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09-24 16:44:03

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錢嘉樂、林曉峰 愛黃金更愛兄弟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HAIR : JOHN CHUNG @ BARBIERI PRIVATA (鄭伊健、林曉峰、錢嘉樂) 、ECHOWAN @ HEADQUARTERS (陳小春、謝天華)
MAKEUP : WILL WONG @ WILL MAKEUP (鄭伊健、林曉峰、錢嘉樂) 、ELEENA YU (陳小春、謝天華)
LOCATION : 帝都酒店

仲講古惑仔?他們五人早已是一班古惑佬了,而且他們聚首一起,再沒有浩南、山雞、大天二、包皮、大頭仔,而是拍攝全新故事《黃金兄弟》,由錢嘉樂淡定執導,鄭伊健飛車頭搖又尾擺,陳小春揸槍之餘又做乞兒,謝天華中途變奸,林曉峰又rap又晚晚入房玩飛行棋,總之飛車爆破槍戰動作場面乜都有,為黃金更為兄弟,但願有今生亦有來世!


《黃金兄弟》的前提,緣於五年前合組的《歲月友情演唱會》。據說是陳小春提議,他卻耍手擰頭否認。「很多年前,我們拍完一些『早期電影』(意指《古惑仔》)後,就很少聯絡,直至2003年小弟第一次開演唱會,即時想起可以叫『長毛』(鄭伊健),給他一個靚位表演(鄭:的確是個靚位!),然後音樂一起,他就升上台唱〈疾風〉。自此接觸多了,之後演唱會亦有請對方,便說不如一齊再拍戲,或者先搞場騷,就是《歲月友情演唱會》。」伊健補充,當時錢嘉樂說過,如果下次能夠開戲便找大家合作,最終促成了《黃金兄弟》。



十幾廿年前,錢嘉樂早就執過導演筒,今回再度圓夢,更是與一班兄弟拍攝。問幾位兄弟覺得錢導能力如何,大家竟然有讚無彈,小春說他思路很晰,說話節奏很慢:「不如我們試多個啦!」謝天華說,對方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伊健就指導演很權威,卻又很溫柔。唯獨林曉峰知我心意,直指錢導的「不好」。「其實導演那份人不太好,第一次拍我們,就拍到這麼大場面,又去到這麼多地方,整慣姿勢,你叫我們以後怎麼拍?看來之後只能夠拍錢嘉樂的電影了。我們原本走不出銅鑼灣,今次卻走遍全世界,去勻布達佩斯、黑山、北京、台灣等地;以前我們一大班人要密麻麻坐一架演員車,現在差不多一人一部,這個導演縱慣我們,很乞人憎!」錢導解釋:「沒法子啦,要他們拍一些艱苦的戲,一定要先給他們甜頭。」



今次最有甜頭的,肯定是阿Lo,感情線最為豐富。他笑說:「完全是我要求的,劇本和合約沒有寫明,但我說一定要有,於是導演便給我感情線。我說不要舊人,他就給我新人;我說對方要矮過我,他就給我一個高個子;我說要和我差不多年紀,他又給我一個後生的!(錢:你還說她要口密和願意就範嘛!)原本要求只有我一人可以有感情線,後來覺得伊健頭髮夠長,准許他都可以談情吧,後來我們篩選了,覺得有個女星可以爆紅,那人叫佘詩曼。」錢導笑過不停地說:「你看看,這個林曉峰為了那條感情線,竟然解釋這麼多,認真少有。」



然後,焦點落到鄭伊健身上。今次他駕駛最靚的跑車,甚至在日本街道進行方程式賽車,他說:「我又出阿Lo那一招嘛,無理由只有錢嘉樂表演飛車!」錢導指出,兄弟之道在於分享。「早在演唱會就可以看到,老實說,鄭伊健是個很懂得分享的一個人,他與陳小春都可以單獨地開個人演唱會,可以拿足100%的人工,但為何要與我們一起開演唱會,只拿五分一的人工?而且,我又不是一個歌手,做演唱會要重新訓練,幾兄弟卻一齊去做,所以電影也是一樣,拍出每個人的不同東西。




「老實說,戲份始終有多有少,戲份較少的,我都希望有些東西可以豐富一點,例如阿Lo的感情線、『Sky哥哥』駕駛最靚的跑車、小春就展示射槍的凌厲。我特別要求小春拍戲之前要學槍,現在他處理得很好,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戲中最好打的就是山雞。(眾人:他的角色叫『火山』呀!)他是火山雞丫嘛!至於天華呢,這條問題不關他的事,不說他了。」


每個組合之中,總有人長期處於弱勢,正如溫拿樂隊就有阿強,經常成為被欺負的一人。不知為何,這次五兄弟之中,謝天華慘被針對,而且片中他更是反派一名,非常搶戲。天華連忙解釋:「沒甚麼搶不搶戲!(鄭:你當然這樣說啦!)人人都很搶戲,只是今次角色設定是這樣,比之前系列電影的角色更複雜。所以,很多時候不明白方向的話,我都會走去問嘉樂,究竟是怎樣的,結果研究了很久,好像開了四、五日的會議,商討結局應該怎麼樣!」
 


此時,錢嘉樂竟然沒有針對謝天華,還讚他做得好?「起初我以為他竄紅了,很招積啦,怎料他每日煩住我,問我角色是怎麼樣。公平說句,天華真的進步很大,以前他做『大天二』,群戲較多,而且死完可以翻生,但現在他已是主角之一。正如他在電視台也是男主角,而且Laughing哥很成功,可看到他已有主角的特質,相當有壓場感。所以,今次我們幾個較多動作部分,而戲中很多情感戲及轉折位,全靠天華的發揮。」難得相識廿年,他們不時針鋒相對,同時說說笑笑講真心話,這種兄弟情,比黃金更難買呀!■

issue SEP 2018 VOL: 193
2018-09-18 15:27:30
林一峰 好好活下來

讓我微笑擁抱現實 / 蝴蝶最終消失 / 鏡花水裏月 / 化做多少情歌」......林一峰即將推出新碟《Escape》其中一首歌叫〈蝴蝶谷〉,講的是生死,他創作的時候,當然沒有預料到那天會發生的事,這刻當他鄭重地說「生離死別是生命的一部分」,我聽到的是一份動人的堅忍。

text | ernus / photo | Mick Chan / location | Stadium

入行十五年,林一峰即將推出第十八張大碟《Escape》,當大公司都沒幾個歌手有出大碟甚至EP的幸運,繼續自資獨立經營的他難免會引來羨慕眼光。他笑說:「身邊有些好友會獻計,勸我做single,說會多些noise。但我從來不是要noise,我要的是作品,很多人覺得戅居,但難得我仍然相信這件事,做到就做啦,對我來說,概念是好重要的,唯有大碟才能表達。」

林一峰的粉絲群向來忠心穩固,不過在如此市道,也不代表做唱片有錢賺,過往他甚至有幾張唱片蝕得很甘,但他的金句是——如果計較成本,很多美好的事情就不會發生。「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能再出大碟,世界會告訴我的。其實世界變也不是壞事,single有single的好處,音樂的重點從來是誠懇與否。」

他最著重的大碟概念,今次又回到旅行上,《Escape》是他的Travelougue系列第四部作品,距離上一次Travelogue 3《城市旅人》已是十年的事,旅行的心態已不如以前般遊客式,事實上他在香港生活的時間愈來愈少,連唱片都選擇在紐約灌錄。「《Escape》記錄了我的十二段旅程,我好像到外地採購,然後拿去紐約將這些感覺種植,變成樹苗帶回香港,成為了生命的travelogue。」

《Escape》的監製Chris Connors是個27歲的美國人,跟林一峰已是第三次合作,有趣的地方是Chris完全不懂中文,林一峰卻認為能打破過往一些創作框架。「中文歌曲的聽眾和創作人很容易被文字框住,因為中文歌詞的重要性向來較高,但這次所有樂手、監製、編曲都不懂中文,我很簡單地翻譯了歌曲的意思,他們明白個情緒就去做,完成之後我很感受到音樂作為語言比文字更重要。」

《Escape》大碟在八月中灌錄,適逢身邊發生巨變,林一峰的心情可想而知,但他堅持不停工,濃厚的感情都投放在歌聲之中。其中一首叫〈蝴蝶谷〉的歌,無獨有偶寫的正是生死:「有時候我也不知道那些歌是怎樣寫出來,我只有將自己經歷的故事和各種感情,創作成三分鐘的作品。怎樣才有經歷?就是要好好地生活。」唱作人跟其他歌手不同,他們唱的都是自己的故事和想法,最動人的往往是這真摯的感情。

面對當下的感受,林一峰仍然以幫助其他人痊癒當為己任。「生離死別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要將感覺轉化成音樂,幫助別人度過難關。以前因為自己的個人情緒而寫的一些歌,原來有很大的力量,成為大家情緒的出口。」他的首本名曲〈The Best is Yet to Come〉其實是某年失戀之後寫來安慰自己的作品,寫的時候從個人感覺出發,卻不經意地成為很多人的床頭歌。「所謂的靈感,全部來自生命,當歌曲來自生命,最後才會屬於聽眾,所以我們要繼續創作,也要幫助大家真正認識生命,而死亡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林一峰Escape Live in Concert

日期:11月13至18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520/$42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