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8-27 14:01:42

詹瑞文、陳淑儀 老屎忽的勁

詹瑞文與陳淑儀各自在劇壇打滾多年,自嘲已是「老屎忽」,沒想到來到今年二人才有機會在如此框架下合演喜劇《唐吉訶德》,而策劃人更是他們的老師——享譽全球的戲劇大師Philippe Gaulier,這個令人期待的組合,還激發起兩位戲劇前輩還未表現的潛能。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location : Stillhouse
wardrobe : agnès b. (on Jim)

說到詹瑞文和陳淑儀相識之時,要回溯到差不多三十年前的演藝學院,當時詹瑞文是高陳淑儀兩班的師兄,但這師弟年紀卻比較大,因為陳淑儀是先踏上舞台演戲,後來才回到演藝讀戲劇。詹瑞文回想見到陳淑儀的印象:「全校都是後生仔女,為何會有個鬍鬚佬?不過其實淑儀入演藝之前我已經『單識』他,看過他在《聊齋新誌》(灣仔劇團)的演出,那時我剛開始讀戲劇,驚嘆這個人演得這麼好,又是主角,一身武藝,應該擁有豐富經驗吧。」陳淑儀笑說:「我廿六歲才入演藝,比起他們這些十八歲的學生,已是『鞋烚烚』的了。記得當年在學校見到詹瑞文,他都是在練踢踏舞,還以為他是讀舞蹈的。」二人在讀書時代合作過,畢業之後詹瑞文成立劇場組合,偶然也會跟在新域劇團的陳淑儀合作,不過像這回《唐吉訶德》般由二人擔正的形式,則少之又少。

事緣要由戲劇大師Philippe Gaulier說起,如果當年有留意詹瑞文的劇場組合,對這個名字應該不感陌生,大師不時也會來香港主辦一些戲劇工作坊,正正因為詹瑞文是他第一個華人學生,後來陳淑儀聽到口碑,也專程到歐洲上Philippe Gaulier的課,期間詹瑞文也有去探他,二人與Philippe Gaulier的淵源就由此起。這次的《唐吉訶德》是由Philippe Gaulier改編及執導,難得老師有如此雅興,他們自然沒理由不演,詹瑞文說:「Philippe老師向來以教學為主,執導作品不超過五部,他這次決定在亞洲上演《唐吉訶德》,又找我倆擔任演員,我們放下手頭上的所有工作也要來演。」

《唐吉訶德》一如所料將會是一部喜劇,原因不在演員,而是Philippe Gaulier本來就是個小丑專家。陳淑儀說:「無論幾嚴肅的事情他都會搞到gag,所以怎會不是喜劇?」詹瑞文補充道:「最具挑戰性的地方,是小丑是無得演的,只能在一個人身上找到他本身的荒謬,再和角色的世界貫連在一起。」演戲經驗豐富的他們,這次需要赤裸裸地走進排練室,然後讓老師在自己身上找到荒謬之處,陳淑儀笑言:「Philippe老師希望在過程中發掘我們的可能性,不想一埋位就以慣常、老套的方式將一切定實,所以這階段是不斷將我們剝皮拆骨。本來我都變了老屎忽,但也要重新面對。」詹瑞文最深刻的,卻是被老師嬉笑怒罵地「串」的感覺:「我在舞台劇已經很順手,很知道怎樣分配精力去排練,演出會是怎樣的狀態。但排Philippe老師的戲是不可以這樣的,他一講你就要做到,不用排的,若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排也沒有用,這樣壓力的確很大。我們常常『串』人,難得被老師『串』,是要有儍勁,不問結果才可以。」

過去幾個月,詹瑞文和陳淑儀曾兩度遠赴過巴黎與Philippe老師排戲,每次為期兩星期,均帶給他們久違了的感覺。詹瑞文說:「淑儀住在老師的家,我則住在老師的學校,每天排完戲我就像個獨居老人,一個去買菜、煮飯,早睡早起,其實很奢侈,就像回到二十五歲時一個人去英國跟劇團工作的日子。」在香港排戲,一般都是演出前五、六星期密集式排練,排《唐吉訶德》,模式卻是截然不同,陳淑儀形容是邊走邊打,「因為老師想要的,是不確定的可能性。」詹瑞文道:「我們製作經驗多,很多東西知道怎樣做會有怎樣的效果,但老師不是這樣,每一個細節都要我們做出來,佈景、服裝,連戴咪都要試,我很感覺到整個排練的過程就是他的遊樂場。」最有趣是他們排戲排到身水身汗的時候,Philippe老師卻拿出相機來只顧拍照,這次宣傳海報上的相片也是Philippe老師的作品。他們也不禁被老師的稚氣感染,「老師聽不懂廣東話,我們排練時有時會扮講台詞,但其實說其他東西,是另一種好玩。」詹瑞文笑說。

《唐吉訶德》改編自同名經典小說,這次詹瑞文將會飾演唐吉訶德,陳淑儀是他的侍從山曹,他們說角色分配幾乎不用細想,無論體形還是自身性格,都分別與角色相符。詹瑞文說:「唐吉訶德比較有靈性,想做就做,不太理會旁人的想法;山曹則實際一點,這跟我們的個性很像。」將這部17世紀的小說放在21世紀,會有想表達的深層訊息嗎?陳淑儀回答:「Philippe老師向來很喜歡沒意思的演出,可能因為他是個小丑大師,覺得演戲好玩就夠,如果有人講甚麼深層意義,他反而會覺得這人是上腦的人。所以我們沒有和他討論這戲想表達甚麼,但身為演員我們當然有自己的想法。」在Philippe Gaulier的心目中,沒有意義的演出才能給予觀眾最廣闊的想像空間,2018年的《唐吉訶德》要訴說一個怎樣的故事,就留待觀眾自行發掘了。

 

INFO
日期:9月21日至27日(25日除外)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450/$380/$280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8-27 13:57:07
Joey Thye 戴祖儀 陽光小小姐

雖同為歌手,但此祖儀不同彼祖兒,年僅23歲的戴祖儀(Joey Thye)出道不久,接連在無綫的微電影和劇集,擔任戲份重要的角色,可見她深受器重!訪問期間便知道Joey睇得唱得玩得,鏡頭前自彈自唱魅力十足,鏡頭後調笑耍鬧也爽朗可愛,難怪被公司力捧成為新生代的陽光小小姐。

Text & Coordination Timothy Lo
Styling SC
Photo TTT
Hair Bowie Lo@Fifth Salon
Makeup King Yip@KINGS MAKEUP
Wardrobe MARYSIA (pink dress / print bodysuit / blue swimsuit), CLAUDIE PIERLOT (white bodysuit)
Special Thanks Hotel VIC on the Harbour

其實早在Joey真正簽約成為歌手前,她早已有不少粉絲:不僅於各大商場和活動公開演唱多次,更在去年台北自行拍攝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影片,深受網民歡迎,紛紛說要「偶遇」她,並希望她出道當明星——現在倒是如願以償了。更厲害的是,Joey畢業於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法律系,真正是個「律政可人兒」!

唱幾小時也不覺得累
她笑言現在是「暫緩」法律相關的工作,希望全力做好演藝事業:「其實也並非完全放棄律師的行業,我剛畢業回到香港時也曾經跟過『師傅』上過法庭,也曾經在律師樓工作過一段時間。」當時Joey早上當法律學徒,晚上去尖沙嘴、銅鑼灣玩busking,放假則跟朋友一齊灌錄歌曲,工作以外就是音樂。考完DSE,Joey因為選錯科而選擇去國外讀書,現今回來了,也不想因為再次選錯而後悔,總要試一次才甘心:「我真的好喜歡唱歌!在辦公室聽著客人們爭吵就一定皺眉頭,覺得工作很痛苦;但即使我大熱天拿著結他,在街上唱足四、五個鐘頭,我還是很享受站在人前與觀眾分享音樂那種滿足感。」

想變得更專業
回到香港,Joey用了一年時間讓自己了解和認識音樂圈,自己接洽表演工作,同時拍一些自彈自唱或搞笑影片放上不同的社交媒體和網絡平台,漸漸為網民熟悉和喜愛。「慶幸我還是有一定運氣,剛回到香港決定做音樂就有幾家唱品公司聯絡我。」她於今年簽約星夢娛樂,旋即推出新歌《未開始的故事》,又先後參與拍攝無綫的《愛情沒有來的時候》擔正做女主角,又有份參與重頭劇《多功能老婆》,與同公司的師兄周柏豪演出感情線。她笑言拍攝時面對不同前輩,其實頗有壓力:「但幸好拍攝微電影時,洪永城與林師傑都很照顧我,我們經常玩耍打成一片,他們也是肯與我分享經驗的前輩,後來也就放鬆了。而拍劇時與我對戲最多的柏豪,因為同公司的緣故早已合作過,再拍戲時也沒有那麼緊張。」

但Joey說,真正緊張時還是站在舞台上,對著觀眾和直播鏡頭唱歌的時候:「早前為公益金籌款,與大前輩歐瑞強合唱兼彈結他,很榮幸但也非常擔心!當我翻看錄影時更好笑,彈結他的手都已經抖到不行,但我還是要努力維持平靜的表情。感覺那一次我並沒有發揮全部的實力, 但總算是難得的演出經驗。」看得出來,Joey很想在音樂和歌唱造詣上更進一步,因為她能感受到出道前後的分別:「從前未出道感覺觀眾都很鼓勵我,但真正推出第一首歌、參演第一套劇時,網絡上的批評頓時湧現。當然,這是素人和唱片歌手的分別,起初我還是不習慣,常問『我有無咁差?』但現在會仔細琢磨有建設性的意見,不去理會惡意攻擊,只希望自己做得更好。」

女神喜歡的男生
有彈自然有讚,其實也有不少網民大讚Joey年輕貌美有才華,封她為新一代「女神」。她笑說封號漏了個「經」字:「其實被人讚還蠻開心的,不過認識我久了就會知道,其實我很貪玩外向,相處久了可能就不會有『女神』感,反而是陽光或搞笑吧。」而這位「女神經」喜歡的男生,要跟她一樣幽默,才能吸引到她:「我太喜歡聊天,因為只有交談,我們才能互相了解各自的內心世界,我也能夠知道他是否有知識、有內涵,或是一個風趣的人。所以我並不相信一見鍾情,因為只有透過了解,才會愛上彼此。」Joey還透露現在單身,暫時只想專注工作,又哭笑說「睇相佬」批她這兩年都不會拍到拖。特此公告,看有沒有幽默、愛講話又有知識的男生想「打破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