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9 VOL:
2019-01-31 17:01:40

專訪陳蕾:我享受唱歌做音樂,何談堅持?

十年又過去,陳蕾(Panther)未必舉止仍像少女,卻依然是個默默耕耘的創作歌手。從一開始參加《亞洲星光大道》,後來轉簽日本公司Amuse Music,現在加入由Mr.成員MJ和Tom創辦的自由意志,她還是那個對音樂充滿熱情的女生。堅持、堅持,幾多錢一茶匙?她笑說,音樂路上又不辛苦,對她而言甚至是種享受,何來別人常說的堅持?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Co-ordiantion Sum Chan
Photo Bowy Chan
Hair Deil Siu@Number 8 Hair Salon
Makeup Chris Lam
Wardrobe Fila(white sneakers), Maje (stripe top, suede ankle boots, floral dress and black sports bra), Monki (brown skirt) and Yoox (white crop top, navy suit and trousers)

Panther的音樂夢,緣起於十年前《亞洲星光大道》在廣州的海選。「當時電視台的選拔賽就在我家附近舉行,所以我並沒想太多就去參加,因為很方便啊!」甚至後來參加比賽獲得第四名,她也沒有想過,打後十年她將會成為一個歌手。Panther笑著回想:「那時候還想著,比賽完了便回廣州找工作,只是當年電視台提出簽約,想著人工和福利還算不錯,所以就加入了亞洲電視當打份工。」回想當時成為電視藝員,她一點也不興奮——因為她發的是歌手夢,而不是明星夢。


辛苦走來旨在唱
對陳蕾來說,這十年的演藝生涯,只有最近一兩年能讓她有真正成為歌手的感覺。在亞洲電視,她當主持做娛樂記者,拿起咪高峰只為做訪問不為唱歌,姑且不提;但後來她加入的日本經理人公司Amuse Music,曾經捧紅ONE OK ROCK、Perfume等著名樂隊和組合,何以竟然也讓她覺得未如理想?「我做音樂,首先要能夠打動自己,過得了自己那關,才有信心拿出來給別人聽。如果寫歌寫得像交功課,一味符合公司和市場的要求,我會覺得對不住自己想成為歌手的目標。」當時的Panther未有與公司釐清創作方向,交不到歌,公司又對她多番束縛,最終成為「累鬥累」的僵持狀態。兩相看厭不如不見,Panther最終決定離開。「幸而當時認識到MJ、Tom和Leanne,我才有機會做到想做的事。」


從大公司跳進小公司,其實有苦自己知,至少一張工作簽證已經難倒Panther,讓她在廣州苦等了大半年。她感嘆:「我不是香港人,所以要在香港做音樂有很大的限制和波折,何況我想當一個獨立歌手?在我等簽證那段時間,我也曾經想:為甚麼我要那麼辛苦,一定要來香港當歌手?我只是想唱歌而已,為何那麼難?」一步一腳印走到2018年,Panther拿到叱吒樂壇唱作人銅獎,總算是種證明。「我和團隊都在入不敷支的情況下捱了兩年,創作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歌曲;這個獎告訴我們用心創作會有回報,也證明了做自己也會有人喜歡。」


我從沒有堅持
十年以來,人們總會以「堅持」來形容Panther,她卻笑言自己的音樂路上,從來沒有「堅持」過:「對我來說,做運動需要堅持,因為我希望唱歌能更夠氣,所以就算辛苦也要繼續。但唱歌做音樂,我並不覺得自己在堅持——我一點都不辛苦,甚至很享受這個過程,又怎能算是堅持呢?」可有想過,當你覺得自己需要「堅持」的時候,原來是因為你開始不喜歡、不享受?「我只會覺得自己打不死、不放棄,因為我還有很多作品想給大家聽。」執著十年,讓Panther能夠在香港發光發亮,總算值得。

2019-01-24 20:33:12
河正宇 與神同行的每個時刻

Text: CY

河正宇,近年票房大賣的韓國男星,最著名是《與神同行》系列中飾演的「地獄使者」江林公子。最近他的新作《轟天暴隊》上映,同時亦出版新的隨筆《走路的人》,成為當地暢銷書榜第四位,原來他平日真的會與神同行。「我喜歡同時間做兩件事情,例如我會一邊走路,一邊祈禱。」


 

問:你拍的電影總是大賣,選擇作品有何準則?

答:我喜歡觀眾們會覺得有趣的作品,當然一起出演的人也是選擇的準則。有時候我會比起劇本,我會更先看合作的人。對我來說,與合拍的人拍攝好像比好的劇本更重要,因為即使劇本不是太有趣,也會想與合作的人一起做下去。有時候不只有義氣,有時候也要回歸現實,要配合我的工作時間。

 

問:《復國者聯盟》和《與神同行》系列,令你成為3部過千萬的電影演員,同時亦是韓國電影史最年輕擁有1億觀影人次的演員,這樣的名銜令你有負擔嗎?

答:有一個早上我在漢江散步思考的時候,忽然覺得很擔心票房,百感交集,於是我打電話給我的媽媽,她的一句話就令我恍然大悟,她只問了我一句:「這是擔心就有用的事嗎?」對啊,這不是擔心就可以的事情啊!不久前我就有不可能一直勝利的準備,覺得輸也沒有關係,因為電影的成功與否都分別有它的意義。我知道往後的路仍然有很長,是時候放下這負擔。

 

問:這次拍攝《轟天暴隊》有何挑戰?

答:我發現自己演了特別多需要講外語的電影,而這次《轟天暴隊》更嚴重,80%都是英文台詞。拍攝前兩個月,我開始熟習語言,由單詞到投放感情對話及背劇本,都已經花了4個月。要順利講英文的話,不能只背我的對白部分,亦不可以光靠死背,要想像到那個情節,才可以把他們的說話,特別的語氣等要自然地流露出來。之前演過《下女誘罪》準備日文的方式幫助了我,想起當時的經驗,知道接觸和熟練外語的方法。但這次作品的台詞很多,需要感情,速度也很快,所以只能單純地投放很多時間,這是唯一的方法, 所以我只好更努力令英文成為我的語言,不阻礙觀眾投入。

 

問:《轟天暴隊》中飾演角色Ahab有何特別?

答:我飾演的角色Ahab經歷了降落傘事故後,左腳行動不便,所以我拍攝時都是戴著義肢,也要一直穿著綠色絲襪,這是難以形容的不便,要穿脫絲襪很不容易,而義肢活動的時候也很不便。同時間,我要一邊想像自己沒有左腳,也要一邊演戲,但我常常不自覺一直會左腳用力,所以每次這樣的話就會NG。結果因為左腿不能用力,對右腳膝蓋造成過大的負擔,右腳會痛。

 

問:電影一部接一部,你是否享受這種繁忙的日子?

答:我這兩年間演出的電影全部都定好了,即使有作家、畫家、導演、電影監製這樣的身份,但其實比想像中並不忙。只是我無法靜靜坐著看電視或是發呆,沒有想想繼續做些甚麼的時間,所以也可能我是因為這樣才喜歡走路。我漸漸發覺,演戲越了解越覺得困難,所以我喜歡一邊走路一邊祈禱,可以整理自己的思緒。各個身份我都很努力,最近也有以畫家的身份工作,因為《轟天暴隊》中Ahab的手臂上的紋身設計也有份參與,而聽到別人稱讚我的構思很好的時候,也很開心。(笑)

 

問:《轟天暴隊》終於上映了,感覺如何?

答:很有趣。這是一部優點很明確的電影,都值得大家期待。槍戰很生動,完全可以感覺到Ahab就在你身邊。這不是很安靜的電影,而是可以一起感覺到槍戰的電影。大家都應該會覺得很獨特。

 

《轟天暴隊》電影簡介:

《與神同行》特技班霸重金打造,河正宇型爆領軍,引爆末日激戰!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河正宇率領國際僱傭兵團,執行中情局綁架北韓高官任務。隊員潛行南北韓地道時,突然遭到猛烈伏擊,政局急轉直下,核戰危機一觸即發.....《死亡動新聞》億萬導演重火力巨獻,運用實時模式拍攝,觀眾猶如置身零距離實戰,感官震撼前所未見!1月24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