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01 13:00

林愷鈴 仙氣星二代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Timothy Lo
Photo︱Michael Wong
Makeup︱Angel Mok
Hair︱King Lee@Queen's Private i Salon
Wardrobe︱Sportmax
Watch & Jewelry︱Cartier

《JET》今年16歲,龔慈恩女兒林愷鈴(Ashley)比我們大兩年,芳齡十八,紙媒前路難行,但Ashley的道路卻是一片光明……

近年獲得多個大型國際及本地品牌青睞的Ashley,向來廣泛地被形容為韓國女團少女時代成員允兒及吳佩慈的混合體,更被譽為「最靚星二代」之一。星二代早有明星的遺傳基因,與其說她是最靚,不如說她是最強或最有氣質的一位,皆因她確實不只是外表出眾,內在更冠絕其他對手。

年僅18歲,Ashley的履歷經已滿瀉,自小是兒童合唱團成員,早已考獲八級鋼琴、八級聲樂的資格,得到獨誦及英詩大賽全港獎項,還懂得作曲、唱歌、中提琴、長笛、非洲鼓、繪畫、圍棋、游泳、劍擊、騎馬等,早前已簽入杜琪峯旗下的經理人公司,夥拍劉德華主演仍未上映的電影《熱愛合唱團》,首次擔任女主角。

今回是她第一次接受紙媒雜誌的訪問,更是封面訪問。她早就做好準備,帶備結他自彈自唱,散發仙氣之餘,還分享她骨子裡那些音樂及藝術細胞,偏偏她說自己不是文青,反而是個憤青?而且心目中男神竟然是一位古人?

 

壓力就在起跑線

林愷鈴(Ashley)的母親是龔慈恩,父親則是台灣藝人林煒,確是名副其實的星二代。贏在起跑線,意味她在起跑時已經受盡眾人的目光。「壓力一定有。星二代的意思,即是與父母有掛鈎。當我很小的時候,早已意識到要檢點自己的行為,做個好的榜樣,特別是為了我的弟弟及同學。」長大後,壓力似乎更大,難免要與母親比較。「到了現在,我兼職參與演藝圈的工作,大家都將我和媽咪比較一下,甚至與年輕的媽咪比較。你知啦,她年輕時還不錯呢。不過,我覺得這壓力並非不好,能夠推動自己去進步。」

難得Ashley主動提起媽咪,母女關係如何?「她是我的媽咪,又是我的老師,亦是我的朋友。她絕對是一個嚴母,尤其對於我的操守、操行都非常嚴格,但對於我所選擇的科目、成績和興趣,她都很放手,任我選擇,只要我喜歡做甚麼,她都讓我做。就算我大學想讀甚麼,她也沒有任何反對。」那麼,較少提及的父親呢?「爹哋就像我的哥哥多點,因為他整個人都很chill,是家中搞笑的那一人。他總會在我很緊張的時候開解我,又會不停買東西給我吃。我媽咪常說家中有三個孩子,兩仔一女,所以爹早已被媽咪納入為孩子的一群。」她又記得,小時候去台灣探班、一家人放風箏,以及摸黑到沙灘野餐的往事,至今依然深刻。

星二代有很多,近年最靚的,公認有邱淑貞女兒沈月、任達華女兒任晴佳、上山詩納女兒Hilary等等。對於被評為「最靚星二代」,甚至是「港版允兒/吳佩慈」,她顯得受寵若驚。「我非常感謝大家賦予我這一個美稱,我覺得是過獎了,而這些讚賞讓我反省自己的行為及言論,處於一個卑以自牧的狀態。我只是個很普通的人,如果我被賦予這個美稱,背後真的有很多人信任我、欣賞我,以及給我機會,更令我學懂要謙卑、感恩,而且要向身邊人學習。」

的而且確,Ashley身上散發著一陣仙氣,就像她的凍齡母親一樣,從心而發。事實上,她的興趣甚多,大多是音樂範疇,包括聲樂、鋼琴、中提琴、結他、長笛、非洲鼓、作曲、唱歌等等,至於琴棋書畫,她也是樣樣皆通。「其實,我最喜歡畫畫和看書。」她打趣說自己對太陽敏感,所以大多興趣都是室內的靜態活動。「運動方面,我就喜歡劍擊和騎馬。而游水或需要體能的運動,都比較困難,因為我不喜歡出汗,所以不喜歡外出。」從興趣所見,她看似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不是嗎?「其實不是呢!我覺得文青都很慢條斯理,喜歡在咖啡屋嘆一個下午的咖啡,享受靜態生活,但我卻不是這樣,需要不停創作,不停找事情去充實自己,從來都不覺悶。雖然我的愛好與大部分文青一樣,但我那種自發性及創作,可能更似憤青,當然這是說笑吧。」

 

精通琴棋書畫

笑說自己是個憤怒青年,那麼做過最反叛的事情又是甚麼?哦,原來是衝入髮型屋剪掉一頭長髮!「我不喜歡別人將我界定為某一形象或框框之內。13歲時,身邊人覺得我很斯文及淑女,我不認同,於是我走入髮型屋,在未有詢問任何家人的情況下,將長度及腰的長髮,剪成一頭短髮。回家後,我也擔心母親責罵,但她沒說甚麼。至今我依然認為,短髮是很有型的,但過了一陣就不喜歡了,早知聽媽咪話啦,哈哈。」她笑指自己經常做這類型的事,事後總會發現:早知聽媽咪話啦!「不過,不撞板就不青春啦,有時撞下板還不錯吧!」18歲女,果真很青春。

「如果你問我的性格是怎樣,講真,我只是個18歲人仔,真的不知道,我都不肯定答到你,但如果我是一個古代人,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出世者,比較嚮往自由,加上性格比較倔強、固執、自傲,而我的同學又說過我帶點藝術家脾氣。我不是藝術家,卻有藝術家脾氣,有時不能預測我的想法及行為,例如試過突然『潛水』兩星期等等,但總括來說,我是一個善良的人。」


年僅18歲,這兩三年來開始半隻腳踏入演藝圈,Ashley笑說很想了解更多這一行的人和事。「由細到大,看著爹哋媽咪在這一行工作,所以不覺得很驚訝、很新奇,但我對圈內的所有工作人員,無論服裝、攝影、導演或演員等等,都有一份尊敬。我發現大家都不是為名為利,不是為了甚麼膚淺的事情來從事這一行業,卻是為了藝術、電影、音樂,有著一份熱情及熱血,全部人都很有火。」就是這團火,讓她希望繼續了解下去。「我本身沒有任何偶像,我不會無條件去崇拜一個人,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但我慢慢學懂欣賞身邊人的優點,每個人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所以我有著這個心態,向我身邊人學習,當然我很喜歡好像柯德莉夏萍、林青霞、哥連費夫等等的演員吧。」

 

建築演藝夢

只不過,Ashley的演藝工作可能暫時告一段落,雖然早已簽下杜琪的旗下,亦完成了電影《熱血合唱團》拍攝,但今個月開始,她即將入讀港大建築系。「我現在的首選是讀書,未來四年將會全力以赴,不計親情、友情,首選一定是讀書,第二就是演藝工作。演藝這回事,在我的人生清單放得很高,但圈內人早就明白,就算你很喜歡這個舞台,但這個舞台未必喜歡留住你,所以我對演藝這些工作,都是抱住樂天知命、隨遇而安的心態。反而,就在這四年讀書的途中,我希望令自己更進步,當未來上天給我機會的時候,我就可以全副裝備接住機會了。」

芸芸學科當中,為何挑選建築系?「從中二開始,當我未接觸過演藝工作時,我一心想做建築師。我覺得建築師這一職業,間接性為一個城市的人口帶來更好的生活。現在全球暖化及環保問題,綠色建築對這個世界有很大貢獻,加上我喜歡很美的東西,但個性又傾向實際,所以將兩回事融為一體,建築系可能是最適合了。」大學是社會的縮影,她坦言心情緊張多於開心,甚至有點徬徨失惜。「我不知道大學生活如何,只知道對比中學生活,大學與社會更接近,而自己對前景有點迷茫。」不過,她並未有甚麼大學必做的幾件事。「每個人的大學生活各有不同,有人想識朋友,有人想擴闊人際網絡,有人純粹讀書畢業就說再見,而我自己純粹想讀好書,想拿到好成績,想認識更多建築這些東西,上莊、住hall等等都想嘗試,卻不是有很大意願。

 

我的男神是蘇東坡

大學幾件事,還有拍拖!Ashley說:「我從未試過拍拖,原因不是我怕羞,或者我不敢與人表白,如果我很喜歡一個人,我不介意倒追的。但我真的沒時間,當一個人很專注想做一件事的時候,尤其我是專注做兩件事,希望演藝方面有進步,同時又希望讀好書,我不覺得我有時間去專注另一件事。」難道,少女沒有愛情心事嗎?「對於18歲的我,對於愛情當然有憧憬啦!看過那麼多電影,加上我又喜歡看愛情小說,覺得自己頗浪漫的,但當我意識到愛情、親情、友情,其實本質是一樣,都是要互相遷就的一份感情,我卻沒足夠時間做這回事,不如先認真對待其他方面吧。」

要數人生最重要的時刻,18歲絕對是其中一個。Ashley從小覺得,年滿18歲就是個大人,之後想做甚麼都可以,結果呢?「當我由17歲踏入18歲生日的那一日,我發現是沒有任何神奇的改變,原來是一模一樣的,但奇怪是,外間的人對我的眼光不同了,換來的是一種恐懼及緊張!」因此,她開始沒有多想,當日只是與家人去了Jazz Bar看Live show,以及準備學車。「只不過我連玩Mario Kart都會炒車,對自己毫無信心,但我一定會去學的。到時我車到銅鑼灣的話,一定會call你,叫你快點離開,哈哈!」

說著說著,真覺得這位小妮子很有趣。最後談到她的男神,竟然不是甚麼熟男,不是甚麼小鮮肉,而是:「我很喜歡蘇軾的詩,很喜歡這個詩人!其實我對中文有些抗拒,但中學時揀了中國文學,逼不得已地接觸蘇軾的作品,卻發現他就是我的男神!」吓,So sick?「他所說的很多東西,真的與我很有關係,他那種轄達得來,又對世事很執著,對於自己被貶及官場失意非常執著,但同時他又會開解自己!當然,經常醉酒不是好事,但他那種心態,對我的人生提供了另一角度,有時我可能很執著,控制不到某些事,但時間過了,我慢慢學懂了要放手,所以他的作品對我人生的衝擊很大。」說到這裡,我真的有點失語,怎料她還奉上多一句:「東坡肉我都喜歡吃呀,可惜有點肥膩呢!」好了,Ashley散發陣陣仙氣之餘還愛說笑,看來她真的很有潛質繼承母親的衣缽—最美麗的觀音娘娘呢!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8-27 14:50:11
十八樓C座 真.五十年不變

Text : Nic Wong
Photo : Rraay Lai

《基本法》「五十年不變」從來只是個幌子,但《十八樓C座》卻是如假包換,好像台柱周老闆(金剛飾)、祥嫂(朱雪梅飾)一直披甲上陣半世紀,今年節目踏入五十周年,就算其他角色如拉表叔(馮志豐飾)都至少共度二十載了。與其盲目相信香港的一國兩制能夠五十年不變,不如先參考《十八樓C座》怎樣做到啦!


真心求教,為何金剛叔及梅姐可以一份工打足五十年?梅姐率先搶答:「不只五十年,從商台開始,我做了六十幾年,最重要是保持興趣。」金剛叔以一貫的鏗鏘聲回答:「因為我本人才疏學淺,學歷程度不高,中學未畢業就出來工作,我很感謝商業電台,讓我五十年來做這份工作,每日都很開心、很有愛心地做下去。」年屆85歲的他揚言,一直會做到商台不讓他繼續為止:「六十周年有冇預我先?」

三人之間,年資最淺的是現任節目監製馮志豐,雖說年資最淺,都已經做超過廿年。「我在97年11月加入,眨下眼就是廿一年,看到他們這樣,我覺得自己都可能做到五十年。公司對這個節目很愛護,而他們不只是家人了,卻已是公司的血。」

五十年不變,究竟如何做到?金剛叔指出:「我覺得節目沒甚麼變,始終都是跟隨時代前進。如果你長期收聽,不難發現我們以往的對白很慢,現在則很快,但這種改變只是跟隨時代節奏,好像我這樣的年紀,也不會好像老爺爺的聲音慢慢地說。話時話,現在反而說得更快更響亮,不知道是否條氣更順呢?」馮志豐認為,《十八樓C座》的變,就是不變。「緊貼時事,每日隨著社會發生的事件來訂定內容主題,是我們一貫不變的模式。這個模式很難,很多人想模仿卻學不來,尤其電視劇沒可能做到。新聞最快,卻只是報道;評論節目有phone-in,卻沒故事;我們正正在兩者之間的狹縫,走出第三條路。」

五年前,節目慶祝四十五周年,我們同樣訪問過三位;五年後,我們經歷了兩屆特首的管治、雨傘運動、港獨思潮等等,至少社會氣氛大大改變。馮志豐卻指,這個分水嶺應該要推回九七。「這幾年來政治議題愈來愈多,怨氣也大,但自從九七回歸後,已是多寫政治,少寫民生。」大時代加入的他憶起,九七開局不是太差,其後政府接二連三地出現失誤,然後中央干預各方面,他們都一直追住罵。「我覺得七、八十年代關注民生較多,很少罵殖民地政府,相信是當年大家都不=心政治,只是今日人人都政治,當人人都關心政治,又怎能少了我們的份兒?」


此時,金剛叔一如周老闆,立即加把口:「當初回歸中國真的很開心,抱住興奮心情慶祝,沒甚麼東西好罵,真的太平盛世,希望香港會更好,但現在怎樣呢?我相信有目共睹啦,否則哪有這麼多題材呢?」至於尺度方面,他回首歷史:「六七暴動之前有兩個節目——《欲罷不能》及《冷眼旁觀》,前者鬧得最勁,後者用辭較冷,後來演變成的《十八樓C座》,依然鬧得很激,那時候未回歸,言論真的自由,回歸後減淡很多了,不會罵得這麼大聲了。」不過,他強調一切都只是演戲。「我們做藝員,本身沒有立場,只是演繹劇本中的角色。適逢周老闆這個人本身也沒有立場,別人講乜,他就講乜,不分左右,左又講,右又講,中間又講,一向都是講香港人話。」馮志豐補充:「我們沒有收歛過,從來都是這樣的風格。老實說,如果你想聽粗口罵人,上網大把啦,但聽眾是否想聽這些?我們只是在大氣電波下,以另類方式抵死地夭心夭肺,其實,兜彎罵人不是比直接罵更過癮嗎?」

梅姐靜靜地說:「想當年我有個失散的同學,她早已移民到美國,後來聽到電台後認得我,從而找到所有舊同學。」聲音與味道一樣,與回憶有莫大關係,如今資訊發達,電台的功能和意義,看似減少了。馮志豐卻這樣的看:「《十八樓C座》就像一個慈禧年代茶壺的茶漬,很珍貴。你看看周老闆、祥嫂、三姑等人,人人都生龍活虎,我們很珍惜這幾位前輩。近幾年,我們加入了兩個穩定的年輕角色,希望與時並進的同時,謹記要珍惜自己現有的特色。」他直言,中國歷史提醒人們要好好警惕。「譬如文化大革命,主張『破四舊,立四新』,結果現在人們想到北京看明朝崇禎皇帝在煤山上吊的那棵樹,卻不知道其實那棵樹已在文革被鏟走了,現今那棵是移植的,這就是不尊重歷史,不尊重既有傳統優勢,好高騖遠……」

金:嗱,其實你講北京呢,根本就不關我們事。

馮:我都說這是比喻咯!

金:不過我又說一些吧!我們現在去北京,好像去了一個新城市,還記得八十年代我去北京,真是一個很古老的中國化城市。

馮:1949年之後的中國,都改晒啦!

金:王府井大街本來很有特色,很多賣文具、墨硯的店,隔幾年開放之後,全部都是西式化!

馮:唉,香港都變了很多,新界變成旺角,元朗大馬路的人,比彌敦道更多呀!以前有牛、有農田,現在呢?全部都是貨櫃呀!


結果,好好地一場訪問,又演變成另一場《十八樓C座》,他們還是喜歡一邊拗頸一邊論政,永恆不變,點只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