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11-07 15:51:12

鍾鎮濤 可能是最後的演唱會了

Text: Nic Wong
Photo: TPK
Location: Zelda Studio

十年人事幾番新。2006年開始,鍾鎮濤迎來新生活,兩年後他在紅館開了《Kenny B Premier Live 08》演唱會。事隔十年終於再開騷,演唱會用舊歌《故事繼續》命名,新碟異曲同工,取名為《to bee continued...》,翻唱老友舊歌頌讚昔日友誼。他直言:「我不會退休,不過以我體力來計,演唱會現在不開的話,難道要等到五年後?」未來故事當然繼續,卻不再是當下那一個鍾鎮濤了。

 

《to bee continued...》

 先說《to bee continued...》的故事,一切從去年開始說起。相隔多年沒有出碟,去年鍾鎮濤推出個人首張Hifi大碟《A Better Bee》,重錄自己的歌曲,反應不錯。「很多人問我為何沒有翻唱某某歌曲,其實我還可以做多一張唱片《Even Better Bee》。」不過,他最終沒有這樣的選擇,改唱一首首老友的舊歌,推出《to bee continued...》,以歌頌過去現在的友情歲月,歌曲包括〈由零開始〉、〈你是如此難以忘記〉、〈隨想曲〉及〈似水流年〉等等。「這些都是很有意思、很有故事的歌,後來發現全部都是感恩歌,多謝他們對我這麼好。」

 「現在我比以往更懂得感恩。其實我一直很怕別人對我好,我總是想著,為甚麼你對我這樣好呢?到底只是表面對我好,還是全心對我好?直至現在,我深深覺得,如果可以的話,何不唱首歌來多謝朋友呢?」

 就像早前派台的歌曲〈由零開始〉和〈你是如此難以忘記〉,鍾鎮濤希望透過音樂保存情感,讓未完的故事繼續走下去。例如將「哥哥」張國榮唱得氣氛傷感的〈由零開始〉,加入更為成熟的情感,離愁別緒換作淡然豁達;又或是重唱梁朝偉的《你是如此難以忘記》,憶述當年拍攝電影《殺手蝴蝶夢》跟偉仔建立的友誼,編曲上則改頭換面,由傷感節奏變成充滿熱帶拉丁風情,將歌曲變成男性歌頌友誼的豪情之歌。


留住鍾懿的童音

鍾鎮濤說,一直很想唱國語歌,只可惜國語唱片在香港市場推出有點困難。「我又想做新歌,但市場上不容易,幸好環球給我一首新歌機會去玩玩,最終決定與女兒鍾懿合唱,很想保住她的童音。兩個月前才錄音,現在她的聲音已不同了,結果真的留下了這一首歌。」

出過這麼多唱片,他說今次與別不同,首先是與杜自持合作,一拍即合,同時也剛好是他歌唱技術的轉變期。「今次有些歌曲風格從未做過,例如以前很多都是band sound,但今次不是這樣,不再是band singer,而是真的用了歌手方式去唱。譬如說〈隨想曲〉,今次的編曲有點像80年代,用上很多銅管樂;又例如我很少唱爵士樂,今次〈似水流年〉就用上old time jazz。」翻查資料,〈似水流年〉由喜多郎作曲,要改編得更好聽,的確不易。「沒錯,改編得來還要保持原曲味道,頗為困難,最後嘗試用old time jazz的風格,有齊鋼琴、色士風、鼓、結他等伴奏,帶來更多層次感。」

《故事繼續》演唱會 

由新碟《to bee continued...》到演唱會《故事繼續》,正正是源於當年的〈故事繼續〉。「本來〈故事繼續〉是一首歌,寫我十多年前低潮時的個人想法,現在新版〈故事繼續〉旋律依然一樣,卻譜上新詞,講述我現在的心情。始終上次演唱會是十年前,感覺有點不同。」他直言,音樂能夠很快讓人想起往事,甚至比電腦更快。「聽到前奏的音樂,就會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有時電腦都未必這樣快,慶幸音樂就有這種魅力,就想這樣安排歌曲。」所以,他說今次演唱會90%都是舊歌,帶大家回到過去。

來到最後,如今的鍾鎮濤還有甚麼野心嗎?「有時候,我的心是野的,但能力未必做到。我現在所做的是,體力能夠支持到,同時又享受得到,這才是最理想的。」他不諱言,如今最想活在當下。「我不會退休,因為退休沒事做,我又不會去公園捉棋、做晨操。不過,以我體力來計,演唱會現在不開的話,難道要等到五年後?到時叫我企足3小時都很辛苦吧。」他直言,隨著年紀愈大,只能夠slow down。「有人問我會否為演唱會練腹肌,難道你又叫小鳳姐開演唱會去練腹肌嗎?有些東西,真的做不到了。」 故事繼續下去,但往後的時間人物地點,可能已經面目全非了。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6 16:25:40
專訪黃靖:即管說我離地

翻看黃靖的「CV」,就是那種典型贏在起跑線的人--中學就讀男拔萃,大學入讀倫敦Central Saint Martins,生得高大靚仔,但他想要的人生不是傳統的名成利就。他鍾情音樂與劇場,這回他主理音樂獨腳戲《大愛密探》,將最愛的兩件事呈現,盡顯真功夫。有人說他離地,其實他又怎會像凡夫俗子呢。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將劇場混進時裝

黃靖與劇場的淵源,要數回他中一的日子,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參與學校話劇演出,但不久之後就在父親說服下,「轉型」到幕後。黃靖笑說:「可能爸爸覺得拋頭露面不好,所以很有技巧地說做導演或編劇會有型一點,於是我就去書店找與導演有關的書來讀。」同一時間,黃靖熱愛畫畫,藝術科成績出色,到大學選科拿不定主意,最後決定到Central Saint Martins主修舞台設計。「讀完學位課程,我又不太甘心,因為舞台設計也要看導演的主意,於是碩士我再讀另一科Scenographer,是視覺劇場的導演。」

畢業後他卻沒有一頭栽進劇場之中,反而跟創辦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的姐姐Kay一起在時裝領域大展拳腳。「沒有想過長遠計劃,我想玩一次用劇場撞時裝,比起一般catwalk更好玩,半小時之中有戲劇也有現場音樂。」沒想到一做就是三季,說服到別人免費借出場地,甚至踏足過夢寐以求的場地ICA London。黃靖繼續參與時裝設計,他的設計點子仍然從劇場出發,風格誇張,經常需要姐姐為他調節至「凡人」可穿的款式。

為了製造雞皮

黃靖很快就發現自己不適合在時裝圈子打滾。「我不喜每半年要買新衫的文化,也有很多事情要妥協,設計一件衫,總要想想客人是否喜歡。」在英國求學的日子,黃靖難免被濃厚的音樂氣氛薰陶,他喜歡音樂,但信心不足,後來得到黃耀明的肯定,他決意離開時裝圈進軍音樂世界。「可能我用半小時寫完一首歌,立即唱給你聽,感動到你就感動到你,我比較喜歡這種不用討好別人的直接。」

一直創作、出碟、演出,直到去年,唱片公司老闆馮穎琪問他有甚麼想做的事,他才想起在心底裡的願望--用劇場形式舉行音樂會,這個想法在公司大力支持下到今年實現了。「我在倫敦的時候看很多小型劇場,有些會令我感動到起雞皮,現場演繹的感動是我從其他媒介很少感受到的。既然我修讀了那麼多相關的知識,為何不用在自己的演出上,所以就有了《大愛密探》。」

對劇場有深入認識的黃靖,選了物件劇場的形式去演繹這次的音樂會,所謂物件劇場,其實是將物件的重要性提高,令它們不止於佈景。「好像結他一樣,沒有人彈它只是一舊木,有人彈立即賦予靈魂。為了這個演出,我找了很多古董物件,包括打字機、電話等,再配合劇情將它們變成演出的主角。」黃靖自言無論在音樂、演技及時裝方面都不是最出色,但在倫敦讀書時吸收的知道及閱歷,會令《大愛密探》成為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演出。

出道一段日子,黃靖一直以自己的步調和風格做音樂,吸引到一些喜歡另類音樂的粉絲,正因為他沒有兼顧市場的口味,經常被認為離地。黃靖笑笑說:「我有想過寫多些中文歌,但總是怪怪的,沒有英文歌般好聽。或許我只能忠於自己做音樂,離地也沒法子。」

 

日期:11月21至25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

票價:$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