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8 15:10:13

小克:從惡搞領悟藝術意義

惡搞歌詞,是身兼填詞人及插畫師的小克其中一樣拿手好戲。闊別畫壇一陣子,今回登堂入室舉辦《Affordable Art Like》展覽,也是以惡搞心態出發,沒想到創作過程之中,卻忽然體會藝術的意義。


text & photo | ernus

告別《東TOUCH》專欄「偽科學鑑證」之後,小克的作品已鮮有在傳媒出現,這兩年他沒有創作,躲起來靜修,最近重出江湖,忽發奇想要畫大型油畫。「但我其實不熟悉油彩,以前只畫過一兩張,於是我度了條橋,不如去深圳大芬村買幾幅廉價油畫,然後在上面惡搞啦。」想法有了,就起行去買畫,但心目中想要的香港經典風景油畫卻所餘無幾,小克慨嘆:「香港地位完全息微,和我們這城市的景況一樣。他們主要畫紐約、畫上海了。」他把僅餘的十幾幅買下,再加上幾幅庸俗的巴黎鐵塔、桂林山水之類,成為了今次畫展的基礎素材。

小克買下的原畫大多以香港街景為主題,不過大概是畫家未親身來過香港,總是出現很多錯配畫面,在小克眼中卻是很幽默的事情。「有一幅是九龍城飛機飛過的天空,地下卻是港島的電車!又有一幅從港島半山看九龍,左邊明明畫了ICC,右邊卻猶如平地,像開埠時期的香港!」在這些錯亂配置的風景之中,小克放入聾貓、Bit Bit、維港巨星等經典角色,畫面本身雅俗共賞,但其實每幅畫都他都花心思畫下香港當下的明喻隱喻,此刻不宜說得太白,留給大家屆時到現場親自解讀。

過去甚少創作大型油畫,這次籌備展覽只花了一個月,在別人的作品上面加上自己的創作,卻意想不到地接通了原畫家。小克說:「畫畫的過程非常投入,甚至進入了冥想狀態,隱隱約約感到有些情緒入侵,起初我不以為意。其中幾天我去了日本旅行,晚上在酒店畫畫,忽然感受到原畫畫家的靈魂。他是個外省來的農民,喜歡畫畫但因為競爭太大不想上美專,只能畫這些他從來未去過的城市的畫。」小克自言在繪畫過程中感受到對方的憤怒,但透過這次接觸,彼此治癒了對方,更忽然明白藝術是怎樣的一回事。

本來是一次惡搞過程,靈魂層面卻有意外收穫,小克說,人生總是如此。「以前我沒刻意想藝術是甚麼,但這一刻我明白它是用來紀錄這個城市的當下,藝術家可以有看法,可以用來抒發情緒,但他不能控制受眾接受到的是否相同。」《Affordable Art Like》的作品以香港為主題,我城這幾年來發生的大小事,都成了筆下的圖畫,明明移居杭州多年,他依然心繫這裡:「或者說,我的心根本一直在香港。」

創作期間,他刻意以廣東歌伴奏,其中畫到一幅以舊灣仔作主題的作品時,他特別渴望以陳奕迅的歌作伴。「畫畫的時候我很感受到Eason的憤怒和能量,我隻手好像被他的聲音操作著,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畫下一大筆綠色,成為一艘倒下了的天星小輪,成為了這幅《灣仔淪陷》。」更有趣的事情,在陳奕迅到杭州相約小克見面時發生,小克告訴Eason關於展覽一事,Eason興致勃勃說要購入,在不知道創作過程之下,他一眼便選中《灣仔淪陷》。

日期:12月19日至1月6日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7 17:05:38
創造鏡頭內的科幻世界!多媒體藝術家Reuben Wu:攝影為我帶來愉悅

看到以下照片,你可會想起著名導演寇比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這一系列超現實的攝影作品充滿科幻色彩,瑰麗卻又孤寂,它們出自著名美國多媒體藝術家Reuben Wu之手。早前他受辦公室家具品牌Steelcase Inc.邀請前來香港參加「In the Creative Chair」創意演講,《JET》有幸能與Reuben談談關於他的創作歷程,以及對攝影藝術的看法。

Text: Timothy Lo
Photo: by the courtesy of Reuben Wu & Steelcase Inc.

JET:從何時開始你喜歡攝影?

Reuben:一開始我是工業設計背景出身,後來辭職專注創作音樂,並與其他人組成了樂隊Ladytron。後來一次巡迴演出中,我開始透過攝影紀錄我們的旅程,從此對這種創作媒介非常沉迷,覺得攝影能夠比創作音樂更有滿足感。所以在樂隊推出第五章專輯之後,我便有了全職視覺藝術家的新身分,並為蘋果、Audi、Samsung等品牌創作。

J:對你而言,甚麼是攝影?這種創作怎樣改變你的生活?

R:拍攝期間我體驗到無數的失敗,這提醒我的不足,並讓我持續學習。攝影也在為我帶來愉悅,讓我感覺更想一個藝術家,因為攝影解放了我的創意。為了拍攝好的作品,我需要開放自己的心思,勇於接受新事物,讓自己受到啟發。



J:你會怎樣形容自己的攝影風格?

R:我並非一個紀實攝影師,我的照片大多呈現一個由現實衍生出來的故事。若以比喻來說,我的作品大概是定了格的電影。風景攝影(Landscape Photography)其實是一個很難注入原創性的創作,所以意念構思便非常重要。 藝術家如Mark Rothko和William Turner在畫中創造出不同的世界,這個概念對作為攝影師的我來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發。當我過分專注在攝影師的身分時,我會因為技術或這個媒介本身的限制了自己的創作空間。所以現在我大多數時間都在找不同的方法,以新的模式塑造不同的創意載體。



J:你的得獎攝影作品「Lux Noctis」,靈感從何而來?

R:其時2014年,我在加州的Trona Pinnacles(一個沙漠地區)拍攝一些私人作品。在凌晨兩、三點時,我看到一輛貨車駛過,車頭燈在黑夜非常搶眼。那時候我就想,若利用人工燈光在自然景色中留下痕跡,不就能塑造全新的風格嗎?所以我便利用航拍機打燈,創作出「Lux Noctis」系列的照片。為了能夠凸顯自然景色和地貌,我特別選擇了一些擁有顏色、質感的地形,並選擇適合航拍機飛行的山丘,所以才會有那些「光環」的出現。

J:除了自然地貌,你還會拍攝一些城市景色(像香港)。你覺得兩種題材有何分別?你又比較喜歡哪一種?

R:其實兩者有共通點,像是對比例的重視、顏色、光線等等。在我的眼中,城市和大峽谷都是值得拍攝的景色,只是前者會有更多與看者有關聯的事物。我經常講家、建築等元素與城市扯上關係,所以我覺得拍攝香港讓我興奮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