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06 16:02:42

離譜少女 Kiri T

學琴跟譜彈是常理,偏偏獨立歌手謝曉盈(Kiri T)從小「離譜」,不喜歡彈考試歌曲,又經常自學各類樂器,結他、小提琴、色士風都有涉獵,名副其實創作型音樂人。年紀輕輕的她便是容祖兒口中「有待發掘的寶石」,何韻詩極力推薦,去年《叱咤》更與著名音樂人馮翰銘合作演出,眾多歌手音樂人力證她的才華,再離譜都靠譜。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PHOTO YAUMAK
HAIR JADEN.R @ LA BIOSTHETIQUE
MAKEUP GABBIE LEE
WARDROBE H&M (BLACK STRAPPY TOP), THE KOOPLES (DENIM SHORTS, OLIVE GREEN JUMPSUIT) & ONITSUGA TIGER (BLACK SNEAKERS)
SPECIAL THANKS FOR THE LOCATION AUX

 

Kiri的音樂路也算離奇,十年前的她自己製作音樂demo寄去公司Goomusic,以為石沉大海怎料收到何韻詩親自回覆:「小時候並沒有想太多,寄咗先算!因為預了他們不會聽。後來收到Goomusic電郵回覆,還以為有人惡作劇。」後來幾經溝通,親自見到老闆後,Kiri才真正覺得這不是惡搞或發夢。「我很喜歡阿Goo(何韻詩),小時候覺得樂壇的代表人物就是她,所以創作後理所當然會想寄給她。」後來Kiri正式加入Goomusic創作團隊,開始為不同的歌手作曲,處女作《兩面》便由容祖兒演唱,到後來何韻詩的《無臉人》、吳雨霏的《奉愛之名》、林海峰的《九號鞋》,都是出自她手。剛入行便深受知名歌手和音樂人的寵愛,她承認自己比其他人幸運:「但卻不會因為如此,便覺得自己『唔使憂』。只能說那些年為歌手們作曲的經驗讓我明白到,製作音樂並非只有fun,而是labour intensive的工作,當中有很多複雜的步驟需要音樂人去處理和承擔。除了想創作的心,還要學習接受這一面的事情。」

信奉說故事的力量
現在Kiri從幕後走到幕前成為唱作歌手,比起以前單純作曲更有意思:「當作曲、編曲時,你跟樂迷的距離較遠,接觸不到他們,也不會知道他們喜歡或不喜歡;但當歌手不同,你以第一身的角度面對聽眾,我很享受這種跟他們一起成長、一起聯繫、一起組成community那種溫暖的感覺。」新專輯《Golden Kiri》中有一首名為〈IDontBelieveInClosures〉的作品,講述有關「和平分手」的狀態,發布後聽眾們紛紛傳訊息給她分享自己的經驗和心情,這才是讓她最開心的事情。「我相信說故事的力量,所以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有故事,能為聽眾和樂迷帶來不一樣的啟發。《Golden Kiri》便是述說有關自己經歷的專輯,因為我覺得『every story is golden』,它們都值得被人聽到。」

當然,作為歌手要面對的還有批評和建議。Kiri形容自己的作品為「Contemporary Electronic R&B」,自然與香港樂壇一般的情歌K歌大相逕庭。她坦言曾經有樂迷反映,作品風格未必適合香港:「有人傳訊息說我的歌很難記,又有人勸我寫一些更大眾的作品,這樣對我的事業會更好。只要他們並非惡意批評,作為創作人,我當然會想從香港樂迷口中知道這些資訊,這對我了解本地市場很重要。一些無謂的攻擊,反而我很難記得住呢。」

港美創作土壤大不同
帶電子風格的歌曲在香港並非主流,在美國卻大受歡迎。Kiri在當地留學時將作品〈Twenty Something〉放上音樂分享平台Soundcloud,被知名DJ Lucian看中並幫忙改編,自此在美國獨立音樂圈留下名字。談及港美兩地的創作風氣,Kiri說:「兩地音樂圈競爭都很激烈,美國音樂人都很有角度,對技巧的要求很高,同時很注重創作的理論層面;但香港始終是商業社會, 歌手與歌手之間的競爭大多在商業價值的層面,而且本地樂迷和觀眾很注重表演者是否『合眼緣』。」

在Kiri決定專注香港市場那一刻,這一切便是對她的磨練。製作《Golden Kiri》專輯的公司是她與何韻詩共同創辦,發展藍圖尚待計畫。「一直以來我未曾真正留在香港很長時間,若你說要發展香港市場卻經常離開,你又怎能在香港樂迷心中留下印象?更遑論互相認識!」

雖說Kiri有一個好的開頭,但要在充滿競爭的香港樂壇生存,還要加倍努力:「現今世代,所有人都是content creator,可能一個WhatsApp錄音聽幾秒你便會放棄,創作其實比以前更困難。」她現在的目標,並非要在娛樂圈攀到甚麼樣的高位或有多少人認識,只是想在將來做更多不同類的歌:「我心中還想跟很多不同的歌手和監製合作,繼續創作更多不一樣的作品!」在香港,創作前路本就難行,大概要像Kiri那樣不跟樂譜、不跟市場規矩做歌手,才能殺出一條血路。

2019-05-31 17:10:58
衛詩雅 用音樂包圍Me Time

長得漂亮的女生,通常給人倚賴的感覺,衞詩雅卻是例外。柔弱的外表配上剛強的個性,令衞詩雅渴望成為獨立女性,在忙碌的工作之中,她堅持在抽出Me Time,一邊戴上耳機播放喜歡的音樂,一邊專心地插花、飲茶,就能儲滿力量,好好面對日後的挑戰。

text | LWY
photo | Bowy Chan

hair | Wiltam@fifth salon

make up | Cyrus
headphone | Bose QuietComfort 35 II 無線消噪耳機 玫瑰金限量版

J :《JET》
M:衛詩雅

 

J:你認為現代獨立和自信的女性應具備甚麼特質?
M:我認為時下獨立女性,應該可以不需要倚靠任何人,自己解決大小問題。對自己有信心,很懂得享受一個人的時間。

J :你認為自己符合獨立女性的定義嗎?
M:我都算是獨立吧!我第一份工作不時要去海外公幹,經常要自己一個人飛來飛去,第一次獨自公幹印象最深刻,也需要自己決斷地解決問題,無得倚賴別人,慢慢令我變成更獨立的人。

 

J :你享受獨處時間嗎?
M:我是超級喜歡獨處,無論行街、睇戲甚至去旅行,很多女生都會找人陪,無論是男朋友還是女性朋友,但我不太喜歡,很多時寧願自己一個。可能我們這個行業經常跟很多人一起工作,節奏又快,收工以後我會傾向獨處,又因為拍電影的期間我需要靜下來和角色好好溝通,一個人就最好。

J:獨處的時候喜歡做甚麼事情?
M:如果時間比較充裕,我會插花、畫畫、織物、看書、寫書法,或者看電影。如果在比較忙碌的時候,我也會在睡前抽十五分鐘出來,這十五分鐘me time也很重要,因為那是全屬於自己的時候,我會將電話調至飛行模式,然後看看卡通片,會令我忘卻很多煩惱,讓心靈急速充電。

J:你早前有學過插花,為何對插花感興趣?插花的過程給你怎樣的感覺?
M:最初是我看風水,風水師叫我在家中某個位置放置花朵,後來漸漸喜歡了花朵,即使沒看風水也會繼續在家放花。然後就順理成章上堂學插花,自己有包過花束送給朋友。我發現插花給我一種放空的感覺,因為腦袋只專注於花朵排列,其實是一種很好的休息。

 

J:Me Time的時候會聽音樂嗎?喜歡甚麼類型的音樂?
M:我聽的音樂類型好闊,若在準備電影角色的時候,我會揀相應音樂幫助自己投入。而在完全放假狀態我會揀輕快點的音樂,但看書的時候因為要專心,會揀純音樂。

Bose QuietComfort 35 II(玫瑰金限量版):$2,699

查詢:https://bit.ly/2EOs9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