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01 16:00

麥浚龍、謝安琪 核爆下的戀人故事

Text : Nic Wong
interview : Nic Wong & Timothy Lo

麥浚龍、謝安琪這個組合,緣於三年前的〈羅生門〉,哪怕曾經唱過:「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三年後,Kay短休復出後簽入Juno公司旗下,兩人化身為董折、浦銘心一對戀人,展開至少兩年、多達十幾首歌曲的連續劇故事,並於11月商台拉闊音樂會展開序幕。這一切未有「讓前塵沉澱於福島某地方」,反而從另一核輻射災區—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爆事件開始。

董折與浦銘心

眼前的Juno與Kay,不再是以往麥浚龍及謝安琪。他們分別飾演著男主角「董折」及女主角「浦銘心」,講述兩人從17歲相識至70歲的故事,透過不同音樂人、填詞人所創作的歌曲、音樂、文案及形象等等,編寫出兩個人的生命。Juno坦言,這是一張十多首歌的合輯。「我相信,它是起碼兩年的project,講述兩個角色如何交纏、分開、再認識大家等等。」始作俑者,當然是Juno本人。「這張專輯關於人生,也是我和Kay另一次合作,之前的〈羅生門〉只是其中一種合作方式。記得當時Kay希望休息,讓我思考如何從多方面再合作,然後思考命題是甚麼、她休息之後的方向,以及風格如何轉變。從點子開始,就慢慢出現了董折、浦銘心這兩個角色。

「董折和浦銘心萌芽的地方,是緣於我拍《風林火山》接近煞科之時,當時身在零下25度的雪山之上,一間現已被拆的鎢絲廠裡。我們在極嚴寒的地方中拍攝,一眾科技產品出現問題,電話沒電,充電器沒電,正因如此,演員和我同樣全程投入創作,盡力演戲,人人都變得很專注,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就在極嚴寒的地方,我便想出這對戀人的故事,然後一落山就立即打電話給Kay,告訴她這兩個角色在雪山上出生了。」

想當日,Kay半夜看到Juno連續send了好幾個長達30分鐘的voice message,第一時間覺得他很瘋狂,卻又被他的瘋狂深深吸引著。「他第一次講這個故事的起點,已經吸引了我,當時還未有角色名,卻知道兩個人的關係由17歲開始,經歷婚姻、生兒育女,繼而生活上出現很多磨擦,婚姻之間發生很真實的高高低低。故事有血有肉,角色是兩個很真實的人,有真實的缺陷、缺點,尤其兩人在婚姻之間做過很多傷害對方的故事。」

華麗幕後總動員

說到此時,Juno連忙解釋深宵Whatsapp之謎。「不只Kay,其實林夕、黃偉文、周耀輝、Jerald(陳哲廬)都是一樣。我的留言之多,相信林夕經已覺得這是生活的一部分了,無論刷牙、洗面、沖涼,都在聽我的voice message。」Kay笑言,她與Jerald的溝通最浪漫,因為雙方有時差,往往早晚相隔多時才回覆,但她慶幸每一個創作單位都很投入,過程間亦欣賞到Juno的厲害。「當中牽涉這麼多位很有性格的人,有時候要協調他們,本身就是一場很好看的表演了。」

老老實實,每首歌每部電影,本身就是一個完整故事,偏偏Juno覺得意猶未盡。「有時做歌手,唱一首單曲,大概五分鐘說完故事就算,下一首歌又說另一些事情,但能否將它們一一連結起來,正是我對單曲年代的看法。當Kay加盟我公司之後,如果她能夠加入其中,故事就衍生了兩個人的視點,很有趣。說真的,故事很長,不可能在兩個多小時的時空說得完,所以今次拉闊音樂會,正好是我們故事的序章。」

這個故事的序章,就由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事故說起,當年男主角剛好17歲。Juno坦言:「我對於1986年的切爾諾貝爾事件,從來都覺得很好奇,一直也收集很多相關的書、相片。我是1984年出生,卻感受到這件事好像很遙遠,未必很多人聽過,也從未想過能夠到達當地。當然2018年經已解封,我很想到那裡拍電影,嘗試過很多次,但那裡輻射之高,只容許每個人停留48小時,對於拍電影來說,依然不可能做到。種種原因下,我更希望董折、浦銘心的故事發展,與時代掛勾,當世界另一端出現生死之際,這邊廂卻有感情的萌生,從而影響著兩人的性格、交談方法、優點缺點等等。」

於是乎,Juno決定用17歲來開始故事,因而推出了他今次合輯的第一首派台歌〈勇悍.17〉。沒想到,17歲對劉德華具有重要意義的同時,對Juno亦然。「為何是17歲?我經常相信,17歲是很有趣的,16歲距離成年遠一點,17歲將近18歲,即是社會上對成年的定義,就在等待18歲的來臨之際,當中找到一種浪漫。17歲的董折遇上浦銘心,不是人人都遇到,起碼Juno身上沒有。」

 

拉闊愛情故事

Kay聲演的女主角,相對上沒有這樣複雜,從之前派台的〈人妻的偽術〉及〈一個女人和浴室〉,多少讓人覺得,她既是角色浦銘心,亦是謝安琪本人。「當初我想像浦銘心這個人物,我覺得她不似我,她的性格和我頗有一段距離,但我喜歡她,她是一個很勇猛的女人,很聰明、很瀟灑、很清晰、很威風,但經過製作、溝通、寫文案等等,慢慢地發現浦銘心與我,好像磨合成為一個人,似乎她改變了我少許,而我在浦銘心的內心中找到我自己,原來我都是這樣的一個女人。」

Juno著迷於17歲的勇悍,Kay卻喜歡角色更年長成熟的時候。「可能是40歲後期到老的階段,她具有一些歷練女性的優雅,還有心境的清晰度,以及對人生經歷有自己的看法,雖然受過傷害卻又諒解,我更喜歡她那個階段的真正瀟灑。老實說,我自己還未去到那個階段,心想如果好似她那樣也不錯。」

來到11月舉行的拉闊音樂會,兩人不諱言這是故事的序章。Juno指出,自從〈羅生門〉後,他們能夠同台演出,就只有頒獎禮、演唱會,或者一個屬於他們的演唱會。「今次拉闊以故事出發為主,主題正正是1986年開始,嘗試透過別人的歌、不同年代的歌,加上我們本身歌者的歌,將會是另一種講故事的方式。就算我們的專輯有多仔細,但拉闊能夠利用不同歌曲,展示角色的不同心境、不同發展,是另一種的喜悅。」Kay更直言,這次不是麥浚龍及謝安琪的演唱會,而是投入角色上的演唱,以董折和浦銘心的身分,用歌曲去講故事。「這個形式很新穎,不是音樂劇、不是舞台劇,卻在說故事,加上強大的音樂團隊,有很豐富的表達,所以令人很興奮,很有電影感。」

全新謝安琪

環顧今次音樂團隊,的確很強大,上次由伍樂城、黃偉文包辦〈耿耿於懷〉三部曲,今次音樂單位卻大大拉闊,就如前述的林夕、周耀輝、雷頌德等人。Juno坦言,他創作的方法是自己思考所有事,然後決定邀請不同填詞人去負責不同章節和角度,正如今次拉闊音樂會,便開宗明義地寫明有王雙駿(Carl)及Jerald合力演出,可見他們就是專責角色年輕時候的部分。「Carl和Jerald是這張專輯的主監製,所以很多音樂及歌詞上,我們都有很多溝通。當我收到這次拉闊的邀請,很自然地覺得要加入他們,因為他們很了解這個故事,當然大家都有自己以前的歌曲,所以,今次除了董折和浦銘心的身份外,還有我和Kay的歌曲演出,研究一下有否更多不同的演繹方法,集合很多元素下,驅使成為現在的拉闊。」Kay強調,今次她在音樂會上並不會演唱自己舊作,展現一個不一樣的謝安琪!


的而且確,Kay最近兩首派台〈人妻的偽術〉及〈一個女人和浴室〉讓人眼前一亮,網民紛紛說她是全新的謝安琪。「我沒有很刻意地去打造一個全新的謝安琪,不過這個project充滿新鮮感,很多東西都是自然而然,都是聲演著浦銘心,當中所涵蓋的程度,還包括角色的衣著品味,就連形象團隊都會參與創作,如何表達時空,身處故事哪一個時期等等,所以也影響日常的我,與以往『謝安琪時候』的氣質和形象不同,難怪大家覺得好像帶來了一個很有新鮮感的Kay,確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想當初Juno與我談合作時,他已預計到這些事情,而且滿有信心。」


有趣是,近年Juno的裝扮經常被笑指猶如教主,莫非他真是先知?「單單是音樂班底及方向,已經很不同。我覺得Kay的可塑性很高,由〈羅生門〉開始,很容易想像到如何塑造她去代入這樣的角色,慶幸能夠再次經過合作呈現出來。」他又笑說,當日「新Kay」第一首面世的歌曲是〈人妻的偽術〉,那時候已希望觀眾思考一下,到底謝安琪是否在唱出她自己的真生活及人妻心態?「我覺得這是有趣的地方,與觀眾的猜謎,後來才發現,原來她是飾演浦銘心。」

 

愛冒汗的麥浚龍

說到尾,Kay對於Juno新老闆又有何評價?「我享受和他一起創作,他是一個個人風格很強的人,而我自己的想法也很強烈,其實兩個這樣相似的人一起工作,有時頗危險,可能會打架,但在創作上的火花、默契,出奇地建立得幾好。」當然,「打工仔」不會批評老闆,而且Kay向來很聰明。「如果要評價這個老闆,他為我的事業、平日工作安排的策劃,做得很好,而且參與度很高,整個團隊也溝通充足,甚至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比我更行前一步。以他這樣繁忙,他真的很勤力,也保持著很高的創作力,不時挑戰我很多想法,卻又發掘了我的可能性。」她又直言,休息前的工作心態比較緊張,未必像現在般心胸開闊地接受提議,但現時心態改變,接受能力也提高了。

問來問去,其實最想知道,弄出一張有連續劇故事的合輯,到底有幾過癮?尤其Juno之前的《Addendum》已是珠玉在前吧!Juno就用這番話來作結:「因為《Addendum》,所以我們大概知道可以盛載得到,可以踏前多少,改變多少。合輯本身就是宣言,兩個歌者如此投入做同一件事,很難得。然後,我將每十五年作為一個大世界,從而描寫說一個場景、一個浴室,或者是一個毛孔,區分到利用甚麼切入點,然後找哪一位填詞人去寫。他們分開寫,卻又很清楚用甚麼脈絡去寫,同一時間又有陌生的感覺。他們很有經驗,經驗資歷甚至比我更長,但眾人對這件事情,依然有冒汗的心態,既陌生卻了解,每一章節都有新鮮、有喜悅、有冒汗,有那份前所未有的緊張。」說到這裡,我都一樣冒了汗,唯有聽著歌等待這個核爆下的戀人故事。■

 

拉闊音樂會【麥浚龍 謝安琪 王雙駿 陳哲廬】
日期:11月7日
時間:晚上8時15分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Hall 5BC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01 10:00
鄭秀文 愛上大隻Mi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Timothy Lo
Photo︱CK@Secret 9 Production House
Hair︱Joey hui@Hair culture
Makeup︱Ricky Lau@ZING the makeup school
Image Stylist︱Tanglai, Matthew Chan, Tungus Chan@Formz
Watches & Jewelries︱BVlgari
Wardrobe︱ HELMUT LANG(ivory sleeveless top)/ ALEXANDER WANG(black dress)both from LANE CRAWFORD / PRADA(green and black skirt set)/ STELLA McCARTNEY(beige trousers, navy dress)

看著鄭秀文二十多年,今次眼前的她,真的可以用大隻來形容,膊頭更橫,身體更強壯。沒想到,她聽到非常開心。「對呀,我跟隨教練特訓了三個月,膊頭大概橫了一吋,我真的很期待這個變化,但現在還未達標,我想似一個懂得健身的人,更加強壯、更大隻!」

沒錯,是變化。現在的Sammi最希望有變化。她的心態改變了,所以如今更快樂;她的演法改變了,所以更期待看見自己的進步。

這一年來,她拍了四部電影,今年尾陸續上映,她直言不再像以往拍愛情喜劇這樣扭下扭下般演戲,更享受演戲上的心理準備及排練,結果機會一到,成就了她十年來首次連拍幾部電影的忙碌年。

愈忙愈快樂愈幸福,上月她推出了新唱片,日復日出席公開活動,揚言自己狀態大勇。至於夢想中的大隻Mi,相信明年演唱會有望可見。

千年如一日,還像最初

千年如一日,還像最初從8月份開始,Sammi出了新碟新歌,第一次舉辦Side Track演唱會,亦有至少四部電影排隊上映,而且不斷出席公開活動,幾乎日日見報。我說Sammi狀態甚好,她笑著認同:「如果你問我,以我這個年紀,我都應該算狀態大勇!」不經不覺,她今年已是46歲了,看她樣子身形確實不似,千年如一日,還像最初。「無論我的生理或心理狀態,或者面對工作的熱情,其實沒有變,但當有更多適合我的好機會,就有更多讓我表演的機會,更多發光發熱的機會。有時候,就算我有好狀態,卻沒有很好的機會,其實都沒辦法,但過去這段日子機會不少。」換句話說,很快又會聽到Sammi唱著:我在發熱發亮……「我覺得還未是最發光發熱,等我這幾部電影上映之後吧,我還在等待大家的feedback,很想知道我這一種改變及進步,是否受到廣泛性的認同。」

很多人認為,現在的Sammi很幸福,無論愛情、事業、信仰、運動方面,同樣得到滿足。「我覺得每個人有不同的幸福點,只要知足,就會感到滿足及幸福。對很多人來說,我也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我決定不生仔,都是不幸福喎,可見每個人抓住幸福的確據不一樣,但我已感到很滿足及很幸福。」她笑著說,她學懂了在不同環境下的快樂真諦。「哪怕是不太順意的時間,我都會提醒自己要快樂和滿足,這是心態上懂得快樂,多於我擁有甚麼。」

不能否認,Sammi的快樂來源,似乎愈來愈多。「我相信是經歷所致,經過幾年的抑鬱,我不想再經歷那種感覺。當我知道自己開始陷入煩惱或似乎步向不開心時,我懂得要將自己抽出來;第二,無可否認,信了耶穌後,的確令我想法上改變很多,其中祈禱是重大幫助自己的日常習慣,無論開心不開心,有何煩惱事情,或者甚麼事情決定不到,甚麼事情想感恩的話,我都會祈禱,令自己的人生輕省了很多。」

不再扭下扭下

自從抑鬱病癒之後,Sammi確實輕省了。近十年來,每年幾乎只拍一部電影,但今年底卻已儲了至少四部。「嚴格來說,我在十個月內拍了四部,真的很想拍電影,深深覺得幾個劇本都很真實,這些角色都能夠讓自己有很大變化。」沒想到,現今公認為幸福快樂的Sammi,竟然求變。「每個人有時候都想求變,但必須有很多條件配合,所謂求變的過程,其實等了很多年,這幾部電影的時機來得非常好。」她進一步指出,希望在演技上有真正突破和改變。「拍這幾部電影之前,例如《失戀急讓》、《合約男女》等等,都想有些變化,但最終未必能夠,直到這幾部真是一個時機。」

「譬如以前演愛情喜劇,有時都是到現場由心而發,你知道杜Sir(杜琪峯)真是沒有劇本,埋位時憑著直覺去演戲,有時會自己傻大姐一面流露出來。但這幾部電影很不一樣,竟然有個很完整的劇本,對於其他演員來說很正常,但我卻覺得很有新鮮感,原來我可以做到更多的準備工夫。」正如即將上映的《聖荷西謀殺案》,她老早在家中排練多次了。「基本上去到現場,好似第一次演出,但其實每一場戲都已經演過,早已綵排了很多次,與以往演愛情喜劇那種由心而發的本質演出,真的很不一樣,今次不能好像以前鄭秀文扭下扭下的演戲,卻有更多預定性的身體語言,感覺很不一樣。」她強調,這兩種演法其實沒有高低,但到了她這個階段,就是追求不同,而不是一種純粹率性的演出。

首拍心理懸疑片

提到《聖荷西謀殺案》,電影由得獎舞台劇改編,講述兩宗發生在聖荷西的兇案:多年前,男女主角在異鄉合謀殺害女方的前夫,再由姦夫頂包飾演丈夫,人財兩得,直至多年後,妻子的舊同學探訪,姦夫竟想到讓她取代妻子,再來一次借屍還魂……Sammi直言,這個劇本及妻子的角色非常吸引她。「劇本是重點,因為我未拍過這一類心理懸疑片,而且我的角色都有很多變化。」至於原本的舞台劇,她未看過,更是刻意地不去看,擔心會先入為主。「當然,我知道之前角色是劉雅麗所演的。」當年劉雅麗憑此劇奪得最佳女主角獎。「她得獎與否,對我是否接受這個角色,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我更刻意避看了之前演員的演出,給了一個既定模樣,很怕這種感覺。」

有趣是,今次這部電影的導演是潘源良。翻查資料顯示,兩人在很多年前早已合作,卻是〈愛的輓歌〉及〈談情說愛〉的時期。「最大不同是,大家能夠很實在地相處一段時間,始終填詞人交完歌詞,幾乎不用見面,不用一起吃飯,但這次真的能夠很認真地首次認識這個人。」她認為在這次合作過程中,看得出潘源良是個絕對感性的人,亦看得出他作為導演的能力,對這位導演非常信服。


為廣東歌做事

從音樂到電影,上月Sammi推出了新碟《Believe in Mi》。有趣是,她向來有不少歌曲與相信有關,例如〈信者得愛〉。「其實我沒有刻意想說甚麼,但上網聽到這首西班牙歌〈Creo en Mi〉,很好聽,加上有個Mi字很得意,翻查後才知道這首歌的意思是『相信自己』。上天賜了這首歌給我,而這首歌的命題確實很適合我去唱,我一世人經常在這個命題裡努力,不停相信自己、完善自己。」Sammi笑言,大家都好像覺得她唱這個命題的歌,特別貼切。「我不知為何,可能我個人夠老吧,唱這些命題的話,特別令人信服!」
不只這個命題,其實Sammi唱廣東歌也很觸動心靈,更令我想起,很多與她同輩的香港女歌手都北上發展,參與真人騷或音樂節目,她卻繼續推出廣東碟。「對我來說,很多同輩歌手北上發展是很自然不過的事,我沒刻意抗拒,也沒刻意唱更多廣東歌去抗衡。我只是很自然地覺得,廣東歌是我從小聽到大,這麼多年來,廣東歌也帶給自己很多東西,加上我真心覺得自己唱廣東歌好聽,所以才會繼續做這件事。」說完這句,大家都笑了,但Sammi心裡卻是帶點憂傷。「作為經歷廣東歌多年的香港歌手,如果不去為廣東歌做一些東西,我真的害怕它會失傳,可能真的有這樣的一日,但我更不想這件事發生在我仍有能力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我不想將來回望時,當初我沒有為廣東歌做過任何事。」

明年演唱會見

廣東歌的未來,大家都未知結果,猶幸此時Sammi有好消息宣布:明年開演唱會!「下年有個大project,就是演唱會。演唱會一到,甚麼事情都要行開,當我做完這幾部電影宣傳後,就要思考演唱會的事情,每次都會花上自己很多的心血。」剛剛完成Side Track演唱會,對籌備紅館大型騷,有否影響?「兩種形式很不一樣,也是兩種觀眾。看我大型騷的觀眾,可能很多都不是我的hardcore fans,甚至不懂我的歌曲,只是入場睇騷,看看氣氛如何,是否熱鬧好玩,有否煙花等等,所以做大型騷有很多考量,要顧及每一個觀眾的情緒。」她認為大騷講求娛樂性,細騷則偏向純音樂性。「不過完成那次純音樂性的音樂會後,我都想將純音樂性的精神,帶入娛樂性的演唱會,可能不會樣樣都以觀眾做出發點,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東西。」
關於Sammi演唱會,我不關心歌曲安排,我最擔心的是,買不到門票!「作為歌手,堵截黃牛飛的問題,真的無計可施,始終是自由商業市場。反而我覺得政府應該加強懲罰,變相有阻嚇作用,例如規定吸煙會斬手指的話,大家可能會害怕,所以刑罰大一點,或者有用。」最重要是,盡快搞好買飛入場的措施,否則就沒機會看到完全進化版的「大隻Mi」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