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0 16:07:13

在大自然領略人的渺小 AM Renault

AM Renault鏡頭下的風景美不勝收,與友人創立的「山中遊子」,令人重新欣賞本來以為很熟悉的香港。香港四百多座山之中,AM已經走過三百多個,不時還會到外國行山,在宏偉的大自然之中,漸漸領略人的渺小。


text | ernus
photo | TPK
watches | RADO

J:經常遊走於山水之間,你最享受的是甚麼?
A:我最享受自由自在的感覺,在山水之間不用做甚麼特別事情,在山中不停行走,甚麼都不需要理會。當然,因為我已經行得很熟悉,不用看地圖,感覺會自在一些。

 

J:在山水之間看透四季、生死,為你帶來甚麼感受?
A:我覺得人很渺小,當你很辛苦行到上山頂回望,會發覺世界很大,人只不過活幾十年,很多東西都無所謂了。行山總會經歷很多事情,以前天氣很差都照行,其實很危險,發生過一些突發情況令我覺得人很脆弱,大自然是另一個層次。

J:你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學懂尊重大自然的重要性?
A:我覺得尊重應該是與生俱來,正常應該要尊重大自然,和人類、動物,我們都是活在大自然之中,若不尊重自然也不會有好日子過。但在城市長大的人經常被灌輸大自然不重要的價值觀,不太懂得珍惜,其他國家可能自小就教他們自然和人的關係,香港比較少。

J:香港交通方便,要登山涉水都是容易的事,你認為是好是壞?
A:有好有壞,好處是我也想多些人接觸大自然,我不太喜歡城市的價值觀,行完山會多些這樣的想法,想其他人有這樣的改變。但對大自然來說,愈少人的痕跡才是最好,人愈多肯定會破壞大自然,很矛盾。

J:攀過世界各地的山峰,有甚麼深刻經歷?
A:最深刻是第一次出國,行的是富士山,那時經驗尚淺,無論體能、裝備不足,外國的山好高好大,氣候也不適應,出現高山反應,基本上我們每個決定都做錯,很辛苦。之後經驗豐富了,去了尼泊爾EBC珠峯大本營,是個六千多米的山峯,行了足足十七日,這次我們正式爬雪山,做足所有準備,過程順利,但體能仍然是很大挑戰,所以很難忘。

J:有哪些風景最觸動你?
A:有一種風景每次看到都很感動,就是日出,往往要等一整晚才可看到,通常夜晚都又冷又餓。我們就會很期待日出的來臨,令我們變得溫暖些,也表示我們差不多到頂了。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06 15:16:44
為古著賦予新生命 Rex Ko

銅鑼灣希雲街一個小商場裡面,有著各式各樣的地道小店,而古著店Luddite的存在,彷彿是一個驚喜。Luddite的創辦人Rex Ko,曾在日本留學及工作多年,熟識時裝,對古著特別情有獨鍾,他更會將從世界各地搜羅具歷史價值的布料,重新設計成今日的時裝,為舊物賦予新生命。

text | ernus
photo | Shek Po Kwan
watches | RADO

J:古著令你著迷的原因是甚麼?
R:我向來喜歡時裝,而古著特別令我著迷是因為每件服飾都有它的歷史、它的故事,在古著之中可以見到不同年代的布料、造布技術,從中看到當時人們的生活習慣。

J:在你心目中,古著有潮流嗎?
R:我認為古著不應有所謂潮流,古著和二手衫不同,二手衫是別人穿過的,古著則是古董,有價值。不過古著近年也變得很商業,每年會有人說流行甚麼古著,我覺應該自己有喜好,喜歡古著的人不應該盲目跟從潮流。

J:你在店內售賣的古著有何挑選準則?
R:我賣的服飾傾向軍人、工人的風格,比較勞動階層、草根及耐用,不會有宮廷式、金碧輝煌的款式。我想透過服飾和我設計的服裝,表達任何階層都可以是設計師,不只是富有的人才有資格講品味,窮人一樣可以。例如BORO,當時的人連布都沒有,只利用拾回來的布碎製造,因為天氣太寒冷而縫起來穿,但你會發現他們會揀間條紋的布來製作,證明他們也有要求和美感,出來卻成了藝術品,這是我想表達的價值觀。

J:你經常到世界各地的市集、舊式小店搜羅古著,有何發現?
R:記得第一次見到法國工人衫,驚訝那藍色如此美麗,以前接觸美式古著經常見到牛仔布,但法式的布料完全不同,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見不到,於是慢慢研究以前的人為何用那些顏色。以前資訊不發達,不同國家的人會因應當地環境取材,製作出不同布料,例如日本的布料會薄身一點,他們的藍染特別靚,染了色後在河裡洗,好像溶化一般,我會很好奇想知道是怎樣製造出來的。另一種是中國獨有的染布技術,叫做莨染,出來的效果是銅色的,需要泥土剛好有鐵質才可,這是中國的文化遺產,其他地方找不到,每個國家都有它的特色。

J:除了售賣古著,你也是設計師,會將舊的布料設計成時裝,有何用意?
R:我很喜歡舊物,但我覺得如果將舊設計100%抄過來,不算是好的設計,要將舊知識放入現今適合人們穿著的時裝才是當代設計,才能為舊物賦予新的生命。

J: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時間,為何決定在香港開店?
R:當時很多人叫我繼續留在日本發展,但我看到香港市場還有很多未出現的東西,尤其售賣較專門的服裝店。Luddite開了七年,反應不錯,沒想過香港有那麼多人喜歡古著,客人甚至變成朋友互相交流,很多得著,令我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