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04 17:47:01

要做港版「姐姐」謝金燕?康華:要像她做一個全能藝人

不得不佩服康華姐,樣貌和身材24年如一日,在演藝工作上卻一日比一日拼搏。在忙著拍攝《法證先鋒IV》和《愛回家》的同時,她以「樂壇新人」身分推出全新電音歌曲〈拼火花〉,並一手一腳為自己設計形象。這位姐姐果然很忙,忙著嘗試、創新、突破,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要每日拼死即使心太累」,大概正是她內心的寫照。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Hair : Marc Woo@MM AVEDA
Wardrobe : Zara
Special Thanks : Dorsett Kwun Tong Hong Kong

第一次真正聽到康華唱歌,大概是去年中她在《流行經典五十年》高歌〈你怎麼捨得我難過〉,歌喉絕對讓人驚艷;其實在更早時間,TVB已經為她埋下歌手伏線:「當年在公司活動我被安排蒙著臉唱歌,余詠珊小姐聽到後讚我歌喉;後來又安排了我和樊亦敏、馬蹄露合唱〈伊人當自強〉,回想起來觀眾的反應也不錯。」雖當時並未正式「出道」成為歌手,康華已經受環星音樂邀請,擔任不同歌手的演唱會嘉賓,慢慢為歌唱事業鋪路。


唐代Rapper穿越到現代

康華唱歌並不出奇,出奇在她第一首主打歌竟然是電音舞曲加Rap!創作背後源於她在電視劇《宮心計2之深宮計》中南宮司設一角:「我在劇中的對白很多都是押韻句,有網友便將那些片段剪輯在一起,更送我『唐代Rapper』的稱號。」她更笑說,〈拼火花〉除了想回饋網民和觀眾對她的留意和鼓勵,更重要是康華進軍樂壇的第一步,所以她希望有所突破。「如果第一首作品是情歌,別人一定估得到,我希望能帶一些新鮮感給影迷。」電子音樂配合京劇元素和普通話Rap,配上充滿鼓勵的正能量歌詞—你不一定要喜歡康華的第一首歌,卻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於嘗試。


尤其以康華在演藝圈的資歷,現在這個時間轉換軌道重塑形象,其實需要無比決心和勇氣,更少不了對突破的渴望和推動力。像〈拼火花〉中的歌詞所言,她現在做的正是「去爆發自己能量/發熱又發光」:「正是因為出道多年,才要找些新意思!自覺現在的年紀已經足夠成熟,有能力也有想法,可以自己處理創作上的事情。以前拍劇始終是依照導演和監製為你設定的形象、性格、模式去走,做音樂則能夠有更大的空間呈現自己的風格。」風格並不限於音樂,她在MV中的造型也是自己一手一腳設計籌劃:「大家都很少看到我唱歌跳舞,所以我希望自己的歌手形象能夠與往日有所不同!」

她雖自謙說身邊有很多人比她更搏,但她的日常已然出賣了她「工作狂」的特性:「我不喜歡自己太過悠閒,總會想用工作把自己的時間填滿。在拍攝的空檔,我會多想想有關音樂創作的意念。若某段時間我並沒有接拍太多劇集,我便會做一些其他的演藝工作。」當然,身在演藝圈,拼搏也要有本錢。現在我們還能看到有多少資深女藝人願意穿上sports bra露出小蠻腰,再鬢一個「雷鬼頭」邊唱邊跳?重點是康華的狀態,即使排在新一代女藝人旁也不會輸蝕。


中青通殺的姐姐

識睇睇留言,在MV下面有不少網民不約而同將康華與人稱「台灣電音天后」的「姐姐」謝金燕相比,並鼓勵她參考這位台灣歌手的路線。她笑言喜出望外,且毫不吝嗇自己對謝金燕的欣賞:「有人說我的風格像她,或是能夠走她的路線,我真的很高興!她唱得跳得又漂亮,是一個全能的藝人,我會努力往她的方向走。」康華要成為香港版「姐姐」?其實並非無可能。要知道連登討論區上向來有一批忠實的網民支持她,更有以下說法:「若男人懂得欣賞康華的美,那便證明他真的成熟了」。她含笑答謝「巴打」,又俏皮地回應:「他們成不成熟並不重要,重要是他們一直都有留意我的演出,我便心滿意足。」相比其他資深藝人,康華一直很重視網民和年輕觀眾的意見,甚至會看很多討論區的留言,即使工作忙碌也會從同事口中打聽:「因為做藝人要與時並進,懂得跟新生代的人溝通。現在他們喜歡甚麼?最常講的潮語又是甚麼?聽不明白的話,問他們就好,最重要不要有代溝。」難怪叫她「姐姐」的年輕粉絲愈來愈多。

而工作上,她亦並非一個守舊死板的「老海鮮」,反而與年輕人合作無間。像〈拼火花〉的創作班底中,除了有環星「太子爺」張子丰擔任MV導演和監製,更邀來梁柏堅執筆填詞。康華對後者尤其欣賞:「剛見面時還會猶豫,他那麼年輕,會明白我歌曲中想表達的心境嗎?誰知道合作起來竟然異常合拍,很喜歡他的歌詞能夠一針見血地表達我的想法。」在電視台拍攝劇集,康華也跟不少新生代演員玩得愉快。近日她「加盟」《愛回家》,飾演蘇韻姿親生母親,感覺年輕不少:「跟他們開工時雖然認真,過程卻很輕鬆愉快,拍攝過程讓我感受到年輕人的活力和能量。」康華姐姐的年輕心境和拼搏精神,確實很難不讓人喜歡。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04 17:44:09
佘宗明 武林從此多字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自古武林,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冠絕天下;當今表壇高手之一,人稱「老爺」的佘宗明,突然拋出洋洋四十萬字,出版六百多頁的長篇武俠小說《吟留別賦》,未敢胡亂臆測箇中有何玄機,只知武林從此多事又多字!

拜見老爺當日,已是狗年之末。敢問老爺準備收爐了沒有,他輕輕一聲笑,豪言壯語幾字。「這一兩年來,早已收爐。」此刻早已收爐,彼岸另開爐灶。筆耕多年,案頭埋首寫表寫戲,剛才兩年克己慎行,朝思暮想日寫夜改,編寫出幾十萬字,打造個人第一部武林小說《吟留別賦》。「書名出自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我特別喜愛『吟留別』幾隻大字。書中我也寫到有本武林秘笈,名為《吟留別賦》。」


《吟留別賦》作者序:「隨網絡的流行和讀書風氣的衰落,還有多少人會讀武俠小說?沒人讀,還寫?這樣徒勞無功的事,我最愛做。」佘宗明由表壇玷手小說,早年出過隨筆小試身手,卻未見今趟浩瀚江湖,集齊眾多武林中人。「推動力之一,父母年紀漸長,有意把握他們還會看書的時候,完成一本給他們看。」


是個人圓夢,更是報答父親恩情。少時浸淫在武學文字當中,皆因父親是愛書之人。「那個年代沒太多娛樂,父親沒錢,愛在森記書局借小說一看,不只武俠小說,還有日本推理小說。耳濡目染下,我接觸甚多。」再說,他成長於六、七十年代,那時功夫文化熾熱的程度,與現今Marvel電影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五、六十年代起,金庸已寫連載小說,其後《龍虎門》開始出版,又有李小龍電影。當時我沒看李小龍,卻經常看劉家良的武俠電影,後來成龍的當然也看。當成龍《蛇形刁手》上映後,整個香港癡了線,所有貓貓狗狗馬騮等,總之識郁的動物,統統變成一套功夫了。」


身在武林,生活總是被功夫包圍,還未計《陸小鳳》、《楚留香》等電視劇、漫畫及小說等等。「當時有種fantasy,好像周星馳一樣,想像自己是個萬中無一的絕世高手,長大後心中一直有些懂功夫的人物,卻沒想過想寫成故事。直至最近一兩年,工作有點悶,終於寫了開頭,就繼續寫下去。」


人在江湖,總是身不由己,最重要是開工搵食。貴為雜誌老總,雖然較易調配時間,但始終都要工作。「我每日依然要返工,所以斷斷續續寫了一年半,加上之後的執漏,花了半年的時間。」唔賭唔知時運高,即使老早認定金庸、古龍為神級作家,愈寫卻發覺前人的厲害。「寫長篇小說的最大難度,大概是我寫到第12回,卻發現之前幾回寫錯了某些人物角色關係,不知如何修改。但金庸那時是連載,日日寫,所以他們的編排部署,真的不容許之後改變。他們似乎從未出現這些問題,我卻經常遇到。」


如此長篇,真的難以窺一斑而知全豹。「你有沒有看《ONE PIECE》?故事由1997年寫到現在,寫了二十多年,起初作者真有可能幻想到今時今日的發展嗎?我真的不太相信!當然,他早有一定的大綱和終極結局,例如最終要成為海賊王等等,但當中的詳細脈絡,還是埋位那時才想出來吧,對我來說都是一樣,早已構思到有何人物,結局想傳達甚麼訊息,但中間發生甚麼事,開始時真的不知道!」


四十萬字,一下子看完小說也有壓力,何況是創造武林、嘔心瀝血的作者?自私!任性!他直言,寫《吟留別賦》是一件很自私很任性的事,否則難以完成。「做人呢,打工又好,家庭又好,其實有很多煩惱,我不想煩這些東西,我只想煩小說世界,究竟是一招抑或兩招打低對手?究竟應否報仇?我寧願煩惱這些東西,而不是煩惱做多少人情、與CEO說甚麼話、去不去Basel表展,我真的不想煩這些東西!」


大俠,從來不用煩惱生活。說穿了,佘宗明又是大俠一名嗎?「過去的武林很浪漫,只不過太浪漫了,為何大俠不用返工,就能周圍行俠仗義,錢從何來?我嘗試在書中解釋,門派是怎樣生存,大俠是怎樣的一個人。說真的,如果一個人能夠如此武功蓋世,真的會拯救所有人?何不做皇帝,甚或做個隱世高手?」


他又認為,大部分小說只有一個主角,他深深不認同。「我向來覺得,朋友是很重要的,我更相信一班人的合作和力量。從來不應該單打獨鬥,就算是《龍珠》,孫悟空幾勁都好,只有他與笛子魔童及比達等人一起在空中飛翔,才是最壯觀的。」《吟留別賦》一書,寫成一堆主角如何成長到最高境界,從而展現出他吸收了近代漫畫如《ONE PIECE》、超英電影如《復仇者聯盟》,融入武俠小說所裝載的中國獨有元素,如醫卜星相、儒釋墨道,以及俠義精神,一一呈現出來。


如今《吟留別賦》現已上架,六百幾頁、四十萬字,敢說是對文字的偏執,也是對武林的偏愛。老爺透露,此乃開端而非完結,往後尚有未完的故事。經此一役,估計各大華文高手(會否包括我書老總?)將以精闢文字回敬,他日誓必一鬥,決戰武俠文學的紫禁之巔,爭逐盟主大叔一席。武林,從此多事又多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