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6:41:32

盧玉瑩:惟有影者留其名

「也不知道你們年輕人為甚麼會喜歡這些過時的東西!」年多前在Facebook出現一個名為「盧玉瑩映像」的專頁,公開多張電影人物的黑白照片,全是我們從未見過的模樣和拍攝角度,掌鏡人正是盧玉瑩小姐。對於作品在網絡上引起熱烈討論,她滿不在乎:「你們欣賞這些照片是你們的事,只要我拍攝時開心滿足就很足夠啦!」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SHEK PO KWAN

人稱Miss Lo的盧玉瑩絕對稱得上是香港六、七十年代的創作先驅,除了為人熟悉的攝影作品,她也曾涉獵繪畫、短片、電影,對一切映像美學的事情皆有興趣。「我在1969年已經參與當代藝展,很快得悉藝壇其實是由人際推動的商業市場,畫家硬要為展覽畫畫,沒有意思;拍攝短片,又覺得人太多合作起來很麻煩,所以便開始自學攝影。」後來Miss Lo為火鳥電影會和《大特寫》雜誌拍攝照片,因緣際會認識了《號外》創辦人陳冠中,開始了她自己的專題攝影(photo essay)和紀實攝影(documentary photography)專欄,深得讀者歡心。1979年Miss Lo協助《電影雙週刊》創刊,第一期的鄭裕玲封面便是出自她手,往後多少巨星在她的鏡頭下留下倩影。她說,這一切皆是自然而然地發生,並沒有特別計畫:「當時我並沒有特別目標,喜歡就去做,也沒有想過壓力和前途。」

攝影師要有魅力
七十年代至今,Miss Lo依然每日拍照,只是從Minolta菲林相機變成數碼「傻瓜機」。相機變了,相中主體卻依然不變:「我從來不拍風景和死物,我只喜歡拍人,年輕時便在大陸拍了很多人物街拍;因為每個人的精神狀態、氣質都不同,偏偏我最擅長捕捉每個人可愛的一面。」但卻並非所有人都能成為她鏡頭下的主角:「模特兒擺甫士太容易影沒有挑戰性,人人都影到你又何必看我(拍)呢?也有些人太想入鏡,我就會扮按快門,其實當然不會要那些照片。」拍攝過眾多電影人之中,Miss Lo最難忘始終是那張在狄龍睡房影的照片,花俏壁紙與拿著自己照片意氣風發的他對比鮮明有趣。她笑:「對唔住都要講,當時狄龍大哥在邵氏已經很紅,只站在一處怎麼影到我想要的作品?我觀察他家,發現周遭全部掛滿他自己的照片,我便靈機一觸,叫他拿著自己的人像全屋走,便捉到這張好作品。」

「要影到好作品,其實很靠攝影師的魅力。」Miss Lo認為,魅力源於自信,當你覺得這樣拍會好看,你便要有控場的能力。「你要用自身魅力讓被拍者對你產生感覺,這才會拍得到好相片!這關乎性格問題——當你遲疑或害羞,被拍者會感受得到。但當你很直接說:『脫衣服拍!』他/她便會聽從你的指示。當攝影師就是要這樣,為了拍好照片不能理那麼多,你不能怕主動接觸被拍者,管你是女人男人。」她自言敏感,能察覺到對方怎麼「對付」才會拍出好照片:「有些人適合擺拍,有些人不;我能在短時間內掌握一個人的情緒,拍攝手法完全在我的判斷中,這跟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有關,有時候甚至不需要語言。」像Miss Lo剛去完巴基斯坦為當地人拍了不少照片,便是以眼神和肢體語言跟對方溝通:「看到小女生便哄她,把她從街頭拉到街尾那幅牆、那座古蹟前拍,當地人全部變成我的模特兒。」

個個以為自己是大師
影相逾半世紀,Miss Lo從菲林機影到數碼傻瓜機,看盡人們對攝影態度的轉變。她愈說愈氣憤:「以前用菲林拍照,我們都想過度過才會影;沖洗菲林、曬相然後拿著相紙,那種喜樂的感覺讓我們多滿足!現在是濫拍、影像氾濫,兼個個以為自己是攝影大師;更危險的是他們太自我,只陶醉在自己的作品而不去觀賞別人,垃圾都丟出來放上網!現在全街都是『屎尿屁』,這才是問題。我不介意你影相,但拜託你要睜大眼睛看別人拍得好的作品。」這大概是她在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上看到的現象?Miss Lo承認:「這對我來講是很大的衝擊,雖然我這麼說,但我還是會看,只是我不會跟著去拍。那個『霧鎖香江』的雲景,一個影便全世界影,重複別人做過的事,你要證明甚麼?我不會重複別人的腳步,就這麼簡單,看過後我就不會去做,謝謝你幫我一早去爬山影霧氣,我只要欣賞便夠了。」

Miss Lo感嘆:「現在拍照,我們太容易便能夠得到想要的效果,可能太易得到的事情便沒有珍惜每一張照片,這是可惜的,所以太意外你們這些年輕人還會欣賞我這些過期的照片。」但話鋒一轉,她便雲淡風輕:「有沒有人喜歡其實關我何事呢?別人喜歡對我來講其實沒有意義,像設計師做了一件產品,之後賺多少錢拿了甚麼專利權,都無意義,最重要還是自己影得開心,人生已經賺了,好過你幾個小時『戇居居』地過了。」只是影者留其名,值得欣賞的美麗事物,過多少年還是會被欣賞的。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5-02 16:41:15
周家怡 一沙一世界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Hair : Lucas Chan @ Hair Culture
Make up : Herman Ng
Wardrobe : Beauty & Youth @ I.T. (Dress) As Know As @ I.T. (Coat) 
Eyelash: Kitty Eyelash Beauty Ltd
Nails: Hand and Foot Nail。Spa

剛過去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本來很值得周家怡回味,首次候選最佳女配角,也是黑馬之一,但最終輸給大熱門惠英紅,也因為頒獎前夕,她獲朋友送上仿真度高的假金像獎而被大會點名批評。沙石不是今天才出現,周家怡早已深信,這一切是上天的安排。

 

火舞黃沙周家怡與金像獎未有緣份,但人生似乎與沙有緣。她第一套比較為人熟悉的電視劇,正是《火舞黃沙》的兔唇女。在此之前,還以為將軍澳堆填區沙塵滾滾,好不容易才在風沙堆中捱過來,她卻不諱言當初在TVB,原來過得很快樂。


「我17歲讀藝員訓練班,當時沒想過要創一番事業,完全沒有,甚麼都不懂,只覺得幾好玩啦。直到我拍阿戚(戚其義)的劇集時(《金枝慾孽》、《火舞黃沙》),看到他如何調節演員入戲,才覺得有趣。那時我又遇到一些很好的演員,例如林保怡,我做宮女沒事可做,就在旁邊看他演戲⋯⋯」


周家怡與林保怡早就結緣,但她不敢多想,因為她的角色走不進觀眾的視線範圍內。


「最初演侍應,到辦公室的甲乙丙丁,很快就知道自己不會一下子變做女主角。當我發掘到演戲的好玩之處,阿戚又給我一些角色去嘗試,我只覺得多了戲份就很開心。所以,人們都說我在TVB捱了很久,但其實我真的沒有捱。」

 

戚其義在2013年的《金枝慾孽貳》,被譽為他的失敗之作,這次卻沒有愛將周家怡的份兒,因為她經已被王維基挖角了。


「直至王維基找我,提出可以有更多戲份,那我就嘗試一下。後來不獲發牌,那段時間的心態,真的跌了下來,很徬徨、很害怕,擔心有否東西可做,抑或是要轉行,那是一個跌蕩位,幸好我很快cast到一些東西,接著《導火新聞線》出街,真的多謝很多人,我也感覺到自己開始行運。」


聚沙成塔《導火新聞線》劇集版之後,就有電影版,然後與林保怡拍ViuTV《瑪嘉烈與大衛》,已是她踏上幸運之旅,到後來獲莊文強邀請拍《無雙》,一切都沒刻意去計劃由電視轉到電影發展。


「《無雙》很不同,莊文強很溫文,很循循善誘地去講解角色,所以這一行這樣好玩,拍不同人遇到不同方法拍攝,沒法子完結,永遠都是一直地前進。」


甚至乎,她根本沒想過有金像獎的提名。


「我在電影圈不是很多人認識,至少他們不討厭我,覺得我演戲ok,很難得。我覺得電影要更加準確,而且要演得自然,這是最難拿捏,電影只得幾十分鐘,所佔的時間更少,入面要出到人物性格角色,當然劇本記一功,加上拍法,但演員的演技要短時間準確。從商業來看,拍多點電影可能較好,但我不會想得太多,尤其做這一行,自己做了這麼多年,不如不想啦。」

 

披沙剖璞這一切,皆是上天安排。但電視女藝員轉戰電影,強如視后級人馬,如好友佘詩曼,都不算成功。


「我不覺得踏入電影圈就是重新開始,不是的。很多人說由電視去電影,依然有朕電視味,但以前哪人不是由電視去電影?梁朝偉、周星馳、發哥、古仔,全部都是這樣。命運走到那一步,要觀眾覺得演員還有沒有電視味,我很信上天安排。」


周家怡常說,一切交由上天安排。當年她在TVB努力卻苦無機會,到了港視又不獲發牌,ViuTV成功 ,又似乎不經常拍劇,如何看命運?


「命運很有趣,先要放低自己,不要和他對抗,上天給你甚麼,就欣然接受吧。那段日子,日日喊怨天尤人,為何主角不是我?沒用的,繼續自怨自艾,就只會一路沉下去,倒不如努力一點試鏡。當時那段日子,我不開心了兩日而已。或許我很幸運,我不用養家,我可以很任性,所以我這條命不用想得太多,繼續任性下去,有得拍就拍,有這個空間去這樣,但如果要憂柴憂米,自然不可以這樣。」


只不過,今年周家怡踏入40歲了,她依然不趕急。


「40歲?我不怕,我的期盼是,可以完全地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活在這一刻,不要想過去,不要想將來,只享受那個時刻,這是很高境界。(愛情呢?)唔,愛情?諗咩丫?沒法子想啦,要來便來,這麼久都不來,可能我還需要些時間愛自己呢,現在戲內拍拖就好了。」


就算拿不到金像獎,她依然在說:「拿不到獎,也是上天的安排,覺得未是時候給你吧。這種心態很舒服。」本來以為她是飽歷風沙,從飛沙走石、大浪淘沙中走過來,最後原來是一沙一世界,佛系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