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11-28 16:07:47

鍾舒漫 給自己的信…念

Text: Nic Wong
Photo: Bowy Chan
Makeup: Zoe Fan
Hair: Eas Fu @FIFTH salon
Wardrobe: Avenue1218
Location: Mustard Seed

鍾舒漫,注定「終輸慢」?今年她迎來人生第一個個人賣飛演唱會《R u Sher?》,似乎終於贏番一次,她高興之餘又帶點淡淡然,坦言近兩年比較自由地做回自己,所以不再介意輸贏了。「以前總是覺得,環境沒有問題,只有自己錯,但我承認我很努力很認真,偏偏錯的還是我。不過,現在不同了,如果你覺得我紅不起,hit不起,我不會take這個judgment,由頭到尾,我都問心無愧。」

不再終輸慢

入行時經常被嘲笑為「終輸慢」,鍾舒漫笑言:「自小,大家都說我又輸又慢,早就習慣了,得啖笑。」現在終於沒有輸,終於開騷了。「有人覺得我出道11年才開個人演唱會,又有人覺得我應該要儲多幾隻歌,但我覺得時間剛剛好。」剛剛好,源於最近兩年終於做回自己。「出道時,我是以跳唱新人姿態,唱〈高手過招〉入行,但當時是白紙一張,沒想過要面對這麼多群眾,心理狀態不太成熟。但我很清楚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入行這麼久,慢慢適應後,敢於在眾人面前跳舞。」

事實上,香港成功跳唱歌手少之又少。難道要好像陳偉霆北上發展,才有一席之地?「後來音樂加跳舞,也未能展現到完全的自己,當時更想與市場融合,慢慢開闊眼界,更覺得自己其實不必迎合香港的主流,不如完全做自己最想做自己的事,所以近兩年較明顯,沒有轉型,但做自己並非想像中般容易。」

「市場上不是沒有跳舞歌手,但我唱這一類型歌,跳這一類型的舞,暫時香港未有,所以這一點可能較有賣點。我覺得跳唱歌手與時勢沒有太大關係,男歌手有達仔、William(陳偉霆),女歌手幾乎沒有,就算有,都是偏向韓式的組合,主攻年輕人。就算我作為觀眾的我,都期望看到要更大衝擊的舞步。」

2007年入行,轉眼快將十二年,大家對鍾舒漫的印象都是差不多,卻好像始終紅不起。「早期一定覺得黯然,我肯定有些事情自己做得不好。以前我是個很怪責自己的人,總是覺得環境沒有問題,只有自己錯,不適合的只有自己,但我承認我很努力,認真到無得輸,但無論有多努力,錯的還是我,我以前真的會這樣想。」近兩三年,她改變了。「我覺得一切都是從心而發,不是事件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而是在乎我如何去看。我開始覺得,沒甚麼大不了,我真的不是做給別人,當然我要與觀眾互動,但那種妥協,我不會做了。世代與潮流就是這樣,但我可以不理會這世代,還是做自己吧,你不喜歡我也沒辦法。」

寧願平穩,不求高峰

 「如果你覺得我紅不起,hit不起,我不會take這個judgment,由頭到尾,我都問心無愧。如果我還要take這個judgment,我覺得這樣對自己很差。所以我要懂得愛錫自己,不大理會別人的說話。講就容易,但真的要經歷過,才可以做到完全不理會啦。外面的人批評我,不用負上任何責任,當然我也明白大家只看結果,覺得我不好便說出來,但作為一個付出努力但未必發揮到個人因素的人,我不想將外間的準則放到自己身上。我真心覺得,死就死啦,我以前很怕犯錯,經常計算如何不犯錯,但其實沒可能,當我發覺自己不再介意後,這一切就是我的過程,你看不順眼我的過程,也沒所謂。」


沒錯,鍾舒漫最慘是沒有錯。有些人注定高高低低,但她的歌唱生涯,大抵最高峰是2009年《給自己的信》,之後十年一直沒有特別的低潮,當同門的洪卓立都算大病一場傳出死訊,鍾舒漫就只有與吳浩康分手的一則小新聞,其餘時間都比較無聲無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高低潮不是別人容易看到的,特別是這一行,那些高低都是八卦新聞或做錯事,之後如何站起來等等,但我這款人,經歷內心鬥爭很大,卻很難捉到我表面的很大件事。你問我是否喜歡平穩,我覺得人人都想正正常常,開心簡單就好了。」

再說2007年。當年她的同年新人獎得主,包括江若琳、李卓庭、梁雨恩、裕美、HotCha等等,不是嫁人就已轉行了,偏偏只有鍾舒漫留得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不會與人比較,我很知道自己的熱情就在音樂,當我身在音樂世界裡唱歌、跳舞、寫歌等等,就會很開心,找到自己。」她不諱言,過程間很多艱苦時刻不足以外人道,人生更有一兩次想過放棄。「第一次,是兩年前去英國。我喜歡英國天氣、環境等等,深深覺得他們很簡單,以及步伐很舒服,想過不如移民過去,做任何工作都可以;另一次是近日,很多工作纏身,開心的背後也有很多難關,不時覺得很灰,真的有一兩次不想繼續下去,但最後又會發覺自己捨不得這樣做。」她跟洪卓立說過這件事,他問她:「你捨得嗎?你甘心嗎?」鍾舒漫坦言:「當然不捨得啦。」

近年,鍾舒漫已建立很強大的信念,一個給自己的信念,就是盡情做自己,不理會別人批評。我問她未來有何打算或計劃,她回答:「沒有計劃自己要達成甚麼目標,沒想過要拿甚麼獎,沒想過要在別人心中有何位置,但我心中有個信念,就是愈做愈好,愈來愈做到自己,只要能夠做自己,就足夠了。對我來說,我不屬於大眾,包括我的外型、我喜歡的東西,甚至很多人覺得我不是on trend、不適合香港云云,但這種社會氛圍下,我希望自由地做回自己?我覺得,現在還未能最自由的情況下做到自己。」

再吃十餐飯

「為何香港這樣窄?其實我不想藐,但如果要成為香港的一分子,就一定要唱某些歌的話,才算是香港歌手呢,我覺得這只會是一個loop。近兩年我的快歌,我又不覺得別人不知我唱甚麼喎!我又不覺得,別人不想看我這些舞步喎!其實反應很正面,而且我知道不是做一次就可以說服觀眾,或者要與大家多吃十次飯,因了解而認識吧,香港音樂就是這樣,可能未來大家會給我的誠意打動吧。」

或許,今次難得有個演唱會,就讓鍾舒漫與大家來一次自助餐,盡情多采多姿吧。「我真的想做很多事情,既想打鼓,又想彈琴,甚至想在台上畫畫、煮食。很想在我個人第一次演唱會,就將別人不了解我的東西統統拿出來,但band leader王雙駿提醒我,還是專注跳舞及唱歌。他鼓勵我,演唱會又不是只得一次,還是慢慢來吧。」既然入行快將12年的鍾舒漫一點都不心急,大家就不如慢慢與她一起吃多幾餐飯,看看她強大的信念能否感染到大家吧。

 


鍾舒漫 "R u Sher?" 演唱會 2018
日期:12月18日(星期二)
時間:晚上8時15分
地點:麥花臣場館(旺角奶路臣街38號)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26 16:04:57
曾文通 聆聽身體的感覺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穿梭熙來攘往的車站,越過人車爭路的街道,登上曾文通老師的工作室,輕輕一敲他手上的頌缽,泛音縈繞著耳邊三數分鐘,差不多能夠呼呼大睡,卻是甜甜地睡,拋開日常的煩惱。他說,城市下太多吵鬧聲,頌缽的聲音卻能引領大家慢慢放鬆,創造另一個世界。創造世界的理念似乎太難明白,他卻教我們從五官出發,重新感受身體的感覺。難道,這就是黎明金曲〈聽身體唱歌〉的境界?


如果一開始就說到「頌缽」,大抵你不用聽到頌缽的聲效,經已悶到發睡。從零開始認識聲音治療,頌缽療癒師及演奏家曾文通直言,聲音是最直接的感官,你可以閉上雙眼,閉著鼻孔、閉緊嘴巴,唯獨無法閉住聲音。「我們的方法是,希望用遠古的聲音『頌缽』,日常生活較少聽到的聲音,讓人放慢生活速度,是一個讓城市人放鬆的入門方法。」


本來音樂已有治療作用,頌缽更有深層次的用途。「它與音樂有少許不同,敲擊頌缽時,會產生一些很豐富的泛音,可能敲一下已可延伸幾分鐘,甚至長達七、八分鐘。聆聽者可以慢慢進入安靜的狀態,是其他樂器難以做到。大部分人聆聽時都喜歡慢慢漸入漸出,要知道城市下的許多聲音都是很突發,而頌缽就是慢慢帶大家上山,然後在山頂上望望環境,再慢慢下來。」他又解釋,頌缽由七至八種金屬製成,包括金、銀、銅、鐵、錫、水銀、鉛等,全都是地球的精華,如果用上來自不同地方的頌缽,例如尼泊爾、西藏、日本、中國、泰國、美國等製造,更像是囊括了整個地球上的不同聲音。


眼前大大小小的頌缽,基本上都很陌生。以往曾文通都是現場演奏,今次更走前一步,推出頌缽音樂專輯。「我一直很想出CD,但頌缽是一種最難收音的樂器,只要敲起頌缽,四周所有的聲音都會被攝進來,包括冷氣聲、物件輕輕移動的聲音等。我們花了很多年時間來克服困難,幾年前曾經錄過六、七首音樂,於我們的網站上免費供人下載,但質素只是過關,未盡滿意,直到這次有個契機,能夠進入專業錄音室,非常講究。」他直言,今次來到非常專業的AVON錄音室錄音,重本製作,目的是希望更多人可以聽到猶如現場演奏的質量及音色。


頌缽由現場演奏變成音樂專輯,編排上有何困難?「我們要一曲一曲,每首由4分鐘至10分鐘不等,有著不同設計。現在有3張CD,各有不同主題,第一張講述森林,第二張講述白天,第三張講述夜晚,具有三個層次,通過不同狀態及頌缽的品質來呈現主題。」他認為大家可以隨便在電話下載,不一定要看著海洋,就算在繁囂都市下都可聽起來,比較容易入手。「當然,我覺得CD的質素很好,如果聽音樂前做好準備,就算沒有淋浴更衣,洗一洗手讓自己進入狀態,坐在舒服的環境來聆聽也不錯。」



問題是,香港人勞勞碌碌,周遭噪音不斷,如何減噪又清燥?「用心聆聽很重要,好像『聽』字,左邊是耳朵,右邊是一心,一心去聽。其實聲音對身體有著很多不同反應,但我們卻忘記了身體的感覺,有時候觀察一下身體的狀態,肩膊有否放鬆?脊椎能否再放輕鬆?通過過程可以再察看,有些時候,我們太依靠腦袋去判斷及評價一件事情了。」


「有時我做舞台也發覺這個情況,大家未看劇卻先作評論,或者看十分鐘時已有很多批判或分析,卻阻礙了身體去接收聲音,某程度上,我們不放過自己,不讓身體去運作,不讓心靈去運作。當今社會中,其實身體是最坦白的,最能夠敏銳地覺知環境、人物、不同物質,我們應該重新學習,從身體出發,從五感出發。」


談及學習,曾文通說教學相長,演奏頌缽時,他一樣有得著。「對我來說,演奏者都是接受者。表面上我在主導,但進入那個狀態,其實沒分別了,因為聆聽者坐下來也有回應,甚至散發來到我身上。所以,作為表演者的我,只是作為啟動,讓大家聽到後能夠一同回應。可以說是,大家共同創造同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都是互通。」

 



曾文通其實有著另一個身份,就是著名舞台設計師。他曾經說過,演奏頌缽與舞台設計同出一轍,同樣是創造空間。我們沒有頌缽,又可以怎樣去創造空間?「我經常給學生一個練習,就是希望他們無時無刻去觀察一個空間,只需用上一分鐘時間去觀察空間的狀態,是否很有壓迫感?視野是否很開放?其實創造空間只是一個意願,問題在於你是否希望而已。就算你在升降機內,也是一個空間,回到最基本,都是觀察,但現在眼睛被很多方面吸引,總是無法靜止下來,但只要有意願,任何空間都能創作出來,基於你自己的觀察。當你經歷一段時間後,就會累積到很多數據,隨時可以recall那些空間,就能重現那些畫面,得以放鬆。」


打開五官,用心聆聽,學習觀察,知易行難。曾文通總結贈言,還是從認識身體開始。「我覺得,最基本是從身體入手。有時候悟性、智慧很難得到,但身體卻是與生俱來,最容易認識,簡單地感覺一下皮膚的溫度,了解外面的世界,這是最快感受到的。」或許,想當年林夕所寫的〈聽身體唱歌〉、〈眼睛想旅行〉等歌曲,禪意早已寫成了。■

《聲音原本》曾文通磬缽靜觀共兩張專輯、3CD同步推出,共收錄39首頌缽原聲音樂,現已於各大唱片店及數碼音樂平台同步發行。銷售點包括Allpamama Path(IG: allpamama.guru)、CD Warehouse 各分店、威威店唱片各分店、波斯富唱片、寶韻 Pro Sound、聲威閣、大眾書局、漢禮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