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0-31 13:57:01

恐懼鳥 現代版暗網蒲松齡

清代蒲松齡將誌怪故事結集成書,裡頭的狐仙、畫皮固然疑幻疑真,但若柳泉居士穿越,《聊齋誌異》換在現代出版,會否被狠批「很黃很暴力」,要「包膠」再印十八禁標記才能在書局角落出售?反正我是信了,全因恐懼鳥連揭露暗網、邪教等事實都被道德綁架。鳥兄淡淡笑道,恐懼成就偏見、無知啊。

TEXT : TIMOTHY LO
INTERVIEW : ERNUS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心理學、犯罪學和陰謀論在我們的童年絕對是偏門興趣,偏偏鳥兄自言四、五歲時已經「中毒」:「小時候母親喜歡帶我去圖書館,一開始喜歡看恐龍書,不知為何隔壁書架卻放著UFO、前世今生這類書。但就算不如此,我也不太愛看兒童書。」也多虧鳥媽沒有「審查」他看的書,才養成了鳥兄如此興趣。「那時候看過一本叫《黑洞趣談》的書,雖然嚴格來講它算科學叢書,但裡面講了很多有關時空紊亂、宇宙等資料。還記得裡面有一個故事,一對雙生子,一個進了黑洞,另一個留在地球,兩人的老化速度就會變得不一樣……」雖是普通科學書,卻是後來恐懼鳥的啟蒙。他說:「無知會讓我不安。」

恐懼鳥專頁成立四年,擁有逾十四萬追隨者,《Deep Web》系列作品以至最新推出的《恐懼絕錄》依然列在暢銷書單之上。但對他而言,原來當年「開page」舉動需要無比勇氣。「家人希望我找份正常工作結婚生仔,但我想為自己做些事情,所以才下定決心。」專頁叫「恐懼鳥」,除了「食字」,鳥對他來說也有多一重意義:「我從小就喜歡鳥,喜歡牠們能自由自在到處飛毫無拘束。大概我希望做一個作家,就是因為不想過朝九晚五的生活。而且,我喜歡烏鴉,雖然聽起來很『中二病』,哈哈。」

猶記得「開頁」初期,鳥兄只發佈了五六篇文章,旋即引來大量網民討論瘋傳,幾個月後推出第一本實體書《Deep Web File #網絡奇談》,成為各大書局的暢銷書。「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嚇到,沒有想到我的文章會引起那麼大迴響,甚至在專頁設立幾個月後就有出版社找我出書,絕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對於鳥兄而言,出書其實只是邁向目標的第一步。他形容這短短四年的寫作生涯就像「玩Mario」,途中過了一關會高興,卻也知道自己還未救到公主「打爆機」,而且當中不乏「食人花」和「烏龜」沿途擋路。2015年,《Deep Web File》系列書籍被「家長group」追擊,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去信政府部門促請關注;及後兩年同樣風波不斷,旗下作品多被大型書局下架;今年書展甚至言明禁止恐懼鳥的書籍進場,逼得他親自遊說報紙攤售賣新作。但問他寫作初衷,他還是鏗鏘地答:「只要我認為是有價值、讀者需要知道的素材和新聞,我都會繼續寫。」

實實在在的政治
恐懼潛在暗處的危險被一舉掀開,人們心中的恐懼就會化成排斥、厭惡:「我寫有關暗網和罪犯的都市傳說和真實事件,前者不信也就罷了,後者有真憑實據,為何還要避而不談?」曾經有網民看過《Deep Web File》系列,事後竟然對當中的犯罪個案完全否定,並認定恐懼鳥寫的一切都是子虛烏有。他說:「正正是這份恐懼蒙蔽了世界的真相,阻止了人類的成長,並從中衍生出無知、偏見,否定了事實。害怕會衍生煩惱、衝突、標籤,讓社會變得愈來愈差——所謂的『政治恐懼』正是如此。」有關鳥兄作品的爭論,正是這種負面情緒的縮影。有人批評他的著作像打開潘朵拉盒子,鳥兄笑言:「『Chok』一點的回應是,潘朵拉盒子底層還藏著希望;但我從來都覺得這些確實存在的事情必須讓人知曉,你逃避、拒絕看到、聽到,並不代表邪惡不存在。」但上得網多終遇虎,他也曾經因為暗網文章的緣故被內地黑客「抱怨」:「匿名上網技術對內地非常重要,但文章將這些資料公開,恰巧被內地當局看到,便惹來網絡審查。」

感覺他的角色就像遊走在犯罪世界與表世界邊緣的「洩密者」,但他卻說這個頭銜太大:「我覺得自己更像寫《聊齋》的蒲松齡,一杯茶換一個故事。」但作品中的個案並非茶寮中道聽途說的故事那麼簡單:「我筆下的個案都是從不同途徑中得到消息,可能是隨便翻查一本書,或者在新聞和網絡熱話中看到端倪,再抽絲剝繭在網上的暗角中翻箱倒籠,才掰得出某些真相。」像新作《恐懼絕錄》中講的撒旦教、Pizzagate(有關美國政客參與兒童販賣的陰謀論)等,都是鳥兄經過仔細查證後才寫的:「現在網絡新聞講求速度,但我卻會在爆出事情後一兩個月才開始動筆,一來是讓事情沉澱,待有關資料加以確定才寫,二來是需要時間搜羅證據。」

恐懼鳥也恐懼
「你知道嗎?大多數人都會恐懼,只視乎你如何面對;但世上也存在少數沒有恐懼的人,那些就是我們所說的『心理變態』。」而事實證明,恐懼鳥也會恐懼。他在蒐集題材和資料時少不免會看到有關中港台的秘聞,但鳥兄坦言不會細寫有關個案:「我也怕死啊!要寫相關事情總會涉及法律問題,所以盡量會避開。」他又說:「我心裡最大的恐懼是拘束,但這個世界總不會讓你自由自在的。前陣子恰巧認識了一些大陸出版商,他也很直接告訴我,自己的書根本不能引進內地市場。」但問及他最想寫哪些大中華地區的陰謀論,他卻還是雙眼發光地侃侃而談。大概他心裡還是渴望,有朝一日能夠光明正大地寫個痛快吧。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0-31 13:39:07
黃浩然、陳詠燊 新導演雙逆齊飛

TEXT:NIC WONG
PHOTO : BOWY

2018上半年港片欠奉,下半年則好戲連場。《逆流大叔》逆流而上,本月上映的《逆向誘拐》又會否殺出一條血路?黃浩然既是大叔,又是新導演,四年前首拍《點對點》,叫好不叫座,來到執導第二部電影《逆向誘拐》,改編自得獎推理小說,更找來《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擔任編劇之一,兩名新編導「雙逆齊飛」,但原來他們都是冰鮮雞?


第一章:男角黃浩然、譚劍及女角文善出場

黃:作家譚劍是我的第一部電影《點對點》頭號粉絲,他介紹了電影給朋友文善,亦即是小說《逆向誘拐》的作者。文善身處多倫多,當時《點對點》還未賣去加拿大,她卻用了非法方法看電影,形容為「日常推理」的電影,產生很多問題,不斷問譚劍。譚劍覺得很煩,叫她直接問我,因此我們認識了。其後我替港台電視部去北美洲拍紀錄片,順道到多倫多探朋友之餘,又與文善見面,她送我自己著作,其中一本是《逆向誘拐》。我花了三日時間看完,第一時間覺得很正,猜不到結局,第二與我想說的相似,第三就是沒死人、沒飛車、沒爆炸、沒特技,是我作為新導演可以處理到的電影規模。我再花了兩日思考如何將多倫多的背景改成香港,然後加入一些我想說的東西,最後發現可以拍成電影,便向文善提出小說影像化。



第二章:另一角色陳詠燊出場

黃:由小說到劇本,頭兩稿我都盡量跟足原著,去到某個時候,需要施一個大手術,展開新方向。Sunny(陳詠燊)的編劇經驗豐富(編劇作品包括《新紮師妹》系列、《常在我心》、《逆流大叔》等),能夠幫到手,加上他是我演藝學院的師弟,所以便找他。

陳:我初時很擔心,因為很害怕寫偵探片。你看看我的履歷,基本上都是寫人物戲,幾乎沒有硬碰硬的警匪片。幸好小說已有很完整的偵探片橋段,所以我可以專注做我想做的人物及抽絲剝繭,以及把它變成香港發生的故事。



第三章:加入緊急性及第三者

黃:今次改編的最大難度是,這部電影沒有死過一個人。電影世界沒死人,就沒有緊急性。觀眾會問:關我甚麼事?加上故事很複雜,牽涉科網、財經等專門知識,小說中有好幾版甚至會列出圖表,但大銀幕不能這樣,要用畫面來說故事。

陳:更重要是,福爾摩斯都有個華生,在旁不斷發問才能引出劇情。今次《逆向誘拐》有三個主角:邵仲衡、蘇麗珊及吳肇軒,他們各懷鬼胎,卻沒有人和他們聊天,後來才想到他們可以對鏡頭說話,是近年興起的處理手法。此外,我們亦要大量刪減財經理論,將文字變成簡單影像,避免出現膠膠地的橋段。多少都有漏洞,正如《復仇者聯盟》都說不過去,怎有可能全宇宙人都說英文?作為編劇,最重要是衡量合理性、戲劇性和節奏,最難是如何取捨。


第四章:加入警世預言

黃:2013年出版小說,2015年拍攝電影,2018年上映。不知有幸抑或不幸,電影裡的東西言中了,正如戲中提及填海,結尾一幕更是即將填海建島的地方,好像有些暗示,但當然我不知道林鄭想填哪裡啦。電影中更提及網絡動員反填海,真的完全中了,就像《點對點》在雨傘運動前已出現胡椒噴霧。其實香港問題不是現在才發生,而是過去五年、十年都在發生。三年前我們提及的問題,三年後根本未有解決。




最終章:加入電影訊息

黃:戲中提及網絡動員,我覺得真的有可能發生。例如我們說港鐵很X街,當然我們無法不搭地鐵,但香港人團結一致,一起不幫襯在港鐵站開檔的連鎖店,只要兩日,馬時亨就跪下來啦,難道那些店舖不用交租嗎?問題是,香港人能否團結?

陳:我的立場相反,我不覺得網絡動員有可能,除非牽涉的大是大非大得很過份。尤其雨傘運動之後,動員不難,但動員之後如何證明成功,才是最困難。正如讀過少許書的人都不會贊成填海,但因此而遊行的人不多,因為很多人知道遊行沒用嘛,只會浪費時間。但有人說,連遊行都不去做,又可以做甚麼?我相信,除非差到某一個點,或許到達打仗的程度,才能夠動員成功吧。 
 


結尾彩蛋:新導演是冰鮮雞

陳:港產片凝固了一段時間,能夠成為新導演,背上幾百萬甚至一千萬的製作,必須有某方面的經驗,否則電影公司不敢讓你拍吧,所以你看到現今新導演都有番咁上下年資,至少令人信得過。

黃:香港電影很不自然。同一時空裡面,新導演有我這種四十幾歲,Sunny年輕我幾年,亦有像黃進這些三十出頭,差不多相差二十年。為何這樣?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一直凝固到近年,依然都是那堆人,極少人能夠入行,彭浩翔算是極少數。凝固了二十年後突然解凍,當中有幾個原因,例如舊人北上拍戲、政府多了很多電影資助計劃,讓冰塊解凍,我就好像其中一隻冰鮮雞,可以出來拍電影了。否則不解凍的話,現在又怎會有《逆向誘拐》呢?■

 

《逆向誘拐》簡介:

改編自香港作家文善勇奪日本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同名冠軍作品。小儒(蘇麗珊飾)為投資銀行客戶財務分析趕工,檔案竟於網上被盜,電腦部同事阿植(吳肇軒飾)遍尋不獲。老闆John(王敏德飾)收到勒索電郵,要求聽從指令,三日內交19萬贖金,否則公開財務分析。小儒上司Irene(張雪芹飾)為保客戶股價,找來刑警前夫唐輔(邵仲衡飾)低調調查,將有關職員隔離:而分析員牧野(朱鑑然飾)一度失蹤、客戶技術總監Zachary(泰臣飾)不歡離職,二人嫌疑極大;綁匪近在咫尺,指令古怪,志不在錢,背後隱藏更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