完美結果。系列比任何一位跟他合作過的設計師更獨一無二,有型夠格具睇頭。Nehera已是禪派必看熱票,是細語中令人產生共鳴的大聲公,愈戰愈勇。話雖如此,像Nehera這樣的品牌不會、也不好大賣,懂得欣賞、知音識貨的就夠了。
www.nehera.com

全文請參閱164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