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9 VOL: 197
2018-12-31 15:11:19

林依晨 巴黎街頭華麗冒險

TEXT︱NIC WONG
ART DIRECTION︱NOEL SO
CO-ORDINATION & STYLING︱SUM CHAN
PHOTOGRAPHY︱HARRISON TSUI
HAIR︱Miu Miu 簡慈妤
MAKEUP︱富富的彩妝舖子
WARDROBE︱GIVENCHY

香港有Eason,台灣有依晨。

Eason近年爭議不斷,就算貴為當今亞洲歌神,也總是受到網民們的無情批評。

相反,來自台灣的林依晨,向來被譽為「零負評女神」。她面對過大陸網民的惡意批評,無限上綱的對號入座,但從十年前《惡作劇之吻》的小妮子湘琴一路走來,如今已是事業型人妻。她依然保持高EQ,與老公談一場遠距離的甜蜜戀愛,繼續在不同處境上冒險挑戰,從不畏懼影響其「零負評女神」的外號。

這一次,我們與林依晨到巴黎來一次街頭拍攝,想當日還未有黃背心運動來襲,卻上演著一場花都街頭的華麗冒險。

繼續零負評

負評很易,有人嬲嬲多到上鼻,林依晨卻一直被稱譽為「零負評女神」,她聽罷連忙否認。「從一開始我就否認了。在父母眼中,知道我們是甚麼樣的小孩,有甚麼優點、缺點、能力強弱的地方,當然不只他們,還有我身邊很親密的朋友、經理人、另一半都很清楚,亦會非常坦白地跟我說,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是甚麼樣的一個人,自然不會被這樣太神奇、太完美的稱號,去停止我冒險做一些可能不是很有把握但想嘗試的事情。」


正如這次受到GIVENCHY的邀請,來到法國巴黎看時裝騷,正好是她人生的第一次,更來了一趟花都街拍。「這次去巴黎,我挺開心的,讓我遇到法國女演員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天呀,我超愛她的《鋼琴教師》,還有近作《Elle》(烈女本色),身上總是散發出性感、強勢、神秘等迷人女性的特質,真希望未來能跟她合作。」


巴黎,近日是全球鬧哄哄的焦點。就在這個爭議之地,依晨提到一些她向來捍衛的敏感議題。「對我來說,巴黎的美,除了服飾、建築、飲食之外,它最美麗的,其實是對於自由的擁抱,不管是人的想法自由,或是穿衣服的style,對於很多事情看法,大家都激盪出自由。」她透露自己一直欣賞很多法國電影,喜歡她們的自由意志。「近期就有很多討論關於他們怎麼處理同志話題,爭取他們的某些自由,我覺得法國人在這方面透過電影,有相當多的深入討論,很多時候不假裝不評論,讓觀眾思考,這真是非常大的自由。」較早前,她便公開表示簽下「同志婚姻」的聯署,非常關注身旁的同志朋友,希望大家能拿掉歧視的眼鏡。由此可見,她真的無懼失去「零負評女神」的美譽。

惡作劇之後

不經不覺,依晨入行十五年了。幾乎每隔幾年,她就有一部爆紅新作,自《惡作劇之吻》、《射鵰英雄傳》、《我可能不會愛你》、《蘭陵王》,最近就拍完內地劇《小女花不棄》,竟然扮演乞丐的角色。「當我真的試著當個乞丐,然後真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突然之間發現她的很多決定、所有的話語,以及片名的意義,都一一理解及認同。」拍劇辛苦又骯髒,但依晨卻是個懂得自得其樂的人,後期去銀川沙漠拍攝,毫不猶豫地從山坡上很直接的躺著滾下來,或是與其他演員一同扮作披頭四過馬路的經典造型照。作為演員,如何保持工作上的新鮮感是非常重要。她說戲劇主要講故事和人,最重要是保持著對人的興趣。「你找對各式各樣的人、他們背後的故事,發現他們生命裡發生過的一些很重要事情,如何造成導致他們的一些轉折、想法改變及成長等等,我一直都有興趣。所以對我來說,對一個演員來說,就是要一直抱有興趣,對世界的好奇、對生命的熱情吧。」


早已得過金鐘獎女主角獎,亦曾經提名過金馬獎影后,依晨直言目標不為甚麼,只想跟更多好劇本、好演員、好導演相遇合作,以及拍出具有時代意義的作品。「譬如說我很喜歡大陸電影《我不是藥神》,記錄了內地藥品市場的混亂和一些亂象,可能生活環境不是那麼優越,平民百姓都可能被那樣的市場操控著,然後人為了利益,或者自己最親愛的人,作出不同的決定,甚至是冒險,我覺得這是一部好電影,集合那些我所期待的元素,希望日後能夠遇上這類型的電影。」

說實話,林依晨很少拍這類型的電影,也許還是當年《惡作劇之吻》太深入民心了。此劇將在今年情人節被翻拍成電影版《一吻定情》,回想當年的劇集,對於當年飾演的湘琴,依晨有話說。「當年的湘琴,我演得很過癮,但湘琴這樣子整天圍著直樹的愛情觀,我並不是完全認同的。」實際上,她覺得自己對愛情的態度比較像子瑜(許瑋甯的角色)。「我雖然愛你,但是我也有自尊,以及我熱愛的、想要追求的東西,不會為了愛人而犧牲所有一切,卻不影響我愛你的那個事實。有時候,我也很佩服湘琴那種人,因為目標很明確,非常直接,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你做甚麼,我就挑個在他身邊我能做的職業吧。嘩,我沒辦法呀。」
有趣是,依晨即使沒有為愛人完全犧牲一切,現實中的她卻很幸福,粉絲不時看到她與老公的甜蜜對話,十分溫馨。「我們有很多甜蜜對話流傳在外嗎?我怎麼不知道呢,哈哈!」提提大家,依晨與老公是分隔兩地的。「對呀,我們從一開始交往就是遠距離,從11年底左右開始,大概有六、七年了。」天涯若比鄰,有何「御夫術」?「當你想去壓制或征服對方的時候,就像我有種比他權力更大的想法,不應該這樣的。對我來說,兩個人是互相尊重,尊重對方的夢想、需求,也尊重對方不想做、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更能體諒對方吧。想、需求,也尊重對方不想做、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更能體諒對方吧。


「我覺得演員這個行業給我一顆非常大的同理心,所以在這段遠距離關係當中,我會更加設身處地從他的角色來想:會不會寂寞?會不會覺得不太公平、不太尊重?所以如果能夠換位思考的話,我想對方也能感受到你的心中的尊重,那更珍惜彼此,即使相處時間真的不是那麼多。」

婚後的另一個我

難怪結婚以後,依晨感覺更放鬆,包袱也少了。「當身邊有一個很親密、很了解你、對你沒有設防,以及非常包容你的人,就很有安全感,然後給你很多思考的時間及機會。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在最親密的人生伴侶面前,你會呈現最真實的自己,不管是跟他的衝突或愛意,都會激發出可能你沒有想過的一面。那些面向可能是醜陋,也可能是美好,甚或令人驚喜的。而老公教我最多的,應該是放慢步調,然後給自己有時間發呆跟思考,有些靈感想法就會自然的湧現,但是一直在忙碌的話,是沒有辦法體會到或者是領會的。」


我說,事業型人妻不易當呢,她語重心長地回答:「這些年來最大的變化,應該是多了另外一個家庭要照顧吧。我的家庭觀念蠻重的,另一半的父母變成我的父母,他們給我的期許和壓力,多多少少會影響我人生的軌跡。至於所謂事業型人妻,我不算是吧,我應該算這個圈子裡面,工作量不會很大的,現在還有些時間陪我婆婆一起去遛狗呀、一起做些創意料理呀!」
談到創意料理,上月播出了林依晨與謝霆鋒同遊俄羅斯拍攝《鋒味》,看見她一展出色廚藝。「其實我一直對做菜蠻有興趣的,可是我覺得這不一定家庭主婦才會做的事,單身女性、單身男性,甚至小孩子也可以嘗試做菜,這真是太有趣了,有各種食材,又有當季在地的不同,也有非常多種西洋中式的香料、醬料搭配,然後水分的多少、鹽分的多少,都影響一道菜的呈現,還有色香味上面的平衡呢,果真是一個大學問!對我來說,這是一場玩樂,從中有很多樂趣、成就感等等。」


訪問之際,依晨正處於休息期,亦即是她重新入廚的好時光。「現在我常在廚房裡東摸摸、西摸摸,美國這邊的屋外有迷迭香、檸檬等等,都嘗試用來入菜,老公挺捧場的,也說過好味道,所以就有更多的興趣,嘗試各式各樣的料理吧。西式、中式、日式、韓式、甜點,甚至用酒入菜,都非常好玩的。」早年因壓力而一度抱恙,自創主要吃蔬果、不吃加工食物等的「依晨養生法」。今日再問,她竟然推翻昨日的我!「所謂的身體調養心得,我覺得每個人走過以後,都會慢慢累積到很多領悟體會,而身體給你的反應,可能會推翻你之前的認定,就像之前我說的蔬果調理身體,現在的我覺得要用對時候。


「以前可能認為,飲食金字塔最下面,吃得最多是五穀雜糧,再來是蔬果類,或是肉類那些蛋白質,最上面是油脂等等,但現在走過來,得到一個新訊息,在你每一餐很餓的時候,應該先吃一些蛋白質,因為蔬果類、果汁或者糖果類,會導致血糖急速的飆升,人也比較容易疲倦,所以當然蔬果還是要吃,可是你吃下甚麼的進食順序,其實也很重要,這就是我最近的調理心得啊!」

冒險型人格

高度關注養生術,再加上早前傳出希望好好休息,是否減產來準備生兒女的計劃?「好像大家都聽到我常常都在休息,其實我本來就不算高產,但是我也沒有常常休息很久啊!我的私生活也排得滿滿的,個性使然吧,有空就去看部電影啊,然後上很多課啊等等。如果之後有想生baby的計劃,當然更需要有一種比較放鬆的生活心態吧,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會休息多久,要看老天爺甚麼時候給我吧,哈哈。」她答得隱晦,容許我直接問一句:到底有否生baby的計劃呢?「我想每個女人都有她的人生規劃,有人想生小孩,有人不想,恰好我是想的,所以我必須要認真看待這件事情了,不可能安插太誇張、太瘋狂的工作表,不能讓自己身體處於很高壓的狀態吧!」


就在不太瘋狂的工作表上,她笑言已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包括閱讀、看電影、寫東西、游泳,還有極限運動。「家人擔心我,所以我不敢在他們面前做的,但我其實蠻想攀岩呀、跳傘呀,這些極限運動我很愛的。現在這邊比較多潛水資源的,我就朝著去做,我學完了進階潛水,下一步就想學洞穴潛水,這裡資源較多,家人也比較放心,但其實我自己是冒險型人格,有機會也想去賽車,呵呵。」說到尾,她其實真的不停去冒險,骨子裡也很喜歡冒險。相信正是不怕冒險、不怕負評,才是依晨當上「零負評女神」的真諦呢。

issue DEC 2018 VOL: 196
2018-12-29 20:13
不時不食的堅持 Peggy Chan

身為上環全素餐廳Grassroot Pantry的創辦人,Peggy Chan對食材有一定的執著,她堅持選取本地有機農場的時令菜作為菜式材料,雖然沒有肉食,卻是色香味俱全。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watches | RADO

J:身為一個素食餐廳的主廚,你在烹飪上下過甚麼苦功?
P:我在十六年前開始學廚,一開始是做法式菜,要修讀營養學,又要明白菜和其他材料要怎樣配搭才對身體好,是另一範疇的學識,以前這類課程較少,我自己讀了很多書,和不斷嘗試,才慢慢學懂。

J:餐廳三個月左右就轉一次菜單,創作新菜式的過程是怎樣的?
P:先是看看有甚麼菜是當時得令,和農夫商討供貨量,因應這幾點去設計菜式。我們希望菜單多元化一些,會混合來自世界各地的煮法,有日式之後會加點泰式、中式、意大利式等等,客人會覺得豐富一點。有時也會有些期間限定菜式,讓廚師保持創意。

J:你認為我們對食物的認知需要教育嗎?
P:香港有97%的食物是進口的,我們太倚賴這系統,想吃甚麼吃甚麼,對天氣、土地失去了聯繫和尊重,種不種到甚麼都不知道。我們想要帶給客人的訊息,是食物是從泥土生長,要尊重農夫和食物。教育過程要慢慢來,客人一開始覺得好新奇,不知道香港也有農場,但要他們完全明白,當食物出現在餐桌上,他們惠顧我們等如支持本地農場,減少運輸過程中的碳排放,是很困難,如何選擇食物、過程中花費幾多能量,都是大家應該考慮的因素。

J:如何結合傳統與嶄新的煮食方法?
P:我們一直在發明比較環保的煮食方法,但也不可以忘記祖先們的智慧。當然他們有些事做錯了,例如決定用塑膠去解決問題,但也創造了很問題給下一代去解決。所以我們要挑選可以學習的事情,如何用食物來療病,因為食物就是藥物,我們要用新方法解決現在的問題。

J:烹飪方法如何隨著人們生活方式而轉變?
P:人們已經很倚賴快餐、方便餐,令我們與食物失去了聯擊,我們堅持的就是慢。近年很多人想吃少點肉,但他們不懂得如何煮多些素,多數都外食,其實素食不一定代表好,也可以沒營養的,我們也要教育甚麼是健康的plant-based food,這樣才吃得健康。

J:你認為食物是人類的共同語言嗎?
P:我認同食物是共同語言,一開始很多人覺得食素很齋,我想做的是素食是在任何菜式上都會見到,中式餃子和意大利雲吞都是一樣,我們都是講同一語言,只是地點帶來的傳統有點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