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26 01:16:51

專訪卓韻芝:再呃多你一次入場睇騷

十月初,卓韻芝的《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完滿結束,當時婚後一月不夠便上台大講特講,雖笑足全場但仍未夠喉;2019年一月,《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載譽歸來並冠名「蜜月歸來版」,大概會引發更多笑彈吧?

Text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Hair Sam Pan@Muse Hair
Makeup Anitalomakeup
Special thanks for location Gough’s on Gough

對上一場《呃呃氹氹》在婚禮後一個月即刻上台,這次part 2則在蜜月後一個月舉行,看起來是有計劃有預謀。阿芝卻笑言開騷之前從未想過:「本身其實沒有part 2,但前輩們看完《呃呃氹氹》後覺得做得幾好,加上他們知道我完騷後會跟老公去度蜜月,中間一定笑料百出,所以便決定搞第二場。」《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part 2的「蜜月歸來版」五字,還是YT俞琤親自賜名,也是質素保證。

呃呃氹氹好重要

阿芝揚言,《呃呃氹氹》part 2將會有逾三分一內容改變,更多的是關於婚禮誓詞、婚姻生活等「內幕」:「原來有很多觀眾像知道這些,始終婚禮當晚的情況相當神秘。」另外自然少不了阿芝與「閃電俠」老公梁子賢在阿根廷度蜜月期間的笑料,以及婆婆的幽默語錄:「度完蜜月回來,我們給婆婆看一些旅遊期間的照片,她竟然回我一句:『呢啲景桂林都有啦!』再給她看伊瓜蘇大瀑布的照片,她看了看,問我:『張相真㗎?』」可想而知,當中有多少搞笑場面,能夠與觀眾分享。但其實這卻讓阿芝大感煩惱:「我不想這個騷變得更長,於是便需要將一些觀眾或自己不太喜歡的內容刪減掉。要知道編輯講稿其實是件很痛苦的事,尤其是當你明知那一句幺心幺肺觀眾一定笑得出,卻在內容推進上顯得突兀時。」

蜜月歸來,除了多了很多料可以寫進棟篤笑中,阿芝笑言自己對「呃呃氹氹」這個字有了嶄新體會:「度蜜月其實是正式走進婚姻前很重要的環節,並非因為要努力讓自己懷孕,而是考驗我們在瞬息萬變的情況下,如何在二人困獸鬥的環境中依然可以學習享受旅途當中的過程。正當你很努力地用一個漏水的盆子洗衣服,而你老公正在聚精會神翻看一遍又一遍《復仇者聯盟》預告片時,你就要學會如何呃呃自己再氹氹自己,好管理自己的情緒。」她續說:「結了婚,其實就是兩個人一條心,但夫婦不滿彼此時會忘記這件事情,然後分了你/我——你搶我張被,我出門口又要等你。我們都要氹自己,婚姻是一個project,不要分你我,一齊做咗佢。」

走出黃子華式棟篤笑

聽著阿芝隨口講了些想法和體會,便知道《呃呃氹氹One Night Stand》蜜月歸來版會加倍精彩;只是普遍聽阿芝的忠實支持者的反應,覺得十月的part 1與以往的「One Night Stand」略有不同,感覺更隨性、隨心。「沒錯!這正是今次我希望做到的效果。我想來很喜歡像Louis CK這種美式棟篤笑表演者的風格,他們的騷中會有很多題材,卻不會有一個很嚴密的架構,只圍繞著一個籠統的感覺,偶爾你會很記得很好笑的某幾句。這種風格的表演很適合拿來重溫又重溫。」

對阿芝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嘗試和訓練,也為香港的棟篤笑文化再添新的元素:「香港人太習慣『黃子華式』talk show,結構嚴謹,起承轉合呈現明確主題,再來一個完美ending。我們是時候要『國際些』,嘗試多一點不同的風格。」另外一個《呃呃氹氹》與其他One Night Stand不同的是,當中有一段punchline曾經在舊騷出現過,這也是阿芝的精心安排:「沒錯,《呃呃氹氹》encore那一段有47秒是以前講過的,看看有誰曾經聽過……畢竟結了婚也算是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我希望大家能夠見證自己的成長,也記得原來,你以前都聽過很多我的騷。」相信台下觀眾和阿芝的粉絲,也會慶幸自己與她同在,繼續被她「呃」去看騷。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18 15:10:13
小克:從惡搞領悟藝術意義

惡搞歌詞,是身兼填詞人及插畫師的小克其中一樣拿手好戲。闊別畫壇一陣子,今回登堂入室舉辦《Affordable Art Like》展覽,也是以惡搞心態出發,沒想到創作過程之中,卻忽然體會藝術的意義。


text & photo | ernus

告別《東TOUCH》專欄「偽科學鑑證」之後,小克的作品已鮮有在傳媒出現,這兩年他沒有創作,躲起來靜修,最近重出江湖,忽發奇想要畫大型油畫。「但我其實不熟悉油彩,以前只畫過一兩張,於是我度了條橋,不如去深圳大芬村買幾幅廉價油畫,然後在上面惡搞啦。」想法有了,就起行去買畫,但心目中想要的香港經典風景油畫卻所餘無幾,小克慨嘆:「香港地位完全息微,和我們這城市的景況一樣。他們主要畫紐約、畫上海了。」他把僅餘的十幾幅買下,再加上幾幅庸俗的巴黎鐵塔、桂林山水之類,成為了今次畫展的基礎素材。

小克買下的原畫大多以香港街景為主題,不過大概是畫家未親身來過香港,總是出現很多錯配畫面,在小克眼中卻是很幽默的事情。「有一幅是九龍城飛機飛過的天空,地下卻是港島的電車!又有一幅從港島半山看九龍,左邊明明畫了ICC,右邊卻猶如平地,像開埠時期的香港!」在這些錯亂配置的風景之中,小克放入聾貓、Bit Bit、維港巨星等經典角色,畫面本身雅俗共賞,但其實每幅畫都他都花心思畫下香港當下的明喻隱喻,此刻不宜說得太白,留給大家屆時到現場親自解讀。

過去甚少創作大型油畫,這次籌備展覽只花了一個月,在別人的作品上面加上自己的創作,卻意想不到地接通了原畫家。小克說:「畫畫的過程非常投入,甚至進入了冥想狀態,隱隱約約感到有些情緒入侵,起初我不以為意。其中幾天我去了日本旅行,晚上在酒店畫畫,忽然感受到原畫畫家的靈魂。他是個外省來的農民,喜歡畫畫但因為競爭太大不想上美專,只能畫這些他從來未去過的城市的畫。」小克自言在繪畫過程中感受到對方的憤怒,但透過這次接觸,彼此治癒了對方,更忽然明白藝術是怎樣的一回事。

本來是一次惡搞過程,靈魂層面卻有意外收穫,小克說,人生總是如此。「以前我沒刻意想藝術是甚麼,但這一刻我明白它是用來紀錄這個城市的當下,藝術家可以有看法,可以用來抒發情緒,但他不能控制受眾接受到的是否相同。」《Affordable Art Like》的作品以香港為主題,我城這幾年來發生的大小事,都成了筆下的圖畫,明明移居杭州多年,他依然心繫這裡:「或者說,我的心根本一直在香港。」

創作期間,他刻意以廣東歌伴奏,其中畫到一幅以舊灣仔作主題的作品時,他特別渴望以陳奕迅的歌作伴。「畫畫的時候我很感受到Eason的憤怒和能量,我隻手好像被他的聲音操作著,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畫下一大筆綠色,成為一艘倒下了的天星小輪,成為了這幅《灣仔淪陷》。」更有趣的事情,在陳奕迅到杭州相約小克見面時發生,小克告訴Eason關於展覽一事,Eason興致勃勃說要購入,在不知道創作過程之下,他一眼便選中《灣仔淪陷》。

日期:12月19日至1月6日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