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1-31 17:45:13

徐天佑 別再說青黃不接

屈指一算,Shine出道至今已經十七年,若要追溯徐天佑中三時拍的飲品廣告,他入行差不多二十年,足以玩兩次「#10yearchallenge」,計落好漫長,但今日的他才三十五歲,剛步入男藝人事業高峰的年紀。今日蓄著鬍子的天佑添了少許滄桑,五官俊美依然,不過更具吸引力的是他對事業的親力親為,專心工作的男人果然最吸引。

TEXT : ernus
photo : Kit Chan
hair : Louis Tse@Number 8 Hair Salon
make up : Yannis Yip
wardrobe : Sandro Homme

誰都知道這個年頭推出唱片,是一件風險高回報低的事情,身為Shine的一員,天佑曾經在唱片業下滑之前見證過風光日子,坦言現在推出唱片只因為有話要說。「記得初出道時一年出兩三張唱片,唱片公司和監製管理著製作進度,我們的角色只是不斷去錄音去唱好首歌,有些歌自己都沒有太深刻印象。相反這次推出個人唱片,每首歌都因為有原因才創作,感覺截然不同。」在Shine年代天佑時有參與作曲,像〈天又藍〉這首代表作就出自他手筆,這回以個人名義出唱片,更決意一手包辦歌曲創作。


出唱片的想法萌芽於2013年,三年前開始陸續派上〈史上最遠離家出走〉、〈密陽〉和〈我們沒有不期而遇〉,沒想到來到2019年專輯才正式推出,這種節奏可算是很奢侈。天佑笑說:「每年出一首歌的確是有點慢,其實是因為錄音的過程比較長,好像〈史上最遠離家出走〉的曲比較另類一點,我創作時哼著歌沒有問題,但填上詞之後原來好高音好難唱,錄了幾次都不太理想。我很掙扎到底要不要把音調調低,但又很想保持原有的氣氛,唯有想辦法唱好它,中間找過老師學習,最後花了很長時間才完成。」昔日香港樂壇在高峰之處,倒有不少流水作業,來到這個階段,大家倒是醒覺誠意才會得到支持,可說是值得高興。


首張個人專輯取名《Thank You》,意思簡單直接,其實也經過天佑反覆思考沉澱,這是他在Shine年代沒有感受的肉緊。「專輯第一首歌叫〈求〉,由林夕填詞,與〈追〉、〈願〉是同一系列的作品,給人的感覺頗悲觀,也很吻合我最初做這唱片的心態,覺得世界很負能量,在網上看見人與人之間很多批判。」接著的〈密陽〉和〈史上最遠離家出走〉繼續悲傷,描述世界之壞,迫使人要離家出走,到〈我們沒有不期而遇〉,才尋回愛、尋回自己。「因為這個進程,我終於構思到專輯的主題,就是感恩,因為世界不會給你任何東西,唯有自己主動去感恩、多謝別人。」沒想到創作音樂現在竟然成為天佑尋找靈魂的過程,言談間感受到他成長不少。


說到成長,最近他參與舞台劇《宮本武藏》擔綱男主角,角色難演,令他壓力非常大,雖然過程不容易,但對天佑來說,這是他現階段最應該做的事。「宮本武藏難演,他的一生有段日子很憤怒,要用很多能量去做,演完兩個多小時會很累。但去年我拍了四部電影,過程中強烈感受到自己要好好增值,這個劇是古裝,要耍劍術,一開始我知道很難,但實際做過才發覺比想像中還要難。」他沒有埋怨,反而慶幸自己走出安舒區來到這一步,對個人的強弱有更深入了解。「我問自己可以有多勤力,每天排戲八小時回家後還有沒有再繼續鑽研,還是覺得去到某個地步就夠。」


拍電影往往沒有舞台劇般時間充裕,很多時十四天拍完一齣戲,演員前一天才有機會看到劇本,有時連導演、編劇都沒有空間深入探討角色,何況是演員。這次《宮本武藏》卻不同,舞台劇的認真製作,給天佑上了一堂重要的課。「這戲我們排了兩個多月,一個多月左右我覺得開始投入了,但原來還有得再深入,日復日的反覆思考角色的設定,到了某個程度角色就變得很立體。以前看電影見到別人的精采演出,其實背後花了很多工夫,希望自己也可以做到。」


香港影壇常言道「青黃不接」,金像獎影帝除了謝霆鋒,都已是踏進五十歲的一代,明明在等待演出機會的中層男演員大有人在。天佑回應這種說法,先是努力做好自己。「以前聽到別人說『青黃不接』,我會有點不甘,明明我也是演員!但近年我覺得他們也說得對,我要增值要進步,別人說青黃不接時,我才能有自信告訴他們我在這裡。如果自己沒有努力,別人覺得青黃不接也很合理吧。」現階段的天佑對工作抱著積極心態,只等待一次機會來爆發小宇宙。■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1-31 17:44:47
田蕊妮 唱出100%田蕊妮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Location : Megabox CEO Neway

田蕊妮早前現身大台音樂頒獎禮,今年又推出新碟《Saturnian》,難道明年想挑戰菊梓喬一嘗「最受歡迎女歌星」?非也!廿五年前歌唱比賽入行,如今她希望透過歌聲,做回100%的田蕊妮,告訴大家(特別是女人)40歲才是人生起點,儲齊經驗了解自己,重新再出發。


貴為「視后」的田蕊妮,事業如日方中卻想抖一抖,由前年8月開始「放大假」,過去一年沒有拍劇。「之前我不停拍劇,我數過那一年內共拍了130集的一小時劇集,有種強烈感覺是,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她笑言,就連十年前所拍的《蘭花劫》都拿來播放。「有時我看著電視,坦白的說,公平地說,就算觀眾看著我不覺得悶,我自己都覺得悶啦,所以真的要停一停,給觀眾一些新鮮感,給自己一個緩衝。」


本來好好的放假,結果還是辛苦命。「去年所發生的事,包括出唱片抑或主持綜藝節目《女人四十》,其實不是我的計劃當中。」從封閉而瘋狂的拍劇人生,每日能睡多過7小時已是奢侈的日子走出來,田蕊妮重回現實世界,開始感受真實生活,加上40歲的關口,出現了很多想法。「我覺得40歲的女人才是剛剛開始,於是很想做一個節目。特別是40歲生日,我在Facebook看到一個訪問,讓我突然醒了一醒。我看到一個六十多歲的婆婆,一生人奉獻給家庭及孩子,如今老伴離去,孩子長大後各有自己的家庭,她便開始追尋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六十幾歲開始學跳芭蕾,結果她學成還能做到一字馬。這件事很勵志,鼓勵我仍有選擇權利的時候,有機會發夢時,何不去追夢?」


1993年,田蕊妮從《未來偶像爭霸戰》歌唱比賽入行,但過去是演員而非歌手,間中有機會合唱劇集主題曲或片尾曲。直到今日,為何如此認真想以「歌手」去圓夢?「平日拍劇所扮演的角色,都是由編劇創造出來,有劇本有對白,再用自己的人生經歷或從對白中了解,讓角色活生生呈現在觀眾面前。當中有否田蕊妮的一部分呢?當然有,因為我演的。


「至於唱歌呢,我不是一個新人,我對自己的聲線有信心,如果我去唱歌,就想將一些自己想法擺放在歌曲入面,這才是真正完完全全的田蕊妮,從我的第一身出發。」


其實,田蕊妮在2014年曾經出過一張Hi-Fi專輯《You Are My Man》,全部翻唱舊歌,她坦言當年機會來得很快,緣於化妝時唱了一段〈沒那麼簡單〉,後來片段在網上瘋傳。「那時心態沒想過做歌手,只是玩玩,始終自己參加歌唱比賽入行,很希望自己出一張擁有自己樣子、寫住『田蕊妮』三個字的唱片,但當年圓了夢就算。


「直到過去幾年,真的經歷很多事情,包括母親離去了,或者人生中的很多經歷,出現了很多看法,卻不能夠透過角色去表達,不知道如何呈現出來,所以很想靠唱歌。今次唱片除了翻唱舊歌,還有三首新歌:〈兩口子〉講婚姻,〈最親〉講母親,〈半段路〉則講人生走到一半的感覺。」三首新歌全由林若寧包辦填詞,田蕊妮大讚對方能夠100%寫出自己的想法。

 

除此之外,這次新碟《Saturnian》還有高手助陣,就是全碟由舒文監製。舒文與田蕊妮,有何關係?「完全沒關係,哈哈。邀請舒文是一趟自虐式的行為。」自虐?她收起笑容,認真地說,演戲多年來沒人挑戰她的選擇,沒人叫她嘗試其他演繹方式。「我知道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有時創作需要反彈力,可惜沒有。」我笑問是否與她的氣場有關,她連忙否認,笑說大家都太信賴她,亦是因為拍電視劇太趕。也許,箇中更多的原因不便透露吧。


「有些歌手朋友告訴我,舒文要求很高,他不會放過你。我一聽到這樣,就叮了一聲,既然拍劇時沒人去鞭策我,就想唱歌時有人鞭策我,讓我得到進步,純粹是這樣原因。結果,他沒有令我失望,更令我一度不想走入錄音室,但我是很高興能夠找到他的。沒想到,他批評我最多的是,廣東話咬字不夠正。我想也沒想過,我向來屬於口齒伶俐,又沒懶音,但原來走入錄音室,確實有些字咬得不準確呢。」


由此看來,田蕊妮將會以歌視兩棲繼續出發,明年有望挑戰菊梓喬。她卻表明,其實自己不是一個很有規劃的人,加上這一行變數太多,無法規劃,所以沒想太多。這樣的話,難以角逐明年的「最受歡迎女歌星」!她想了一想,然後大笑道:「係喎!哈哈哈,其實冇乜所謂啦!這不是我最想追求的東西。」她訴說2018年完成了一張唱片、一個節目,初衷只是想分享一下她的想法而已。「我很清楚我是一個怎樣的女人,我不是要成為天后,我不是要名留千古。我覺得人生都只是一個旅程,開開心心享受就好了。」噢,菊梓喬或者吳若希,放下心頭大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