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11 15:42:17

郊遊季節開催!新入荷行山露營裝備

這幾天忽然有點秋意,對於悶熱已久的香港人來說已經好難得,又是時候往郊外走走!準備行山、露營之前,當然先要買齊裝備,特別是防蚊裝置,今年就有不少好睇又實用的新產品,為大家介紹一下。

text | ernus

1. NIKE ACG
近年時裝界吹起90年代風潮,Nike的ACG系列正是當年的矚目產品,今年回歸市場,帶來ACG Ruckel Ridge及Dog Mountain運動鞋,外形比一般行山街好看,經典三角形標誌是一大賣點;其Poron Foam有吸收壓力的作用,GravelRockMoss系統則可提升抓地力。

2. KEEN Jasper
已經推出十年的Jasper系列,今年與知名日本戶外潮流品牌TOKYO HEMP CONNECTION*THC合作,推出週年限定Jasper聯乘系列,每個色系各有特色,好難取捨。Jasper系列採用寬闊的鞋頭設計,配上麂皮鞋面,柔軟舒適,鞋頭加入保護膠,輔以耐用抓地鞋底,全面提升鞋履機能。

 

 

3. Craghoppers防蚊服飾
與其噴到全身蚊怕水,不如選購防蚊飾,來自英國的Craghoppers提供男女裝服飾,包括恤衫、外套、裙、長褲等,女裝更加入防紫外線功能,非常實用。另外還有單人用睡袋,由早到晚保護用家。

4. Motorola智能驅蚊器
可變化成燈籠或手電筒,同時配有防蚊驅蚊器,不只為自己做防蚊工作。此外,它亦是藍芽喇叭、恐慌警報器、溫度計、夜光指南針和充電器等,功能齊全。

5. Travelsafe Mosquito Net Triangle Cocoon
露營時睡覺一定要好好防蚊,來自荷蘭的Travelsafe帶來一系列防蚊配件,如防蚊蚊帳、防蚊睡袋等,用最原始的方法減少被蚊叮的機會。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8-06 17:29:45
懷念盧凱彤-- 那些我們永遠動容的音樂

盧凱彤猝然離世,令人黯然神傷。記得at17那個一臉青蔥的妹子,也記得獨立發展後那個一臉倔強的Ellen,她在訪問說過,除了個人創作的暗黑系歌曲,身體裡永遠流著at17的血,那種「青春活潑與希望」都是她的一部分。讓我們透過盧凱彤的創作,永遠記住她的才華她的美麗。

text | ernus

廿九歲的遺書(2015)
久病初癒後盧凱彤舉辦的第一個音樂會,主題作品《廿九歲的遺書》是跟黃偉文首度合作,寄語快將踏入三十歲的自己,向過去那個畏首畏尾的二字頭說聲再見,歌曲開首「將鬱燥滋味紋上右臂//不蓋掩我傳奇//不只有焦慮還有樂器//跟我走赴遠地」,現在回看,有點心酸。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2016)
個人曲詞包辦作品,百分百是Ellen心聲,她自言是個經常追求完美的人,歌曲裡的「謝謝你讓我看見那個最脆弱的你//好讓我知道世界不只有我自己//原來我只是有瘡疤的天使//原來我沒有停留在原地」訴說她接納了自己的不完美,而我多麼希望她就像歌末所說「痛不痛//要不要說出來//我很好已經熬了過來」。

 

燈下黑(2014)
林夕填詞作品,2014年的盧凱彤還未公開病況,但後來她在音樂會解說此曲,提到它描述的燈下黑,正是一個情緒病病人希望躲藏的地方,不一定要如世俗所希望的「走出黑暗」--「我的黑不覺黑//你的燈使我黑//誰的責任」。

 

囂張(2014)
流行「選秀騷」的日子,盧凱彤聯同周耀輝創作了《囂張》,對不被選的人說一聲「若沒有人選你//就別靠人保佑//用鯨魚浮出水的溫柔做美好的獸」,也貫徹她一向的作風,自信又不畏懼別人眼光,「就幹怪的事//就趁尾巴獨角還原後」,也送給世上所有不跟隨主流而走的人。

 

Hey Boy(2014)
盧凱彤年紀輕輕15歲便出道,她曾憶述中學有位老師很不認同她進入娛樂圈,說過一些鋤銳氣的話,於是她寫了一首《Hey Boy》,作為對該老師的回應--「hey boy 聽見了吧?//我的生活不是為了討好你一個//hey boy放過我吧//我沒有理想沒有現實//只有這幾句話」。

 

一個人回家(2011)
單飛發展後的早期作品,Ellen包辦作曲填詞,寫的是喧鬧都市之中,一個人寂寞地回家的心情,是筆者不斷重覆聽的歌曲之一,感覺是生活雖然不寂寞,但每個人心底都有孤單的一面,而《一個人回家》,伴隨著像聖誕歌的編曲,就把這心情觸碰著。「這次真的覺得累了//是我一直醒不來嗎//走在一個人的路上//走不完//喃喃自語的我想著//該去哪兒」,而這一次,她真的一個人回家了(淚)。

 

荒原(2018)
盧凱彤離世前發表的最後一首歌,也是她加盟環球唱片旗下新label Brave Nusic的首部作品。《荒原》由林夕填詞,靈感來自Ellen親自創作的一幅畫,以紅黑灰為主,筆觸混亂而呈放射式,歌詞直白而血淋淋,「我經常置身在這吵鬧荒原//腦海血腥髮膚無損//每一步撲空後至少仍安全//哪管血管快將洞穿」,最精采的地方是編曲部分,帶著聽眾穿梭這血紅色的荒原。

 

天色很暗(2015)
Ellen包辦曲詞編監,寫給已然離世的人,今日重看,竟成為我們想對她說的話。「都遠去了//那些哀痛與受傷//你正在飛而我在原地//守無常的碑//我不過流淚//你不過一路安睡//不管你在哪兒//變成了哪一國的星星//我相信明天會更好//祝你愉快//這裏留白」。

盧 凱 彤,謝 謝 妳 留 下 這 些 精 采 的 音 樂,願 妳 在 不 再 痛 苦 的 國 度,自 由 自 在 地 捧 著 結 他 哼 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