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10-23 17:43:18

比小鮮肉更好看的「坤哥」 陳坤

Text: Nic Wong

久違的「坤哥」陳坤啊!一向低調的陳坤,在火熱小鮮肉及暖男大叔回暖潮下,近年未必經常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之內。直到最近古裝宮廷劇熱潮重燃,他拍攝了Netflix古裝劇《天盛長歌》,十年後回歸小銀幕再拍劇,去年拍足七個月,拍到陳坤殺青當日都哭了,很捨不得地哭了。同時,他說到與小鮮肉sss在一起,聽到對方叫他「坤哥」,更顯得特別興奮,馬上年輕了。


「《天盛長歌》殺青的時候我哭了,七個月時間太長了。」

闊別電視劇十年,今年陳坤才拍了時代劇《 脫身》及Netflix七十集長劇《天盛長歌》。多年沒拍電視劇,陳坤坦言今次大開眼界。「拍《天盛長歌》的時候,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拍電視劇了。華語電視劇的製作在近年也有長足的變化和精進。《天盛長歌》的整體製作更是非常高標準的。去年(2017年)我幾乎拍攝了一整年,這樣密度的拍攝,讓我覺得在表演上都吃得很飽。」

拍足一整年,皆因今次《天盛長歌》有七十集,也是陳坤第一次拍攝這麼長的劇。「這次非常有挑戰,七個多月的時間,我們就一直在這個角色裡面,到最後真的是過成了『寧弈』了。寧弈應該是一個經歷者,他巧合地生在皇家,經過最跌宕的皇權鬥爭、人間的冷暖、父母的遠離、愛情的挫折,挺跌宕的人生。別人看來都是澎湃,只有他自己,他在獨自的經歷著。每一部劇完成的時候,不僅僅是我們演員,還有導演、編劇,以及很多的工作人員共同辛苦。我應該肩負這樣的責任,把完成的這個戲推薦給大家。」

 

《天盛長歌》殺青的時候,陳坤坦言哭了出來,因為七個月時間太漫長了。「在一起拍攝的工作人員,可能未來都見不著了,之後拍戲也不一定能碰上,很捨不得。對上一次是小時候(2000年),我第一次拍《像霧像雨又像風》,殺青也是淚灑現場,都會有感情的。 」

「很多人都說拍古裝戲挺累的,但是這個戲我演的很爽,但是《天盛長歌》的寧弈,會一直放在我心裡。」

想當日陳坤接拍《天盛長歌》,原來就是那個角色--寧弈。「這個角色很有意思,特別腹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談戀愛的方式也很獨特。比如喜歡一個女孩卻不直接說,而是透過各種折磨,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以前也沒演過這樣的角色。」


他說著說著,更欣賞角色的性格。「寧弈是進攻型人格,雖然在按部就班的布局,他按部就班的誘導,步步告訴著別人,但你們不能忽略我的存在。當時《天盛長歌》的主創們來找我,跟我先講了一下他們想要創造的這個人物是甚麼樣子。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演一個帝王,還有『登基』,挺好玩的,人生巔峰!寧弈這個角色,我就好像看見我自己某個方面的樣子,我其實演得很輕鬆,他的複雜性我完全明白,我跟他很像,脆弱而堅強,自卑而自信,傳統又開放,我希望我很脆弱又很堅強,我希望特別理性又特別感性,反正我喜歡我的矛盾感。」 


「倪妮都叫我坤哥,熟了之後就開始在現場鬧,蹦蹦跳跳進到劇組裡,喊著『坤叔叔我來了』!」

入行多年,陳坤夥拍這麼多女主角,今次對手是倪妮,他卻覺得對方是一個驚喜。「倪妮非常有信念感,在演戲的時候,相信自己就是角色『鳳知微』,演戲的時候很有交流。剛來還不熟的時候,倪妮都叫我坤哥,對詞的時候也很好。熟了之後就開始在現場鬧,蹦蹦跳跳進到劇組裡,喊著『坤叔叔我來了』,她說我大他十幾歲。」

 

當然,陳坤不會這麼容易就範。「我也『回饋』給她了,比如我們在演戲的時候,因為我演的楚王,我就說:『來,給本王跪下!』她就必須跪,然後她跪完想站起來,我又說:『不准動!』我們在戲中的人物關係符合這種台詞設定,所以她就『被跪了』,事後拍完這段戲,她還跳起來打我,但我也很開心。」

 

「年輕人老說坤哥,其實我心裡更開心,因為跟年輕人在一起,我覺得自己馬上年輕了。」

不經不覺,陳坤入行邁向20周年了。「我想要去做一點讓我自己尊重自己的事情,小事就行。因為這樣的發願,所以我們創辦了山下學堂,它未來能不能如我們所設想,就要看我們發心乾不乾淨,行動是不是會變形。」

 

想當日還未有「小鮮肉」這個字詞,如今又如何應對小鮮肉呢?「我很喜歡現在的年輕人啊,讓他們帶著我玩。希望大家也不要抨擊他們年輕人,因為他們馬上就是中流砥柱了。看看我們山下學堂,全部是年輕人,我只要累的時候就喜歡回到山下學堂跟他們相處。他們老說坤哥,你來看我們好開心,其實我心裡更開心,因為跟年輕人在一起,我覺得自己馬上年輕了。」

 

《天盛長歌》簡介:

現已上架的Netflix劇集《天盛長歌》,由張叔平擔任首席造型指導。故事講述當朝六皇子寧弈(陳坤飾演)城府極深、野心勃勃,卻在親眼看到兩面討好的奸臣誣陷母妃造反後,學會將他真正的性格隱藏於散漫無憂的外表之下。往後十年,他與青溟書院院首辛子硯過從甚密,私下互通有無,並一直等待時機擊潰對手,要替母妃洗刷冤屈。秋府私生女鳳知微(倪妮飾演)遭人栽贓後被逐出家門,為了生存的她,女扮男裝進入享譽盛名的青溟書院,後以她的才華和學識驚艷朝野,入仕為官且官至國士,並與寧弈結識。

諸位皇子爭奪王位之際,鳳知微對皇上忠誠不二,隨即卻發現自己竟是前朝遺孤。她後來受人操弄,認定當今王朝是建立在她所愛之人的屍體上,最終決定報復有負於她的惡人,包括她所愛的寧弈。兩人能夠放下心中的復仇執念,過著沒有仇恨的生活嗎?

預告片:https://youtu.be/IKKNKjPi4fE

網頁:https://www.netflix.com/TheRiseOfPhoenixes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5 17:25:42
Le Labo創辦人Edouard Roschi:香水的「性別」只是營銷手段!

談香水,總會覺得這是女人的專屬玩意,又或者會覺得,男人應該多塗所謂「木質」、「冷冽」一點的香氣,女人則會是花香、果香,或者更甜膩的味道。氣味本屬非常個人的觀感,何苦將它分門別類,然後另上標籤?香水品牌Le Labo創辦人Edouard Roschi講得好:「香水是有關自信的選擇。」趁他前來香港宣傳新香水Tonka 25之際,我們與他細談了有關氣味、品牌、營銷和性別定型等不同的話題。也沒想到,原來一瓶小小香水,竟也蘊含不少哲學和文化。

Text TIMOTHY LO
Photo TIMOTHY LO (perfume product and shop environment); Le Labo

J:JET
E:Edouard Roschi

 

J:為何你會喜歡香水?

E:氣味與人的個人記憶充滿情感聯繫,我喜歡透過香水將情感帶進客人的生活之中。我重視客人給我們的意見和回應,這對一個調香師而言非常重要。若我們的香水能勾起他們的回憶,這是對我們創作最大的欣賞。製作香水其實是一種充滿情感的科學(Emotional Science),而香水就像合法地讓人上癮的毒品一樣。(笑)

J:一個好的調香師需要具備甚麼特質?

E:創意與好奇心(Creativity and curiosity),不僅是對氣味,更是對日常生活。如何將不同的材料混和,然後再為它注入情感?這是非常重要的創作。當然,調香經驗也很重要,若你曾經跟一個舉世知名的調香師一起共事,這對你的創作有正面影響。 

J:你曾經在Giorgio Armani香水部工作,能跟我們分享一下這段經歷對你有甚麼影響嗎?

E:作為一個品牌創辦人和管理者,Mr. Armani的簡約美學和塑造品牌的方針對我影響深遠,他的紀律、創意、還有對材質的要求都值得我們學習。他喜歡甚麼氣味?與我有何分別?這都不重要,因為他是Giorgio Armani!

 

J:你覺得Le Labo與其他香水品牌有何分別?

E:同樣,我覺得這並不重要。我當初並非想著要跟其他品牌不同才創辦Le Labo,而是希望能夠透過香水與我的客人建立情感聯繫。我透過香水的氣味、包裝和品牌設計,呈現我喜歡的風格並希望客人能夠喜歡,而剛好效果是有別於其他品牌的,僅此而已。 

J:還記得你的創作生涯中,哪次有關香水的實驗最獨特深刻?

E:嗯……我明白有關「最難忘的事情」、「最喜歡的香水」等問題對媒體來講很重要,但我真的沒有「最」甚麼甚麼的事情和經驗!每次實驗都總會得到有趣的效果,也對品牌的香水創作影響很多。儘管有些經驗我不太記得,但也是成就現今品牌的一部分。

 

J:能解釋一下何謂「慢香水」概念嗎?

E:我們鼓勵客人多到店內嗅一下我們的香水和製作產品的原材料,然後多問問題,我們也會嘗試即場調香,讓客人能多體驗。現今社會的生活太過急速,但若你要創作好東西,就得有足夠的時間,客人也要懂得欣賞製作的過程!設計新產品時的概念也一樣,當我們感覺對了,就是預備好的時刻。

 

J:新產品「Tonka 25」的設計靈感是甚麼?

E:新香水的靈感其實源自一種我很喜歡的香水原料——大西洋雪松(Cedar Atlantis)。我們希望為雪松的氣味增添張力,所以過程中嘗試了很多配料,最好選中零陵香豆(Tonka Beans)。前者木質的辛香配後者香甜的氣味效果非常好,得到一種深沉、沉穩的味道。

 

J:談及香水,我們總會覺得這是女性化的產品。為何Le Labo總強調產品的中性氣質?

E:香水的「性別」是純粹的營銷手段!香水本身就是無性別(genderless)的產品,直至時裝品牌的加入。他們善於分裂市場,將產品分日用、夜用、夏天、冬天、閃爍、雅緻……當你買了夏天日用版的香水,你就會想買冬天夜用版,也會想為母親買雅緻版——儘管那些可能全都是相類似的氣味——這就是現今消費者的購物模式。

我們要做的,是在購物時思考你要買甚麼,以及你如何買(What to buy and how to buy)。下次你經過Chanel的店時,不妨問問售貨員:為什麼Chanel No.5是女性香水?在我年輕時,我便是用Chanel No.5,而沒有一個人說我娘娘腔。

 

J:你覺得現今的香水行業進入瓶頸了嗎?

E:不一定是這種情況。其實各行各業都有千千萬萬種產品,新品牌就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雖然我敢肯定,大部分調香師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但只要行業內依然有新的意念、新的創作,香水界總會有新的革命和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