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05 16:53

張敬軒 樂壇保育大使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Timothy Lo
Photography︱Matt Hui
Hair︱Ritz Lam@Hair Corner
Makeup︱Cyrus Lee
Wardrobe︱PRADA, JIL SANDER from JOYCE, GIVENCHY, DIOR MEN, CELINE BY HEDI SILMANE
Watches︱IWC
Location︱The Murray

稱讚張敬軒是「保育大使」,相信沒有人太大爭議。

過去幾年,他搬進摩星嶺三級歷史建築「緋荔榭」(又名「福利別墅」),與香港大學聯手保育;他也接手了全港最具規模及歷史地位的專業錄音室Avon;當然,少不了斥資重現六十年代的仙后旋轉餐廳,統統都是歌手以外的心血。

近年來,他積極宣揚歷史保育文化之餘,其實暗裡不自覺間,正在進行樂壇保育,既參與全新頒獎禮的籌展計劃,希望給予更多樂壇幕後人的肯定,同時也無私地提攜後晉,分享過去難得的寶貴經驗,難怪去年頒獎禮之上,開始聽到「多謝張敬軒」的聲音。

2019年,樂迷將會迎來音樂上全新的張敬軒,同時迎來他的新身份—樂壇保育大使。

 

樂壇大贏家

月前的頒獎禮,張敬軒總共得到15.5獎,成為四台歌王,也是公認去年的樂壇大贏家。事實上,去年完成了6場演唱會、一張翻唱專輯、一張錄音室專輯、一個電視音樂特輯等等,看似豐盛成功的背後,張敬軒卻不是這樣看。「商業上、工作範疇上,算是過得去,但在我的要求上,2018年初給自己訂下的目標,很多都未做到。」他最想做的,原來是飛去美國找幾個已聯絡過的監製,住在洛杉磯兩、三個星期,期間輕輕鬆鬆寫歌、錄歌,可惜最終卻未有成事。「聽起來,大家可能覺得音樂人很懶,但創作真的好像釀酒一樣,很需要時間去醞釀,給予自己時間去發現。」


在張敬軒的眼中,獎項與工作是沒有直接關係。「入行這麼多年,早已知道獎項是別人給我,而不是自己爭取就行。既然獎項都是未知之數,倒不如做好眼前的一切。」只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2018年是充滿技術性的一年。「我拍了很多搞笑短片,古靈精怪,甚麼都有。與音樂沒有直接關係,但最終都想大家將注意力放回音樂之上。其實我很開心,這些片段並不是為谷人氣而拍,卻呈現了我生活中的另外一面。」他不諱言,曾經聽到一些「老歌迷」的聲音,為何他竟然變成了一個極富娛樂性的搞笑歌手呢?「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將生活當中的真實一面,完完全全給大家看。老實說,我不是大家想像中如此斯文。」

曾近榮第二

2019年,張敬軒將會繼續呈現這一面相,更講明要做個YouTuber,目標是「新一代曾近榮」。「我是一個很重視生活的人,除了自己的起居、生活風格之外,學北京人的說話:『我活得很在意。』意思是,我做每一件事都很執著,每一件事都想懂得、學習,包括家中的水電、五金、開鎖。例如開鎖,我曾經跟天后的曾水記師傅學過四小時,同時我也學會駁電線,家中除了洗衣機和雪櫃外,沒有家電是找別人修理的。」


只不過,做歌手又怎有機會分享這些本領給樂迷知道?「我覺得,我很有潛質去做第二個曾近榮先生,因為我懂得用很多特別方法去處理,例如衣服上有污漬,例如價錢牌貼了在衣服上,如何容易地將它清理而沒有痕跡……」沒想到,說到開鎖洗衫,張敬軒竟然極多口水,於是他希望今年將這些口水,變為個人YouTube channel的內容。「如果大家在YouTube想搜尋某些東西,突然看到有個熟口熟面的歌手去介紹的話,都幾得意。又例如煮公仔麵如何煮得好食……」


張敬軒決意這樣做,老歌迷又會否質疑?其實他從未離開過音樂,2019年繼續出發,向大家展示他的「新」一面。「今年我想與歐美、韓國團隊合作。對我來說,我想多嘗試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我發現,近年整個華人地區開始接受Hip Hop及R&B,以前香港從未流行過,無論是林憶蓮、王菲的王靖雯年代、杜德偉等等,香港一直有很多唱R&B的歌手,可惜沒法子在當年帶動潮流。早幾年,我唱了一些很本地式,很中文式的流行歌,但當年我登陸香港時,也是唱R&B出身,所以我想將這一種風格帶回2019年。」就像他今個月推出的新歌〈All-in〉,也是一例,他呼籲大家用心留意一下。


更新的尚未來臨,他公開表示,「降兩度」即將出碟!「這兩三年間,我們孕育了『降兩度』這個角色。未來很多張敬軒在主流音樂上不能做的東西,統統都會交給『降兩度』,所以在我們的計劃當中,『降兩度』是時候要出碟,推出一張屬於他(還是她?)自己的唱片。他/她的可能性很大,沒有張敬軒的包袱,所以無論唱片封套設計、音樂上,都很大膽好玩。」加上年底與中樂團合作的演唱會,屆時盡情展現張敬軒的民樂背景、戲曲底蘊、京劇喜好,2019年確實滿有驚喜。

保育頒獎禮

如此繁忙,張敬軒從來不忘保育,無論是他的家居,還是香港最重要的錄音室等,但他不自覺地正在進行樂壇保育。過去一年的頒獎典禮上,不再有歌手說多謝Paco,反而聽到有新人說:多謝張敬軒。「我覺得自己都是受惠者,我有現在的成績,現在的樂壇位置,都是很多人給我機會。想當年我剛簽入環球,很多前輩如克勤、校長、Kelly帶住我出道,還有Eason,這些不是必然,而是恩賜!」他深感自然而然,當他看到後輩,就想將自己儲在袋中的東西交給他們。「我覺得自己最值錢最有價值的,就是經驗,這就是我經過無數次的『瀨嘢』,或者一些自己的積累,從而分享給他們。我相信他們一下子未必領會得到,但起碼可以行少一些彎路。」


彎路,亦即是兜兜轉轉。古天樂是走上彎路的佼佼者,想當年做歌手失敗,兜了一個大彎,現今變成「我最喜愛男歌手」,更是演藝人協會會長,早前得獎便公開宣布有意籌辦新歌曲獎,擦亮一眾樂迷的眼睛。作為該會副會長的張敬軒,也是代表樂壇的身份與會,娓娓道來現今身處樂壇頒獎禮的感受。「在樂壇及樂迷的眼中,同樣期望有種新局面,除了四大(傳媒)之外,可否統一或凌駕四大之上,影響力更大,或者設置更多專業獎項,甚或更學術性、含金量再高的頒獎禮。」


「時至今日,有時我都會覺得尷尬。始終我屬於後天王年代出道,即是古巨基、克勤、Eason那時候,入行時所參加的頒獎禮,有周杰倫、陶喆、王力宏、張惠妹、莫文蔚等人,所以現時我參與頒獎禮時,難免覺得暗淡,所以無論我們歌手或樂迷,都希望可否多一點Superstar,好像美國格林美頒獎禮等等。」


張敬軒認為,每個頒獎禮都有一個宗旨、一份精神,他希望活躍的歌手一起競逐以外,還要表揚更多幕後音樂人。「錄音師、混音師等等名不見經傳的人,在頒獎禮上少人提及的人,都要給他們一些肯定,甚至可能要追頒,因為愈來愈多大師級的樂手、錄音師,甚至很多幕後音樂人都有老化的跡象。其實,我們可否不再經常留下這麼多的遺憾,趁他們仍在行業的時候,給予他們一些肯定呢?」

 

保育新人

保育頒獎禮,也同時保育樂壇新人。一人有一個夢想,由1999年《喜劇之王》到2019年《新喜劇之王》,一直探討演員夢,但人人時間有限,前輩又如何幫到有潛質的新人?張敬軒認真有心,特別點名「多謝張敬軒」的兩位新人。「在我個人角度,是他們如何看自己的職業。我經常覺得,做我們這一行,只有兩個目的,第一想做音樂,第二就是希望成名。就算你想成名也沒問題,但真的要知道自己有否這樣的條件、毅力,甚至是否願意付出代價?」接著,他特別提到男新人洪嘉豪,大讚他很好學。


「嘉豪母親是我以前的經理人,我開演唱會時,他甚至幫我上台試咪,但他從未嚮往過這個行業。中學畢業後,他考了一兩次才入了演藝,主修音響設計,讀書時從事很多相關工作來賺取經驗,甚麼都去做,例如搭舞台、set音響、租賃音響等等,他真是紅褲子出身,入行是捱出來的。所以,你不會覺得他是想成名、想穿靚衫、想很多人認識、想獲得鮮花掌聲的那種虛浮。當我看到他很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很單純地想完成自己的夢想時,就會很想去幫他。


「曾樂彤是另一個例子,我知道她背負著很多評論,由一個擁有不少點擊率的YouTuber,搖身一變成為藝人,網民會覺得身份轉變拉遠了,本來喜歡她的觀眾覺得她是否變了,但每一個認識她的人,都會喜歡她,因為她是癡線卻很有趣的一個女孩子,而且有打不死的精神,在這個年代很少見,很獨立、很硬淨。雖然你罵她幾句,她都會喊,但她很快就會抹乾眼淚繼續嘗試,是一個很有鬥心的人。我很喜歡這一種年輕人,的確在我們行內,不只幕前,甚至是唱片公司、娛樂公司、電台、傳媒等,不少年輕人都很消極,好像捱時間一樣,所以當我看到新人不是這一種,我就很高興了。」


訪問中犧牲談論自己的時間,不忘提攜幕後及新晉,真不是人人做到。如果冠以張敬軒是「樂壇保育大使」,相信與「樂壇大贏家」的眾多獎項一樣,絕對是實至名歸。■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04 17:47:01
要做港版「姐姐」謝金燕?康華:要像她做一個全能藝人

不得不佩服康華姐,樣貌和身材24年如一日,在演藝工作上卻一日比一日拼搏。在忙著拍攝《法證先鋒IV》和《愛回家》的同時,她以「樂壇新人」身分推出全新電音歌曲〈拼火花〉,並一手一腳為自己設計形象。這位姐姐果然很忙,忙著嘗試、創新、突破,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要每日拼死即使心太累」,大概正是她內心的寫照。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Hair : Marc Woo@MM AVEDA
Wardrobe : Zara
Special Thanks : Dorsett Kwun Tong Hong Kong

第一次真正聽到康華唱歌,大概是去年中她在《流行經典五十年》高歌〈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歌喉絕對讓人驚艷;其實在更早時間,TVB已經為她埋下歌手伏線:「當年在公司活動我被安排蒙著臉唱歌,余詠珊小姐聽到後讚我歌喉;後來又安排了我和樊亦敏、馬蹄露合唱〈伊人當自強〉,回想起來觀眾的反應也不錯。」雖當時並未正式「出道」成為歌手,康華已經受環星音樂邀請,擔任不同歌手的演唱會嘉賓,慢慢為歌唱事業鋪路。


唐代Rapper穿越到現代

康華唱歌並不出奇,出奇在她第一首主打歌竟然是電音舞曲加Rap!創作背後源於她在電視劇《宮心計2之深宮計》中南宮司設一角:「我在劇中的對白很多都是押韻句,有網友便將那些片段剪輯在一起,更送我『唐代Rapper』的稱號。」她更笑說,〈拼火花〉除了想回饋網民和觀眾對她的留意和鼓勵,更重要是康華進軍樂壇的第一步,所以她希望有所突破。「如果第一首作品是情歌,別人一定估得到,我希望能帶一些新鮮感給影迷。」電子音樂配合京劇元素和普通話Rap,配上充滿鼓勵的正能量歌詞—你不一定要喜歡康華的第一首歌,卻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於嘗試。


尤其以康華在演藝圈的資歷,現在這個時間轉換軌道重塑形象,其實需要無比決心和勇氣,更少不了對突破的渴望和推動力。像〈拼火花〉中的歌詞所言,她現在做的正是「去爆發自己能量/發熱又發光」:「正是因為出道多年,才要找些新意思!自覺現在的年紀已經足夠成熟,有能力也有想法,可以自己處理創作上的事情。以前拍劇始終是依照導演和監製為你設定的形象、性格、模式去走,做音樂則能夠有更大的空間呈現自己的風格。」風格並不限於音樂,她在MV中的造型也是自己一手一腳設計籌劃:「大家都很少看到我唱歌跳舞,所以我希望自己的歌手形象能夠與往日有所不同!」

她雖自謙說身邊有很多人比她更搏,但她的日常已然出賣了她「工作狂」的特性:「我不喜歡自己太過悠閒,總會想用工作把自己的時間填滿。在拍攝的空檔,我會多想想有關音樂創作的意念。若某段時間我並沒有接拍太多劇集,我便會做一些其他的演藝工作。」當然,身在演藝圈,拼搏也要有本錢。現在我們還能看到有多少資深女藝人願意穿上sports bra露出小蠻腰,再鬢一個「雷鬼頭」邊唱邊跳?重點是康華的狀態,即使排在新一代女藝人旁也不會輸蝕。


中青通殺的姐姐

識睇睇留言,在MV下面有不少網民不約而同將康華與人稱「台灣電音天后」的「姐姐」謝金燕相比,並鼓勵她參考這位台灣歌手的路線。她笑言喜出望外,且毫不吝嗇自己對謝金燕的欣賞:「有人說我的風格像她,或是能夠走她的路線,我真的很高興!她唱得跳得又漂亮,是一個全能的藝人,我會努力往她的方向走。」康華要成為香港版「姐姐」?其實並非無可能。要知道連登討論區上向來有一批忠實的網民支持她,更有以下說法:「若男人懂得欣賞康華的美,那便證明他真的成熟了」。她含笑答謝「巴打」,又俏皮地回應:「他們成不成熟並不重要,重要是他們一直都有留意我的演出,我便心滿意足。」相比其他資深藝人,康華一直很重視網民和年輕觀眾的意見,甚至會看很多討論區的留言,即使工作忙碌也會從同事口中打聽:「因為做藝人要與時並進,懂得跟新生代的人溝通。現在他們喜歡甚麼?最常講的潮語又是甚麼?聽不明白的話,問他們就好,最重要不要有代溝。」難怪叫她「姐姐」的年輕粉絲愈來愈多。

而工作上,她亦並非一個守舊死板的「老海鮮」,反而與年輕人合作無間。像〈拼火花〉的創作班底中,除了有環星「太子爺」張子丰擔任MV導演和監製,更邀來梁柏堅執筆填詞。康華對後者尤其欣賞:「剛見面時還會猶豫,他那麼年輕,會明白我歌曲中想表達的心境嗎?誰知道合作起來竟然異常合拍,很喜歡他的歌詞能夠一針見血地表達我的想法。」在電視台拍攝劇集,康華也跟不少新生代演員玩得愉快。近日她「加盟」《愛回家》,飾演蘇韻姿親生母親,感覺年輕不少:「跟他們開工時雖然認真,過程卻很輕鬆愉快,拍攝過程讓我感受到年輕人的活力和能量。」康華姐姐的年輕心境和拼搏精神,確實很難不讓人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