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18 14:12:08

情人眼裡的優點

三對情侶,三種不同的相處之道,他們卻有一個共同點:懂得發掘另一半的優點。儘管在別人眼中,那些只是旁枝末節的小事情,但在我眼裡,都是你迷人的地方。

Text LWY & TL

Photo Michael Wong

On 6號:
CARTIER Juste un Clou 系列 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Tim Lui:
CARTIER LOVE 系列 18K玫瑰金手鐲
CARTIER Juste un Clou 系列 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6號:
Santos de Cartier 精鋼腕錶
CARTIER LOVE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Tim Lui:
CARTIER Juste un Clou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6號:
Santos de Cartier 精鋼腕錶
CARTIER LOVE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Tim Lui: 
CARTIER Juste un Clou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Tim Lui:「最初我會懷疑數一百個優點是否困難,所以就試試寫下,原來真的不太難。比起從前,我的確發掘了他更多優點,可能我們年紀大了、成熟了,一起生活的日子也很久了。有時聽到閨蜜分享另一半的不好,我會很公道地想原來他真的有不少優點,不會因為一起太久而變得麻木。」

6號:「聽到她數出我的優點我很感恩,原來我在她的眼中有這麼多值得欣賞的地方。在我數出太太的優點之後,對自己也是一個提醒,她這麼好,我有沒有也努力做一個好丈夫呢。」

 

On Thierry:
CARTIER Juste un Clou 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Peter:
Santos de Cartier精鋼腕表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

 

On Thierry: 
CARTIER LOVE 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 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Peter: 
CARTIER LOVE 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Santos de Cartier精鋼腕表

On Thierry :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On Peter:
CARTIER LOVE系列18K白色黃金手鐲,鑲有鑽石
Santos de Cartier精鋼腕表

 

Thierry:「跟Peter一起十年,我在生活中能夠發現他愈來愈多的優點,像待人以誠、充滿幽默感、外表堅強內心細膩……我們會互相學習,互相了解和聆聽對方的意見;同時保持一顆輕鬆的心,為生活注入笑聲和快樂,那便能夠更容易接受你另一半的缺點,這才是真正的婚姻之道。」

Peter:「即使相處多年,我並不覺得自己要維繫婚姻,因為時間只讓我們的關係愈來愈親密。也因為我們一起成長,我只覺得她的優點愈來愈多,我們也因為彼此成為更好的人。至於她的缺點?待我找到再跟你說吧!(笑)」

On Kenji:
Santos de Cartier 18K玫瑰金及精鋼腕錶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Freda: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Kenji:
Santos de Cartier 18K玫瑰金及精鋼腕錶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Freda: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Kenji:
Santos de Cartier 18K玫瑰金及精鋼腕錶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On Freda: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18K玫瑰金手鐲,鑲有鑽石
CARTIER LOVE系列18K玫瑰金手鐲

Kenji:「當我們在數對方優點時,不是在和別人比較,而是單單地看著她的一切。我發覺若不是她給我的自由和包容,我的事業不會如此順利的發展。她優點並不一定是很大的事,但正是微小的優點,在日常生活中累積起來,成就今日的我;也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她因為和我生活逐漸發掘出來。」

Freda:「當我去回想他有甚麼優點時,發現其實今日他的好是慢慢累積而來的,可能以前他的性格比較暴燥,但相處久了,他也漸漸改善了,這些都是現在去細想才發現的。」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11 14:55:40
有一種單身叫「梅小惠」:最緊要識得境隨心轉!

在街上或餐廳裡看到形單隻影的男女,我們總覺得他們空虛寂寞凍,卻不想想「子非魚」的道理——你既不是單身,又如何能夠了解他們的快樂自在?所謂「單身生活」,並非真的只有一個人的生活,愛情之外還有友情、親情;即使真的是一個人過,也不一定就需要淒淒慘慘戚戚。至少在梅小惠眼中,單身生活從來都是一種不錯的選擇,既是習慣也是享受。 

Text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and courtesy of 梅小惠
Special Thanks Cafe R&C

梅小惠自十多年前拍畢《皆大歡喜》後便淡出電視圈,久未在觀眾前露面,眾人只記得當年她與演員曾偉權拍拖十三年無疾而終,卻不知道原來她分手後的生活更多姿多彩。她笑說:「其實在第一段感情之後,我還是有不少對象,可能我在觀眾眼中是一個純情的女生吧!也因為我當時已經離開電視圈這個公演舞台,所以沒必要曝露太多自己的生活。」現在的她選擇並享受單身,全在「自主」兩個字:「這種生活方式很吸引我,因為能夠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不用在意、遷就身邊人;其實人真的不一定要拍拖,才能享受生活。」小惠的日常裡,95%時間都是一個人過,想去碼頭看海便去,想吃辣吃火鍋便吃,也算寫意。只是失去那些年的情份,不會覺得遺憾?她說:「我30歲前拍拖是為了『跟flow』,人有我有嘛!30歲後才覺得,單身也可以是一種生活選擇。」

了解愛情不是唯一
「每一次失去都有其失去的道理。」看似玄乎,其實很簡單,小惠解釋:「以前還不是智能手機的年代,若手提電話不見了,你便需要換新機。舊式電話不能將資訊備份再傳到新電話,等於你重頭生活的機會。當你懂得面對生活中的失去,其實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深究。」大概在她眼裡,失去了的愛情也一樣。十三年的感情說散就散,不傷心講也沒人信,只是經過一個月的放縱發洩之後,她好像悟出了甚麼:「我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甚麼,了解到自己喜歡甚麼,學會讓自己更開心,所以我不會為消失的愛情感到失落。」並不是活得比你好,而是單純的活得好,因為小惠明白愛情並不是一切:「當然,你可以把愛情當成生活的必需品,那是你的福氣;但當你了解到愛情不是生活中的唯一時,你更有福氣!」

小惠也坦言,現在心態改變全因年齡漸長,自己再不是「十八廿二」:「以前當然覺得拍拖好,身邊有男人照顧,從來不用做粗重工夫,更千萬別講男女平等!但當你一個人住,發現自己夠力抬起張床、搬得起冷氣機,你就會發覺自己成長了很多。」分手後幾年,她離開幕前涉足商界,以顧問的身分為不同品牌舉辦市場營銷的活動和計畫;後來更索性自立門戶,開設公關公司,事事親力親為。平日不用在公司開會的時間,她便拿著手提電腦到處跑,餐廳、海邊、車上都是「流動辦公室」,努力工作之餘亦頗有意趣。「這是單身生活的另一好處,生活情趣自己找,自己享受。」


小惠在離開電視圈後,積極參與慈善活動,並發展自己的公關事業。

做個自在獨居老人
話說回來,香港人視單身者為悲慘一族,大概除了源自「單身狗」、「毒男」之類的潮語,也因為「獨居老人」的社會問題。年輕力壯猶自可,孤獨地老去,沒人照顧似乎頗讓人恐懼。小惠也曾經如此想過:「會不會終有一日,我家需要安裝一個平安鐘?」但她看著裝潢精緻的家,又想起自己還能駕車四處走動見見朋友,心裡也沒甚麼遺憾。「我始終還是覺得一個人生活空間更多,也更舒服。即使將來我可能需要住老人院也不介意,就當作是認識更多新朋友吧!當然,香港老人院的情況需要改善,真的要住我還是會選國外的安老院。」如此豁達面對,大概就是她講的「境隨心轉」。

當然,這一切都需要穩定的財政支援,所以小惠承認,她是一個很愛賺錢和儲錢的人。「雖然單身人士不太需要為家庭顧慮,也不用想著孩子長大後如何、老公被炒後又如何……但無論你將來要醫病也好,住一間環境較好的老人院也好,都需要錢。」所以她努力工作,雖不追求成為億萬富婆,卻只求能夠不用千算萬算計到盡,不需要將就。「這些年自己做生意,也學會一些投資技巧,而且我三姐是資產管理高手,每月為我監控財產,也算比其他人更幸運。」看小惠便知道,單身者要過得自在,除了改變心態,更要有清晰明確而可行的計畫,才有本錢。

安排好生前死後
未知是否孓然一身的關係,小惠甚至連生死也看得比別人淡,甚至對後事安排也略有計畫。她還經常與老友開玩笑:「我不像別人擔心有沒有孝子賢孫為自己『擔幡買水』,因為心裡面早有一個扶靈名單。我常叫江欣燕和阮兆祥保重身體,要不然自己出殯當日豈不會少了一隻腳而『甩轆』?」她甚至連遺產分配也有了定案,一切資產將歸家人所有:「家中其餘六兄弟姊妹,差不多個個有後,自己不用生兒育女便能享受天倫之樂,也算有福。大概在我過身之後,資產會留給他們吧!」樂天知命而不憂,大概便是如此。小惠的悠然自得,自然稱得上單身者中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