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9 VOL: 197
2019-01-08 18:27:59

ToNick 無法只玩pop punk的我們

大約十年前,《JET》製作了一個band sound小陽春的專題,當時代表著indie界樂隊的被訪者,正是眼前的ToNick。那時有點年少輕狂的男孩,一晃眼,大男孩上過叱咤台拿過我最喜愛的歌曲,也從幾百人的live house走上麥花臣、Star Hall了。時光荏苒,猶幸初衷沒變,〈This Christmas〉裡的一句「咪畀錢中介」就是明證。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音樂是成長紀錄
ToNick四名成員恆仔(主音及結他手)、小龜(結他手)、Ryan(低音結他手)及晨曦(鼓手)相識於大學時代,千禧年過後有一段日子,香港獨立樂隊如雨後春筍,有幾隊樂隊在live house大受歡迎,每次出場總令樂迷血脈沸騰,ToNick就是其中之一。

初期ToNick的音樂以pop punk為主要風格,用廣東話口語寫下少年生活中的「膠事」,總是引人發笑,在市場上可見獨特性,來到近年,風格多變了,題材成熟了,新歌與舊歌之間卻能組成一個完整的故事,這次的《Live for More》音樂會,他們將會作出這樣的嘗試。小龜說:「資深樂迷可能將我們的舊歌聽了很多次,在我們的角度表演十次、一百次還有感覺,但到玩幾百次怎樣才會有感覺?我們發現可以將新舊歌放在同一條timeline上成就一個故事,那個故事又會衍生另一種感覺,這次音樂會將會有這個做法為舊歌賦予新生命。」

回看十年前那些寫沙灘偷看女孩的〈What a Sunny Day〉、寫夾band初期神功戲棚表演趣事的〈T.O.N.I.C.K〉,今日年過三十的大男孩,可會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恆仔笑說:「我們現在講的故事內容可能都差不多,只是層次和出發點不同了,同一個主題,原來長大後會有新的體會,一想起我們的音樂是在紀錄我們的成長,每一首歌都代表著某個階段的ToNick,就覺得好開心。」恆仔強調,ToNick創作的時候總是最忠於當下的想法,每每等到事隔數年回望,才驚訝以前對生活、愛情的想法,原來又跟現在不同了。

真正的自由奔放
八年前忽發奇想寫下的一首〈Last Christmas〉,至今在YouTube點擊率超過二百萬次,是ToNick繼〈長相廝守〉後最受歡迎的一首歌。去年聖誕推出續集〈This Christmas〉,短短一個月點擊率已達18萬,很多人留言說:「ToNick返嚟喇!」說實在聽到這歌的前奏已經眼濕濕,那些曾經在live house叫人興奮的節奏實在令人感動,Ryan也坦言:「再做pop punk,一彈起那些前奏,的確有種莫名的感動,很爽。」到底該繼續創作ToNick式pop punk,還是嘗試一些ToNick較少發表的曲式,成為了樂隊近年一個重要的課題。

像去年發表的〈小明少少明〉和〈你好〉,就是很不ToNick的曲式,小龜說:「我們創作pop punk的能力還在,只是現在我們沒有選擇用那方式去表達。就像一個廚師從前只懂煮一味餸,但見識多了就會想加入新的煮法令菜式更立體。以前的ToNick不是不想試新曲風,只是沒信心做得到,現在我們會覺得可以試試。」現在的ToNick可能給人一種較收斂的感覺,沒以前的自由奔放,但對他們來說,真正的自由是能夠為想表達的題材製作最合適的編曲,而且不斷嘗試才產生得到創作人所謂的刺激。

看著ToNick長大,總算是明白他們想嘗試新風格的心情,但對普羅大眾來說,ToNick是去年年憑〈長相廝守〉廣為人認識的「新人」,剛擁有了知名度卻沒有在下一年鞏固大眾對他們的印象,是有點兵行險著。不過對ToNick來說,與其回應市場製作甚麼長相廝守三部曲,不如忠於當下感受,恆仔說:「有時聽到別人說喜歡以前的ToNick,我會有種抗拒的感覺,是本能反應不希望被自己創作出來的音樂框住自己吧。最近我都在討論今年的創作方向,從故事出發依然是我們的初衷,但今年我們也真的要學習,在不斷嘗試和給人統一的感覺之間拿捏平衡,我們會嘗試從樂器、編曲及主唱方面,找一種貫徹些的風格。」

歌酬不再即場分
〈長相廝守〉可說是一次沒法計算的天時地利人和,《救殭清道夫》是恆仔執導的電影,要寫主題曲自然由自己樂隊包辦,配合電影主題,也很自然是寫愛情故事,沒想到成為ToNick音樂生涯的轉捩點,為ToNick帶來的獎項和人氣,還有過往在獨立音樂圈子沒機會得到的視野。恆仔說:「〈長相廝守〉帶我們去第一次頒獎禮,也去了很多場合看別人表演,讓我們發覺世界好大,知道專業的音樂人表演是怎樣的,我們有甚麼不足的地方。」去年還得到經驗豐富的監製如Adrian Chan、謝國維協助做歌,令他們的音樂再進入一個新境界,Ryan說:「以前沒有這些監製,我們的音樂路徑有點泛濫,因為我們四個太多意見,常常想加入很多元素,令歌曲不夠貫徹始終。但有監製規限著我們,真的令我們在視野上升了級,當然做不做到就另計啦(笑)。」

從學生身分到今日部分已成人夫、人父,以前的嘻皮笑臉仍在,但真的感覺到四個男孩長大了。依然以獨立樂隊的身分經營,但Ryan認為他們的手法成熟了:「以前我們四個柴娃娃說要夾band,想出碟、想出show就一鼓作氣去做,過程中會錯失一些東西,可能照顧周邊的人不夠全面,現在這些方面都會做好些,出歌的紀律也進步些。」小龜笑說:「以前我們出show收到三千元肯定會即場分了,分不勻就給負責駕車那個用來入油,但現在會儲下來,投資在未來的創作上。」2019年,繼續期待沒有分掉的歌酬為我們帶來怎樣的ToNick吧。

ToNick Live for More音樂會
日期:2月22日
地點:麥花臣場館
票價:$550/$450

issue JAN 2019 VOL: 197
2019-01-04 13:37:34
CHARLIE ON 安采妮 動物拯救女

安采妮(Charlie)是一個充滿驚喜的女生,鏡頭前的她像貓咪一樣溫馴可人,鏡頭後卻是個大剌剌的「女漢子」,平時最愛玩war game和越野單車。家裡Charlie在傭人姐姐的協助下養著六隻狗四隻貓,在一屋小動物的家中擔當「大家姐」的角色;家外則參演宣揚動物保護意識的電影《毛俠》,名副其實是香港的動物拯救女,揚言「見一隻,救一隻」!

 

TEXT TIMOTHY LO
STYLING SC
PHOTO BOWY CHAN
MAKEUP & HAIR SHIRLEY MAK
WARDROBE H&M 

Charlie是「動物拯救女」,其實並非浪得虛名。她曾經不顧自身安全,在車來車往的馬路上親手將被撞斃的狗狗屍體帶回路邊,並致電寵物善終公司送牠離開。Charlie說:「看到網上留言批評我們沒有顧忌交通安全,但試想想,如果被撞倒的是人而非狗,他們會這樣說嗎?對我來說,所有生命都是無分貴賤的。我希望那隻狗狗能夠舒服地離去,而非在馬路上被貨車任意輾過。」Charlie勇氣可嘉,她日常對動物無微不至的細心更可嘉。她自己養了六隻狗四隻貓,全在不同的動物組織領養回來:「有時候在社交網絡上看到一些小貓小狗,若再找不到主人就要被人道毀滅,我會忍不住把牠們帶回家。」


全天候宣揚動物保護
在電影銀幕中,Charlie是一個致力保護狗狗,讓牠們免受傷害的「毛俠」;戲外的她同樣熱衷動物保護的工作:「工作以外的時間除了照顧自己的貓貓狗狗,我還是一個獨立義工,閒時會照顧流浪動物。」她並非參加非牟利組織的義工活動,卻是與不同的動物愛好者自發性地做事。「由於我們是獨立義工,沒有太多資金和人手支援,因此工作起來也比較辛苦。曾經有一次為了要哄一隻流浪狗進籠子讓牠進行絕育手術,結果在村子裡等了六、七個小時。」現在Charlie更準備與其他義工籌備一個暫託流浪動物的場所,為牠們找到真正的家:「只是幫到就幫,做到就做罷了。」


即使投身演藝工作,Charlie也不忘藉此提高觀眾的動物保護意識,連參演的電影也是與狗狗相關:「《毛俠》並非平常看到那種人狗情緣的戲,而是確確實實紀錄流浪動物,甚至寵物遇到的問題和困難,內容上相對展現社會上比較陰暗的一面。」拍攝期間,她曾經需要與二十多隻流浪狗共處一室,餵食時不慎被狗狗咬傷。她笑言不介意,並說:「跟流浪狗相處要很有耐性,經過這次學機警了。」而Charlie亦透露,同屬「毛孩系列」電影的新作《毛依依》亦即將開拍,同樣以較為寫實的方式講述獨立動物義工的故事:「因為我在生活中接觸很多有心人,也知道不少感人的經歷,因此感受非常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