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9-03-29 16:11:09

余潔瀅:就算觀眾有比較,姐妹倆也不會計較

驟眼看余潔瀅(Zoe)的五官,或者會覺得她長得像姊姊余香凝,但再細看她的舉止動靜,卻又有些姊姊沒有的稚氣和跳脫。姊妹倆先後進入娛樂圈,猶如兩生花開,先綻放那朵注定佔優;後來的Zoe卻笑說不介意:「怎會計較這些呢?入得行早就料到會有比較。」可能承受更多風吹雨打後的蓓蕾,才能綻放出更燦爛的花?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Hair Torres Pang@ii hair and nail
Makeup Melody Chiu
Wardrobe Club Monaco(knit top), Maje (t-shirt, floral skirt and leather sandals) and The Kooples (long floral wrap dress and short floral dress)

 

同樣以模特兒身分入行,Zoe似乎在走姊姊的舊路,她也坦承姊姊是其中一個令自己嚮往演藝行業的原因:「小時候我和姊姊最喜歡Twins,看到她們從偶像組合轉型為演員,很羨慕!後來姊姊開始接洽演藝工作,能夠拍劇演戲唱歌,讓我更想入行。」學生時期的Zoe已經喜歡表演,經常參與學校的話劇和歌唱比賽,自然希望寓工作於興趣。「從很小時候已經很清楚自己怕悶,不會找一份朝九晚五的穩定工作,感覺當藝人能夠運用自己的創意和表演慾,又能多嘗試不同的工作和造型。」

姊姊的強硬建議
妹妹嚮往姊姊的生活,只是姊姊卻未必想她跟著,畢竟先走一步,圈內情況也知道更多:「畢業時決定入行,我也曾經因為這件事跟姊姊吵架,她也曾經對我說過一些頗強硬的話。」並非擔心妹妹搶了姊姊風頭,而是怕她承受不了演藝圈為生活帶來的龐大壓力:「在她剛當模特兒的時候,也曾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工作、沒有收入,那種等待很容易讓人迷失和頹廢,她害怕我會因此而失落。當然我會想,既然你自己都熬過來了,為何不能讓我也放手試試?」最後Zoe用堅持和決心說服了姊姊,姊妹和好如初,更不時拍檔接受訪問和拍攝,也算皆大歡喜。

姊姊的擔心不無道理,全因這些年來余香凝的演員路並不好走,演員事業近年剛有起色,卻又因為不同的流言蜚語被網民中傷侮辱。問Zoe會否擔心自己會跟姊姊一樣,她卻早已做好準備:「入得行自然會有人批評,尤其我跟姊姊都是圈內人,樣貌也相似,觀眾便會有更多比較。即使不幸被人負評,我也會欣然接受,當是再進一步的機會吧。」 

玩味性格殺出血路
余氏姊妹花樣貌相像,性格卻有鮮明對比,姊姊余香凝成熟沉穩,反而Zoe卻是「鬼靈精」:「姊姊常說我會『無啦啦』爆出一些精警句子引人發笑,也會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表演和動作,我也覺得自己在姊妹倆中是比較playful的一個。」有玩味,夠跳脫也能殺出血路,而且更能建立自己的形象和表演風格。她最近更與尹倩君(Jospehine)開設YouTube頻道「女生房間」拍攝有趣生活短片,似乎想進攻網絡陣地:「除了生活短片,我們也會拍攝一些打機片段,希望能夠進軍遊戲市場,也覺得這些內容更適合我的性格,哈哈!」

除了網絡,Zoe亦積極抓緊不同的表演機會,最為人熟悉的絕對是新版《美女廚房》。她笑說:「這是有趣的經驗,最難忘當然是自己勝出『美女學徒畢業試』,更讓我忽發奇想希望拍些『創意料理食譜』的影片!」除了為她提供新靈感,是次拍攝更讓Zoe對綜藝節目體會更深:「跟模特兒工作很不同,你的精神狀態和情緒必須保持活躍,更需要反應敏捷,才能在鏡頭前要散播快樂,不然誰會想看你?」她說未來最希望能夠嘗試旅遊節目,體驗一下不一樣的主持經歷。看Zoe躍躍欲試的興奮神情,想來也會很快有機會吧。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3-29 16:10:58
陳小娟 就算世界無童話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Location : HOTEL VIC on the Harbour 

同是天涯淪落人。陳小娟就是淪落人,她將自身經歷化為靈感,投入個人第一部作品《淪落人》,變成了黃秋生及菲律賓演員Crisel Consunji像霧又像花的主僕故事。中年漢因工業意外受傷癱瘓及妻離子散,菲律賓女子因家庭關係離鄉別井而來港當女傭,放棄攝影師的夢想。就算世界無童話,現實如此殘酷難以避免,童話幻象總是美好的。

 

陳小娟還未出生,父親母親家姐同住板間房。自己一出生,父親知道又是個女兒,自此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舉家搬到愛民邨,亦即是《淪落人》的主要拍攝場景。有一次,母親在文化中心的洗手間被困,找人打開廁所門,門外突然一踢,大門正正跌在母親的頸項,就是這一腳,自此母親就要坐在輪椅過活,家姐心情大受影響,被迫輟學。


情況恰恰與《淪落人》相似,男主角因工業意外傷殘,兒子成績大倒退。唯一不同,角色家人因意外離開自己,但陳小娟沒有離開母親。自小就愛看電影,但無奈要生活,賠償遲遲未能追討,官司反而更折磨。成績向來不錯的她,選讀中大神科環球商業系,畢業後出來做銀行筍工,總算掙到大錢,但不快樂。
「那時候的工作真的幾優越,真是一份筍工,卻只是人工上的優越,明顯不是適合我的工作。」沒多久,母親病逝了。


「對我來說,這是個極大的轉捩點,影響了我之後的選擇,尤其價值觀。以前大家都教你,苦盡會甘來,好人有好報,但在我家人身上,完全沒有發生過。母親一生都在捱苦,卻沒有甘來。」

 

世上沒有童話,也沒有大團圓結局。結果,她第一時間去報讀編劇班課程,又去浸會大學電影系讀碩士,尋回自己的滿足感。畢業後成功入行,同步做編劇及拍短片,又接拍廣告,絕對是生活得到的狀態,後來看到政府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決定參賽。


「有次我在街頭看見一個畫面,男的坐在輪椅上,菲律賓女子站在腳踏上飛馳而過。當時我思考他們是甚麼關係,各自有何經歷等等,很想拍出來。」


電影中與她的自身經歷,實在太多巧合的情節,她坦言沒有多想。


「創作時,沒特別覺得角色要從自己出發,就算我之前拍過鮮浪潮短片《兒女》,講述基督徒夫婦的故事,但我自己根本不是基督徒。」

 

鮮浪潮的經驗,加上後來做過編劇會秘書,也入過金像獎創作團體,但拍長片是兩碼子的事。


「當初沒有信心,拍攝時覺得能夠剪接到就好了,剪接完就覺得有人發行就好了。」


幕後有陳果,幕前有黃秋生,不是很穩陣嗎?


「現在大家都覺得秋生演得好好,但當初我提出要找他演出時,很多前輩都不太建議,包括內地市場的考慮,也擔心他的藝術家執著,未知我現場能否控制他。還有女主角找新人又可行嗎?最直接是,這個題材很難找別人發行。如今看似很順利,但想當初到拍攝途中,真的不敢想像下一步路。當然,很多時候的困難,通常用錢就能解決,偏偏我們就是不夠錢,這正是最大挑戰。」

 

《淪落人》優先場上映後,媒體大讚亦得到不少獎項,也有影評指出:「童話。」


「第一稿比較沉重,後來得知入圍有機會拍出來後,擔心自己會很大壓力,如果第一部太黑暗的話,自己會很崩潰,因此不想太沉重,也不希望情緒化,不如加入輕鬆的情節。後來又覺得,大多電影聚焦慘況,與現實不符。說實話,小人物被摧毀生活,其實都是意外或命運上的東西,而不是有很多壞人。正如你我身邊可能有些愛搞事的同事,或者很衰的上司,但他們都不是殺你全家、想你死、謀你身家的壞人。」

 

因此,《淪落人》電影中的情節,貼地而寫實,但片中人物的關係及情感,離地而童話。


「很多影評、觀眾可能覺得我很樂天,但其實我是個超級消極的一個人。創作上,就算我是超級消極,我有時鼓勵自己想法正面一點。有些童話式故事是happy ending,最終happily ever after,但現實中不是這樣,故事不會在那個時候終結。我幻想過他們還有其他故事,但不希望說出來影響大眾印象,我也不會特別澄清他們是甚麼關係,就留待大家解讀。」


曾經聽聞,《淪落人》有個版本存在一些幻想中的情慾場面,孰真孰假,確是一個謎團。或許,有些東西留在心裡可能更好,就算世界無童話,但心中擁有童話幻象,總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