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0-31 13:39:07

黃浩然、陳詠燊 新導演雙逆齊飛

TEXT:NIC WONG
PHOTO : BOWY

2018上半年港片欠奉,下半年則好戲連場。《逆流大叔》逆流而上,本月上映的《逆向誘拐》又會否殺出一條血路?黃浩然既是大叔,又是新導演,四年前首拍《點對點》,叫好不叫座,來到執導第二部電影《逆向誘拐》,改編自得獎推理小說,更找來《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擔任編劇之一,兩名新編導「雙逆齊飛」,但原來他們都是冰鮮雞?


第一章:男角黃浩然、譚劍及女角文善出場

黃:作家譚劍是我的第一部電影《點對點》頭號粉絲,他介紹了電影給朋友文善,亦即是小說《逆向誘拐》的作者。文善身處多倫多,當時《點對點》還未賣去加拿大,她卻用了非法方法看電影,形容為「日常推理」的電影,產生很多問題,不斷問譚劍。譚劍覺得很煩,叫她直接問我,因此我們認識了。其後我替港台電視部去北美洲拍紀錄片,順道到多倫多探朋友之餘,又與文善見面,她送我自己著作,其中一本是《逆向誘拐》。我花了三日時間看完,第一時間覺得很正,猜不到結局,第二與我想說的相似,第三就是沒死人、沒飛車、沒爆炸、沒特技,是我作為新導演可以處理到的電影規模。我再花了兩日思考如何將多倫多的背景改成香港,然後加入一些我想說的東西,最後發現可以拍成電影,便向文善提出小說影像化。



第二章:另一角色陳詠燊出場

黃:由小說到劇本,頭兩稿我都盡量跟足原著,去到某個時候,需要施一個大手術,展開新方向。Sunny(陳詠燊)的編劇經驗豐富(編劇作品包括《新紮師妹》系列、《常在我心》、《逆流大叔》等),能夠幫到手,加上他是我演藝學院的師弟,所以便找他。

陳:我初時很擔心,因為很害怕寫偵探片。你看看我的履歷,基本上都是寫人物戲,幾乎沒有硬碰硬的警匪片。幸好小說已有很完整的偵探片橋段,所以我可以專注做我想做的人物及抽絲剝繭,以及把它變成香港發生的故事。



第三章:加入緊急性及第三者

黃:今次改編的最大難度是,這部電影沒有死過一個人。電影世界沒死人,就沒有緊急性。觀眾會問:關我甚麼事?加上故事很複雜,牽涉科網、財經等專門知識,小說中有好幾版甚至會列出圖表,但大銀幕不能這樣,要用畫面來說故事。

陳:更重要是,福爾摩斯都有個華生,在旁不斷發問才能引出劇情。今次《逆向誘拐》有三個主角:邵仲衡、蘇麗珊及吳肇軒,他們各懷鬼胎,卻沒有人和他們聊天,後來才想到他們可以對鏡頭說話,是近年興起的處理手法。此外,我們亦要大量刪減財經理論,將文字變成簡單影像,避免出現膠膠地的橋段。多少都有漏洞,正如《復仇者聯盟》都說不過去,怎有可能全宇宙人都說英文?作為編劇,最重要是衡量合理性、戲劇性和節奏,最難是如何取捨。


第四章:加入警世預言

黃:2013年出版小說,2015年拍攝電影,2018年上映。不知有幸抑或不幸,電影裡的東西言中了,正如戲中提及填海,結尾一幕更是即將填海建島的地方,好像有些暗示,但當然我不知道林鄭想填哪裡啦。電影中更提及網絡動員反填海,真的完全中了,就像《點對點》在雨傘運動前已出現胡椒噴霧。其實香港問題不是現在才發生,而是過去五年、十年都在發生。三年前我們提及的問題,三年後根本未有解決。




最終章:加入電影訊息

黃:戲中提及網絡動員,我覺得真的有可能發生。例如我們說港鐵很X街,當然我們無法不搭地鐵,但香港人團結一致,一起不幫襯在港鐵站開檔的連鎖店,只要兩日,馬時亨就跪下來啦,難道那些店舖不用交租嗎?問題是,香港人能否團結?

陳:我的立場相反,我不覺得網絡動員有可能,除非牽涉的大是大非大得很過份。尤其雨傘運動之後,動員不難,但動員之後如何證明成功,才是最困難。正如讀過少許書的人都不會贊成填海,但因此而遊行的人不多,因為很多人知道遊行沒用嘛,只會浪費時間。但有人說,連遊行都不去做,又可以做甚麼?我相信,除非差到某一個點,或許到達打仗的程度,才能夠動員成功吧。 
 


結尾彩蛋:新導演是冰鮮雞

陳:港產片凝固了一段時間,能夠成為新導演,背上幾百萬甚至一千萬的製作,必須有某方面的經驗,否則電影公司不敢讓你拍吧,所以你看到現今新導演都有番咁上下年資,至少令人信得過。

黃:香港電影很不自然。同一時空裡面,新導演有我這種四十幾歲,Sunny年輕我幾年,亦有像黃進這些三十出頭,差不多相差二十年。為何這樣?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一直凝固到近年,依然都是那堆人,極少人能夠入行,彭浩翔算是極少數。凝固了二十年後突然解凍,當中有幾個原因,例如舊人北上拍戲、政府多了很多電影資助計劃,讓冰塊解凍,我就好像其中一隻冰鮮雞,可以出來拍電影了。否則不解凍的話,現在又怎會有《逆向誘拐》呢?■

 

《逆向誘拐》簡介:

改編自香港作家文善勇奪日本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同名冠軍作品。小儒(蘇麗珊飾)為投資銀行客戶財務分析趕工,檔案竟於網上被盜,電腦部同事阿植(吳肇軒飾)遍尋不獲。老闆John(王敏德飾)收到勒索電郵,要求聽從指令,三日內交19萬贖金,否則公開財務分析。小儒上司Irene(張雪芹飾)為保客戶股價,找來刑警前夫唐輔(邵仲衡飾)低調調查,將有關職員隔離:而分析員牧野(朱鑑然飾)一度失蹤、客戶技術總監Zachary(泰臣飾)不歡離職,二人嫌疑極大;綁匪近在咫尺,指令古怪,志不在錢,背後隱藏更大危機?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0-30 17:43:27
Gin Lee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HAIR : EVE CHIU@MUSE HAIR
MAKEUP : CIRCLE CHEUNG@NDNCO
WARDROBE : QUIBE, AALIS & LANE CRAWFORD
LOCATION : 香茶時間 "TEA TIME"

處女座。Gin Lee(李幸倪)向來要求高質,不難看穿她是處女座的代表人物,完美主義者一名。想不到她最近推出單曲〈侘寂〉,以歌傳意,宣布拋開事事追求完美的一面,追求高質之餘也要學懂享受瑕疵。也許是一件好事,她不再像以前般完美得可怕。


侘寂(Wabi-Sabi),可能你未必識讀識解,Gin Lee何嘗不是。「本身我沒聽過『侘寂』這兩個字,與很多人一樣,甚至不懂得如何發音。」直至,林夕給她這份歌詞。「夕爺和我合作過幾次,他本身就是個很侘寂的人。他說很想和我合作做一些哲學化的東西,希望趁這個機會宣揚侘寂這個文化。」說來說去,侘寂是甚麼?「它來自日本的某種美學,現在變成了一種生活的哲學,很簡約,不完美、不完整、粗糙得來又很細膩的一種生活態度。」


不完美。向來很堅的Gin Lee,哪有可能不完美?「當我去了解這個課題,卻發現侘寂很貼近我近年學習和想過的一些生活,就是很簡約,不需要太多物質上的東西。」我眼前的,不是完美Gin嗎?「有時候不用太完美,因為真的沒法子完美。我一直希望在自己設定的畫面內出現某些東西,但很多時候卻發現,這樣只會令自己不快樂。近年,我學懂擁抱每一個不同變化。」


變化?抑或,化?「我心無一物,遇著小偷不會怕;我家無一物,便沒傢俬可刮花;三加三,三減三,等於化。」她說這幾句歌詞是整首歌的中心思想,很多東西,其實不用太執著。「可能與年齡有關。年輕時,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但經歷愈來愈多,就算我有多希望那件事100分,但人就是人,生命生活就是這樣無常,不能永遠保持同一個狀態,真的沒可能每日都是最佳狀態。與其要求自己永遠100分,不如利用不同的變化、不同的自己,有時心情好,有時心情不好,有時喉嚨痛,有時肚痛,有時憂鬱,不如利用每一個狀態去live in那個時刻。」

活在當下。Gin Lee最近兩張唱片,都在講活在當下。「我覺得〈侘寂〉是我上兩張碟的一個延伸,開始欣賞每一個瑕疵,欣賞每一個不完美的美麗。」對於一個完美主義者來說,很困難。「不執著永遠得高分,其實不代表懶惰,需要努力的方面仍要努力,例如我要表演到某一水準,也是我對專業的負責任,但每一日心情不同,每一日喉嚨狀態都不同,觀眾反應都不同,有時候台下冷清清,狀態麻麻,咳到沙聲,也可以唱一個rock版的〈月球下的人〉,學懂享受這種瑕疵,學懂擁抱每一個狀況。」


唱電子迷幻,很快樂。〈侘寂〉教Gin Lee放低執著,亦讓她暫時放下情歌。「我很少唱一些電子迷幻的曲風,其實我很喜歡聽,也會唱別人這種類型的作品,只不過這些demo很難收到。」就連快歌都欠奉,她一向收到最多的是,Ballad(又名歌謠,抒情輕柔曲風)。「作曲人通常給我一些灑狗血的Ballad,甚至寫一些很難唱的歌,希望我幫他們實現夢想。當我一收到這首歌,就覺得很正很難得,當時還未知道是CY Kong的作品,經已說要reserve這首歌。」

香港電子迷幻,很少。〈侘寂〉MV出街後,有人說很似王菲,也像The Cranberries,你有何感受?「廣東歌來說,做這類型的電子迷幻曲風,真的很少,數得出的只有幾個:王菲、王菀之、林憶蓮。因為很少人唱,所以每每聽到就覺得很像某某,但真的問我的話,作為王菲和The Cranberries的fans,作為一位歌手,我覺得曲風感覺相似,但唱法上其實不似。」


一心只做歌手。Gin Lee沒有多心,也未有多棲發展,單純地做一名歌手,深信唯有高質才能吸引樂迷。「現在樂迷多了很多音樂上的選擇,但同時又好像沒有選擇。作為一個樂迷,我覺得很矛盾,有時不知道聽甚麼歌好,為何數量增加,但質素卻下降?所以,我只想做好每一首歌,讓自己的音樂保持一定的水準,堅持自己的理念,做得愈來愈好。」


侘寂不等於不高質,高質不等於沒有瑕疵。Gin Lee的現時心態就如〈侘寂〉歌詞所言:回頭漫天煙花,不必捨得也就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