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6:40:51

KOLOR 解不開的不解之謎

有人替你不值,永遠好過別人覺得你未夠班,成軍十四年的KOLOR,大概最明白這感受。創作過的精采歌曲十隻手指數不完,現場演出感染力強,可是總是差一點才被主流聽眾認可。難怪最近有網民開帖「KOLOR呢隊樂隊真係不解之謎嚟」,這個不解之謎也許連他們自己也解不開。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數數手指,KOLOR創團的日子,跟ToNick、Supper Moment差不多,三隊樂隊情同手足,曾經是獨立樂隊小陽春的日子裡最受追捧的樂隊。其後,KOLOR也跟友好樂隊一樣,一步一步走上更大的舞台,來到今年第三次在麥花臣場館舉行音樂會,反應異常熱烈,門票一個早上便售罄,超乎他們意料。結他手Robin說:「可能距離我們上次音樂會已經三年,大家反應比較渴求,有很多熟悉我們的朋友都好老定,以為像以前般可以慢慢買飛,沒想到今次他們也買不到,真的不好意思。」但主音Sammy明確表示沒有加場的打算:「一來音樂會的日子前前後後都有其他單位訂了場,二來我們始終是自資的,加場就會有票房壓力,如果要冒這個險不如專心做好一場音樂會,不用分心去擔心票房。」


音樂會反應破天荒地好,與早前網上討論區流傳的一個帖子大概不無關係,以「KOLOR呢隊樂隊真係不解之謎嚟」為題的post引發一輪替KOLOR感到不值的討論,KOLOR看過討論,對樂迷的支持心存感激。鼓手Michael笑說:「其實我都頗認同,這個討論給我們不少正能量。所謂紅不紅就見仁見智啦,但當發現原來這麼多人欣賞我們,或者有哪些歌影響到樂迷,已經好開心。本來夾band做歌都是希望有人喜歡,這個目標達成了,有沒有賺錢都是其次。」在香港,夾band夾到有知名度本來已不容易,還要賴以維生,更是難上加難,但Sammy最關注的,是能否透過KOLOR幫助下一代樂隊發展。「在香港生活有多昂貴大家都知道,最大的難題從來是理想與生活之間的平衡,但我們這一代其實無問題,這些年頭大家都以音樂搵食了,但下一代呢?近年很多樂隊走進主流,我很開心看到他們被認同,每隊樂隊都有不同主張,都在樹立榜樣去影響新一代樂隊。」


最近推出新歌〈初老〉,寫出很多人從無拘無束的少年踏入責任重大的中年的心聲,事實上歌詞也是KOLOR的想法,從當初熱血band仔到相繼踏入四字頭的中佬,很多東西無可奈何地轉變。Michael說:「其實初老無關年紀,而是生活上的責任愈來愈大,人就會被迫放棄夢想。好像我們,可能以前和家人住,不用顧慮太多,現在有些成員結了婚,或者像我讀完書有新的工作,都不可能和以前一樣。」KOLOR在2010年開始「Law of 14」計劃,每月14號推出一首新歌,產量之多羨煞旁人,也沒想到足足維持了三年多,這種衝勁如今不容易重燃,不過現在他們重視的是音樂質素。Sammy說:「回看Law of 14期間的作品,有時會覺得音樂上也許還有進步的空間,現階段我們不會將產量將在第一位,好像〈初老〉我們蘊釀了很長時間,想到四位成員對音樂質素都滿意才推出。」


身邊的樂隊漸漸走進主流,所謂主流,意思是在年尾的頒獎禮,贏得一個半個獎項,常言道獎項是虛銜,但KOLOR不諱言也是重要的。Michael笑說:「尤其是給阿媽看,這麼多年她都不知道我在搞甚麼。」關於獎項,2013年才加入KOLOR的低音結他手Sing認為努力才是最重要,做得好終有一天會被賞識。Sammy對此表示認同:「其實我們很滿足現狀的,每次出show也得到應得的報酬,只是這種生活始終不穩定,有時很多show,有時不多。我覺得要看樂隊的造化,音樂做得好,條路自然易走一點,全都看自己,不可以賴落其他因素上。」路有點崎嶇,難得的是KOLOR沒有放棄音樂,今時今日仍然在夾band,四人都說不出實質的原因,也許KOLOR就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Robin說:「回到最基本,就是我們喜歡音樂,細個是單純地喜歡音樂才夾band嘛。近年 我們去中國大陸演出,會有樂迷識唱我們的歌,每每想到還有很多追隨多年的樂迷在等我們出新歌,就很有動力繼續下去。」■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6:40:32
張若錡 Angus Cheung:年輕就是要多嘗試不同東西啊!

聽說每個女生都曾經發過一場明星夢,其實並不意外,誰也會想自己當主角不是嗎?只是像張若錡(Angus)般,未正式入行便在港台兩地先推出個人寫真書,也少不了勇氣,她更揚言要涉足歌影視等不同演藝範疇。說她未學行先學走?「年輕就是要多嘗試不同東西啊!」學她走一遭青春錡遇記,其實也不錯。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PHOTO SHEKPOINT CHARLIE
HAIR & MAKEUP WENDY LEE@WENDY'S WORKSHOP ASSISTED BY JENNIFER HO@WENDY'S WORKSHOP
WARDROBE COS (NAVY JACKET), MONKI (WHITE DUNGAREES) & H&M (TANK TOPS, BLACK JUMPSUIT & PANTIES)

一如很多不能免俗的入行故事,Angus也是這樣成為模特兒的:「當時陪我的朋友去拍攝照片,攝影師問我有沒有興趣當下一輯照片的模特兒,所以便開始接洽拍攝工作。」當年第一次成為鏡頭下的女主角,她才15歲,毫無經驗之下唯有多看別的雜誌。她笑說:「還記得那時候想自己拍出成熟一點的感覺,所以到處翻書學習外國模特兒和當時一些知名的香港模特兒,參考她們擺甫士的姿勢和表情。」現在Angus才23歲,性感的女性韻味已油然而生,看來每次拍攝她都下了不少苦功。

雙子多變
今年中旬,Angus將會推出自己首本寫真書《錡遇》,親自前往台灣高雄和墾丁取景拍攝,換上不同造型大玩「男朋友視覺」,勢必讓粉絲大飽眼福。她說:「以往他們在我的社交媒體上可能只看到我型格或可愛的一面,其實我想讓他們知道,我也有很多可能性。」除了寫真必備的三點式泳裝之外,Angus還換上西裝、旗袍,甚至化身「小丸子」盡顯百變形象。「我是雙子座,可能擁有多重性格的關係吧,總覺得自己換個造型、轉個妝容,就能帶出不同的個性和特色。」

對粉絲而言,購買寫真書可能是支持偶像的行為;對公司而言,出版寫真書可能是賺錢的手段;但對Angus而言,拍攝寫真書卻是為了青春留倩影的簡單願望:「拍攝過程中,我覺得這些作品能夠呈現現階段的我,那便當作人生中的一個記錄吧。真正動手製作寫真書前,我和團隊花了很長時間預備,從造型、風格、妝髮,到照片背後想帶出的意義和故事,我們都一絲不苟。」她續說:「寫真命名為《錡遇》,其實是希望粉絲能夠珍惜我與他們能遇的緣分。」

青春就是甚麼都試
完成寫真拍攝,Angus最希望可以接到演員工作:「現在會開始接洽電視劇的工作,同時公司方面也會有電影開拍,我在裡面也會有一個角色。」前陣子新年,她又與其他女模出席活動,並合組「新春限定女團」又唱又跳,難道她連樂壇也想涉足?「我還年輕,當然不能就這樣限制自己,要多嘗試不同的工作啊!」想來也符合她雙子座的性格,不怕辛苦,就怕沉悶乏味。她又說:「雖然媽媽常會擔心我在娛樂圈被人欺負,但她也支持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環顧港台兩地,Angus分別以惠英紅和林依晨為終極目標,看上去似乎「大纜扯唔埋」,其實兩人擁有的共通點正是她最佩服的:「看過他們的作品和訪問,感覺她們都很有大將之風。依晨中英文皆能流利對答,待人處事又圓融和善,很值得學習;小紅姐則在駕馭角色時非常精準,期望之後能有機會見到真人甚至合作,讓我向她討教演技上的事情。」除了觀摩前輩演員的作品,她亦曾主動參加由李力持導演舉辦的演技訓練班,希望為未來的演藝事業進修。小妮子胸懷大志,想來也值得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