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13 19:20:35

有一種青春叫做BOYZ

張致恆(Steven)和關智斌(Kenny)在張敬軒的演唱會上擔任嘉賓,唱一首《死性不改》引來全場尖叫歡呼,甚至連BOYZ兩子都始料不及,還來不及反應,這短短四分鐘變成為他們十五年來,舉辦首個演唱會的契機。曾經迷戀BOYZ的男男女女,大都已經成年踏出社會,今年是時候為回憶開箱,重溫某段被遺忘的青春歲月。

Text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Wardrobe agnès b. & SPORT b.
Special thanks 靜月 Moon of Silence

跟BOYZ聊天,感覺好像和許久不見的朋友談及無聊往事,雖然細碎卻依然歷歷在目。就像他們登上張敬軒演唱會的舞台,久未同台演出即掀起觀眾熱烈反應。Kenny笑說:「當初真的只是想當個嘉賓支持張敬軒,看到老闆(楊受成)在台下便打趣說要開BOYZ的演唱會,雖然當時他笑著點了頭,但也沒想過能真的成事。」當晚紅館的尖叫聲鋪天蓋地,隔天整個網絡都在瘋傳他們三合唱《死性不改》的片段,甚至不少娛樂新聞都為他們的演唱會吹風做勢。「我直頭以為是公司發了新聞稿!很多大型專頁都在報導我們的演出,網民和觀眾反應也很正面,我們很感恩。」

讓回憶開箱
演唱會命名為「The Unboxing Live」,寓意讓封箱已久的回憶重見天日。Steven解釋:「其實我們希望這個演唱會能夠像讀書時的聖誕聯歡會,來看的歌迷就當作是一個派對,與多年不見的朋友聚聚舊吧!」BOYZ於2003年出道,2005年重組成為Sun Boy’z;雖然Steven和Kenny曾於2011年短暫聚頭,後來卻各有發展。趁著BOYZ十五周年的日子,他們再度同台演出,感覺再度回到剛出道的時候。Kenny說:「這兩天一起工作趕宣傳,彷彿我們還是當年的Boy’z。這次演唱會好像Peter Pan的夢幻島,讓我們都暫時脫離日常的工作,回到十五年前我們還是小伙子的時候。」其實Boy’z變成了BOYZ,雖然長大了,還是依舊青春。

除了《死性不改》,BOYZ的《La La世界》、《男生圍》、《眼紅館》等也是一代人的回憶,唱K總會點過一兩首,甚至連Kenny自己重新聽一遍,他也覺得感觸:「雖然總覺得以前我們唱歌蠻難聽(笑),但聽到這些舊歌就會想起我們兩個一起住、一起去錄音工作的日子。相信我們的歌迷聽到,也會想起他們學生時期的歲月。我們希望用一種更精緻的技巧和演繹方式,將當初的情懷呈現給大家。」經過那些年,BOYZ覺得對方有變化嗎?Steven想了想,搖搖頭:「除了年紀大了,大概也沒什麼改變吧。這次再度合作,其實感覺像一個很久不見的家人,比以前還要親切。」

感激遇上彼此
談及以前BOYZ一起工作的日子,Steven和Kenny都笑得人仰馬翻,各自大爆糗事。Kenny說Steven當年宣傳冬季嘉年華時,玩機動遊戲吐到全身都是;Steven則欺負Kenny不諳廚藝,騙他說幫大蜆「吐沙」就是要對著蜆殼吹氣,引得拍攝在場的所有人都引得笑成一團。

回想這些年的種種,問他們可有感慨?Kenny搖頭:「反而會覺得感恩比較多。你知道嗎?最當初的『男版Twins』其實並不是我們兩個,但後來我們總算組成Boy’z;出道時已經萬千寵愛帶著光環,受到很多人的照顧和愛護。現在我們彼此各自都有成長,今年確實是一個很美麗的時刻,讓我們再次聚首。」Steven則更感性:「當年因為我的無知和任性導致Boy‘z拆夥,我還是感到後悔。但我很感激能夠遇上Kenny,他的堅毅性格也改變了我很多。」大概一群九十後的追隨者,也感激BOYZ曾經出現在我們的青春裡吧。

2018-09-13 13:57:45
吳浩康、洪卓立 坎坷過後有艇搭

Text: Nic Wong
Photo: Bowy
Makeup: Keikei Ng (吳浩康)、Terry Yeung @ Corner.hk (洪卓立)
Hair: Moe@Fifth (吳浩康)、Lilylam@ndnco (洪卓立)
Wardrobe: CALVIN KLEIN JEANS (吳浩康)

英皇歌手今年好像齊齊轉了運,張敬軒古巨基演唱會爆滿,連帶BOYZ都合組開騷;陳家樂情場失意,但事業終於得意;湯怡扮「學生妹」拍住原島大地廣受好評(自小看《文匯報》識字已屬後話)。來到年尾,她的男友洪卓立(Ken)都好像行運,首度與「同門師兄」吳浩康(Deep)合作開音樂會「他說他的故事」,唱出「30後」男人的硬食故事,坎坷過後有艇搭,坐埋同一條音樂船上。

他們的第一次

吳浩康出名唱歌好,音樂造詣高;洪卓立就是個陽光大男孩,但二人並非一拍即合,只是飲大兩杯之後⋯⋯

問:能否講講你們第一次遇上對方的印象如何?

Deep:我對Ken的第一次印象,大概是某一年的電視音樂節目綵排時碰面。我聽到他唱歌後,覺得他不是靠外表,而是有心去唱歌。

立:未入行前,我已有聽他的歌,但入了英皇後,每次看到他出現,我都會第一時間走開,因為他的氣場,而且他又大聲,樣子又惡死。那時候很怕他,更怕自己不懂說話不好,得罪人,所以開頭不敢。

Deep:我真是他的聽眾,不敢說是fans,但他一出新歌,我都會留意。我覺得Ken是個認真唱歌的歌手、唱歌感動的好歌手,但大家的焦點,可能只留意他的外表,這個世界有很多標籤,可能覺得靚仔不懂唱歌?我希望,大家欣賞他有質素的音樂,而不是只有我自己或部分fans才聽到。

立:直到工作了幾次,才知道他那個人與外表很不同,不是大家所想的難相處,卻是平易近人。記得有次我們去澳門工作,工餘時與和他吃飯,他喝多了兩杯便告訴我,他覺得我唱歌好聽,聽過某些歌。有趣是,我在這個行業打滾,不時有其他藝人都說我的新歌好聽⋯⋯

Deep:喂,我真的不會對所有人都這樣說的,有些我說不出口。

立:老實說,很多人本身不懂聽歌,甚至乎他們可能沒聽過那首歌,只聽過歌名。偏偏阿Deep卻是唯一一個一字不漏,沒唱錯整首歌的人,這是很驚訝的。一個唱歌這麼厲害的人,原來會聽自己的歌,真是很感動,甚至是,少許驕傲。

Deep:能夠成為你的驕傲,我都很驕傲。

 

他說他的故事

互相追捧驕傲後,他們異口同聲說二人想法很似,甚至發脾氣的時刻和原因都很似,於是今次音樂會就可以盡情地唱出對方的故事⋯⋯

問:相識多年,音樂上卻是首度合作?

Deep:一直沒合作過,製作上當然要求過,我經常說可否讓我監製一下洪卓立的歌,或者寫幾首歌給他。可能公司同事聽得太多,所以撮合了這次合作。我覺得這個組合走了一起,最大效果是,由於很多時候我們看到同一件事,都會發脾氣,都會觸動我們,而觸動的事情是同一原因、同一焦點,內心心態都很似,但我們所present的東西很不同。

其實每個歌手和演員,都是講他的presentation,各有不同,由我用Ken的歌說Ken的感受,又或者由Ken的聲音說我的感受,看看大家會否覺得容易接受一點。同時間,我也要將自己的歌交給一些讓我放心的歌手,放心那些我請不來,請到而又放心的,我身邊應該只有阿Ken。

立:這次合作,我也有一些想法。以前Deep有很多不好的新聞,可能是溝女、夜蒲,但我的世界中沒有對與錯,如果不是藝人的身分,可能沒有問題,但如果是藝人,大家就會將不好的想法、標籤加入其中。其實很多事情不是大家所想,正如觀眾都不知道兩人之間發生了甚麼事,卻往往只選擇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今次我有個想法,就是想呈現多點大家看不見Deep的東西出來。

 

30後的煩惱

今年,Deep 35歲,立立31歲,兩位八十後正值「30後」的人生,難怪音樂會主題,都想以30頭的男生成長中面對的問題作為引子。兩人的keyword各有不同,Deep說自己「無穿無爛」,立立就覺得只能夠「硬食」。


問:踏入30歲後,近年所遇到的問題是甚麼?

立:各界對我的期望,包括家人。大家多少覺得,你工作了多少年,與你應該得到的成果成正比!我不知其他行業是否這樣,但這一行不是。很多聲音都說,我做了這麼多年,都是做得咁上下,是否應該考慮一下轉行?多少會有些壓力,特別是家人擔心我,他們知道我不會餓死,但五年後、十年後呢?同時,他們覺得我沒有計劃,為何不為人生打算一下?

問題是,很多時候藝人都很被動,不是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有時候他們不明白,但我覺得如果繼續想做這一行,就要「硬食」。30幾歲後,就要硬食,很多事情都被誤解,但我很難逐樣逐樣去告訴大家,不想再解釋了。

Deep:我愈來愈發現很多人都很膚淺,沒法子,我只能夠用這一個詞語,但很多人真的只看表面,但更多人並非表裡一致。難道說話細聲點就一定正確?說話大聲點就一定差?

立:特別是這一行,加上踏入這個年齡,只好硬食。可能二十幾歲時血氣方剛,還會反駁一下,別人說我死了,我都會罵罵大家,但現在就硬食好了。

Deep:對我來說,我這段時間的確是忙、攰、辛苦,但生活經濟完全沒問題,無穿無爛。這幾年來,我是需要工作,但很討厭傳媒亂寫,假設我女朋友是有錢人,我就要花她的錢嗎?這,只是寫這件事那個人的心態。

洪:又或者,好像我們去搭地鐵這樣!為何周潤發搭地鐵,他就是紆尊降貴?但我去搭地鐵呢,就是我窮?

Deep:如果我搭地鐵,就是受情傷打擊?難道我受情傷打擊,搭地鐵就會好轉?

 


感恩大病一場

事實上,近年Deep及Ken的事業發展都算不錯,前者FB Live廣受好評再出碟及個人音樂會,後者則繼續有四台冠軍歌,近日與屎萊姆合作的〈獻醜〉更榮登YouTube熱搜榜冠軍,但「有艇搭」的前提,Deep說所謂低潮期時候一直計劃著,立立更說感謝自己曾經大病一場……


問:近年Deep出走低潮期,對前路有沒有不一樣的想法?

Deep:我做不做一件事,不會因環境而改變,我卻會先設立目標,然後看看那件事能否幫我去到目的地,例如紅館、唱更多show,以及心底裡關於social media的一些數字,加上事情的延續性,我不是個追求煙花的人。

我現在所做的事,已是早在我所謂最低潮時的計劃,現在是逐步逐步去做,我腦裡面有個schedule,知道何時就要出歌。今時今日發生的事,一早已經知道,不敢說是神算,但真的一直有研究、嘗試,而且一手一腳去做。我一直都有信心,也知道有班人一直等我,卻想不到原來有這麼多人,所以真的很感謝大家。


問:Ken入行第11年,近年不乏四台冠軍歌,近日〈獻醜〉反對也不錯,感覺如何?

立:四台冠軍當然開心,但某程度上,現在的四台冠軍未必代表到很多東西,所以除了頭一、兩次很開心之外,心態沒大分別。這兩年我少了音樂的事情,上年有段時間要拍劇不在香港,加上一些緣故,導致〈獻醜〉遲了派台,反而覺得有少許失敗,打亂了之後的計劃。加上我是個不肯聽好說話的人,當同事說那首歌好聽,我都不理會,只覺得對方想我開心而已,就算四台冠軍或YouTube點擊率很高,我都聽完就算,還是做好自己的事,不想太多。

問:做音樂愈來愈難,如何提醒自己毋忘當年入行的初衷?

Deep:我很少心理評估,如果我花太多時間,過多的心理評估只會製造恐慌,所以我比較少想。反而是,之前那幾年做了其他事情,我希望改變自己身處藝人之間的那種被動,所以我在外面做其他東西,寧願少睡一點,都嘗試做生意、教唱歌、開唱歌學校、做足球青訓等等,因為我知道做藝人是被動,所以才不想這樣,希望找更多的收入來源。行業被動、藝人身份是被動,但我是不被動的,我不會玩這個捱餓遊戲,也不能夠叫我老豆和我一起漂泊的。

立:心態有否變?有的,起初我都不知道自己想做甚麼,但現在的心態更似剛剛入行。可能這句不太好聽,但我頗感恩自己曾經大病一場,因為大病反而有時間停一停。大病之前的幾年,在我身上發生的很多事情,都來得容易及很快,我都不知道為何有人支持我,第一年得到新人獎,第二年有首〈彌敦道〉,第三年去台灣拍劇,真的來得幸運,所以不會思考,直至遇上大病,才有機會停下來想想自己想要甚麼,或者我選了這一行,將來的路如何行,真是大病之後才想呢!

 

【洪卓立 X 吳浩康《他說他的故事》演唱會】
日期:10月11日
時間:晚上8時15分
地點:旺角麥花臣場館
網址:www.kktix.com
票價:$580、$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