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3-29 16:10:46

鄧小巧 一切不是小巧合

十年前,鄧小巧初次站上《超級巨聲》的舞台。她當然知道自己不是天生一副明星相,在以貌取人的行業注定不易行,但今日她可以挺起胸膛相信自己當日發的夢沒有發錯。她很肯定,能夠走到現在,靠的不是如名字中的小巧合,而是一直以來對唱歌的不離不棄。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Makeup : Leo Tam@ Annie G
Hair : Wing Wong@ The Attic
Stylist : Grass Yu
Wardrobe : edition 10

訪問這天,小巧接著就要出席KKBOX風雲榜表演,她因為嚴重感冒狀態不佳,但在社交平台立下誓言會用盡全力,結果當晚現場表現不俗,觀眾皆認為帶病演出已是超水準。小巧後來鬆一口氣:「之前病了足足一星期,碰巧是唱片的宣傳期,當然辛苦,但我從來認為觀眾不應該因為我生病而得到不夠水準的表現,畢竟他們入場是值得欣賞到好的表演。所以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也要盡力,無論自己處於怎樣的狀態,也有責任將最好的交給觀眾。」她對表演非常重視,因為被KKBOX選為「年度編輯推薦歌手」對她來說是重要的肯定:「我們整個團隊一直以來以十分認真的態度做音樂,很多歌都為我度身訂造,我很開心是他們覺得我的音樂很值得推介,比推介我這個人或某首歌更有意思。」

 

剛推出第四張EP《No Coincidence》,全碟歌詞由黃偉文一手包辦,順理成章唱片名字也由阿Y構思,小巧笑說:「他想用我的名字來食字:Little Miss No Coincidence。但我們想深一層,對於我們寫的題材或音樂類型,這個名字也未免太可愛了,但我們又很喜歡No Coincidence的概念,想著想著,就直接用《No Coincidence》好了。」小巧相信,所有相遇都不是巧合,能夠和身邊每一個人一起創作音樂更是緣份,最新派台歌〈雲吞〉借食物講她對外婆懷念之情,其中一句「而八歲時候又卻真心愛上」是Wyman的憑空創作,沒料到小巧卻又真的自八歲開始由外婆照顧,對她來說,這些倒不是巧合,而是歌手與創作人之間的默契,她對一切心存感激。


細看唱片的曲目—〈芭樂〉、〈四大發明〉、〈重陽〉、〈雲吞〉,早前都在不同渠道聽過,在成本有限的年代,每一首歌都是主打已是恆常事,換個角度看,其實能推出實體EP,已經值得感恩,小巧的團隊一直以這樣精益求精的方式運作,證明小型唱片公司一樣有其生存之道。「其實首首歌都派台,是意外啊,原意不是這樣,但做做下又不知何解變成這樣,而且還全部有得拍MV。身邊的朋友常常好奇,為何我不停都是在做歌、拍MV,我只能說既然有題材、有想法、有資源,就繼續做下去。」


加盟Frenzi Music四年,總共推出三張EP,首首歌言之有物,坊間樂評均給予極高評價,甚至將鄧小巧封為「治癒系歌手」,能夠得到這個稱號她表示開心。「香港整個社會的空間很有限,都市人生活得很艱苦、壓力,很多時選擇不多,大家都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的而且確我好希望我的音樂帶給這個城市一些慰藉和釋放,未來更期望我的歌可以鼓勵大家,少點將眼光放在別人或自己身上,做事可以隨心所欲一點。」過往的歌曲題材包羅萬有,彷彿詞人心目中比較偏鋒的題材都可以盡情寫在小巧的歌曲之中。她自言每次演繹歌曲心中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想法,「未來希望涉獵更多有關慾望、社交平台、社會對荒謬的題材。」小巧的開放,令她在芸芸女歌手之中面目清晰,確立出無可取代的獨特性。


三月底與創作團隊遠赴芬蘭,五日之內密集地創作,再在當地拍MV,如此又是一次全新體會。「平時都是不同單位分別創作,我就只有在等,但這次我們由零開始最終成功創作了兩首歌。大家都是摸石過河、見步行步,但原來曲詞編一齊即興創作是好好玩的,感覺很滿足。」這次芬蘭創作團是唱片公司老闆馮穎琪的主意,她曾在其他場合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人一起創作,這次邀請了其中一位叫Leo Jupiter的創作人,希望為小巧的音樂注入新元素,非常有心。


十年來歷遍高高低低,家人反對、無錢交租、沒歌可唱,到現在總算苦盡(少少)甘來。「我的體會是原來當你真正夠喜歡一件事,就會找到原因做下去,這十年的確測試到自己是否這麼鍾意唱歌和想做歌手。我有了答案,如此經營十年都沒有離開,總算為我證明了自己有幾喜歡唱歌這回事。」巨星幫還留下來的歌手,十隻手指數得完,再有天分再努力更需要的是際遇,小巧起步不易,但現在看來已經比很多同伴幸運。■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3-29 16:10:41
李家鼎 阿爺靚湯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從來只聽過阿二煲靚湯,用湯水留住男人的心。萬料不到,今次鼎爺(李家鼎)做完節目,開完私房菜,賣廣告兼賣刀之餘,最新動向,竟然是大賣靚湯?!他即將夥拍棋哥燒鵝餐室,一同在西九戲曲中心開設「鼎尚棋哥燒鵝湯館」,棋哥主打燒味,鼎爺開發他的燉湯業務,實行平民價益街坊。

 

如今邀約鼎爺訪問真的不易,皆因他超級繁忙。「以前都忙,但不是現在這種忙法!」還以為鼎爺只是埋首飲食生意,拍節目出食譜開餐廳賣廚刀,原來他拍劇纏身。「我現在拍《降魔的2》啊!剛剛又與黎諾懿、薛家燕在日本拍完《懿想得到》!」我笑說,別說74歲,這種時間表就連後生仔都未必頂得住。他卻笑指:「我12歲而已,吃飯不用夾錢呀!」


百忙中鼎爺出動,一切只為了他的新搞作—鼎尚棋哥燒鵝湯館,實行本港兩大廚藝高手合作,以棋哥最擅長的燒味,配上鼎爺配方靚湯。「高咩手,最多只是遞高隻手!」他解釋,本來只認識棋哥的招牌,不認識他本人,後來經朋友介紹,棋哥希望更上一層樓,鼎爺就想平民化益街坊,於是談起合作計劃,先在西九戲曲中心開設「鼎尚棋哥燒鵝湯館」,年尾更進駐中環ifc。


阿爺靚湯,有幾靚先?鼎爺隨即大師傅上身,講了很多句:我得罪人都要講!「我準備了幾十款招牌燉湯,包括椰皇燉嫩雞、川芎白芷天麻燉魚頭等等。我不怕得罪人,出面有人煲川芎白芷燉魚頭,夠膽用上其他配料?很多都沒有落天麻呀,我就做足!天麻是燥,這個湯特別加入玉竹、杞子、大棗,明目行血而不燥!又或是椰皇燉嫩雞,開埠至今沒人敢做,但我夠膽!很多人刨椰肉去烚,但只有椰子味,卻沒有椰香,沒有椰甜!飲完我的湯,你肯定話甜,有人以為我落了糖,但你可以拿去驗,如果我落過一粒糖,我請你免費吃足一年,我就是這樣招積!你飲完一定舉起手指公,第二隻手指都沒有,不是我讚自己,而是客人讚我!」

 

湯水不可少,但他認為很多人不知湯水的用意。「家庭主婦最常煲的,都是青紅蘿蔔粟米煲豬骨,豬太高級,只用豬骨而已!粟米甜,而且利水排便,但粟米衣最傷身,好似刀片一樣!又或者,荷包蛋和油炸鬼,其實對胃不好,但中國人早上吃油炸鬼配白粥,就是和解一下。你慢慢考我牌啦,可以找大師傅來考我,我不怕的,我樣樣都說得到。我不是吹牛,不是講惡,幾時輪到你惡?就算你可以打十個,人家找十二個就可以打死你了!這一切都是講原理、講物質。」


他坦言,今次湯館只屬試點,未來計劃推出外賣湯包,據說可以貯存兩年,信不信由你。「我對燉湯有很高要求,外間不敢做,尤其香港天氣如此X街,所以我們真的花了很多成本,但希望大眾化一點。一般市民想來消費,都可以嘗試。」


鼎爺不諱言,每日回到私房菜「驗屍咁驗」,材料唔靚即丟掉,因此有人批評價錢昂貴,他坦言吃力不討好,卻是預料之中。「全世界做飲食生意都難,用正新鮮靚料,毛利很少,始終成本、人工、燈油火蠟,以及舖租,真的很攞命,賺不到錢的!」突然鼎爺問到:「朋友結婚擺酒,你封幾錢人情?」平均價$1,000吧!「我們這裡最低人均$888,加一之後未夠$1,000,八餸一湯,還有頭盤甜品,你說平不平、貴不貴?材料新鮮,還有專人服侍呀!人家結婚擺酒吃甚麼,你心知肚明啦!」

 

時至今日,他再三強調本來不喜歡入廚房。「我是被老頭子(李家鼎父親)的嚴苛弄出來,我不是預備做這一行的。如果我做廚,四十年前早就做了,當年澳洲開餐館的師兄弟想我去幫手,我卻回答:『你都黐線,日日躲在廚房12小時,唔睬你啦!』怎知現在仲X街,只能說句:無心插柳柳成陰。」後來,TVB叫他做節目《阿爺廚房》,一切已屬後話。「受到觀眾愛戴,各樣反應都好,就繼續做啦,工作而已。」


李家鼎三個字,今時今日絕對是金蛋一隻。「如果有人願意給100萬買我煮這個,但轉頭有99個人罵我,真的啃唔落!反而別人讚我食物好味、夠鑊氣,好過中三次六合彩!」大把人請他內地開檔,他卻懶得理會。「你都見我分身不暇啦,北上開檔,真的要花時間上去。如果有了二奶、三奶,我也不能拋低大婆,又不能不顧他們嘛,始終要和老闆、拍檔交代!我掛了『李家鼎』三個字,別人幫襯我,真的想看得到我。並非說我英俊瀟灑,只是別人來幫襯我這個,的確希望看到我在這裡煮,不好味都會順氣一點!我很坦白,十幾桶金拋過來,你想不想要?問題是,你是否要得到嗎?上天安排,你個袋要到多少,就多少吧!」


該慶幸的是,鼎爺仍然心繫香港,雖然他對香港人認真嚴苛。「我得罪香港人都要講,100人有100個都不懂食燒味、打邊爐……」「香港人嘴刁?扮嘴刁比較多。」他笑說自己是辛苦命,有得揀一定會開工,絕對不會退休!來到最後,叫他換衣服影張型仔相,他豪言:「型乜鬼,都幾十歲人!」旁人笑說:「阿爺,扮咩丫?」鼎爺笑笑口說:「係呀,我為了這次專訪,昨晚漏夜飛髮呀!」鼎爺,果真是霸氣得來又帶幾分可愛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