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7 13:38:36

張晉 好打不如打反應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Makeup : Julieh@J Lab
Wardrobe : Evisu
Venue : Chill Hea Party

好打重要,還是好戲重要?憑拳腳打出一片天,張晉近年榮升主角後,擔正演出接連不斷,最新一部《九龍不敗》,又演狂警,又打「鬼佬」,對手更是前UFC世界拳王,他不落下風之餘,更揚言拍電影就是要給觀眾看到那種速度、力度及痛楚,否則只會瘋狂地捱打,唔抵呀!

 


張晉主演的動作片,遊走民初與現代。碰巧上一部時裝打鬥片《狂獸》,同樣飾演警察。「今次演《九龍不敗》的警察九龍,沒有《狂獸》那樣cool,卻古怪一點,查案比較犀利,思維方式與一般人不同。他身上有個紋身,不是為了有型,而是小時候有個經歷,所以電影帶點魔幻元素。」


那麼,張晉今次拍過陳果的動作片,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陳果式風格的電影?如果甚麼都預料得到,就不是陳果啦。他有很多即興發揮,你看澳門那次(前年在澳門司警總部取景因未有申請,最終陳果等人被帶返警署調查)已經很即興,其實還有很多的,哈哈哈哈!」當日張晉不在現場,因此避過一劫,但他直言得著很大。「有些導演真的很想與他合作一次,今次終於能夠拍陳果導演的電影。今次劇本幾特別,但始終是動作片,始終是商業電影,不是最陳果的陳果,而他最拿手的是藝術片嘛,我都看過他的作品,希望有機會拍那些不用動作的藝術電影!」張晉臉上笑容詭異,不禁令人想到,莫非他想拍類似《三夫》的題材?


動作片有沒有愛情元素都好,好對手是非常重要的。今次張晉的對手是,號稱The Spider的前UFC世界拳王Anderson Silva,首次由擂台、鐵籠打到鏡頭之前!「今次與Anderson打鬥時,當然少不了有些MMA格鬥技,例如在地上有些鎖技,但又不會太著重MMA,始終電影比較魔幻,招式有點誇張,是一些正常時裝打鬥片不會出現的動作。」 我笑問,上次《葉問外傳:張天志》才與前WWE摔角手Dave Batista過招,今次又要挑戰外國大隻佬,有何不同?「Dave打出來比較表演的方式,更加接近拍電影,但與Anderson的對打戲,都是用實戰方式去理解,有時忘記了自己正在飾演一個角色,他太投入了。」張晉估計,對方打了比賽十幾年,總是要完整地將組合拳打到完成才停下,不會中途停止,但拍電影一定遷就機器,才能拍出那種角度及速度。

 


說穿了,好打得不代表演動作戲好,多少需要更多的表情,有時需要一些誇張的表情。「我打他時,他的反應不夠,就算我打到他腫了,他表現不出我的那種力度,拍電影就是要表現給觀眾看那種痛楚。」


張晉舉例指出,戲中的最後一場,他將整個人的重量都箍在Anderson的頸上,但對方完全沒有拗後及咬牙切齒,最後嗌cut之後,原來頸上全都是瘀傷。「我跟Anderson說,如果不做那個拗後的動作及痛苦的表情,觀眾不會感到難受,最後還是一定要做好反應。」


其實,對手會否真的不覺痛呢?「就算是職業MMA選手,一樣會痛,但懂得做反應的話,就不用做這麼多次。」他娓娓道出拍動作片的經驗,真的聽到都暗暗有點痛。「譬如拍大頭,一鎚打落塊面,沒法子就位,真是一拳打下去。」嘩,拳拳認真,難得張晉捱打多年依然有型!「如果我打對方,通常第一個不會太重手,導演OK就好彩,但通常都過不到,所以數三聲出拳的話,我第二聲就會打下去,否則對方知道,就會提早害怕或眨眼,最終可能要打十幾次。「有時拍動作片就要犧牲,例如拍《張天志》時,Tony Jaa就一搥入鏡打過來,我便告訴他:『你試準位置就放心打過來,我不想捱那麼多次呀!」

作為練武之人,他認為拍戲和打拳一樣,點到即止。「我不太喜歡只有一種功夫進入了我的身體,譬如學詠春學到一個地步,足夠我拍戲就可以了,之後我未必再接觸。我不想下一部電影拍其他功夫時,卻又打出詠春的感覺。我看到很多例子抽離不到,與演戲一樣,演戲時非常投入,但之後真的要完全拋棄!」


陳果說,張晉是近年少有能夠將打戲和演技兼顧的演員。我還以為,張晉演文戲的壓力較大,原來不然。「我現正忙於拍攝真人騷,給我選擇的話,我寧願拍戲吧。不過,拍動作片的體力消耗很大⋯⋯」他苦笑地說,導演總喜歡他親自拍打戲,現場很少替身,上次拍《張天志》就是他完全上陣動作場面,體能要求大到難以想像。「有時真的很想休息,但就算現場未輪到我埋位,腦海依然不斷要思考那些動作。文戲當然也要思考更多,但相比之下,體力更辛苦。」


至於票房壓力,張晉坦言自己只是演員,決定不到很多東西。「我拍完之後,電影如何剪接、配音、宣傳、上映,都不是我話事,盡了力就交給上帝好了。」■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7 13:29:26
鄧麗欣 公主成熟時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Timothy Lo
Photo︱Michael Wong assisted by Samuel Chan
Makeup︱Cyrus Lee
Hair︱Euling Chow@IL COLPO PLATINUM
Wardrobe︱TOM FORD (black leather dress / purple satin pumps), MAX MARA (white leather top and shirt set / navy dress with mesh gloves), RALPH LAUREN (ivory long suit set)
Jewelry︱Mikimoto

童話故事的結局,王子和公主,從此快樂幸福在一起……童話故事的結局,王子和公主,從此快樂幸福在一起……


現實中,王子沒剩下太多個,鄧麗欣(Stephy)卻成功找到了別號「王子」的邱勝翊(前台灣男團「棒棒堂」成員),譜出這段相差六年的姊弟戀。


碰巧這兩年來,Stephy成為公主之後,事業正式起飛,更奪得至少4個影后獎項。雖然她自言其實心態上沒有太大改變,但不得不承認,現今環境讓她不再收藏戀情,時間逼人變得成熟,與以往的Stephy始終有分別。


無論是本月上映《九龍不敗》,抑或還未有映期的《金都》,同樣都是愛情片,但眼前的Stephy,卻已是一個成功擺脫阿寶形象、漸趨成熟的公主,現正踏入了人生另一個階段。


公主如何成熟,就讓我們記錄著,此刻Stephy成為公主的幸福滿足。

 


不得不長大

Stephy的灰姑娘故事,香港觀眾大概已經耳熟能詳。那個故事,彷彿跟隨2016年尾上映的《失戀日》而終結。阿寶不見了,身邊人不再是方力申,2017年開始連續三部電影《空手道》、《女士復仇》、《藍天白雲》,成功拋開過去阿寶的形象,她更首度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更帶來至少4個影后寶座。Stephy長大了,成熟了,她坦言:「我不覺得這兩年來有何不同,但我兩年前開始專注拍電影,無論工作、生活,對自身的方向很清楚,都是從一而終,或者沒有特別開心不開心,只不過,可能大家看到我的成長及這兩年來的成績,投射了一些故事給我,但我自己沒甚麼特別。」


身為故事中的主角,她的情緒沒有太大起伏,但自覺成熟了。「當然成熟啦,不承認成熟都不行了。數數手指,02年入行,已有17年了,就算不想成熟,也逼你成熟吧,但這是很寶貴的經歷。很多人認為青春很好,以前怎樣怎樣,但這一切都是很美好的回憶。我經常認為,沒有那個時刻的我,就沒有這一刻的我,所以每一個時段的種種經歷,我都很珍惜,很開心。」


哪個女孩不想成為萬千寵愛的公主?問題是,你先要找到真正的王子。Stephy在葉念琛的愛情電影世界中找不到真愛,一脫離「MK活地亞倫」,放眼世界,就在台灣找到了。這一年來,拍拖後比以往高調,至少比以往不認不認還需認,更加公開透明。「我不覺得高調,很自然吧,我只是沒有掩飾很多事情。公開戀情的原因是不想大家揣測,或者我發現,愈隱藏的話,大家就會愈去挖,這樣對大家不舒服,所以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想分享便分享,不想隱瞞太多,舒服一點,順其自然。」她坦言,現在自自然然就開心。


的確,公開戀情是大勢所趨,再沒辦法遮遮掩掩。那麼,愛情片是否拍膩了,會否停一停?「我沒有給自己甚麼框框,有甚麼條件拍與不拍,主要還是看故事,以及是否適合當時的我去拍。很多人以為現在我不再拍愛情片,或者某些戲種,其實不是的,例如還未上映的《九龍不敗》及《金都》,其實都是另一種的愛情片。」

 




演員的使命

《九龍不敗》,陳果導演,戲中飾演張晉的警花未婚妻,與對方一起調查女警連環兇殺案時失蹤。「這個故事比較特別,加上我與陳果導演未合作過,所以很想與他合作。雖然今次戲份不多,但角色對劇情頗重要,穿插故事當中,起了帶動情節的作用,因此很想參與。」


《金都》,政府「首部劇情電影計劃」作品,初次執導的黃綺琳是HKTV《警界線》及《瑪嘉烈與大衞:綠豆》的編劇。故事講述Stephy飾演金都商場婚紗舖的女店員,準備與男友結婚,後來被對方發現自己曾經假結婚,講述二人如何處理那種關係。「上次我拍《藍天白雲》也是首部劇情電影,那種感受是,與以往拍戲不同,整支幕後團隊及導演都很年輕、很熱血,《金都》也是一樣,每個人緊守自己崗位,很希望達成目標而奮鬥,我很喜歡那種感覺,他們很值得支持。」她認為,《金都》也是典型港產愛情故事,卻用了另一種手法,講述另一個階段的愛情觀念。


看到年輕的拍攝團隊,Stephy愈見成熟。「心態上很有趣,現在回看以前的電影,都會想起當初拍攝時的心情。以前經驗沒那麼多,加上年輕,不懂得如何揣摩角色或表達,只不過覺得是一項工作,緊守崗位、做好本份、演好角色就好了。現在卻好像是多了一份使命,或者不應說得那麼大,但真的是一份責任。作為電影觀眾,都想從電影中得到甚麼,或者追看某些演員的電影,期望他們在每部電影裡帶給我甚麼。現在作為演員,我都希望觀眾看電影時獲得同樣的感覺,所以我那份責任是,選故事、選角色、理解角色,以及演繹時,要學懂多花心力,比以前仔細更多。」

 


佛系老闆娘

電影中的Stephy,我們看得不少,那麼現實中的她,又是怎麼樣?「我不想給自己太多人生的時間表,工作上已有太多時間表了,真的不想限制自己。可能我比較佛系一點,緣份到,就自然會發生,這一刻依然是看著前路,一步一步走。」


近年她的一步一步,包括一部部戲,還有一門健康飲品生意。早年她在內地開拓時裝生意LOEY,如今卻進軍飲食業,去年在台北開健康飲食店,今個月在香港小試popup store。「我做生意的想法,其實都是緣份到。之前與兩位拍檔傾談這件事,大家都有同一想法,於是埋首向前。我特別感謝他們用心經營,始終我自己的本業不是做生意,所以我主要給意見,以及提出一些想法。」她直言很想推廣一些關於健康的東西,正好這個茶飲就是主打健康。「我比較喜歡喝水果茶,尤其天氣這麼熱,喝一些酸酸的飲品,胃口好一點。我希望讓大家飲得開心,以及飲得健康。」


Stephy的生意業務由台灣開始,難免令人聯想到他的台北男友,是否希望在台灣落地生根,嫁過去做寶島新娘。「主要是台灣便宜一點!大家都知道,香港舖租較貴,更重要是,我其中一名拍檔是香港人,但他一直在台灣做生意,比較熟悉那一邊,較容易找商舖。我們希望可以將台灣變成基地,目標是世界各地都有我們的店。本來預計香港店在今個月開業,但看來暫時未這麼快。開設實體店之前,就先來一間popup store,先讓大家感受一下吧。」

 


飲品經理人

明星營商,知名度帶動生意,一直都很常見,除了商業上的得益,Stephy表示生意反而能夠幫助演戲。「我一直希望在演藝事業以外,讓自己眼界闊一點,始終做生意與演藝事業很不同。身在演藝事業,身邊很多人都替我籌備、安排、宣傳,我只是負責執行的那一個;但做生意時,我卻要思考如何幫商品宣傳,變相是相反,我成為了那杯飲品的經理人呢!」


有趣是,Stephy既是飲品代言人,也成為了飲品經理人。她直言,如此的角色調換,讓她的思維變得多方面,也為她帶來更多的衝擊。「最大衝擊是,一些比較實際的投資學問。我的數學很差,看到一盤數出來,究竟是怎麼樣或如何理解呢?一盤生意由零開始,到中間的運作,同樣令我學會更多。」


佛系得來,其實也是野心勃勃。Stephy不忘流露出公主之心,雖然不算待嫁,卻也滿意現時的生活了。「暫時這樣吧,一心幾用幾辛苦,兼顧太多其他方面,應該不行了,穩定下來再慢慢發展吧。」穩定下來,是戀情還是事業?「過去我一直嘗試不少了,之前更試過組隊做球員打排球。如今未有希望嘗試甚麼新東西,反而我希望在試過及擁有的東西下建立更好,所以我心中的大計,說出來可能很悶,例如拍多幾部好戲,做多點不同角色,甚至乎,可能日後去寫劇本、寫故事吧,我也有一段時間沒寫東西了,但創作就需要躲起來專注一下,近年的時間表頗滿呢。」


沒錯,戀情還是創作,還是多一些空間去發展吧,就讓我們密切留意Stephy這位公主的成長印記,始終公主其實只代表著一種學習階段,他日變成皇后、皇妃,才知她的終極厲害。■