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07 16:37:53

Anton Fung x 黃進 新世代音樂影像最強合作

Project Keep Pushing是一個跨界別大project,但當日tfvsjs鼓手Anton Fung構思的時候,只是從個人想重新尋回打鼓的熱情出發,沒想像過牽涉的人那麼多。最終影片拍了六條,參與的人數以百計,他們不為金錢不為利益,就因為一個信字,與Anton一起keep pushing。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Anton Fung

身為樂隊鼓手,Anton與鼓早就結下不解之緣,不過去年他忽然有點情緒低落,為了重新找回熱情,向黃進導演建議以打鼓為主題拍片,於是黃進又找來其他導演包括黃飛鵬、盧鎮業、陳安瑤、方曉丹、葉文希、陳巧真、徐智彥、姚加睿,每人在tfvsjs的歌曲中揀一首再以自己的風格拍攝一段短片。黃進:「其實我之前替tfvsjs拍了一個MV,但因為器材失誤胎死腹中,所以一直覺得欠他們一件事。然後Anton提出他的想法,我覺得很有趣,但最初概念抽象,資源又緊絀,起初我先找信任的導演朋友,再慢慢伸延至風格和美學均不同的單位。」對黃進而言,最感動的是很多朋友不問細節就來參與,去到現場,他們還帶了一隊不問收穫的人來。「他們都是工業裡很專業的人,總是就是相信這件事就來。每次我跟他們握手,就會欠下一個大人情,哈哈!」

姚加睿與黃飛鵬

Anton與黃進為這個project設定兩個原則,拍的主體是鼓,和需要現場錄音,其他概念任由各人發揮,自由度算高。但對各導演來說,困難之處正正在於現場錄音這一點,黃飛鵬的《滅曲》更向高難度挑戰,先設定了多部迷你攝錄機多角度拍攝Anton打鼓,最後還下起大雨,拍出Anton在暴雨中打鼓的精采畫面:「我的想法是想拍到像漫畫的分身,在很狹窄的空間要用好大的力氣去移動東西般。而大雨就代表斗室裝滿水,象徵不同的困難。」盧鎮業在《滅曲》中擔任攝影師,拍攝時感受特別深:「我和另一位攝影師Tim都笠著垃圾袋,一人拿一部機,因為不想重覆影相,於是一面拍一面眼尾看著對方的位置和角度,就好像跟他在較勁一樣,好滿足!」黃飛鵬則被現場錄音的聲音深深震憾:「Anton打第一次已經完全無打錯,很厲害,但他仍然精益求精,要求再打多幾次。」Anton笑說:「雖然那天有點累,但打完第一次後很感受到那能量,忽然間有團火。」

盧鎮業與陳安瑤

盧鎮業與陳安瑤的風格與黃飛鵬截然不同,盧鎮業說:「我們選了<Mask>這首歌,給我的感覺是很多情緒。Math rock這類音樂血來有重覆性,但<Mask>會突然反轉有另一層,還有兩段outro,好像死唔斷氣一樣,玩極都玩不完。」於是他們在影片中加入故事部分,講述一個超級市場店員遇到奇怪顧客,在死氣沉沉的工作之中偶有驚喜。

黃進


黃進執導的影片以war machine作為靈感,想像鼓手是個拍子機一來就開始打的機器,然後找了一位舞台燈光師,研究了三十條燈柱,會因應鼓的節奏而發光,將聲音具體地視像化。「我拍的有一大段是長鏡,三分之一我就要叫cut,但我覺得那個畫面很好看,一直沒叫,周邊的工作人員都來問我為何不叫停,我仍然任何他們繼續拍。最浪漫的地方是Anton和攝影師真的繼續拍下去,即興jam出來的東西好正。」Anton說:「那刻我腦內其實很多思緒,但又要克制自己以免打錯,好複雜!」


姚加睿是Project Keep Pushing的花絮導演,這次企劃給他最強烈的感覺,是青春。「當我們圍在一起看片時,就像回到讀書年代,好青春,而且不是個別導演和Anton的交流,六位導演之間也會互相給予對方靈感,原本這是Anton個人出發的事,那能量卻傳到這麼遠。」雖然這次企劃勞師動眾,每個參與其中的人卻是無悔,黃飛鵬說:「我們做了新嘗試,在影像世界樂器可以擔演怎樣的角色,這類跨界別合作值得延伸下去,即使換走我們也沒所謂。」

鐵樹蘭成員文偉設計了一系列以鼓為主題的改裝傢俬,日後會在專頁送出。

 

Project Keep Pushing專頁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03 10:00
李居明 2022爆炸大迷信

Text.Nic Wong
interview.Nic Wong & 金成
photo.Kit Chan

信則有,不信則無?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香港人很有趣,大多人深信香港是塊福地,但一講起風水術數,總覺得「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偏偏,每年一有運程書出版,大家又會第一時間去看看自己的生肖運程如何,然後抱住上述迷思,自圓其說。

較早前,一代風水大師蔡伯勵仙遊,讓人想起同屬上一代,今年已是第30年推出運程書的風水大師李居明,但他一見面就說:「我這種小人物,不值得你們大雜誌訪問啦。」另邊廂,他又娓娓道來自己過去的風水術數威水史,接連提及近年接手新光戲院後的成就。「如果你沒有看過我編撰的舞台劇《毛澤東》,你看不到我的能量去到哪裡,因為它真是很震撼。」

講到震撼,可能他的《大迷信》系列電影最震撼,今年推出第三集來賀歲,上映足足一百日,票房大約七十多萬。「當年就是因為《大迷信》,我要隱世二十年。那部電影影響人們太厲害了,所以我一直不肯拍第三集。」事隔廿五載,今年李居明再拍電影,加上編撰粵劇劇本,加上每年撰寫運程書,以及開班授徒教八字傳揚東密等等,連他自己都說:「我的悲劇是,一個人做到太多東西,令人不相信我可以應付得來,可以同時做到這麼多事情……」甚至在2000年,他被邀請到美國可口可樂總公司看風水,更意外進行驅除惡靈任務。

更悲劇是,他慨嘆近年撰寫運程書時,筆桿子太沉重,明知自己一字一句足以影響海量讀者的整年思緒,所以不敢揭露所占算的100%天機,與其盡說真話不如說好話,即使他早已算到,這一兩年內香港可能會有大規模冧樓、發生類似高雄氣爆事件,明年將有大災劫降臨香港,2022年將會出現過份濫用手機而出現火劫。

但,在李居明的心中,香港是我家,始終都是最好的。

隱世二十年

「風水命理的東西,沒甚麼好講啦。」訪問一開始,李居明就這樣說,隨即又分享近日開班教八字,吸引逾千人報名,以及每星期的電台節目《潮爆開運王》大受歡迎,成功做到他一直強調的「說迷信破迷信」,本來想推卻訪問,如今又不介意贈我們幾句了。

這一切,要從25年前的故事說起。九十年代初,李居明拍了兩集《大迷信》,票房分別大約1,200萬及500萬。「當年就是因為《大迷信》,我要隱世二十年。電影影響人們太厲害了,所以我一直不肯拍第三集。我知道我一講鬼就很有魅力,但我不想走那條路,不想荼毒青少年人,所以當年我推了第三集沒有拍下去。之後很多人食住《大迷信》的水,做了很多鬼怪事而成功,但如果要做,我應該是最早最成功的那個人。」

隱世二十年,隱世去哪兒?他表示,過去二十年將自己投入宗教信仰,專注於中國失傳了1200年的東密(又名「唐密」),到日本跟隨師傅修行,並將東密的傳承帶回中國發揚光大。「我們的修行不是求求其其,這一切都是學問,所有東西都有證明,我亦有證書的。我由1982年開始沉浸於密宗的修持,1989年已灌頂成為『阿闍黎』,亦即是密宗上師……過去我已訓練了超過五百名弟子到達我當年的級數,當中包括很多名人,大概已是西藏活佛的級數。」

東密太深,難以三言兩語說得明白,有興趣的話,記得要真金白銀找師傅指點。還是風水術數夠吸引,隱世二十年間,師傅不曾出山,最威水莫過於2000年獲得美國可口可樂總公司邀請看風水。「當時我悟出了一件事,可說是整個風水術數界的轉捩點,就是每個人出生都有個八字:年、月、日、時,我們用八字來算命,算到幾時發達、幾時結婚、幾時生BB、幾時死亡等等,但可口可樂卻是一間公司。我當時想到,為何不能用這套學問去幫一間公司算命?」

師傅翻查可口可樂公司的八字,排了個八字盤,再看到品牌百年來的盛衰,發現所有事情都吻合。「我計算到,當時可口可樂正在走著一個很衰的木運,綠色的木是非常不好的,然後發現可樂樽上不知為何多了一條綠色線,是前幾年沒有的,於是我便知道整件事,木太多,要補回一些金,加上當時我正是行金運的最顛峰時期。當時我不以為然,為何他們會找我看風水?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鬧鬼。」

親臨美國總部,他開始用英文來解釋風水,發現事有蹺蹊。「我愈講,他們就愈靜,然後他們狂打電話,由最初三個人到最後三十個人坐下來一起聽。後來他們道出原因,每朝早八點鐘都聞到一大朕雪茄味,原來之前統治了五十年的古巴籍總裁很喜歡抽雪茄,他死後連續三任總裁都坐不穩,第一任癌病逝世,第二任做了三個月就辭職,現在接任的總裁立即來找我。又原來,那個總裁就在總部某個房間內死亡,而那間房就名為Green Room,所以各人一聽到我提到綠色,就顯得很緊張了。」經他處理過後,那位請他來看風水的總裁做滿七年後才退休,之後才透露這件事,並準備在七十歲那年寫成回憶錄,在美國出版,將當年這件事完全公開。

「當日我完成一切,去到機場之際,我告訴自己,作為一個風水師,能夠做到可口可樂的風水,還要處理靈界的事,令新總裁可以正常工作。我覺得自己的風水事業已經到達高峰,不可能再做到比這件事更大了,堪以告慰,所以我在那年決定退休,不再公開做風水事了。」

 

再世唐滌生?

本來隱世潛修,為何重出江湖?近年李居明再次高調,主因是接手了新光戲院。「新光不能不宣傳,所以我被逼走出來,而且我嘗試寫劇本,一寫就成名,第一部是《蝶海情僧》,很成功,人們說唐滌生死後的五十年,未有人寫過這樣的粵劇劇本,卻給我寫得到。沒辦法,我小時候就在一個粵劇家庭長大,陳好逑、吳君麗都是我的auntie,所以粵劇對我來說,一直沒有難度。」

適逢《毛澤東》最近重演,他當然把握機會宣傳一下。「如果你沒有看過我編撰的舞台劇《毛澤東》,你看不到我的能量去到哪裡,因為它真是很震撼。」有幾震撼?「避開政治爭拗,只寫毛澤東與賀子珍、江青的愛情故事,以及他的論論盡盡,到了最後一場,索性講他在天堂上看見蔣介石握手聊天,寫他們其實是天上的兩顆星星,反應好到不得了,令粵劇形成新浪潮。你會發現李居明編撰的戲,由頭到尾都不能停下來,很有娛樂性,很多故事,很多素材……」

想不到,原來風水與粵劇也有關連。「多年來的修行令我的精神很集中,可能幾日就寫成一部粵劇劇本,有時快到一兩日都能寫好,至今已寫到第33部。」的確值得驕傲,而且他的驕傲與粵劇一樣,停不了。「如果以一個普通人來看,不要看他是風水師,更抹掉他曾經為可口可樂睇風水,當一個普通人在香港寫過33個現正息微的粵劇劇本,而且可以上演,還要重演,不斷有人叫好,單單這個部分,那個人的一生已經有很大的建樹了。」怎知道,驕傲的背後,竟然是個悲劇?「我的悲劇是,我一個人做到太多東西,令人不相信我可以這樣叻,可以同時做到這麼多事情,所以有人懷疑我的粵劇找別人寫,這樣說的人,根本沒有看過我的歷史。」

好了,時空飛回七、八十年代的歷史,李居明出身於浸會傳理系,參加過話劇活動,自稱香港話劇界第一代,而八十年代,他更曾在新藝城做過宣傳及編劇,在奮鬥房與麥嘉等人奮鬥過,又編寫過《靈氣逼人》劇本,亦參與《龍貓》的配音創作等。筆鋒一轉,他突然自封為大俠郭靖。「我覺得自己有點似郭靖,智慧其實很低,但有際遇,經常能夠遇到一些很叻的人,譬如我曾經有份工作,在洲立電影幫過黎姑娘(黎筱娉,前洲立主席,2011年金像獎終身成就獎得主)做電影宣傳,史泰龍名字如何翻譯,都是我們所做的事情,他主演的《First Blood》,《第一滴血》,原則上都是我譯出來的,當然人人都識譯啦,但過程中很驕傲。」他自言經歷過八十年代的電影圈,如果問香港電影圈的人,人人都識李居明。「我最叻的一件事,就是轉數高,思想快,他們覺得我做風水術數,實在太浪費了,經常叫我出來拍電影。」

終於提及《大迷信3》。自從去年開始,新光三樓增設一間Super 3三面幕戲院。「要知道,現在做電影導演很慘,沒有尊嚴,要跪求別人上映,而我有戲院的話,就可以播放自己拍的電影了。拍了《大迷信3》後,雖然我不滿意,之後將會剪輯一個精裝版,但之前的版本都上映了一百日,票房勉強打個和(大約76萬),但我會繼續拍。」再拍的話,莫非是《大迷信4》?「別人說我最出名的是運程書,何不擺上銀幕?今年是我寫運程書三十周年,之前出了三十本,我寫都寫到悶啦,不如拍成電影,於是找了十二個明星,演繹十二個生肖,穿插成不同際遇和生活,拍成一套《豬年運程》,將在11月11日公映,亦會在網站上播映,就算身在家中,花少許錢即能看到,我相信沒有人會抗拒吧!」老實說,我真的感興趣想看看電影拍成如何呢。

 

率先披露明年運勢

《豬年運程》電影還要等一會,但香港明年運程呢,李居明在此率先披露。「之前我和薛家燕在直升機上問香港明年運程,特地飛去黃大仙的上空問卦,結果是下下籤,於是我再求一次,卻是上上籤,真不知道哪一支才是正確。」

眼見近期沙中線不斷沉降削筋又漏水,真的未必有運行。師傅表明,今年至明年都是冧樓高危期。「我預計到,香港會有地殼活動,很多樓宇會塌下,而高雄氣爆事件絕對有機會在香港發生,而且多數在土瓜灣,有名你叫嘛!沙中線令土瓜灣樓宇的現象,都開始應驗了,下年更可能出現一個震驚的災劫。」他建議,如果不想被災劫選中,就要避免太多「火」,盡可能多點游水、滑雪、溜冰。「我覺得香港在經濟上整體無事,但有可能發生一個未曾遇過的災難,因為未遇過,所以覺得很大,一旦遇過的話,就不覺得是甚麼。問題是香港人能否習慣,如果習慣得到,2019年的香港就是淨土。只要心理上習慣災難,就能駕馭災難,不怕災難,香港人是時候要習慣了。」玄機處處,確實很玄。

那麼香港人最關心的樓市呢?「如果你是大陸人,就會明白香港的樓市不倒,他們永遠覺得在香港買樓比大陸好,始終有個五十年不變的假面罩保護著;我們住慣香港,不覺得香港的美,但住在大陸,才知香港根本好到不得了,24小時不夜天,交通方便。所以他們來港搶豪宅,香港的地價一定不會跌。」只可惜,我們上不了車怎麼辦?「大批內地人會湧到港,香港人不習慣就只有離開,或者適應,這是個交換的過程,適逢2019年是交換期,大灣區的意念正是交換、洗牌,很多人來港居住,香港人便到澳門、深圳、廣州居住,不喜歡的就去澳洲、加拿大、美國。我依然認為,香港人要接受一種洗牌理論。」又是另一項香港人要習慣的問題。

「香港人要知道,最好的始終會走,始終都會淹沒,但香港文化最終會在大陸某些地區慢慢走回來。以電影文化來說,現在大陸就是走回香港八十年代的午夜場文化,跟著當年香港那個潮流走。如果你能夠唱歌,我鼓勵大家學好普通話返大陸唱歌,皆因香港在1984年至2004年旺唱歌運,所以拿著這種經驗回大陸發展,你將會是明天的主人。」

香港永遠是福地

問題是,香港人捨得走嗎?李居明答得精妙。「如果在香港出世,香港是你的根,你會否因為你的家著火而離開?會否因為父母有病,改認其他人做父母?不會的。如果你誕生於香港,你應該與香港共繁榮、共衰落,不應該以移民來面對。香港是我的家、我的地方,所以我一定說香港是好,就算幾衰都好,我都一定答你它是最好。

「所以,你想想我每一年執筆寫運程書,我那枝筆有多重?我知道,林鄭又會看,習近平都會看,人人都會看,特別是我評論的香港運程、大陸運程。到底我要真正揭露我所認為的100%天機,所算得到的一切,還是不要寫得那樣衰,令大家心理上沒這麼大壓力呢?很多時候,人不能夠講真話,如果我求到下下籤,我真的可以告訴你嗎?作為香港一個頗有影響力的人,所講的每一句說話,特別是運程書所寫的每一句話,當寫到某個生肖,我真的可以寫到那個生肖的人,看完我的文章後,全年都不想做人,但我又可否寫得好一點,讓你面對不好運時,都有比較正面的方式去駕馭?而且,我相信人是沒有絕對的,那件事可能不好,但不好的背後,一定有好的,永遠都是禍福相依,何不能說好一點?」

禍福總是相依,正如他慨嘆自己太叻,害怕天妒,所以他敢卜而不敢言。「我一定會寫好話,因為我看透了人生,成敗在乎你願意看好的話,當你看每件事都是衰的話,就會愈來愈衰,被你所看衰的那件事扯進地獄。為何大家偏偏要說衰嘢?衰嘢不能建設這個社會,一定要發揚光明積極一面,我很遺憾,香港年輕一代都不知道這個簡單道理,卻以樂於踢爆、推倒為榮,這是死路一條,會落地獄的。」

老虎年手機大爆炸

看過《與神同行》,大概估計到地獄是怎樣的一回事,但師傅對未來的肺腑之言,更可能令人慘過落地獄,因為手機將會爆炸災難,令人難以接受!「我認為每個人用眼睛用得太多了,每日看著科技,始終會出事。普遍來說,五行的火太多了,現在手機內的全都是電,每個人的火太多,就像發燒一樣,頭腦太熱就沒記憶,結果人人都日日發燒,日日頭腦不清醒,等於日日忟憎,帶著火紅火綠的狀態,最後失去了滋潤,就連親情、愛、美、感動、體貼等等,都失去了。

「人類將會在2022年面對最大懲罰,面對手機及網絡文化的審判,那一年老虎年打開了火的倉庫,令倉庫爆炸,將會出現很多爆炸事件,也有很多關於眼睛及耳朵疾病,可能成為了絕症,可能到時有很多人變盲,未來再沒有人能夠拿起手機,一拿起就會受傷,可能很多人因而死亡,我真不知道那時是個怎麼樣的世界。科技文明去到2024年,就是九運開始,飽受另一個人類很大的衝擊,全世界都會變。之後人類會走回頭,追求心靈安穩及腦內的智慧,就像我隱世20年的事情,即是宗教修持。想發達的話,學瑜伽、學打坐、學拉筋啦,未來一定會最受歡迎。大家鬥用腦,要訓練思維、思想及智慧,正是未來人類的真正方向。」換句話說,李居明比大家走得更前,可以的話,大家是時候隱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