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9 VOL: 200
2019-04-11 15:20:00

走出觸執毛的實驗創作 Jan Curious & tombeats

觸執毛主音Jan Curious(阿水)最新與隊友Tom組成Jan Curious & tombeats,一口氣在YouTube發表三首作品MV,有聽眾留言「都唔知唱乜__」,留足三首歌,也許能成為這個電子音樂實驗的一部分。阿水笑說:「我老婆也不知我唱乜。」或者對香港人來說,所有創作背後都應該有顯淺易理解的訊息,幸好Jan Curious & tombeats從來忠於自己,只埋首能稱之為藝術品的音樂之中。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hair | Kennki Lau

 

毫無疑問,觸執毛是香港其中一隊風評最高的樂隊,但面對著時間洗禮,仍難免要抖抖,結他手Mike Orange另組Mike Orange & The Universe Travellers,阿水也以個人身分發表新作,他坦言:「觸執毛的確是來到了樽頸,有段日子我們不停出show,失去了創作的空間,去到一個地步我們覺得不太健康,所以想休息一下,想清楚未來的方向,這段日子大家就分頭自我裝備。」

在阿水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是要做從前在觸執毛較少機會創作的音樂類型。「早年我們做《5+2》企劃加入過電子音樂元素,這件事啟發了我,還有去年做的交響樂音樂會,也令我覺得原來還有很多音樂類型未試過。我問自己是否想夾band夾到老,還是想發掘音樂更多可能性?」答案當然是後者,於是他邀請了對電子音樂素有研究的觸執毛低音結他手Tom合作,既不算是單飛,但不是另組樂隊,就簡單地命名為Jan Curious & tombeats,阿水負責主音及歌詞創作,Tom則監製所有歌曲。阿水剖析他想說的故事:「我想講的是人們如何不愛自己。我也經歷過自覺不夠好的階段,通常我們可以包容別人卻不能原諒自己,其實這是寂寞和自我傷害的行為,而我們的社交平台有成千上萬的朋友,但這些時候要找一個人出來傾訴也不容易。」

Jan Curious & tombeats一口氣推出三首歌〈Solid〉、〈Sicko〉及〈Some Fun〉,細聽細看之下,會發現它們從音樂到影像都一脈相承,而阿水在過程中已經試過從前未試過的東西。「例如我錄了vocal,Tom建議把聲音剪開,我就依他建議試試,原來效果又幾有趣。以前在觸執毛多數會考慮現場演出的效果,所以不會有太多玩法,但一旦跳出夾band的框架,就有很多可能性。」Jan Curious & tombeats甚至沒有想到要有現場表演,目的只有單純地做喜歡的音樂而已,想像發表的音樂是要放進藝術館,這種純粹讓他們的音樂更偏鋒。就連唱腔,阿水都嘗試截然不同的方法:「觸執毛的歌很多高音位,以前的唱法好像要告訴別人自己有多厲害,但當然那energy level是適合觸執毛的。錄這幾首歌Tom建議我用氣聲去唱,我就要沉實一點,好像學習做另一個人。」

今次邀請初次為MV執導的Lok為三首歌執導,Jan Curious & tombeats只拋下「一隻色、湖水藍」的關鍵詞,就讓她自由發揮。Lok很享受這種創作空間:「香港很多MV都有豐富故事性,要和歌詞緊扣,但我慢慢細想之後覺得MV可以與音樂共同前行,後來就得出了現在這些虛無的畫面,只有阿水、燈泡和一個環境,我想呈現一個人在浴室思考的狀態。不過這只是我的演繹,我希望人人透過MV看到的東西都不同。」阿水刻意不將創作主旨跟她分享,希望MV能有獨立於自己思想的感覺。Tom樂見歌曲以這樣的影像呈現:「很感受到音樂、影像都是不停loop,好像一個人不斷跟自己對話、質問自己。」對於聽不慣的音樂,我們不妨暫停一下發表意見,讓自己的眼睛耳朵直接感受它帶來的感覺,也不用急於領會背後的意思,音樂的目的本來就是音樂而已。

〈Solid〉MV:

〈Sicko〉MV:

〈Some Fun〉MV:

 

2019-04-11 12:24:17
【權力遊戲系列】John Bradley訪問:「Sam很軟弱?如果你們上戰場,肯定比我更害怕!」

Text: NW

《權力遊戲》即將結束,幾乎沒太多人想到,既不好看又不好打的肥仔Samwell Tarly,竟然可以捱到最後,甚至曾經殺死過White Walker。事實上,劇集中飾演Sam的英國男星John Bradley表示,其實如果故事發生在現實社會,相信大家都會似Sam一樣那般害怕。

 

問:人人都說你的角色性格懦弱,你怎樣看?

答:很多人這樣說Sam太軟弱,我當然很憤怒吧(笑)!事實上,如果Twitter上那些批評過Sam的人真的要上戰場,肯定他們都會像Sam一樣害怕。

 

問:《權力遊戲》最後一季,你的角色怎樣開始?

答:第7季後段,我們(Sam、Gilly和Baby Sam)一起離開了大學城,因為Sam發現這個地方不適合他,不僅僅是低估了他,而且他更活像是個局外人。他只希望給最好的東西予Gilly、Baby Sam,甚至Jon Snow。他知道自己永遠不會被大學士或守夜人接受。對他來說,世上最重要的人,就是他的家人和Jon Snow。

 

問:你們的在《權力遊戲》裡,真的很像局外人,對嗎?

答:我們好像是人造衛星,遠離地球好幾個劇季,但我們仍然是敘事的一部分。雖然我們的距離比較遙遠,只生活在我們自己的世界,卻往往與劇情主要事物有關。要知道,《權力遊戲》好像有7至8個不同的世界,各自敘述卻不是物理重疊,你可以感到事情分別發生,卻又令人覺得好像一個大家庭。即使我們沒有在一起或沒有相遇時,仍然好像我們坐在同一條船上,所有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現在,我們和所有人一起回到臨冬城了,我們掌握了一些重要訊息,就像炸彈一樣,即將爆炸。

 

問:回想過去的轉變,你覺得劇集對你有何特別感覺?

答:《權力遊戲》劇情發展,往往是出人意表,好像每一季都有人突然被「賜死」,正如大家都覺得Stark家族的人不會被殺,偏偏第一季就發生了,突然又輪到下一個。當你看到下一個Stark家族成員被賜死時,你本來以為他不會死。自從Ned Stark死後,沒有人是安全的,這樣也很反映出現實,這一刻你仍生存,下一刻可能你已經死了,你永遠不知死亡何時來到,就如《權力遊戲》一樣。

 

問:對於《權力遊戲》真的結束了,你有何感覺?

答:通常在每個劇集結束時,劇本結尾都會寫住:「第1集結束。第2集結束。」當最後一集結束時,劇本寫著:「《權力​​遊戲》結束。」那時候,我只是想到,這真是《權力遊戲》的真實結束了,我們在9年前已開始這個故事,觀眾們一直在等待這個結局,真的等了足足9年呢。

 

《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第八季(最終季)將於4月15日星期一上午9時於HBO GO和HBO(Now TV CH 115)獨家與美國同步播放,並在該天晚上10時再次播出。《權力遊戲》系列影集亦會於HBO On Demand上推出。劇集最終季將於每星期一同一時間更新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