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6:40:32

張若錡 Angus Cheung:年輕就是要多嘗試不同東西啊!

聽說每個女生都曾經發過一場明星夢,其實並不意外,誰也會想自己當主角不是嗎?只是像張若錡(Angus)般,未正式入行便在港台兩地先推出個人寫真書,也少不了勇氣,她更揚言要涉足歌影視等不同演藝範疇。說她未學行先學走?「年輕就是要多嘗試不同東西啊!」學她走一遭青春錡遇記,其實也不錯。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PHOTO SHEKPOINT CHARLIE
HAIR & MAKEUP WENDY LEE@WENDY'S WORKSHOP ASSISTED BY JENNIFER HO@WENDY'S WORKSHOP
WARDROBE COS (NAVY JACKET), MONKI (WHITE DUNGAREES) & H&M (TANK TOPS, BLACK JUMPSUIT & PANTIES)

一如很多不能免俗的入行故事,Angus也是這樣成為模特兒的:「當時陪我的朋友去拍攝照片,攝影師問我有沒有興趣當下一輯照片的模特兒,所以便開始接洽拍攝工作。」當年第一次成為鏡頭下的女主角,她才15歲,毫無經驗之下唯有多看別的雜誌。她笑說:「還記得那時候想自己拍出成熟一點的感覺,所以到處翻書學習外國模特兒和當時一些知名的香港模特兒,參考她們擺甫士的姿勢和表情。」現在Angus才23歲,性感的女性韻味已油然而生,看來每次拍攝她都下了不少苦功。

雙子多變
今年中旬,Angus將會推出自己首本寫真書《錡遇》,親自前往台灣高雄和墾丁取景拍攝,換上不同造型大玩「男朋友視覺」,勢必讓粉絲大飽眼福。她說:「以往他們在我的社交媒體上可能只看到我型格或可愛的一面,其實我想讓他們知道,我也有很多可能性。」除了寫真必備的三點式泳裝之外,Angus還換上西裝、旗袍,甚至化身「小丸子」盡顯百變形象。「我是雙子座,可能擁有多重性格的關係吧,總覺得自己換個造型、轉個妝容,就能帶出不同的個性和特色。」

對粉絲而言,購買寫真書可能是支持偶像的行為;對公司而言,出版寫真書可能是賺錢的手段;但對Angus而言,拍攝寫真書卻是為了青春留倩影的簡單願望:「拍攝過程中,我覺得這些作品能夠呈現現階段的我,那便當作人生中的一個記錄吧。真正動手製作寫真書前,我和團隊花了很長時間預備,從造型、風格、妝髮,到照片背後想帶出的意義和故事,我們都一絲不苟。」她續說:「寫真命名為《錡遇》,其實是希望粉絲能夠珍惜我與他們能遇的緣分。」

青春就是甚麼都試
完成寫真拍攝,Angus最希望可以接到演員工作:「現在會開始接洽電視劇的工作,同時公司方面也會有電影開拍,我在裡面也會有一個角色。」前陣子新年,她又與其他女模出席活動,並合組「新春限定女團」又唱又跳,難道她連樂壇也想涉足?「我還年輕,當然不能就這樣限制自己,要多嘗試不同的工作啊!」想來也符合她雙子座的性格,不怕辛苦,就怕沉悶乏味。她又說:「雖然媽媽常會擔心我在娛樂圈被人欺負,但她也支持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環顧港台兩地,Angus分別以惠英紅和林依晨為終極目標,看上去似乎「大纜扯唔埋」,其實兩人擁有的共通點正是她最佩服的:「看過他們的作品和訪問,感覺她們都很有大將之風。依晨中英文皆能流利對答,待人處事又圓融和善,很值得學習;小紅姐則在駕馭角色時非常精準,期望之後能有機會見到真人甚至合作,讓我向她討教演技上的事情。」除了觀摩前輩演員的作品,她亦曾主動參加由李力持導演舉辦的演技訓練班,希望為未來的演藝事業進修。小妮子胸懷大志,想來也值得支持吧。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3:13:51
李璨琛 淪落過 才明白淪落

Text.Nic Wong
interview.金成、Nic Wong
photo.Kit Chan

李璨琛失落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不意外。有趣是,原來他天生不是注定配角命!
 
1997年《香港製造》,是他的第一部電影,他是男主角,更提名台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同屆候選影帝還有《春光乍洩》張國榮、《南海十三郎》謝君豪,結果他輸了,但初出茅廬已有這個成就,世人對他的未來有高度期望。結果呢?
 
翌年,還不錯,他拍了七、八部電影,分別憑《去年煙花特別多》、《野獸刑警》提名兩大電影頒獎禮的最佳男配角,同年也拍了《生化壽屍》、《新古惑仔之少年激鬥篇》,再之後《特警新人類》、《龍咁威》、數之不盡的鬼片⋯⋯但他沒再做男主角了。       
 
有的。2006年,他與陳冠希拍過《狗咬狗》,雙主角掛帥,李璨琛再次提名金馬影帝,惜最後輸給《父子》郭富城,之後產量驟減,每年只拍上兩三部。他不諱言,早已被定型為樣衰、騎呢、古惑仔等古靈精怪角色。
 
直至今年,他再獲提名。想當日,李璨琛在街頭玩滑板,被陳果看中成為《香港製造》屠中秋,歷練多年洗盡鉛華,又再被陳果召喚,成為《淪落人》主角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張輝,相距二十年後再度提名金像男配角。
 
人生如戲,去年偏偏在女兒出生前不久因醉酒駕駛被捕,至今停牌令還未完結,就像過山車一樣高高低低。由男主角到男配角,從名利雙收到谷底再翻身,他覺得,這樣才叫人生。
 
「人生起起落落才算精彩,你不跌下來,不懂珍惜高位時候擁有過的東西,到低谷時,又會反省自己為何會下跌,才知道自己需要更加努力,人生高高低低,才算人生。」
 
同是天涯淪落人,還是要淪落過,才明白淪落。

 

有陳果,才有李璨琛

眾所周知,李璨琛第一部電影是《香港製造》,然後陳果的多部電影,都有李璨琛的出現。「我和陳果的關係,感覺好像兩師徒。現實生活中,有陳果才有李璨琛,我們不是經常見面,但一見面就像老叔父、老朋友,話題源源不絕,暢談近況。所以,阿果有甚麼需要用到我,我都會義不容辭,盡力去配合他,不會計較甚麼。」就像,還在上映中的《淪落人》。「事前只知他是監製,叫我客串四、五日,答應後才知道秋生主演,才看到導演小娟的簡歷,最後才看
劇本。」
 
剛過去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陳果有份參與兩部電影,除了監製《淪落人》外,還有他自編自導的《三夫》。忽發奇想,如果陳果找李璨琛演《三夫》,他又會答應演出嗎?他直言:「如果後生一點,我會嘗試的。」真的嗎?「作為一個新人,既然接受這個工作,就會相信導演,跟他的指示去做,但當然有些底線,正如《香港製造》,我其實有一場全裸戲,就在廁所洗完底褲走出來,也是他要求的。」

 

後生的話,我會拍《三夫》

 從《香港製造》到《三夫》,李璨琛覺得陳果的癲狂作風沒有改變,只是比之前更豁出去,去得更盡,更加坦蕩蕩。「『妓女三部曲』與《香港製造》的背景有些不同,始終不能與中秋(《香港製造》李璨琛角色)比較。」作為觀眾,他最深刻是,男女主角在光天化日下、在街斗貨車上,那一場波波池的性愛場面,他直言看到熱血沸騰,但安靜下來後,不得不承認,那種思維及表達手法,只有陳果才做到。
 
陳果,還是李璨琛最了解。「無論《三夫》、《香港製造》還是《細路祥》,阿果的casting有他的方程式。譬如《香港製造》,他寫劇本後想找一個好像主角中秋這樣的人,他會刻意去一些後生仔的蒲點,例如我就在稅務大樓對出的滑板公園被他找到,女主角Nicky(嚴栩慈)就在Disco裡面被找到,阿龍即是片中傻仔,就是他的導演會學生。他在尋人的過程中,看出我們與角色相似的特質,再從我們身上發現一些新元素,然後放入劇本,變相我們的演繹就會得心應手了。」
 
李璨琛,還是陳果最了解。「每個演員都有一個屬於他的時候,反映他當時的特質、外貌、身體特徵、形態等,我相信我也是一樣。出道時我很瘦,只得一棚骨,很岩巉、很騎呢,那一刻真是李璨琛的狀態,但《香港製造》至今已有廿年,李璨琛由中秋演變成張輝,這些日子的確發生了很多事情,有高有低,有開心不開心,很多甜酸苦辣感覺,是很多經歷上的沉澱。」

 

從屠中秋到張輝

張輝,李璨琛本來不太了解。「當初我拍《淪落人》,我只知道張輝是黃秋生角色昌榮的前同事,真不知道應該怎樣演,直至去到拍攝現場,看見一間很逼的公屋,只有兩間板間房,自然有個氣場,當我看到秋生坐著輪椅前前後後地活動,我就知張輝是個怎樣的工友。後來拍攝我和秋生一起看四仔、看足球,本來是沒有對白,但你一句我一句,感覺回來了。」
 
說到黃秋生,李璨琛勾起不少回憶。想當年拍完《香港製造》,陳果告訴李璨琛:「我沒時間照顧你,你食自己喇!華仔(劉德華)公司有Management ,可以睇住你!」順理成章地,李璨琛就加入了他的公司,與黃秋生同一個經理人,接著人生第二部電影《野獸刑警》,就與黃秋生合作。「他是我前輩,又是亦師亦友,相隔多年後一起拍這部很有意思的電影,這一行真的很神奇。」年月過去,分別很大。「那時候,我是新人,他是影帝,事隔多年後,無論演技及氣場,他的變化很大。記得他拍《野獸刑警》時身體有些毛病,吃了很多類固醇,外形很腫,在現場很躁底,今次卻好像昇華到另一個層次,拍攝時很隨和,好似沒有火,可能他已進入了那個角色的狀態。」


《生化壽屍》不復見

提到二十年前,香港電影還算好景,對李璨琛而言,更是最黃金的年代。「2003年之前,我一年拍十幾部電影,應該已經拍了七十部。」他當年的心態是:有得拍,為何不拍?「我是紅褲子出身,一定要從實踐中學習,與不同導演、對手合作,大小製作都好,起碼有機會,否則無法學習。」甚麼都肯做,來者不拒?「古惑仔又好、鬼片也好,過程中學到很多東西,以及學懂如何與人溝通,不只演員,還有攝影師、收音師、道具等,每個崗位環環相扣。」
 
的確,他拍了很多電影,更多是古靈精怪角色,早已被定型了嗎?「低潮時,我回想過自己過去是否拍得太多,觀眾是否太厭,會否覺得李璨琛來來去去都是那些角色,但我沒有能力去揀,真的沒法埋怨或怪責任何人,這一切都是過程。」他回首過去,反而很多經典角色,都是那個時候拍下來,可一不可再。「例如《生化壽屍》或者某些古靈精怪角色,到現在還有人翻看,正正是現今香港欠缺這些題材嘛!」
 
要怪,就只怪李璨琛一入行就是男主角,更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以及金馬獎男主角提名。起點太高,跌得愈傷?「我這麼多年來,沒想過要再次攀上男一那個位置。我不介意自己由主角變成配角,因為主角、配角,甚至過鏡的演員都有作用。我不會看得太重,否則會很辛苦,反而我更珍惜演出機會,就算只得一句對白,如果能令觀眾留下印象,已經盡了我的能力。當然戲份更多,就可以做得更多啦!」

 

森記水電工程

他更在意的是,沒人找他拍戲才是大鑊。「大家都知道,演員其實是一份散工,老散而已,好似地盤水電,有人找你才開工,起貨後又不知道下一個老闆何時再找你。」當年,他一年拍十幾部戲的風光背後,終於迎來低潮期。「我休息了大半年,還以為等一兩個月後,自然有人找我,但沒想過一等,就真的等足大半年,每日睡醒就是下午1點、2點、3點,吃完第一餐,然後hea到夜晚找朋友吃飯,有地方蒲就去蒲,沒地方就叫朋友回家飲酒,通常到早上5、6點才去睡。慢慢覺得好有問題,起初還會打扮到容光煥發才去蒲,慢慢就看到鏡子的自己,感覺愈來愈頹廢,開始覺得,真要為自己打算一下。
 
「想起自己有水電工程牌,不如做回老本行,搞一檔『森記水電工程』,在樓梯底開間舖仔,幫人裝燈整廁所,但一想到我拿著電鑽,肯定有人以為我在拍攝大整蠱,如果告訴對方真相,又未必過到自己那一關。雖然我不是紅到superstar,但街上很多人都認得我,我覺得放不低。回不了頭,又沒事可做,唯有從自己興趣出發,適逢有個踩板朋友造衣服找我影相,彼此交流一下時裝心得後,傾談間覺得可以一齊做生意。起初創立Subcrew每人只拿幾千元出來,只有那些trucker cap,後來才造衣服,結果我在那裡有寄託,不用每日坐下來hea。老實說,錢賺得不多,但起碼過得充實。」
 
時至今日,Subcrew發展不錯,加上兼任DJ Becareful,至少李璨琛有大條道理專注個人生意,不用單靠演員來賺錢吧。「我是演員出身,大家認識李璨琛,就是一名演員,所以我永遠的排位,第一都是演員,不忘初心。沒有演員的工作,大家都不會認識到我。」

 

不滅滑板仔精神

只不過,香港電影不景氣也是事實,經歷高高低低以後,李璨琛依然是昔日滑板仔心態,雖則沒踩板多年,卻依然深信著那份板仔精神。「我在香港電影圈多年,依然做到自己想做的事,雖然並非每件事都是自己想要的結果或好成績,但我堅持到沒有放棄,跟滑板仔精神頗相似。要知道,做一個滑板花式,必先跌過很多次,試過很多次,跌到損手爛腳,都可能無法做到,但你必須要堅持克服恐懼,繼續嘗試,終有一日能夠完成花式,旁人才會讚賞。當你未做到時,純粹是自己的努力,也不需要旁人做些甚麼。」

今時今日的李璨琛,不再踩板,但閒時仍會滑水。他認為看運氣際遇把握,跟滑浪一樣。「舉例說,滑浪可能等一整天都沒有浪,但如果你練得不好,就算大浪來臨,你都起不到水啦。所以,隨時隨地都要準備自己,等到有浪的時候,起碼自己準備好了。」他更明白,這一行非常現實,有時候只得半個機會,也不介意逆來順受嗎。「心態要調節很好,平衡很好,人生就是這樣高高低低,起碼我不介意,人比人比死人,很多人比我好得多,但我底下還有更多人不及我幸運,最重要是感恩及知足。老實說,這一行又不是只得一個李璨琛,大家都在等一個機會嘛!」 

重新檢視自己,李璨琛自言沒有非常優勝的地方,靚仔不及吳彥祖、謝霆鋒,但有一份態度。「我真的沒甚麼把炮,但我有一朕除,是其他演員沒有的。我自問不是一線演員中的靚仔那堆,反而我的可塑性比其他人高,我穿古裝都好似兵馬俑啦,但真的沒甚麼機會演古裝。上天安排吧,順其自然,如果有一些特別角色或古怪性格,我應該會carry到。」他坦言現在除了幕前演出,還有做幕後,監製電影及網劇,希望構思自己的故事,做一些自己很想做卻從未做過的角色,作品不日上映。

 

車到用時卻停牌

想當日的滑板街童,不經不覺已是44歲了,去年女兒出生後,更有新一層的體會。「家中多了一嚿嘢,原本不屬於這個空間,卻又出自於我們兩公婆,感覺很不同。與太太拍拖結婚一齊住了多年,都是二人世界,現在多了孩子,真的溫暖很多,在家的時間多了,工作沒特別就會回家,都想看看她。」
 
更深感受是,女兒出生前一個月,他竟然犯了大錯,酒後駕駛被捕,最後被判120小時社服令及停牌1年。「對我來說,這是很大啟發和思考,當然事情發生了,只能怪責自己,但正正女兒出生、最需要用車的時候,偏偏發生了這件事,我很嬲我自己……」他回想,這肯定是上天給他的一個提示。「女兒出生後,我發現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包袱大了很多,不能為了自己一時自私或方便。可能是上天希望我想一想,是時候思考將來人生要怎樣做,這件事真是一件反面教材。」
 


李璨琛,長大了

變乖了的李璨琛,坦言學到更多東西。「我本身是個很衝動的人,以前發生過飲醉酒打記者,夜蒲又試過亂來,每次都是和飲酒有關,經歷這麼多事件後,無論飲酒或甚麼事,都要適可而止,不再有以前那種想法,有了女兒之後,每件事都是以她行先。」他再三想想,深感自己有一方面是變叻了,就是耐性。「湊小朋友時是訓練自己耐性,有時她不知為了何事而喪喊,整個人都會很憫憎、很煩,本來是反檯發脾氣的李璨琛,看到她是我的女兒,就會看看她發生甚麼事,不再憫憎。老實說,她是我女兒,但出生時我們互不認識,也要花時間了解對方,了解她的脾性。這一年間,我見證她由一嚿飯,直到替她沖涼、換片、照顧,都是一步步的變化。現在她開始說話、學行,將會踏入另一階段。」怎會想到,我們坐下來與李璨琛,竟然會談起湊女經!

由昔日街童到今日已成人父,李璨琛不再頑皮,聽起來卻有點唏噓。「不唏噓,一點都不唏噓,我反而很積極面對!人生起起落落才算精彩,你不跌下來,不懂珍惜高位時候擁有過的東西,到你跌低時,又會反省自己為何會下跌,才知道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所以人生有高有低,聽起來好似不太好,並不是經常保持那個高度,但有些事情做得不好,成績表告訴你跌了下來,人生高高低低,才算人生。」

 

李燦森?李璨琛?

2005年改名,李燦森決定改名變成李璨琛,將所有火淋熄了。「當年30歲出頭,碰巧有個師傅說我的名字不太夾,有否興趣改名,我們這一行都是偏門,自己幾相信,但覺得人人叫我『李燦森』,如果改名做『李志豪』,認真搞唔掂,我說不如改一個我接受得到的名字吧,最後改成『李璨琛』,讀音一樣,寫法不同,他說王字邊即是玉字旁,取其玉器的意思,好像玉器一樣,經常有人摸住、錫住,才會發光發亮,於是就改名沿用至今。講開又講,改名後就拍了《狗咬狗》,幸運地提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不到你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